q7ej4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皇龍神笔趣-雲天的發泄相伴-d9bhh

劍皇龍神
小說推薦劍皇龍神
云天的发泄
次元手機
天剑宗
试炼之地
两个少年在森林中走着,天空下着小雨,两人有说有笑像是一对认识很久的朋友,可事实却是他们才刚刚认识一个小时不到……
“龙宇,这个任务真的好轻松啊!”其中一个少年说道。
“是啊,好轻松,我最近正需要钱,没想到赚的还挺快的嘛,对了,云天,咱们已经摘了多少赤灵果了?”另一个少问到。
没错,这两个少年自然是龙宇与云天两人,龙宇一开始还不太适应,但是过了一会儿后龙宇也发现云天的性格似乎和自己很像,龙宇也渐渐的打开了心中的屏障,不一会儿就和云天打成一片,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嗯,让我看看,嗯……有26个了,太好了,让我算算,有26000金币了,这下终于不用胆心钱了。”云天惊喜的说道。
“嗯,太好了,对了云天,我想问你个事情。”龙宇微笑的说道。
云天说道:“什么事,你说吧,能告诉你的我会全说的,现在雨有点大了,看,那有个树洞,去那里说吧!”这会儿雨已经下大了。龙宇道:“好,到前面的树洞我在问。”
两人只见前方有一个树洞,便走了过去,到了树洞后龙宇找来一大堆干柴火,手中火焰灵气一凝,出现了一个火团,放到干柴上,谁知干柴一下子就烧没了
三國驍將 漢風雄烈
,龙宇一时有些尴尬不知说什么好,云天看着龙宇这番,觉得有些好笑,说道:“没事,看我的。”说完云天手中出现了一个火折子又拿起一把干柴,把他点燃,对龙宇笑道:“龙宇,别郁闷了,你一下子把干柴烧没,这说明你的火焰很强大啊!”
“别安慰我了,控制不住就是控制不住,怎能去找理由?”龙宇苦着一张脸但坚定的说。
‌ 云天轻笑了一下道:“那倒是我不对了,那你到底要问些什么? ”
龙宇道:“云天,你之前说你是云家之人,云家这么强大,你为什么会连这钱都要自己赚呢?以你家族的势力应该不缺这点钱吧!”
云天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嗯,虽然我是云家之人,但,只是旁支而已。”
龙宇皱了皱眉:“云天,不可能,就算你是旁支,但是也不可能连这点钱都没有,你要是怕我泄露什么,你放心,我龙宇绝不是这种人,我不会说出去的。”
玩命遊戲之江湖
日久深情:帝國總裁輕輕寵 神婆洛
云天苦笑了一下道:“看来,还是瞒不住你啊,主要是这事关于我云家的现状,如果这事传出去,恐怕第二天就会有人上门来找麻烦了,这附近的杨家、白家等大家族可都惦记着我云家这块地那。”
龙宇眼神一凝,他也没想到这事这么重要,“没事,要是你不想说就算了,不过你要是想说的话,我龙宇以我家族之荣耀发誓,今日这事,绝对不会有别人知道。”说完龙宇又在心中说道:除了魂老。
豪門盛寵:財閥大少的嬌蠻妻 倪小芊
魂老可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呢,不可能不知道。
云天诧异的看了一眼龙宇,以他家族之荣耀发誓,如果龙宇的家族和云家不对等的话这发誓根本无法成立,但云天知道,龙宇不是这种满口胡言的人,尽管他们就认识一个小时。
“好吧,我相信你,我也告诉你。”云天看着龙宇笑到。
“嗯”龙宇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其实,我刚刚说的也不是全是错的,我的确是云家旁支,但是我也是那一支的少主。”云天说道。
龙宇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云天继续说。
富貴天成
云天继续说道:“但是,族内的顶天柱,家主:剑尊二段的强者在几个月剑神大陆与龙神大陆还在打仗时,陨落了,现在云家全乱了,旁支们只顾抢家主的位置,根本不再顾云家的死活,而我的那旁支是很弱的,没有资格争家主,而其它旁支又打压我们,不让我们有任何办法崛起。”
龙宇长叹一声,这就是大世家的悲哀,在利益面前树倒猢狲散,没有一个人顾着自己的家族。
云天继续说道:“就算这样,我也不可能连这点钱也没,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我没有其它家族中的少年有的血脉之力,我们家的血脉之力非常强大,有了他的觉醒增幅,我们的实力就会向上几个台阶,我们云家简直是一个顽固分子,就因为我没有血脉之力,所以,连我那支旁支也不帮我了,甚至还有人要加害与我,杀我,无论我做什么事,在他们眼里都不在乎都要刁难我,最后我终于决定自己出来闯荡,你,是不是决的很可笑,哈哈哈。”
说完,云天开始大笑起来,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烁,看的旁边的龙宇忍不住又长叹一声,这就是大陆的准则,有实力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没有实力,自己的命运就只能被别人掌控!
“我不明白,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连我的家人也不关心我,甚至连我的爸爸妈妈也一直对我很冷漠家中人还要害我,我根本和他们没有仇,难道是认为我会为家族丢脸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云天突然向天大吼,终于控制不住眼里的泪水,哭了起来。
一旁的龙宇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了,就在这时,魂老的声音想了起来:“小子,没错,这就是大陆的准则,你要不想也有云小子的遭遇,就要努力变强,将自己的命运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嗯!我一定会努力变强,魂老,我记住了。”龙宇在心中道。
“嗯,你明白就好,好了,你先出去吧,委屈你淋会儿雨,让他自己哭哭吧,他这情绪应该早就在积蓄了,到了现在爆发了出来,没人能劝他。”魂老又说道。
甜心媽咪
“好,那就出去淋雨吧!”龙宇又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嚎啕大哭的云天,心中暗叹了一口,扭头走出了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