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qw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起點-第四百六十七章 大乾人果然不堪一擊相伴-b06ak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比武择亲的地点,被选在了皇城门前的广场之上。
伏龙帝国物虽不博,地却极大,较为恶劣的气候条件,使得这片广袤区域并未受到太多的外敌觊觎。
正因为地域辽阔,小丫头珠玛初来乍到之时,才会感觉到区区一个江府别院,面积竟然要胜过大乾豪族们的主宅。
同理,伏龙帝国皇城跟前的广场,较之大乾帝国也要宽阔不少。
慕容秀站在皇城上方,俯瞰整片广场,只觉无边无垠,竟似看不到尽头,胸中不禁涌起万丈豪情。
靠近城门处的广场正中位置,搭建起了一个约莫十丈长宽的方形高台,虽为临时擂台,地面却依旧用光洁的大理石铺成,显得颇为华贵。
擂台四周搭设了不少红色顶棚,下面间隔一定距离,设置了不少桃心木桌椅,上面摆放着各类茶水点心。
桌椅的数量并不多,每一张桌子上都用金色牌子标注着姓氏,可见这些观战席位,都是为了帝都权贵所设,与普通百姓,并没有半毛钱关系。
约定巳时比武,才堪堪辰时,这些座位却大半都已满席,同为帝都贵族,观战之人或多或少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此等盛世,无疑是一次极好的社交机会,众人很快便互相走动起来,广场上一时间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当然,广场的面积实在太大,在这些知名权贵的坐席之外,远处也有不少闻风而来的帝都百姓。
毕竟,无论在哪个世界,都不会缺少吃瓜群众。
“萧家主,这一次的比武,你们萧家也要参与么?”
仇天爵面带笑容,神态可掬,眼中却隐隐闪过一丝敌意。
对于这个来自敌国,却在极短的时间内蓬勃发展,迅速站稳脚跟,势力直追仇家的强大家族,他打心底里感到厌恶与排斥。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仇家已经没落,难以匹配四大家族之名,但若仇家真的在他手中被踢出四大家族之列,让萧家趁虚而入,取而代之,却是仇天爵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罢了。”萧无恨哈哈笑道,“江小姐天仙一样的人物,岂是咱们家的兔崽子能够高攀的?”
“萧家主过谦了!”仇天爵微微一笑,“无情公子和焱公子俱是年轻一辈首屈一指的俊彦,无论哪一个都未必不能赢得江小姐芳心!只是不知这一次是哪一位出战?”
“无情这孩子颇有自知之明,倒是焱儿不知天高地厚,非要一试,我也懒得管,就让他自己碰壁去罢!”萧无恨故意叹了口气道,“以萧某看,最有希望夺魁的,倒是贵府的不二公子。”
“不二这小子虽然粗通修炼之道,却远远无法与宫家二少相提并论。”仇天爵望了一眼远处站在宫九霄身旁的那名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一回比武,多半只是个陪衬。”
“那位便是传说中的宫家二少宫青云么?”萧无恨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口中询问道。
“不错,传闻这位宫二少的天资极为出众,几乎可以和江玉龙媲美。”仇天爵点了点头,“江小姐虽然了得,想要过他那关,却并不容易。”
“听闻江家与宫家并不和睦。”萧无恨试探着问道,“只怕在所有参与比武的世家子弟之中,江小姐最不愿意嫁的,便是这位宫二少了罢。”
“不错,若是江小姐真的嫁入宫家,处境只怕要有些艰难。”仇天爵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为了避开宫青云,她或许会故意输给排在前面的某位俊彦,也未可知。”
“如此说来,岂非人人都有机会?”
鴻鈞之師 古月文刀
萧无恨与仇天爵齐声大笑,看似聊得十分融洽,竟然如同多年好友一般。
“是姬烈神!”
“他不是去混乱之地了么?”
“他居然回来了!”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哗然之声,萧无恨转头望去,只见在名牌为“姬”的席位区域,站立着一名头发褐红,身材魁梧的壮硕青年。
青年的相貌算得上英俊,额头上却有一道长长的深红色疤痕,炯炯有神的双目之中,透出锋锐的光芒,如同利箭一般,仿佛要将视线所过之处统统刺穿。
“仇兄,这位是……”萧无恨并不认识这名青年,却也知道此人不凡,忍不住开口问道。
“想不到姬烈神竟然回来了。”仇天爵面露惊容,“这姬家老二也是个罕见的妖孽,宫青云算是碰到对手了。”
“姬家也有这般天才?”萧无恨好奇道。
“此人天资卓越,生性好斗,成日里混迹于各类绝境险地,非但实力不输宫青云,战斗经验还犹有过之。”仇天爵缓缓介绍道,“况且江姬两家交情颇深,只怕江小姐的内心还是会更偏向此人一些。”
“来了!”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紧接着,伴随着一片喧嚣之声,江家一行的身影终于进入到众人视线之中。
江天鹤依旧面带笑容,和蔼可亲,没有半分心情不快的模样。
站在他身后左侧的,乃是一名丰神俊朗,相貌堂堂的青年男子,正是许久未在帝都露面的江家长子江玉龙。
这位江家之龙面色阴沉,目光凌厉,浑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而这一场比武的主角江语诗,则静静站立在江天鹤右侧,白裙飘飘,妍姿艳质,宛若神仙中人,绝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表情,就仿佛这场比试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小正太江悟锋耷拉着脑袋远远跟在三人身后,眼神闪烁,表情惴惴,时不时瞥向面前三人,既不说话,也不靠近。
江家毕竟是伏龙第一世家,即便遭到皇帝打压,却并未对其地位造成多大影响,见到江天鹤的瞬间,一众帝都权贵纷纷起身相迎,现场的热闹氛围,瞬间达到了高_潮。
皇帝慕容秀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对江天鹤殷勤献媚的一众权贵,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不知为何,心里隐隐有些不快。
“陛下,江家家主的威望,还真是出人意料。”一旁的青衣青年若言忽然开口道。
“毕竟当了这么久的第一世家掌舵人。”慕容秀淡淡地答了一句,“影响力自然不同凡响。”
“但愿江家主不要被这些人的表现冲昏了头脑。”若言又道,“做出不明智的举动。”
“他是个老狐狸。”慕容秀面色平静,“应该知道,寡人没有李九夜那般懦弱。”
若言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巳时到!”主持比武之人,乃是兵部尚书铁阙。
夫妻倆帶著空間回到過去
“我去了!”江语诗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即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白色虚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擂台之上。
这位伏龙女将穿着白色劲装,身姿挺拔,微微有些褐色的长发随风飘扬,手中长枪的枪尖在太阳照耀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芒,端的是英姿飒爽,犹如女神下凡,美得不似尘世之人。
“江小姐。”铁阙面色严肃,声如洪钟,“这一次比武的规则,想必你已知晓。”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嗯。”江语诗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老夫便不再赘述了。”铁阙点了点头,凌厉的眼神扫视四周,“想必诸位青年俊彦也早已跃跃欲试,摩拳擦掌,还请想要参加这一次比试的各位上台来罢!”
话音刚落,四周数道人影同时冲天而起,齐齐落在擂台之上。
自左而右,分别是萧家萧焱,姬家姬烈神、仇家仇不二以及宫家宫青云。
与此同时,一道青影从天而降,悄无声息地落在四人跟前,身法飘忽,举重若轻。
正是原本位于慕容秀身侧的青衣人若言。
“除了这五位,还有谁家子弟愿意上来一试的么?”铁阙的眼神又一次在众人身上扫过。
我的女神上司
其余次一等的贵族子弟之中,也有数人觊觎江语诗的美貌和身世,蠢蠢欲动,却无不被身旁的家族长辈出手阻止。
婚內纏綿:陸少的私寵妻 一葉三千
“父亲,为何不让孩儿参加?”一名程姓青年不满地问道。
“你个草包,平素不学无术,连这般明显的局面都看不明白么?”其父厉声喝道,“四大顶级豪门之间的博弈,岂是咱们这样的小家族能够掺和的?”
“那个青衣人又不是四大家族的人。”青年小声嘟囔着,显然并不服气。
“你瞎么?没看见这个青衣人刚才还站在陛下身边?”
“父亲的意思是……”
“若是为父没有猜错,只怕在陛下心目中,这个青衣人,才是江小姐夫婿的理想人选。”
“什么!”程姓青年的眼神之中满是不甘。
“没有人了么?”铁阙再三确认,见无人应答,这才朗声说道,“那就请五位抽签决定出场顺序罢!”
極道天人 飄渺的冰藍
“不必了,几位先请罢!”若言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随即轻飘飘地跨出一步,落到了擂台之外。
宫青云与姬烈神对视了一眼,随即也纷纷跳下擂台,显然并不愿意率先上场。
“仇兄,你要出手么?”萧焱转头对着仇不二问道。
“你先罢!”仇不二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擂台。
“江小姐,请指教!”萧焱性格爽朗,见其余四人都不愿率先出手,便也不再推辞,顺手取下挂在背后的巨尺,凝视着对面的江语诗,高声说道。
“来!”江语诗手中长枪一振,口中娇叱一声。
“小心了!”萧焱双脚一蹬,身形疾闪,瞬间出现在江语诗跟前,手中巨尺一记横扫千军,狠狠斩向对手纤腰。
江语诗眼中精光闪烁,脚下微微一错,轻松躲过这威猛一击,不知怎地出在了萧焱身前,手中长枪向前一送,疾若闪电,枪尖顶端亮起耀眼光芒,在空中画出一道玄奥弧线,不费吹灰之力地击中了萧焱胸口。
“噗!”
萧焱只觉一股钻心痛楚自前胸传来,口中飙出鲜血,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狠狠向后飞去,重重砸落在擂台外的地面之上。
“我去!”
“我没看错吧!”
“竟然只用了一招就分出胜负!”
“都是天轮高手,萧焱居然接不下江小姐一招!”
穿越之玩轉新民國
“大乾人果然不堪一击!”这是仇不二的声音。
四周的吃瓜群众一片哗然,议论纷纷,无人预料到这一战竟然会结束得如此之快。
萧无恨面色一变,快步走到萧焱身侧,将他一把扶起,只见儿子脸如金纸,呼吸紊乱,胸口血流如注,竟是受了重伤。
“江小姐!”他抬头对着江语诗怒目而视,“不过是比武择婿,你又何必下如此狠手?”
“萧家主,语诗修炼的乃是杀人枪法。”江语诗面色如常,淡定自若,“若非手下留情,萧公子早已性命不保。”
“告辞!”萧无恨右手紧紧握拳,眼中精光爆射,却终究还是忍了下来,直接抱起萧焱的身躯,腾空而起,很快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
“下一个!”江语诗转过头去,抖了抖手中长枪,说不出的轻松潇洒。
片刻寂静之后,仇不二纵身一跃,落在了她的对面,抽出腰间长剑:“我来罢!”
“请!”江语诗也不多话,莲足轻点,娇躯横移一丈,瞬间出现在仇不二跟前,枪尖再次闪起灵光,直奔对方额头而去。
好快!
仇不二心神剧震,竟是完全无法看清长枪的轨迹。
他脚下使力,慌不迭地向后退出数步,待要挺剑反击,却见原本袭向额头的枪势忽然向下一沉,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在了自己胸口。
“噗!”
仇不二口中血液飞溅,前一刻还在对萧焱大加嘲讽的他同样一招败北,竟然连受伤的部位,都一模一样。
四周顿时陷入到沉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