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avw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二十二章 再次相遇的兩人讀書-g7naw

奮鬥在瓦羅蘭
小說推薦奮鬥在瓦羅蘭
不管他看到了什么,他失态的举动都让瑟庄妮发现了,于是一直都很勇敢的瑟庄妮就强行带着一行人前往了那个地方,因为不管哪里有什么,她都必须要搞清楚,因为她的领地就在附近。如果对方是冲着她的领地来的话,那么她是怎么都不可能躲得过去的。
于是他们就在风雪的掩护下来到了李珂铸造的堡垒的附近,并且看到了那已经被冰雪覆盖,但是却还是能够看到绿意的堡垒。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力量?”
塞拉斯看着那屹立在平原之上的树木堡垒,他也不是没见过催生植物的法师,事实上在艾希的部族当中,就有着好几个能够操纵植物的法师存在。只是他们的魔法在这地方的作用微乎其微,只能够利用那个叫做李珂的男人留下来的种子在温暖的环境当中进行种植。
所以想要在这种风雪当中不动声色的铸造出这样的堡垒,根本就不是凡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这些人都忍不住的屏住了呼吸,准备等待瑟庄妮的命令离开,回去找艾希商量对策。但是就在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塞拉斯就看到瑟庄妮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很难形容的表情,以及她不安的抚摸着自己身下坐骑的行为。
“啧……这个味道……”
鐵笛神劍
續金瓶梅 丁耀亢
男巫 來自遠方
瑟庄妮有些忐忑的动了动自己的鼻子,她在空气中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并不是味道,而是一种她很难忘记的,独属于一个人的感觉。她的内心立马变得既愤怒又开心,并且充满了忐忑和期待。这些复杂的感情让她忍不住的咬了一下嘴唇,但是最终她还是冷着脸,安抚了自己突然变得不安的坐骑,准备静止朝着那个堡垒进发。
“钢鬃,我们走。”
她没心情发号施令了,因为如果她无法说服那个男人的话,那么她现在的大好局面就会消失,而且她也无法再证明自己是真的比艾希优秀了。所以她在前进的时候有些不敢前进,并且祈祷并不是那个男人回到了这片土地当中,想要等到自己准备好的时候再说。但是一想到自己能够让李珂和艾希在他回到这片土地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艾希而是自己的时候,她的心中也充满了一种报复性的快感,并且无法压抑现在就看到李珂的想法。
而且她这次私自的行动就是为了找李珂不是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就没必要犹豫了。
于是她就沉默的朝着堡垒前进,并且没有给她的部下们任何的指令ꓹ 让她带领的人面面相觑,只能够默默的跟上瑟庄妮的步伐。而与此同时ꓹ 正在堡垒当中和阿狸她们打三国杀的李珂也突然浑身一震,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恶寒的感觉,脑海当中也突然出现了瑟庄妮的身影ꓹ 他本能的知道这是瑟庄妮来到了自己的附近,并且就在自己的堡垒之外。
告訴你,我有所謂
这种能力来的突然ꓹ 但是却有着异常的说服力,他立马站了起来ꓹ 朝着他封闭起来的大门走去ꓹ 然后在瑟庄妮驾驭着钢鬃到达门口的一瞬间,他也将这个堡垒的大门打开,看到了一身风雪,但是表情却异常愉悦的瑟庄妮。
“我还以为……你永远都想不起来这片被你抛弃的土地,还有你的家人呢。”
尽管有着很多想要说的事情,但是在看到李珂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的时候,瑟庄妮就忍不住的想到了他那天毅然离去的身影ꓹ 在看了看他现在身边多出来那些漂亮的,奇形怪状的女孩子们ꓹ 瑟庄妮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ꓹ 内心当中却忍不住的产生了愤怒的感情。
你用那样的理由拒绝我ꓹ 然后一年多的时间就找了这么多的婊子?
瑟庄妮可以很明确的从李珂身边那个妖艳的女人身上闻到李珂的味道和感觉ꓹ 所以她十分确定李珂在没有她和艾希的允许下就和其他的女人搞在了一起。这毫无疑问的是背叛和不贞的行为,让她感觉自己受到了无比的侮辱。而这样的感觉ꓹ 其实和现实当中的舔狗被女神拒绝ꓹ 然后发现自己苦追不得女神虽然和自己最好的兄弟好上了ꓹ 但是却喜欢在背地里喜欢玩花的,而且异常开放的愤怒差不多。
毕竟在弗雷尔卓德ꓹ 男女的婚姻观念其实差不多是反的。
“毕竟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很开心嘛。”
她忍不住的握紧了自己的武器,但是就在她这么做的时候,她骑着的钢鬃却突然后退了一步,这种被迫示弱的行为让她十分的恼怒忍不住的想要在回去之后教训一下自己的坐骑,用自己的拳头告诉它不应该在任何时候软弱和后退。只是这种异常的行为也引发了李珂的注意,而李珂在刚看了一眼瑟庄妮胯下的那头大野猪的时候,他却在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和沃利贝尔差不多的一种感觉。
神明的感觉。
“我那时候是被迫离开的,而且我一有能力帮助弗雷尔卓德就立马着手准备了,反倒是你,瑟庄妮,你怎么和艾希结盟了?她给了你什么条件?”
李珂被瑟庄妮这样嘲讽是真的有些心虚,毕竟他私生活的确不怎么检点。但是他更关心艾希到底答应了瑟庄妮什么,才会让这个无比头铁和莽撞的女人答应和她结盟,并且再一起合作发展的。至于钢鬃有着神明的气息的问题,李珂也并不怎么在意,不搞事的话就当不存在,搞事就直接杀了。一个力量衰弱到这个地步的动物神明,还没到让他能够担心的地步。
“战母的事情,你觉得血盟有什么资格去评定吗?”
騙婚強攻:套路妖精男友 這鍋我背了
瑟庄妮跳下了让她失望的坐骑,落到了李珂的身边,然后趾高气扬的走到了李珂的面前,仰起头,看着离开了弗雷尔卓德之后又变高了不少的李珂,和李珂冷漠的眼神对视着。
“而且,要知道根据盟约,你现在也是我的血盟了,怎么了。你就是这样和你的战母说话的吗?而且用这样的态度履行你血盟的职责吗?”
李珂抓住了瑟庄妮的衣领,而瑟庄妮原本微笑的脸也消失了,也同样用一种憎恶的眼神看着李珂。
“艾希到底答应了你什么!”
瑟庄妮的内心十分的焦灼,她根本不想让现在的局面变成这样,但是她就是忍不住,而看着李珂那因为担心艾希而变得愤怒的脸,她心中的怒火也更甚,脸上也再一次挂上了嘲讽的笑容。
小園春來早
“条件?”
她抓住了李珂的手,将李珂的另外一只手放在了自己没有盔甲的小腹上,说出了一个让李珂无话可说的条件。
“你的第一个孩子是我得,也只能是我的!这就是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