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za9好看的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 txt-第六百八十八章:飛半個地球相伴-91g6k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黄瀚劝所有人买房子,并不表示愿意在美国置业。
人家美国的大“号斯”要交房产税,而且各个州不尽相同,屯房子的成本比在香港、沪城高多了。
秦淑洁和沈晓蓉在华尔街附近买下公寓,在郊区买个大“号斯”足够了。
夫色撩人:眾寵小嬌妻
黄瀚不知道美国此时的房价,但是知道沈晓蓉的智力值,她说划算肯定错不了。
二十万美金,按照黑市汇率算一百万人民币左右,率先进行商品房开发的深圳,当下的房价大概在一千块一个平方。
二十万美金足以在深圳买一千平方米的住宅楼。
他问道:“你们买的是不是带大游泳池的那一种别墅呀?”
“不是,带游泳池的别墅太豪华了,要一百多万美金呢!我们哪能那么奢侈?我们要保持低调。”
原来美国现在的房子就不便宜啊!看来此时在美国花钱买房子性价比最差,还是去香港最划算。
沈晓蓉和秦淑洁没买豪宅,应该是买了一栋普普通通的别墅。黄瀚很赞同,道:
“对!你们做得对,有游泳池一年也只能用一两个月,何必呢!”
“我们的房子虽然没有游泳池,但是有个小花园,有两个主卧一个次卧,四间客房,都有独立的卫生间。”
“嗯!不小了,去十几个人都住得下,每个月的保洁费恐怕也不少吧!”
“咯咯……,你连这个都知道啊!”
“当然知道,你和你小姨瞧上去就不会做家务,哪有可能自己打扫房子!”
“你是不是嫌我俩懒呀?”
“不是,你俩是要做大事的,哪能跟家庭主妇比!”
“咦!你这话算不算是讽刺啊?我们中国可有句古话“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哟!喝了洋墨水还没忘传统啊!了不起。”
“我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忘本的,只不过我从小就不会做家务,也特烦做家务。”
“嗯!理解理解,弹钢琴的手老是摸拖把不合时宜!”
“我听着怎么还觉得是讽刺呢!”
“呵呵……,你是与众不同的,哪有可能围上围裙围着锅台转?”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只要值得,人都是可以改变的。”
“千万记住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值得你为他而改变!”
入侵漫威
“咯咯……,那不一定!”
不知不觉中,俩人又聊了接近一个钟头,黄道舟和张芳芬、小颦洗完澡回来时才挂断电话。
黄颦特别聪明,还特爱察言观色,她摸了摸电话机的话筒笑道:
“话筒都发烫了,你刚才肯定是跟蓉儿姐姐通电话来着!”
“是她打来的!”
“你干嘛不让我也说几句呀?”
“太晚了,你叽叽喳喳没个完,待会儿肯定很长时间都睡不着。”
“蓉儿姐姐是不是约我们去美国过年?”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
“嗬!你记性这么好?我都忘了有这回事了。”
“哥哥,你这样很不对呀!”
“怎么了?”
“做人得言出必践ꓹ 一年前就说好了的事情不可以反悔!”
冷酷總裁替身妻 1832826133
“你已经到了初三下学期,去美国怎么着也得半个月ꓹ 不怕成绩掉下来呀?”
“不怕,我会带着书本,坐飞机、坐火车又不影响读书。”
黄颦是骄傲的ꓹ 她是实验中学初三年级的第一名,而且是长期霸占第一名。
原本轨迹的黄颦成绩就好ꓹ 有了黄瀚的穿越后好上加好。现在一家子都相信她的学习能力,从来没为她的成绩操过心。
總裁的失寵新娘 金利寶貝
张芳芬问道:“你们放了寒假真的准备去美国呀?”
黄瀚道:“不是你们ꓹ 而是我们一家子!”
黄道舟摇头道:“我没时间ꓹ 肯定去不了。”
他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了,这个春天对于“全力企业”而言至关重要,有时间也没心情跑去美国那么长时间。
这在黄瀚的意料之中,因此他支持黄道舟的决定,道:“爸爸不去反而好。妈妈,你明天就跟‘中港实业’公关部联系办手续的事。”
张芳芬疑惑道:“为什么你爸爸不去反而好呀?”
“我们一家子都去美国,会不会有人猜测我们是举家出逃?”
“我们干嘛要逃?谁会这么猜测啊?”
“人和人是不同的ꓹ 有人没事儿就喜欢瞎琢磨,还有人喜欢妖言惑众。”
黄道舟道:“黄瀚的顾虑是对的ꓹ 瓜田李下ꓹ 人言可畏!
我们现在不是普通人ꓹ 确实要注意影响。
我留在家里ꓹ 你和三个孩子去确实比较好,免得有人造谣生事ꓹ 影响了“全力企业”和“华美风”的稳定。”
张芳芬道:“也是ꓹ 谣言不可不防ꓹ 你在家这种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黄瀚鼓掌道:“妈妈,你现在说话全是文词儿ꓹ 完全是一副大干部的派头!”
“呵呵!是吗?学习真的太锻炼人。”
“去看看发达国家能够开拓眼界,比学习还要锻炼人。”
“嗯!我知道,我听张霞谈过在日本的见闻,我不但要去美国,以后还要去看看日本的服装工厂。”
“那就这么定了!争取尽快办下签证,我们腊月二十四左右飞纽约。”
黄道舟问道:“要飞跃太平洋,飞跃整个美国到达美国东海岸,这得飞多长时间啊?”
“爸爸不简单,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呀!”
唉!要飞到地球的另一半,黄瀚心里其实有些抵触坐这么长时间的飞机,真的害怕飞机掉下来,心里一直在后悔一年前答应了沈晓蓉。
这一回硬着头皮飞个长途,以后飞半个地球的事儿尽可能避免。
见黄瀚没有正面回答问题,黄道舟笑了,道:“其实你根本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对不对?”
“我还就真的不知道,只知道沪城没有直飞美国的飞机,应该是飞日本东京再转机,估摸着一整天时间总是要的。”
小颦道:“才一天时间没什么大不了,我可听说飞机上不但有饭吃还有电影看。”
“嗯!发达国家国际航班的条件不可能差。”
元月二号,实验中学包括全市所有的学校都放假,只不过实验中学的初三、高三年级照常上课。
一寵成婚:萌妻乖乖入懷
早上黄瀚的学习小组依旧早早地来黄瀚家集中。
已经在第二中学读高三的刘小明根本没压力,他这辈子有可能都没觉得什么是压力,爱玩知足常乐是他的天性。
他只要一时间总会来黄瀚家凑热闹。他还喜欢和钱爱国、王宇争论。
这回几人争论“二指禅”究竟是不是真功夫。
那是因为电视连续剧《某灯法师》热播,直接导致医院的骨科生意暴增。
来医院就诊的绝大多数是年轻人,基本上是指骨扭伤或者骨折。
为什么?模仿电视剧想用两根手指头戳在地面上玩倒立造成的呗。
此时的电视剧根本不会打字幕提醒观众,这是危险动作切勿模仿。
少不更事的小青年哪有辩识能力?
刘小明不相信大师,不相信隔山打牛,不相信发功能够灭了大兴安岭的火,但是相信二指禅。
因为主角的原型就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师,是少林寺弟子,是某寺院的方丈。
成文阁、钱爱国、王宇等等这些年基本上都跟着黄瀚,早就接受了黄瀚的思想,根本不信有这种功夫。
然爱玩的刘小明特意找了有关于“某灯法师”的宣传资料看过,此刻说得头头是道。
钱爱国明知道那是吹牛逼也无力反驳,急得抓耳挠腮。
他说不过刘小明,拉正在辅导王慧玲的黄瀚帮忙,他问道:“大哥,你说说呗,那二指禅究竟是不是真功夫?”
黄瀚毫不犹豫道:“肯定是假的,那个“某灯大师”就是个骗子,他自己都不会什么二指禅,他如果敢跟你比武,你一个人可以打他三个!”
刘小明不服气了,道:“中央电视台放的电视剧,怎么可能是假的?”
“电视剧又不是新闻联播,就是讲故事,难道西游记也是真的?”
“你这话的意思“某灯法师”也是神话?”
“真的是神话危害倒是不太大,因为人人都知道孙猴子会筋斗云是假的。怕就怕鬼话连篇的假武功让年轻人信以为真!”
“对啊!真的有太多人相信。我们学校这段时间苦练二指禅的同学太多了,有两个手指都打上石膏了!”
“你千万别犯傻,真的有二指禅这种功夫也用不着练。”
“为什么?”
“真的打起来干嘛用两根手指戳?随随便便操起一块板儿砖,也比手指头强啊!”
钱爱国哈哈大笑,道:“还是大哥厉害,据说练二指禅要练几十年才小有所成,咱们直接操起板儿砖砸他戳来的手指,“咔擦”几十年的武功白练了。”
“胡扯,人家一样的能够把你手上的板儿砖戳断!”
絕色傭兵妃:傾覆天下 顏言
“那我就变成了每只手上都有板块板儿砖,直接拍,还拍不死他?”
“你就吹吧!”
成文阁道:“刘小明,我们都听黄瀚的,他说二指禅是假的肯定没错,你别花时间练那没用的,待会儿我陪你去格斗室打一场!”
“跟你打?还是算了吧,我跟王宇打!王宇,敢不敢接受挑战?”
“谁怕谁啊!但会儿把你打趴下!”
“吹牛,上一次是谁输了?”
“那不算,那是因为我拉肚子,没力气!”
“那你今天怎么样?别打输了又找理由!”
“我今天不会输!”
钱爱国还在琢磨事儿,他忽然间兴奋起来道:“大哥,你能够肯定那个“某灯大师”是骗子,连我都打不过?”
“肯定能,人家都八十多了,你一拳能够要了他的老命。”
“啊?不会吧!”
“怎么了?”
“唉!我还想着去找他比武,戳穿他骗人的把戏呢!”
“千万别去,你一个二十岁的棒小伙,去打人家八十岁的糟老头,胜之不武啊!”
“太对了!唉!这么老了还骗人,我还没法直接去揍,太遗憾了!”
爱搞事的刘小明来劲了,道:“人家不是有徒子徒孙么,你可以找上门挑战那些人,如果你打赢了,一样的能够戳穿“某灯大师”其实是假把式。”
“咦!对呀!你愿不愿意跟着去啊?”
“我肯定要去瞧这个大热闹,万一你被人家打伤了,我还能及时送你去医院!”
“呸呸呸!一对一我肯定能赢!肯定能够把假大师的徒弟打得满地找牙。”
见钱爱国热了心,刘小明还在煽风点火,黄瀚道:“别胡扯,你们即便能够找去四川,人家也不可能跟你们打!”
殺手狂妃:魔皇萬萬歲 雉尾
“为什么?”
“人家现在这么出名,打赢了没有任何意义,万一打输了,肯定会成为这几年最大的笑柄,人家只要是长了脑子,就不可能傻得跟你们过招!”
这时黄瀚想起来那个被年轻的业余散打爱好者一分钟内打倒两次的“马大师”。
许多人说“马大师”不是骗子,应该有真功夫,理由很简单,他如果没有真功夫,为什么接受那个年轻人的挑战?
黄瀚得理解与众不同,认为“马大师”是个骗子中的成功人士,骗了许多年,被太多人捧臭脚,把自己都带入了,真的以为自己是武林高手。
这就跟演戏的入戏太深,走不出来了是一个道理。
想来“某灯大师”不至于利令智昏,肯定装世外高人,以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拒绝所有的挑战!
也会以同样的理由拒绝成千上万慕名前来拜师的青少年!
钱爱国道:“有道理啊!看来想去比武,还要保证比得成,一定要想点办法。”
“你别胡思乱想,好好学习最重要,还想不想考大学了?”
钱爱国笑了笑不言语了,眼珠子还在乱转。
刘晓丽瞧见他那个样子开始担心起来,道:“你是不是还在琢磨怎么跟人家比武啊?我不许你去!”
“嘿嘿!我哪有?我在想,那么大的骗子,手下的喽啰肯定很多,我和刘小明去,肯定被人家群殴了。”
“对啊!人家也练武,哪怕是假把式,跟从来没练过的人比也要厉害一些。
人家一对一打不过你,肯定一起上。你们肯定会被人家打得鼻青脸肿,说不定都站不起来,爬着回来!”
“喂喂?怎么说话呢?还爬回来?难听死了!”
刘晓丽赔个笑脸道:“我不是担心你惹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