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3go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飛越泡沫時代-691. 先發制人展示-pu4l8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谢谢生田桑~那么,就请生田桑快点回去吧!拜拜~晚安~!”
刚到公寓楼下,惠理子就连珠炮似的,对着生田说了这么一大通。藤彩子摁住女儿,责备道:“惠理子~太不礼貌了!”
她抬起头,对生田露出个歉意的表情,“抱歉,生田桑。”
“不、没关系的。”生田温和的脸上,露出个略显怯弱的笑容。
九陰煉屍訣 溫酒
被这样的表情衬托,站在他面前的藤村真奈美,她的美就显得咄咄逼人起来。但那仿佛是一瞬的错觉,藤村真奈美谦卑地对着经纪人弯下腰,“今天谢谢您了。”
劍逆諸天 閑坐閱讀
“没什么……”
生田想说这是分内的事,但话到嘴边,到底也知道,到车站接这去了日光玩的母女两个,其实并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
“过两天,要跟岩桥桑那边开会。”他赶紧岔开话题,像模像样聊了几句公事。
似乎现在说起公事来,就能抵消他身为经纪人过分的热情。
“不知道会怎么样。”藤村真奈美礼貌回应,“不是都说,那位岩桥桑很厉害吗?”
生田笑了笑,“确实,现在看来,岩桥桑神通广大得很。”他一直密切关注着岩桥慎一那个企划的动向,从刚开始知道时的怀疑,再到现在,对他滚雪球的本领刮目相看。
“所以,我会抓住机会的。”
藤村真奈美露出个微笑,像在宽生田的心那样,和他说:“请您放心好了,生田桑。”
“……”生田一时无语。
藤村真奈美的事业心无需怀疑,甚至到了让生田感到不适的地步——
当经纪人的,竟然畏惧手下歌手的事业心,这种事听上去未免荒唐。如果只把她看作是个歌手、看作是被售卖的商品,生田还不至于如此。
可是,把她当作女人来看待,就觉得她那种把死去的前夫、以及世人的恶意当作养料来滋润自己的做法,显得冷酷无情,令生田不得不感到战栗。
“妈妈——”
在旁边等着的惠理子开始觉得无聊,催促藤村真奈美快上楼。藤村真奈美和生田道别ꓹ “那么,我和惠理子就先上去了。”
惠理子拉住妈妈的手ꓹ 拽着她走进公寓里。
首席老公,請矜持 安凝
年轻却妖冶的母亲,任性而随心所欲的女儿。
生田既招架不了藤村真奈美的冷酷无情,也想不明白惠理子的排斥。
悠閑在清朝
惠理子对生田鼻子不是鼻子ꓹ 脸不是脸,但她与其说是讨厌生田ꓹ 不如说是讨厌想要进入这个属于她和妈妈的二人之家的人。
不论这个人是生田、又或者是其他的人。
“妈妈要和什么人合作?”惠理子充满了好奇心。
藤村真奈美摇头,“听说是摇滚乐队。”说着ꓹ 显露出一丝期待ꓹ “妈妈最喜欢摇滚乐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乐队。”
“希望是像BOWWY那样的乐队。”惠理子说着,老气横秋的来了一句,“妈妈什么时候能见到冰室京介桑啊?”
“不~知~道。”
女儿老气横秋,藤村真奈美就语气活泼,催促道:“快走快走。”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拿出钥匙。轻轻一晃ꓹ 钥匙叮当作响。
……
和坂本冬美的便饭吃到后半时,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了一次。他从话题中脱身出来ꓹ 去借店里的公用电话。
是德间唱片那边的熟人ꓹ 问他要不要出来一起喝酒。
岩桥慎一推脱有事在身ꓹ 婉拒了。回去以后ꓹ 坂本冬美善解人意,问他:“是有事吗?”
“没什么。”他回道ꓹ “这个时间的电话ꓹ 多半是来问要不要去喝酒的。不过ꓹ 明天就是星期一,总不能在外面晃到太晚。”
坂本冬美莞尔一笑ꓹ 对他说的话体会深刻——毕竟是曾经跟着老师走遍银座六本木的拎包小妹和兼职司机。
虽然看着像只萌萌哒土包子,但也是一只见多识广的萌萌哒土包子。
和坂本冬美吃完这顿录音结束以后的便饭,岩桥慎一和她在街头握手道别,送她上出租车。
演歌歌手的好处,和服一换,拿走顶在头上的那杯水,就很难被认出来。就算被认出来,除了会有粉丝主动找她握手问好之外,也很难会有额外的麻烦。
报纸杂志的记者,约定俗成般的,很少报道演歌歌手的私下生活。假如哪位演歌歌手突然间登上了杂志或是报纸的头条,是因为丑闻的概率不小。
送走了坂本冬美,岩桥慎一看看时间,哪儿也没闲逛,直接回家去。
明天就是忙到脚后跟打后脑勺儿的星期一,在外面潇洒到深夜、过后顶着一张宿醉的脸去上班,这显然不是岩桥慎一的作风。
虽然这年头,还有星期天晚上带着公文包狂欢,隔天若无其事去上班的神人。
回了家,岩桥慎一路过电话机,看到电话留言的指示灯亮着。他拿起听筒,摁下播放键。
“恭喜搬新家,岩桥桑。”
听筒里面,传来一个故作彬彬有礼的男声。这个说话的语气,岩桥慎一听着,有一丝莫名的耳熟,觉得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听过差不多的。
“在下是山田。”
下一秒,电话留言里的男子报上姓名,岩桥慎一皱了皱眉,想起来了。
这个叫山田的、八成是混极道的青年,曾经给他打过电话。那时,他还没搬到现在的公寓里来。
记得那时,山田在电话里提到,想要高价收购他手里那一坪半的土地。时隔这么久,又打电话过来,山田的来意不用说就猜个七七八八。
岩桥慎一接着往下听。不出所料,这一次,山田在电话里说的还是关于那一小块地的事。这次,他的来意更为坚定,甚至直接给出了报价——
五百万日元。
这个数字要比那一小块地所在片区的平均地价高了三十万日元。说多不很多,说少也绝对不少。尤其考虑到那还是一片规划凌乱、产权分散的土地。
那一块地要拆迁的事,岩桥慎一从第一次自神崎不动产的今井那里听说起,再到今天,要开发那一片地的不动产商都还没有商谈到他这里来,可见进度之慢。
反倒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山田,锲而不舍的在联系他。
山田在电话里表示,如果岩桥慎一有意,就请他联系自己,双方约定个地点见面,具体商谈一下购买这一小块地的事。
岩桥慎一听完了录音,放下听筒,站在电话机前出了一会儿神。
五百万日元。
这么块小地,除非遇上拆迁、或者隔壁邻居想要扩建,否则的话,能卖出去的概率小之又小。
现在,虽然那个片区正在计划拆迁,但迟迟得不到准信儿。要是卖给姓山田的这个青年,正好把这个小麻烦给甩出去。
皇上你只能愛我一個人 藍欣瑤
当初买这块地的时候花了三百万日元,用它贷了一千万日元的款开制作公司已经是帮了大忙。现在,要是卖出去的话,还额外赚了两百万日元。
干脆就卖给这个山田,把这个小麻烦甩干净得了。
岩桥慎一心里冒出这么个念头来,但却有些拿不定主意。不为别的,这个摆明了是个小混混的山田,让他微妙地觉得不自在,不愿意和他打交道。
而且,为这一小块地支付高于估价的五百万日元。山田的这种执着,也让岩桥慎一摸不着头脑。
不管怎么说,还是不太想和来历不明、只报上了一个名字的小混混(疑似)打交道。
他考虑了一下,翻开通讯簿,找到神崎不动产今井的号码,打算跟今井商量,如果方便的话,想请今井作为代理,去跟山田谈卖地的事。
如果真的要卖,委托给不动产公司来卖还省心省事。
趙三兒,你丫能耐了?!
正要拨电话,看看时间,想了想又放下了听筒。准备明天上了班以后再联系今井。
把这事给记在心里,岩桥慎一去换衣服,放热水洗澡。洗完澡出来,电话又响了。他心里一紧,抓起听筒。
“喂喂,我是岩桥。”
电话那头的哧哧笑了两声,“声音听着真吓人~慎一君。”
岩桥慎一神情舒展,也跟着笑起来,“明菜桑。”
廢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刚才怎么那么严肃?”中森明菜在电话里问他。不光问,还有模有样的学他说话,“‘喂喂,我是岩桥!’。”
“我刚才有那么凶吗?”岩桥慎一表示怀疑。
“稍微一点点。”中森明菜决定萌混过关,岔开话题,“跟你说,我回来了哦。”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又惯例似的闭口不言,等着岩桥慎一的下一句。岩桥慎一心领神会,回答她,“欢迎回来。”
“嗯嗯!”中森明菜心满意足。
“才刚回来没多久。”
“行李都还堆在玄关?”
“可乱了。”她说。
岩桥慎一笑笑,“辛苦了。”
“嗯……”她欲言又止。
“嗯……”岩桥慎一猜着她有话要说,但也不问,故意学她的样子,等着她自己说出来。要是能看到电话那边的人的脸,中森明菜的腮帮子大概已经鼓起来了。
终于,还是她自己按捺不住,开口问:“你不来见我吗?”
电话里,中森明菜的声音软软的。
……
放下电话,岩桥慎一去把明天上班要穿的衣服装好,带着出门。为了能保持精神星期一去上班,他早早回家来准备洗洗睡。
结果到头来,这个早早睡觉的想法还是落空。
星期天的晚上,不顾明天要上班在外面喝酒闲逛。真不像话。
星期天的晚上,带着明天上班要穿的衣服去女朋友家过夜。这很合理。
……
中森明菜到国外去出个差,在录音室录个音,再顺便拍一拍杂志,还有跟TBS电视台那边协商好了,要录的节目外景。行程松快,一半是工作,一半是观光。
行程松快,但这次停留的时间也有点久。
半是工作半是观光的行程虽然松快有趣,中森明菜自己出去玩、也和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起出去,就连工作的时间,只要走出镜头,团队的气氛也相当不错。
坐在汽车里移动的时候,她就认认真真学习怎么折纸老虎。小助理见到了,想起来,和中森明菜略提一句,她暴露了自己是折纸高手的那个节目就要播了。
看她这认真折纸的样子,谁也不会怀疑她对折纸的热情和喜爱。
在异国他乡,外国人不知道中森明菜是谁。
不过,玩得开心归玩得开心,中森明菜还是希望能早些结束行程回东京。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岩桥慎一深夜从神户去名古屋见她。
中森明菜想起他深夜转道名古屋、又连夜搭出租车回去、只为见她一面的心意,就急不可待,想早些结束工作,回去以后好好抱一抱他。
当初,鼓起全部勇气迈出一步、抓住岩桥慎一的手时,只顾着将自己的热度传达给他。那时还没有想,有一天,也被来自岩桥慎一的热度如此紧紧包围。
正因为感受过岩桥慎一只为见她一面的热度,回到东京以后,尽管夜已深,她也能在电话里要求他来见自己。
似乎是名古屋的那一晚,岩桥慎一去见了她那一面以后,临走之前,还把这份号令他的权力交给了她。
……
对讲机的铃一响,中森明菜摁了开门按钮,跑去玄关,给岩桥慎一准备拖鞋,等着他过来。
玄关那里,还堆着她这次出差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箱。
中森明菜扫了一眼,心里开始觉得有点不自在——应该先把行李箱收起来,不该乱糟糟的堆在这里的。
但说到底,深夜把他叫到自己家里来,这点小小的任性,也是打电话时的突发奇想。
可是,考虑到她自己得心情,说成是“自然而然”更为贴切。
于是,岩桥慎一进门,就看到中森明菜自己在电话里描述的“大工程”。但他的目光也只在那上面略一停顿。
“我回来了哦。”中森明菜看着他。
老婆乖乖就情
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却对着深夜到访的客人说“我回来了”。这情形,也只有他们两个自己,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岩桥慎一会意,郑重其事回了句:“欢迎回来。”
“嗯嗯!”中森明菜点点头。
不过,还觉得不够,眨眨眼睛,盯着他的脸看。
快抱一抱我!
这个念头在心里冒了个尖儿,忽然又被另一个不能克制的、拔地而起的念头给取代。中森明菜改变主意,自己先行动起来,伸出胳膊。
她先好好抱一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