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3y7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妖行紀 紫襟-終章 瑩舞展示-m22uq

妖行紀
小說推薦妖行紀
在夕阳遍染的天地之间,风抚着婀娜多姿的杨柳,从不远处能嗅到在梦中那熟悉的,曼珠沙华的味道。
太阳挂在天上,精神得很,完全不打算让时间发生变化。
这地方,处在人间和阴间的交叉口,是从整个地狱之行走出去的最后一站了。柔和的色彩,美轮美奂;引人入胜的景象,沁人心脾;风雨芳香,迷醉人心。
然而,星火它们没有任何闲情逸致来顾及这些,它们最为焦急的事情,就是找到紫花潭。
即便如此,玉儿还是不禁停下思考,矗立在山峰之上,不知所思。冰泣花也会在艰难的呼吸中,发出惊讶和感叹,小松鼠,也会出现不同于危急时刻的安详的睡脸,最心急的双尾猫,也不住的回过头,望着山峰之下的绝景,那是,它千年以来,梦中最美的景致。
凤凰已经不知所踪了,没有留下一句话,星火已经彻底失去了到达紫花潭的方法,就连能够帮助它们的向导都找不到。想到这里,它不禁心中一沉,缓步走到被凤凰丢下的山峰之上,无助的望着山下的景象,面无表情。
它知道,一直靠凌的药物维持生命的珍珠,终于没有一粒药可以救命了,一直坚强而善良的凌,现在也失去了可以维持它内心稳定理智的因素。星火抬起头,看着身边僵直的站立着的玉儿,她几乎失去了思考,能看到,她的眼神中失去了理智,已经完全融进了这个环境之中,一时半会儿,不会理会它的吧。
夕阳柔和的橙红色光亮轻抚在玉儿的脸上,在她如玉般透亮的脸颊上,闪耀着一丝从心底涌上来的温暖,随后,她的眼目完全被这景致吸引去了,她开始目不转睛,表情发生了变化——玉儿很少睁得很大的眼睛,恢复了原本的大小,而她的嘴角竟然出现了向上弯的弧度,她的胸口起伏变得剧烈,她试着,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什么。
玉儿感到自己要手舞足蹈了,她好像跳舞,她感觉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在,她爱上了温暖的感觉。
很长一段时间,她终于回过了神来,玉儿喘着粗气,好像自己差点被什么危险的事物吞噬掉一样,她感觉自己的本质上,有什么开始发生了变化。
回过身,星火正在尽力帮助凌和珍珠治疗,虽然拼尽全力,但星火还是很难将他们的痛苦减轻,而且,徘徊在凌身上的瘴气开始四处蔓延,已经扩散到了星火的身上了。
星火显得焦急又无助,它开始盘转着,“喵喵”的叫着,两条尾巴毫无章法的混乱的晃动着,它已经不知所措了。自西之国千万年以来,一直到经历过崇山峻岭,千难万险,它从未有一次,会像现在这样慌乱无助,这位来自西之国的大妖怪,这位比肩万妖之王的大妖怪,终于开始明白,什么才是恐惧。
玉儿走到它身边,加入了施法治疗的行列。
很快,两人的努力受到了一些效果,凌与珍珠的呼吸变得平稳,沉沉的睡去了。
“一段时间不能搬动他们,先休息一阵吧,要是鬼吏跑来,就用神荼给的通行证打发他们。”玉儿说着,走回了山崖之上,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走回去,只是感觉,那里有什么正在吸引着她,很强力的吸引着自己。
踱步到悬崖边上,她终于稍微平静了心情,朝着山崖下端望去——那火海一般曼珠沙华铺满了山下,一直延伸到了遥远的夕阳之下。两边的藤条上,攀着山猿,它们悠闲自得,这片地方,原本是让很多生灵畏惧的地方,然而这景象,谁会想出来竟是这样的景象。
那些曼珠沙华浸浴在橙红的光亮之内,天上飘来几片云霞,带着五彩的颜色,从太阳之前掠过,洒下五色的雨点,祝福着万物。
“喂!曼珠!”一个声音从山崖之下传来。
“是在叫你吗?”星火对玉儿说道。
玉儿疑惑的探头,注意着山下的样子,并没有看到什么人的身影。她抬起身,看着星火,疑惑的摇了摇头。
“不过,如果你是曼珠化身的话,倒是能解释清楚一个疑点了吧。”星火的话让玉儿感到奇怪,她又探过头看着山下,仍是一片火红的曼珠沙华。
“在那儿。”星火看到了在乱花丛中,唯一的一点绿。
那是还没有开花的叶子。
叶子发现星火已经注意到了自己,便化身做人形,站在花丛中朝着山崖的左侧招着手。
豪門禁:永恒之愛 黑色彼岸
山上的两个人向着左侧望去,什么都没有。
星火看看仍然在平静的睡着的凌和珍珠,对玉儿提议,到山下走一遭。
他们飞到山下,看清了那男人的样子。
他竟然还招着手,大概是因为山崖下的风声的缘故,他没有察觉到星火飞下来的气息,举着手。
他的双眼闭着,很明显,这就是为什么会朝着左侧招手的原因。男人留着淡淡的胡渣,头发很长却没有扎起来,绕着脖子转了个圈,从右肩上搭了下来。
他的手很白,身子瘦弱,不是弯着腰,咳嗽不止。
他咳着痰,手臂还举在那里,他停了下来。突然,男人抬起那俊秀的面容,稍稍仰着头侧着身子:“是曼珠?曼珠?我是沙华……”
又是一阵咳嗽。
戰國演 羅烈
玉儿知道他说的曼珠的确是指自己,她一脸疑惑的说道:“我是冰玉儿,是来自北国的雪妖,你认错人了。”
“不,我没有眼睛,我无法认人。”男人狠狠的摇着头说道。
“那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星火问道。
“因为我们的灵魂彼此相依,我能强烈的感到她就在我的面前……”沙华又咳嗽了起来。
超維大領主 姬洛之血.QD
重生之生活就是流水賬
星火抬起头,看着同样低着头看着自己却一脸不敢相信的玉儿。没错,光凭借空口来说,毫无证据,但是,自己也有同样的感觉,而且如此的强烈。
玉儿抬起头,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像是泉涌一样从眼睛里流出来,她感到脸颊上的热流,这和心底感到的那份温度相同。
她赶快用手去拂面,才知道那是自己的眼泪。玉儿依旧一脸诧异,她无法相信这种事情,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
“是我啊,我是沙华,你不认识……”激动的心情让他又发出一阵激烈的咳喘声——“好苦啊……”
重生之貴女修仙
“我找的你——好苦啊!”沙华这一声,让星火突然想起了自己那个身处彼岸之境的梦来,那也是个彼此相寻的梦境。
据沙华所言,一切发生在他们彼此执意相见的夜晚。
当彼岸之境迎来夜晚的时候,那一定是阴气在这一年中最为沉重的时节,这个时候的曼珠沙华全都会凋谢,生长出叶子。
他们虽是一体,却看花不见叶,生叶不见花。
女總裁的貼身強兵
就这样,叶子茂盛健康的生长,知道迎来黎明时分,叶子开始凋谢,花朵快速形成,绽开。在这天定的规则只下,一片枯黄萎靡的叶子,尽力的吸取着晨露的芳香,他趴在地上,将自己的心愿许给厚土娘娘。
朝阳初现,曼珠沙华彼此相见,从花瓣上滴下来的露珠,带着曼珠的气息滴在沙华的脸上,有泪水的味道。
突然间天雷滚滚,一道闪电过后,那一株美艳的花朵,从这里消失了。沙华陈在泥土中,雷电击瞎了他的眼睛,让他永远再也看不到心中惦记了千年的人,曼珠消失在彼岸之界,灵魂化作蝴蝶,飘荡在异界五国。
“然后,你就被炽收留,精神恍惚的炽把你错当做了玉儿的灵魂,在他对玉儿的弥留惦念之际,你便继承了所有他有关于玉儿的记忆,我们对玉儿的认识,与你一样陌生,所以才没有发现任何违和感。你的真名,不是冰玉儿,而是曼珠。是我梦中那对可怜情侣的其中一位。”星火说着,飞了起来:“我去看看他们。”
曼珠仍然摇着头,她早已不知所措了,沙华摸着前方,找到了他的曼珠,他冰凉的手在曼珠的面颊上轻抚着,无言而深情。
沙华低下头,激动的状态又让他咳喘不止,他突然抬起头,欲言又止,他看上去焦急不已,又同样的不知所措。
看着他,曼珠的内心涌上了一阵炙热的气,这一下,让她从迷惘中惊醒,她温柔的将手放在沙华的面颊上,终于想起了哭泣时,究竟是什么感觉,要抱着,什么样的感情。
他们紧紧的缠抱在一起,灵魂相融,一阵青色的光芒之后,化作一堆萤火虫,点着微弱的荧光,飞到了山崖之上。
凌和珍珠气息微弱,看着那对萤火虫,微微的动着嘴唇:“玉儿……”
星火带着珍珠和凌,飞到空中,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星火清楚的记得,有萤火虫在紫花潭舞动。
看着山下飞走的猿猴,随风舞动的彼岸花,沉在地平线的半个夕阳,一片橙红的世界里,凌与珍珠都拒绝失去意识,这或许是自己最后能看到的景致,这地方比自己去过的任何地方都要美妙万分。
穿过一条奔腾的大江,越过几个山丘,再也找不到美艳的夕阳,取而代之的,是逐渐靠近自己的银盘。
——终于,紫花潭映在眼帘。
星火看到了梧桐树上正在栖息的凤凰,在奇异的紫色花朵之上,曼珠与沙华加入到莹舞的队伍中,伴着天籁般的风声,紫花清泉,就在眼前了。
当凌与珍珠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才认识到这个被星火如此执着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世界——一瞬间,他们就迷上了这里。珍珠四处的跳跃着,翻到树上,山石上,望着巨大的月亮,这要比西之国见到的夜景美千万倍。
凌揉着眼睛,朝着清泉中望去,她看到星火正在风的怀里撒着娇,而那个站在清泉中的绿衣女神,正是自己在梦中见到的风神飞廉。
没有等她开口,风的声音已经传到了她的耳朵中:“要一起踏上新的旅程吗?”
看着依旧悠闲的摇着两条尾巴的星火,又望着身后的世外桃源和活蹦乱跳的珍珠:“你们会回来吗?”
“会的。”
鳳起塵揚:丫頭當自強! 貓兒love
“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们,让这里再多一份新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