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a1r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三世輪迴之命運-第二卷第六十四章熱推-rlasp

三世輪迴之命運
小說推薦三世輪迴之命運
三人离开后山之后苏靖枫收回了神识。其实他早就醒了,他也知道自己被灵狐所伤的事情是无论如何也瞒不了众人的可是他还没有想好该怎么解释或是有什么借口可以让众人信服,所以在他没有想到合适的对策之前他决定一直装死好了。
神探夏洛克
雕花的木门‘吱嘎’一声被从外推开了,小兔子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向外张望着,“伊人姐,你怎么来了?”
都市殺神 天少
苏靖枫一看来人是伊人连忙收回了神识,内敛气息将周身所有的气息调整至平稳犹如假死一般。
伊人对着小兔子招招手示意她出来一下,小兔子有点不放心的看了看苏靖枫还是转身走出了整整十三天没有出过的房间。伊人拉着小兔子又谨慎的关好了房门问道:“独孤有点事情想问你。”
小兔子的神色在一瞬间变的有点复杂但最终还是跟着伊人来到了唐门的密室,而在密室里密密麻麻的做了一群人,在昏暗的烛火中小兔子终于一一看清了他们的样子。冷萧爝,独孤,两个祭天韵和一个陌生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名陌生的女子身上小兔子感觉到了非常熟悉的味道,是什么呢?到底在哪里闻到过?啊,是树王的!小兔子带着疑惑和不解的眼光走向了唯一空着的位子上心情沉重的坐了上去,她大致可以猜到伊人叫自己来的目的,因为她也发现了或者说是金鳞发现的,可是她情愿相信这中间有误会也不愿意怀疑苏靖枫。
看着几度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用词的独孤,小兔子苦苦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我也发现了,可是我并不怀疑他。”
独孤一向是个急脾气,听到小兔子这么一说忙从凳子上跳起来说道:“你真是一个被爱情迷惑了神志的笨女人,你想过没有就凭他,就算再加一个轩辕勇你们凭什么逃出紫禁皇城又凭什么救出祭天韵?”
小兔子低头不语只是眼角渐渐的有些湿了,她抬起头看着独孤,那眼神是那么的陌生,是那么的绝望甚是还带着点不可思议以及怨恨。
官術
独孤越说越来气索性一口气把心中所有的问题全部问了个遍,面对沉默的众人和声声质问的独孤小兔子的眼眶更红了,但眼神却更加的坚定了。独孤还在滔滔不绝的质问,突然小兔子‘咻’的一声站了起来默不作声的出了密室直径走向苏靖枫的房间,众人实在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于是干脆跟了上去。只见小兔子依旧默不吭声且动作迅速的收拾这她和苏靖枫的一切,在有条不紊的召唤出小金鳞,金鳞和小兔子早已心灵相通,它能感受到主人现在的委屈。金鳞仇视着门外的众人‘嗷’的一声长啸,既表示了对众人欺负主人的不满也在这个房间内设下了一道结界阻止外人进入。一切收拾妥当之后,小兔子将苏靖枫轻轻的放在了金鳞的背上,小兔子抚摸着一脸苍白的苏靖枫,泪终于忍不住了,豆大的泪水如同珍珠一样砸在苏靖枫的脸上。
“这就是日月七子吗?还没有开始一致对外就开始内斗。这就是以后要一起战斗的手足吗?为什么我的心好痛,为什么?”
小兔子没有给众人想这些问题的时间,她对着金鳞点点头,金鳞再次低吼了一声收回了自己的结界;结界外的众人也终于看清楚了小兔子的打扮,她穿回了现代的牛仔裤体恤衫背着硕大的书包金鳞驮着依旧昏迷的苏靖枫。
伊人拉住小兔子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小兔子决绝的挣扎开伊人紧抓不放的手不再言语。
有的话一辈子说一次值得无限回味,而有的错一辈子就只能犯一次却永远得不到原谅!
苏靖枫就是小兔子心中那个不能诋毁的痛。
小兔子将手中的镜抛向半空,现在的她甚至不愿意触碰任何人,任何伤害苏靖枫的人。她知道他们能够拿到半空上的镜也知道他们看得到自己留在里面的回忆。现在的她什么也不想去想,天下也好无辜也罢有他们一样可以拯救天下,少了自己和小枫又有什么关系,至少自己可以活的舒服点,至少小枫不必再受委屈。
自从上次因为金鳞的事情她误会了小枫,她就在心中暗暗发誓,事不过三,今后无论是谁都不允许有任何人再误会小枫包括自己。小兔子决定带着苏靖枫离开这里,她相信只要有同样的信念无论身在何处都是一样的除魔卫道。
看着小兔子和金鳞慢慢离开的背影独孤说道:“就这样放他走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陌生女人说道:“雪舞之魂虽然是个心智单纯的孩子,可是你们都未曾发现她心中唯一的坚持和最后的底线,我想让她出去看看真实的社会也许对她的一生会是个很好的历练。”
冷萧爝点点头说道:“就按雪王说的办吧,她带着苏靖枫离开又留下了镜,我想她有她的理由的。”
那个被称作雪王的女子伸手将半空中的镜吸了下来。当那颗镜悬浮在她手中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小兔子的绝望和无助也感觉到了她对所有人的愤恨。雪王将一丝纯净的雪元素注入到小兔子留下来的镜里面,渐渐的半空中的天幕上出现了小兔子对那一天的回忆。
傲世狂妃(蕭家小七)
苏靖枫留下阻隔空间独自离去之后,我在阻隔空间里无聊及了。自从有了金鳞我的元神也长大了神识也能去更远的地方了,百般无聊的我偷偷的射出了神识跟随着小枫一起来到了逆天殿,推开逆天殿厚重的宫门,我和小枫同时看到了倒吊在半空中的祭天韵。我看的出小枫看着昏死过去的祭天韵很着急,他很想去救他。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他说你终于来了。当一千多张灯渐渐亮了起来时我听见小枫对着那个拥有一双紫瞳的人惊呼道‘焚天’。我知道小枫很不幸的遇到了焚天,也知道焚天早就知道我们来了,是来救祭天韵的,他早早的就设好了陷阱等着我们呢。我很害怕,我害怕焚天杀了小枫,我收回神识在阻隔空间里如同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撞着,我想要打破小枫的阻隔空间,我想要去救他,可是无论我怎么用力都没有办法撼动它半分,金鳞说‘没用的,阻隔空间是世界上最完美的防御术,除非设下阻隔空间的人亲自解除或者死亡,否则没有任何人可以破除它。’
这时的我好恨,好恨自己当初为什么就答应了小枫让他独自进入紫禁皇城,为什么会这样。我听了金鳞的话小心的张开神识监视着焚天,就如同小枫说的一样如果他死了必须有人将消息带回唐门,必须要保证日月七子的完整。
小枫对上了焚天,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我看到他被焚天击中的那一刻我同时也感觉到了阻隔空间在那一瞬间变的薄弱了几分。就在我考虑要不要回去告诉你们的时候,我看到了祭天韵。我看到焚天将祭天韵和小枫的神识同时抽了出来丢进了一片虚空幻境里面,在那片虚空幻境里面小枫变成了焚天正在对付祭天韵,而这时我也看到了轩辕勇。后面的事情就如祭天韵和你们说的一样。九尾灵狐确实只发出了一击攻击,也确实击中了焚天,可是它击中的却是小枫并不是真的焚天。不知道为什么在小枫被九尾灵狐击中之后我就感觉不到焚天的气息了,我用神识扫射了整个燕都都没有找到他的气息,他就好像在一瞬间消失了一样。而当我收回放的有点远的神识之后小枫也回到了阻隔空间。我想后面的事情不必我在重复了吧!
当你们质问我们的时候,你们可曾有勇气去救回韵?你们都没有。我实在不明白你们所有人为什么要你们针对小枫?当他昏迷十三天时你们谁出手救治过他?没有。你们都在玩阴谋,玩心计在怀疑小枫。
不是我不想早点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是因为小枫一直在昏迷,我曾用神识探查过他的体内,我曾一度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害怕呢?可是作为好朋友,战友的你们那时候又在做什么?你们全部围在祭天韵那里在一起怀疑小枫。我对你们真的很失望,不要来找我们了,我相信永远共同的信念,无论身在何处都是一样的除魔卫道。
看完小兔子留下的镜之后,众人陷入了反思,四周一片寂静。谁也没有说话各自离开了这里,今天实在令他们震撼,他们确实该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焚天利用,分化;只能说明他们本身之间并不存在着信任所以才会被焚天利用。
小兔子今天质问独孤的那一番话也令众人难以再见江东父老。
伊人和龙骨做在桌前谁也没有说话就这样对视着,可是心中却是波涛汹涌惊涛骇浪,虽然伊人不是很清楚当年天尊和地君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是回想自己认识的天尊似乎真的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坏,至少在他的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任何野心,是不是我们真的多疑了?
龙骨是第一个接触天尊的人,他不清楚在主人他们集体消失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怎么多年来他一共和天尊打过两次交道,第一次天尊帮自己重塑本身第二次指引自己找到完整的日月七子,可以说他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不抗拒天尊的人,对于这次的事情他也觉得做的很过分,有些事情其实想想就可以明白的,如果真的是天尊伤了祭天韵又或者说天尊就是焚天的话他大可以在日月七子聚集之前全部杀死他们,他和独孤在的日子他可以有多少次下手的机会可是他并没有。
‘咻’的一声,龙骨站了起来,看着突然站起身来的龙骨伊人吓了一跳“龙骨,你发什么神经?”
冥王毒妃 枼玥
“很闷我想出去透透气。”
“去院子里啊,吹吹风就是了。”伊人说到。
我們虧欠了愛
“我想出去,到外面的世界去你懂吗?”
獨翼天使:三個校草溺愛拽丫頭
“为什么?”伊人有些惊愕的问道。
“我突然很讨厌这里的一切,很讨厌你们。”
就在这时冷萧爝推开了房门看着有点愤怒的龙骨,龙骨望着冷萧爝并没有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反而一脸的正义。独孤也刚好了过来本想要和伊人商量一下该怎么办却听到了龙骨的话也跟着走了进来。
龙骨有点愤恨的看着冷萧爝和独孤吼道:“小兔子是多么单纯的丫头,天尊也是好人。就是因为他以前被焚天老贼利用犯过错你们就一直不信任他才会让焚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分化你们。你们有时间在这里相互猜忌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对付焚天。”
龙骨一把推开堵在门口的冷萧爝和独孤再次说道:“不仅是焚天,你们也让我看到了人性的丑恶,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出去透透气。”说完龙骨便化出本体冲天而起离开了唐门。
豪門甜寵:萌妻狠狠愛 輕盈如水
独孤刚想追上去却被刚好赶来的黄金塔罗祭天韵拉住了独孤吼道:“你拉着我做什么?”
“难道你不觉得龙骨的话是正确的吗?”
众人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