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13o超棒的都市异能 紀元戰天 起點-第十二章 道胎破封讀書-4nzyu

紀元戰天
小說推薦紀元戰天
滴答滴答,一滴雨,落在了战天头上,战天将眼睛缓缓睁开,天上却是下起了雨,战天将雨沫缓缓的放了下去,你就好好休息吧。
真气诀-五感-封
战天两根指头缓缓的搭在雨沫的皓腕上,将雨沫的五感封了起来,也就是说,雨沫现在感知不到,周围的任何声响或者动静。
做完一切,战天站了起来,眼睛向四周扫了一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东西出现。
真气化形-战棍
随即,一根战棍出现在战天手中。
此时,战天的四周,出现了一双双泛着青光的眼睛。
随后,一道道身影在雨中影影约约的浮现出来。
战天此刻脸色微沉,沉声道:幽冥狼群。
此时,幽冥狼群将战天包围在中间,不过,在战天正前方的几只幽冥狼却缓缓退开,随后,一道身影呈现在战天面前。
無良閨秀,田園神醫 浮綠迢迢
全能與生命裝甲
一只通体漆黑,两只眼睛泛着稍有刺眼的青光,体型是普通幽冥狼的好几倍,体型也极为健硕。
超級家庭教師 東門吹牛
见此,战天脸色变得铁青,极为阴沉,咬着牙说道:幽冥狼王。
显然,战天先前并没有感受到这只幽冥狼王的存在,这只幽冥狼王的出现,让战天要面对的局面,变得极为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有陨落的风险。
幽冥狼王,仰天长啸-嗷
随即,便向着战天冲了过来。战天提起战棍,也是迎了上去。
大明血裔
战天的战棍与幽冥狼王的利爪一碰,战棍上竟是火花四溢,战天顿时觉得一股力量压在了自己身上,难以招架。
咚的一声,战天的身影飞了出去。战天强忍着,身上的疼痛感,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幽冥狼王,心中暗道:差距太大了,我要是修为可以高一点,幽冥狼王可是二阶凶兽,以人类的境界来划分便是结丹期的武者,也就是说战天与幽冥狼王差了整整一个大段。
白虎弑天
战天提起手中的战棍,如同一只弑天白虎向着幽冥狼王,冲了过去。
嘣,又是一声巨响。
战天的身影在此倒飞了出去。战天缓缓的站起身来,将嘴角的血擦去。
再一次向着幽冥狼王冲了上去。
至強重生
然而修为差距太大,战天的身影一次次的倒飞出去,又一次次的冲了上去。
幽冥狼王似乎也有意如此羞辱战天,并没有使杀招。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和战天对轰着。
就这样不知道打了多久。
幽冥狼王都变得有些虚弱,显然是一次次对轰下来,对它也产生了影响。
咚。
战天的身影再一次倒飞了出去。不过此刻,战天的脸上却浮现了一丝兴奋之色,暗声说道:终于要突破筑基期高阶了。
忽然,一到白光照在战天身上,真气疯狂的涌进战天的体内,战天的身上的伤势,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渐渐的一切变回了平静。
此刻的战天,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随即,忽然将脸色一沉,提起手中的战棍,指向眼前幽冥狼王,带着一丝疯狂之色的说道:畜生,被你打了那么久,你也该消耗的差不多了吧,现在我突破了,你就等着死吧。
说着,战天便提起战棍,瞬间就到了幽冥狼王眼前。
護短寶寶:腹黑相公純萌妻
青龙闪
战棍如同神龙摆尾一般,横着咂向幽冥狼王的身体,嗖的一声,只见将幽冥狼王瞬间就砸飞了出去。
幽冥狼王的身体在地上足足拖出了百米远,才停了下来。这一条路上出现了一条数百米远的深坑。
前妻,許你一世寵 納蘭海映
嗷,嗷,幽冥狼王痛苦的在坑中悲啸着,渐渐的声音没了,幽冥狼王从坑中走了出来。
惡人法則 筆價
此刻的幽冥狼王耷拉着一条腿,显然是刚才那一击将一条前腿打断了。然而让人觉得胆寒的事,幽冥狼王似乎因为刚才那一击变得暴怒,眼中的青光四溢,不过明显的多出了几分血色,极为恐怖。
嗷呜-
一声狼啸,幽冥狼王尽是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战天面前,战天的瞳孔瞬间放大,之间幽冥狼王一双利爪抓向战天的胸膛。
呲,战天的胸膛出现了三道极为显眼的伤口,献血直接向外喷了出来。
战天顺势倒在了身后得大地上,可是幽冥狼王似乎并不准备罢休,极速的冲到战天身前,低头看着眼前的鲜血淋漓的战天,伸出长长的舌头,一滴口水滴在了战天的脸上。
战天此刻,第一次真正的感觉到死亡气息的威胁。战天想反抗,可是胸前的伤口太重,使他无法提起一丝力气。战天心中暗道: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
就在这时幽冥狼王,向着四周的幽冥狼群唤了两声,将目光盯在雨沫身上,随即幽冥狼群纷纷朝着雨沫哪里奔去。
眼前的一幕自然是被,战天一一收入眼帘。
雨沫,雨沫,战天拼命地叫喊着,他现在很后悔,自己的自以为是却是害了雨沫的生命。
看着幽冥狼群,离雨沫越来越紧,战天的双眼逐渐浮现出暗黑之色,像是没了意识一般,幽冥狼王看见身下的战天,让它觉得恐怖至极,转头就想跑,可是还没等幽冥狼王转过身,战天一只手抓在了幽冥狼王的头颅,硬生生的将幽冥狼王的头颅捏碎,随即竟是一口咬向幽冥狼王的脖子,张嘴畅饮着幽冥狼王的血液。
看见如此恐怖的战天,幽冥狼群早已颤颤巍巍站在原地发抖着。随后便向着四处逃散。
战天此时双眼呈现暗红色,头仰着天,双手张开,嘴角上扬,一副不羁之色,肆意狂妄的大笑着。
血腥洗礼-血屠
嘣,四周所有的幽冥狼全部身体炸裂,五一幸免。
火影之暗戰 春天的落葉
此时,万林兽山得山顶早已被血液洗红了地面,此时的战天浑身血色,闻着四周散发的献血,极为兴奋。
天外飛仙
战天现在哪里还有人蓄无害的少年的样子,反正像是一个血腥恐怖的魔鬼。
然而此刻,在万林兽山得深处,悦竹忽然停下脚步,向着身后看去,嘴巴默念道:战儿竟然破开了道胎的封印,应该遇到了危险,可是雨沫怎么没捏碎符咒呢,算了,无论是什么危险,解开道胎封印的战儿现在都很危险,必须要尽快找到他们。
随即,悦竹向前一跃向着万林兽山的山顶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