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9nuk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魃道 愛下-第二十四章:陰曹拿人看書-8s5a7

魃道
小說推薦魃道
天元门护山大阵的消失,自然也被一直守在山门前的申不驯注意到了,看着门户大开的天元门,申不驯心中疑云重重,喃喃自语道:“怎么搞的,让他进去找个冥种,怎么把护山大阵都弄没了……而且……守门弟子呢?”
重生之頭上有根草 不會下棋
这么说着,申不驯忍不住便鬼鬼祟祟的潜进了天元门,为了保险起见,申不驯手掐妙诀,周身光华闪过,出现了一件银白斗篷,斗篷将申不驯全身上下包裹起来,接着便消失无踪了,彻底隐去了身形。
平日里有护山大阵,即便申不驯用申族秘法寻找机会潜入天天元门,但化形斗篷还是时不时就被护山大阵感知出来,然后就会被诸多天元门守门弟子追杀,可是今日失去了护山大阵,申不驯借助化形斗篷,简直就是来去自如。
而且让申不驯感到意外的是,整个天元门空荡荡的,往日里弟子众多,但是现在却空空如也,运气好了还能远远看到几个严阵以待的守门弟子。
“奇怪……人都哪里去了,秦潼干了什么啊……”申不驯喃喃自语着,思忖了片刻,没有像往日一样去寻找冥种,而是往天元门更深处走去,那里是自己一直未曾涉足的地方。
因为在平日护山大阵的影响下,还不等自己太过深入,就会被护山大阵感知出来。
在秦北大漠的时候,申不驯曾经听过自己爷爷提起天元门的护山大阵,与其他大多门派简单的护山大阵不同,天元门的护山大阵并不是一味的阻挡外人接近,而是一种类似于间隔性循环感知状态,每隔数息,护山大阵便会快速将整个天元门感知一次。
那感知力非常强大,什么化形秘法啊,隐身秘法啊之类的,都会在护山大阵的感知力冲击下显露原形,然后就会被诸多守门弟子围困,自己第一次就险些被围困。
而这个护山大阵的源头,据说就是在天元门主殿地下数百米深处,是古华皇朝为了感谢天元门在对抗异神付出巨大代价,而赐予天元门先古时期的神物。
言归正传,趁着失去了护山大阵的空档,申不驯深入天元门内部,遇到的天元门弟子也逐渐多了起来,但是大多都是外门弟子,修为普遍不高,借助化形斗篷,倒是没人发现申不驯你这个不速之客。
这些弟子一个个神色匆匆,向大门跑去,看样子是在护山大阵失去作用的时候,以人力守卫山门,避免某些山精鬼怪入内,毕竟天元门常年来护佑一方,斩杀山精鬼怪无数,难免会有些对天元门恨之入骨的漏网之鱼。
“这下可不得了了,门中跑来一个魃,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
“我都有些后悔来这里修行了,当个普通人,最起码不用提心吊胆的,这要是打起来,我们就是头一批死的。”
“闭嘴!让师父听到了,非打死你。”
这些弟子小声议论着,纷纷跑远了。
就站在他们前方不足十米远的申不驯闻言愕然:“魃?什么意思?难不成天元门还抓到了魃这种传说中的生物?那不是早都灭绝了么……”看着那些弟子时不时的张望向天元门深处的断崖,申不驯的好奇心不由更盛一分。
超級靈藥師系統 天秀弟子
掌心盛開的月亮
顿时连主殿也没心思去了,直奔后方断崖而去,他倒要看看,传说中的魃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传说中那般,青面獠牙,目若血渊,体比磐石。
在前去断崖的途中,申不驯却意外发现了另两个不速之客,那是两个青年,皆是白衣白冠,一个腰缠铁索,一个背负后悬铁钩,脸色阴晦,周身气息冰凉无比,一看便知不是活物。
不过那些天元门弟子却仿佛看不到那两人,也不知那两人用了什么秘法。
“还真有仇家找上门了,呵呵。”申不驯有些幸灾乐祸,天元门历来斩杀山精鬼怪无数,天知道这两个和天元门有什么仇怨。
似乎感觉到有人发现了自己,那两个青年齐刷刷扭头看来,这一看不要紧,吓了申不驯一跳,只见那两人额前各有一个指洞大小的血窟窿,延伸出血色咒印,从眉心到唇部,好似鲜血留下形成的一般,眼眸皆是惨白一片,其目光瘆人,不带丝毫的感情,似乎要将申不驯灵魂碾碎。
紅線俠侶
申不驯在瞬间感觉身体如坠冰窟,没有迟疑,立刻手掐妙诀,体内真元躁动流转,方才破了那种来自灵魂的冰冷禁锢。
看了看四下无人,申不驯连忙开口道:“喂!你们和天元门的恩怨与我无关,我只是路过啊!”
那两个青年相视一眼,不再理会申不驯,再次看向断崖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申不驯也连忙离开,向断崖处走去,不过越走便越感觉到不对劲,突然间他停下脚步,脑海中如遭雷击,他想起了那两人额前的血色咒印,之前在秦北大漠,他曾见到过一具尸体,额前也有相似的咒印。
后听爷爷说那是死人印,是阴曹巡查使在人间留的载体,每当有恶鬼逃回尘世,便会有阴曹巡查使借助载体来到尘世,缉拿恶鬼。
想到这里申不驯不由感觉到头皮麻烦,连忙扭头看去,但是那两个青年已经消失无踪了。
在申不驯发现这两个阴曹巡查使的同时,断崖处的楚非凡也心生感应般的看向主殿所在处,想了一会儿便悄悄离开了。
秦潼这时还在研究那个神秘老媪,不过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所以然,索性也不再理会,继续向那残破主殿走去。
在走到老媪身影所在的那片地方时,他还特意的来回绕了几圈,都没有发现丝毫的异常,于是便站在了老媪身影所在的地方,但是也一无所获。
此刻的秦潼已经来到了旧殿所在的大门前,大门已经歪斜,看样子随时会倒塌,大门身后便是旧殿所在的巨大广场,广场上还有一尊巨大青铜香炉,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
就在秦潼准备进入大门时,却蓦然感觉到背后似乎有人在看着自己,连忙转身,果不其然,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白衣白冠的青年,一个腰缠铁索,一个背悬双钩,额前各有一个血窟窿,延伸出血色咒印,直达唇部,如同鬼画符,煞是恐怖。
秦潼愣了愣,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两步,不同于那老媪,换个位置,还是能看到这两个青年。
在秦潼连换了好几个位置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失声叫道:“你们是真的!”
那两个青年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潼,一双煞白眸子古井无波,宛若在看一个神经病。
“秦潼,生于新历17228年,卒于新历17241年,时年十岁,于新历17241年逃离黄泉,同年,阴庭黄泉下达追捕令,命巡查使骷寂,亡生将其缉拿回黄泉。”腰缠铁索的青年开口说着,其声音如同鬼音飘渺,回荡四方,有一种让人窒息的绝望感。
接着背悬双钩的青年上前道:“吾乃阴曹巡查使骷寂,秦潼,随我们回黄泉吧。”
看着骷寂向自己走来,秦潼还有些懵,连忙伸手道:“停!停停停,什么玩意?你们干啥的?巡查使?絮絮叨叨扯了一堆,就是想绑小爷我回黄泉?”
“闲话休说,随我们走吧。”骷寂没有废话,快步而来。
看着咄咄逼人的骷寂,秦潼连退数步,道:“别急别急,你先停下来,这么着急做什么?当初小爷我想进鬼门关,那个看门的非说我什么头七未过,不能进鬼门关,让我在黄泉路游荡七天,正好黄泉下暴雨,小爷我又没有伞,现在小爷我不想死了,你们又非让我死,干嘛?看小爷我好欺负?”
骷寂并不答话,在秦潼说话间已经走上前来,背后两把夺命勾悬浮而来,便要锁住秦潼琵琶骨。
秦潼是谁?完全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敢和天元门掌门对着来,怎么会怕这两个阴曹巡查使。
看着骷寂上前,二话不说直接天崩招呼,只见秦潼一个弓步突然欺身上前,天崩拳意无双,带着一股山呼海啸之音正中骷寂胸膛。
一旁的亡生只看到秦潼突然冲向骷寂,紧接着劲芒突闪,继而骷寂的身影便化为一道流光直接被打飞出去,速度之快几乎在虚空拖出一道残影。
歪寵
“轰!”
巨响轰鸣,骷寂撞翻了残垣废墟众多,被彻底掩埋,地面都被其拖出一道沟壑,青石外翻,可见秦潼这一拳之威。
亡生惨白的眸子看到这里,不由泛起一丝亮光,不由说道:“短短数月,搏杀之术竟如此恐怖,不过你敢袭击阴曹巡查使,犯了大忌,必将被打入大铁围山,永世受冥火之炙烤,不得翻身!”
秦潼斜瞥亡生一眼,道:“那小爷先送你去大铁围山探探路!”话音刚落,再次一个箭步疾冲,天崩已经凝结完成。
亡生冷哼一声,单手一挥,其铁索“哗啦”一声,如同灵蛇般直击秦潼面门。
秦潼毫不畏惧,依仗其身为魃的强大体魄,硬撼铁索,其区区十岁,但爆发的强大戾气和战意,却让亡生不由逐渐重视。
随着鸣金声起,铁索宛若长棍般与秦潼的天崩硬撼,铁索如泰山般巍峨不动,强大的冲击力却将秦潼震飞出去,虽然秦潼身为古魃,实力比起常人已经是天壤之别,但是秦潼有些不会挑对手,从江雪皓开始,秦潼挑的对手一个比一个恐怖。
秦帝安,楚非凡,乃至现在的两个阴曹巡查使,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这随便挑出一个,都不是秦潼所能对抗的。
在秦潼落地堪堪稳住身形之际,骷寂也从一堆废墟中走出,其变形的身体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碰撞声,很快便恢复了正常,不过其腹部却被秦潼方才的一记天崩轰穿,前后透亮,但是没有血流出,隐隐可见其中的坏死的内脏。
秦潼甩着被震得发麻得右手,喃喃自语道:“还真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