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ioh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金浪銀海 涼澱菠蘿-第二十六章 歲月無情分享-kgoo4

金浪銀海
小說推薦金浪銀海
且说那金色巨龙被段国荣所杀后便化为满地的金银珠宝,待金银散尽,众人便发现其中竟赫然挺立着一块冰晶玉石,而被封在那冰石之内的则正是沈雨与段灵母女二人。
校草別和我扛上 靈水兒
此时只见段国荣抄起银矛大力朝那冰石刺去,只听“咔嚓”一声,那冰石表面便现出数道裂痕,随后那一整块冰石便碎成无数细小的冰晶散落在地。段国荣丢开银矛走上前去,只见沈雨缓缓睁开双眼望着他,二人四目相对恍如隔世,沈雨看到段国荣已从当年英姿挺拔的翩翩少年变成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心内感慨万千,而段国荣看到沈雨依旧如当年一般风姿绰约则更是老泪纵横。前尘往事历历在目,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凝视着对方,无需只言片语却已道尽沧海桑田。
此时只见段清走到段国荣身旁问道:“爹,这是……?”未等段国荣答话,只听沈雨说道:“你是清儿?”说罢便一把将段清揽入怀中哭道:“我的好女儿,娘让你受苦了。”段清一脸茫然的看着段国荣,段国荣见状便说道:“她便是你那素未谋面的母亲,而这婴孩就是你的孪生妹妹叫做段灵。”随后便又将当年种种恩怨纠葛粗略的说给段清听,而沈雨则只是在一旁抱着自己两个女儿泣不成声。段清听段国荣讲完后便不禁热泪盈眶,哽咽着说道:“皇天不负苦心人,我们终于能一家团聚了。”说罢便从母亲手中接过段灵抱在怀里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细细的打量她,而沈雨则来到段国荣身前伸手去抚摸他那已是饱经风霜沾满了岁月的面颊。老栓等人均被眼前这一幕深深打动,便都站在一旁眉头深锁沉默不语,而阿贝则女儿心软,早已是梨花带雨落粉腮。
透視兵王在都市
然而就在沈雨指尖触到段国荣面庞的一瞬间,只见这茫茫冰川之上忽然爆起一道长满了冰刺的高台,而在那高台之上则飘着一名样貌与沈雨一模一样若隐若现的蓝衣女子,正是沈冰。只见她如同一幅湛蓝色的幽灵画卷一般忽暗忽明,而在她左胸前能清晰的看到那颗冰雕心脏在一顿一顿的缓缓跳动。
此时只听从冰川四面八方均传来沈冰的声音说道:“姐姐,你终于还是输给我了。”话刚落音只见从段国荣四周突然涌出一片冰晶将他裹在当中封成了一座冰像,而那冰像随即缓缓升起半空直落在了那冰台之上。
待那冰像落定,只见沈冰的灵身忽然发出万丈蓝光直耀的众人睁不开眼。待光芒散尽,只见段国荣竟已恢复成他年轻时候模样并全身冒出阵阵蓝气宛如一尊冰神一般屹立于那高台之上,而在他胸前则凝结着一颗被那晶莹冰霜所覆盖的心。与此同时,这万里银海也骤然降温化为一片寒天冻地。
此时只听段国荣竟开口发出沈冰的声音说道:“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得死。”说罢便猛然起身跃下高台直冲至沈雨身前挥起手掌化为一道冰刃便朝她劈来,沈雨赶忙摊开双掌置于身前形成一道水盾将这冰刃挡下,段国荣随即顺手捡起那把丢在一旁的银矛翻身便向一旁正抱着婴儿的段清杀去。沈雨见状于是伸出两指祭出一道水流化为一把水剑持在手中飞身上前将那刺来的银矛挡下。段清便赶忙躲开一旁对老栓等人叫到:“还愣着干什么,帮忙阿!”话刚落音只见狮子已是从腰间抽出那双截铁棍大步上前朝着那冰化的段国荣打去,基哥与王忠也一人持刀一人持剑紧随其后前去助沈雨一臂之力,而老栓则留在原地保护段清姐妹以及阿贝的安全。
只见沈雨与王忠、基哥三人两把长剑一柄金刀舞的眼花缭乱直将段国荣逼的连连后退,狮子也同时旋动那双截铁棍一个侧扑便朝段国荣后背打来。段国荣见四面退路均被封住便猛然倒抓银矛一把将那矛尖插进地面,随即只见从段国荣周身的冰面上穿出数根冰柱戳向众人。大伙见状赶忙纷纷闪身躲避,此时只见段国荣飞身飘于半空之中将那银矛高高举起大力掷向地面。而正当那银矛飞于半空中时,只见在矛身周围又凭空幻化出无数冰箭随着那银矛一同从天而降扎向众人。
沈雨见势不妙便赶忙起身挡在众人身前张开双臂大力拍向冰面,而沈雨掌力所至之处的冰面上随即劈开一道裂缝,并从缝里喷出一道冲天海浪形成一道水墙将那冰箭纷纷挡住。然而这水墙虽挡得住无数尖冰利刺却挡不住那一根锋利无比劈金断玉的银矛,只见那根银矛冲破水墙正穿过沈雨胸膛将她死死钉在了冰面上。那冰化的段国荣见钉住沈雨便随即从口内发出沈冰的声音笑道:“他费劲心机将你救出,你却还是得死在我的手上。”说罢便俯身下冲化为无数冰针刺向沈雨。
危急关头,只见王忠从怀内掏出一颗巴辣大力朝空中抛去正炸在那无数冰针之间将段国荣冰身轰出原形,狮子见状便也赶忙飞身上前用那双截铁狠狠棍勒住段国荣脖颈,基哥与王忠二人随即也挥起刀剑直朝段国荣双臂劈去。就在二人刀剑刚触碰段国荣臂膀之时,只见段国荣胸前那颗冰心忽然剧烈跳动并从中释出一阵蓝光形成数道寒气将基哥、王忠以及狮子三人连同他们手中的兵刃一起冻结,而段国荣也被那凝结成冰的刀剑棍棒卡在原地动弹不得。
此时只见段清将怀内婴儿丢给阿贝并一把夺过老栓手中那把乌黑匕首冲上前去便要一刀刺破那冰雕心脏,然而就在段清抬手之际只见沈雨从掌心释出一条水鞭一把将那匕首夺过并挣扎着说道:“清儿,不能杀他,若是这冰心一破,你父亲也同样会神形俱灭。”话刚落音只见段国荣怒目圆睁并张开冰**出三根冰针直扎向沈雨,沈雨由于被银矛钉住无法躲避便只能任由其中两根冰针将她双眼刺瞎,而另一根针则正扎向她脖颈处将她咽喉刺穿,沈雨遭此一劫便已是再无回天之力,只见从她眼眶内流出两道血泪,随即便再无声息就此香消玉殒了。
段清眼见母亲几经波折才得以重返人间没想到却落得如此下场,于是怒火中烧当即高举那乌黑匕首大喝一声:“我要你的命!”说罢便挥动匕首朝着那冰心猛力连刺数刀直将那冰心刺的千疮百孔散落在地化为一滩冰水。
在那冰心碎裂后段国荣身上的冰霜随即渐渐褪去,而与他冻在一起的基哥等人也一并化开。虽说段国荣此刻已是神形涣散然而意识却依然清晰,段国荣抬眼看到妻子竟死的如此凄惨于是便用尽最后一口真气将她揽入怀内并将那银矛抽出丢开一旁轻抚着她的脸说道:“沈雨,我们终于能在一起了。”话刚落音只见四周忽然天崩地裂冰碎雪融,这一望无际的白雪冰川眨眼间便又化成了那一片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
嫡女當嫁:一等世子妃
只见段国荣强忍伤痛对段清说道:“好好照顾灵儿。”随后便紧紧抱住沈雨化为一块灵石往大海深处沉去,而那根银矛连同那金龙化成的无数金银珠宝则也都随着二人一起葬进了这茫茫大海之中。
此时只见海面上已是狂风四起波涛汹涌,一阵阵巨浪夹杂着大块冰晶不断来回冲刷直将那木船也拍成几截沉入海中,而众人幸得有那水具护身这才勉强撑住没有被那木船所沉时造成的漩涡卷进深海。然而由于风浪实在太大再加上海面上四处飘满了尖利的碎冰,老栓在挣扎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被一块坚冰击中头部就此昏迷过去。
老栓从昏迷中醒来只见自己正躺在那花岛岸边的沙滩上,而基哥正将段灵抱在怀内与王忠以及狮子三人一脸关切的看着他。老栓起身环顾四周并不见阿贝以及段清踪影便向基哥询问二人的去向。只听基哥缓缓说道:“当时我看到你被坚冰击中昏迷后便赶忙与狮子一起游上前去将你托住,然而阿贝她由于抱着这孩子无法抵挡那惊涛骇浪便被水流往下吸去,段清那丫头见了便奋不顾身往海底游去意图搭救阿贝,忠哥他见势不妙便也赶忙随段清一起游往深水处救人,然而由于那水流实在太急再加上有那些碎冰阻挡,所以最后就只救回这孩子一人,段清与阿贝则坠入深海再不见踪影,我们三个拼死挣扎才终于将你与这孩子救回岸上,你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人各有命生死在天,你可千万要想开些。”老栓在听基哥说完这些后也并未答话,便只是愣愣的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老栓就这样呆呆的坐着,一边眺望着那如梦如幻的海景一边听着那厚重的浪潮声,老栓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才发现段清送给自己的那串手链也在不经意间已经被浪花卷走坠入深海消失不见了。
老栓与王忠、基哥以及狮子四人在这花岛之上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建造出了一条坚实的木船。起航这天,基哥向老栓问道:“我们要先去冰窑港内找孙法然后随他一起去找他那头宝驴,你可要随我们一同前往?”老栓本打算此事完结之后要随大伙一起去找韩贞为夏宁报仇,然而此时的老栓却早已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心中所想的便只是好好将段灵这孩子带大将她抚养成人。
只见老栓沉思片刻随即张口缓缓说道:“你们就顺道送我回加墨岛吧。”基哥听后也不再多说便只是从怀内掏出那盏金光闪闪的沙漏把玩了一阵,随即对站在一旁对狮子说道:“那么多的宝贝就这么沉了,真是让我心疼阿!”此时只听王忠说道:“好歹还有这么个安慰奖,你就知足吧。”基哥听了只是苦笑一声并将沙漏收起,随即便与众人一同扬帆起航往加墨岛方向驶去。
光阴荏苒,转眼已是十年过去。
这一天,陆番镇上来了一位新任镇长,镇上的居民对这位新镇长并没有太多了解,只知道他姓莫,并有传言说他早年间曾是个渔夫。莫镇长膝下育有一女,此女天资聪颖相貌俊秀,是莫镇长的掌上明珠。莫镇长自上任后不仅加强陆番镇内建设,更是大力帮助周边海域的村落共同发展。由于莫镇长为人善良正直办事又颇为公道,所以自然是受到百姓拥戴广受好评。而陆番镇附近一座叫做加墨岛的岛屿在经过莫镇长一番建设后也已是变成了一处设施齐全服务周到的中转站,专供一些跑长途的船只临休整备之用。
这天中午,莫镇长在加墨岛上将公事处理完后看天色还早,于是便独自一人沿着岛屿周边散步。到了傍晚时分莫镇长来到港口准备起航回陆番镇时忽觉腹中甚是饥饿,于是便叫船夫稍等,自己则就近找了一家叫做“拴客来”的小餐馆叫了碗蛋浇面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科學捅炸異世界 不保存
正当莫镇长酒足饭饱正要离去之时,忽见在离他身前不远处有一名女子正在与那桌上的客人争吵,只听那客人叫到:“你这老板娘也未免太过黑心,明明分量不够,却还想收高价钱?”那女子听后便高声嚷道:“我这鱼这么大条会没有一百斤?你自己把它端出去称称,若是缺一两我赔你一筐!”莫镇长听了便起身上前仔细望去,只见那女子面容清秀,一头散乱的黑发很随意的扎着,一弯倩眉之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正狠狠盯着那桌上的客人,在她的左臂上戴着一串精雕细琢模样秀气的手链,而镶在那手链上的红黄蓝三颗亮晶晶的石块则在这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正发出耀眼的光芒。(全书完)
巨浪,卷起千堆雪,日夕问世间可有情永在,冷暖岁月里几串旧爱未忘,谁会令旧梦重现故人复在。
巨浪,翻起多少爱,段段乐与哀总叫人意外,哪个错或对天也未会仲裁,才发现命运原是没法躲开。
爱几深,怨几深,韶华去了未再来,哭千声哭不回现在。
揀寶
爱几多,怨几多,柔情壮志逝去时,滔滔的感触去又来。
出自《大时代----岁月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