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aye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ptt-117.老爺子早好了看書-bqf7s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许林跟许保民路上快,回来的也快。
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位男医生,大约四十多岁,身材矮小。
一路上,医生被他们父子俩拉着跑,到许家时候,也累出了一身的汗。
他本来还有点不情愿。
哪有人请医生这么急的?
都不让人休息,尽跑了。
但医生认识许林跟许保民,他们是卫生站的常客了,一听他们说许老爷子这次直接被气晕了过去,还耽搁了好几个小时,医生就是再有气,也被吓没了。
反而很生气。
许老爷子的身体,他知道啊!
都晕过去好几个小时了,这时候才来请医生,这不是拿人命闹着玩吗?
越想,医生越气,便赶路,边训许保民父子。
许保民跟许林心里愧疚担心,不敢说话,只连声应着。
到了许家,还没进门,许保民就喊道:“玉兰!玉兰!”
他们推门进去,杨玉兰正从堂屋出来。
網遊之橫行天下 三萬青絲
许保民跟许林都很急,包括那医生,生怕老爷子出了事。
他们也就没注意到,杨玉兰不光是从老爷子的堂屋出来的,而且面色有点古怪。
声音也微妙:“回来了。”
许保民嗯了声,转而对医生道:“我爹就在里面,麻烦您赶快进去看看。”
医生没好气的道:“知道了。就你们这个速度,只怕你们是嫌老爷子过去的不够快,才拖到现在了吧?!”
许保民跟许林面面相觑,有苦说不出。
其实许保民心里也怕得很。
这次,但凡老爷子真以为宁清凤给气出个好歹,无力回天,不光他姐许玉珠过不去这个坎,连他也过不去。
他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跟许玉珠和解。
这时候再因为许玉珠的闺女出事,许保民都怕自己到时候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愤怒之下对许玉珠一家做出点什么。
要知道,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许保民已经很能接受姐姐姐夫一家,以及宁然那个懂事的孩子。
若是再闹的难看,那必是一家很难受的事情。
杨玉兰看着他们,欲言又止。
医生言尽于此,背着包就进了堂屋。
杨玉兰看看堂屋,再瞅了眼许保民跟许林父子,想说点什么。
许林这时候想起来宁然了,有点忐忑。
“爹,你说,咱们擅自把医生找来,然然会生气吗?”
提到这个,许保民就挺头疼的。
但事关许老爷子,许保民顾不上那么多。
喏喏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最紧要的是你爷爷。”
许林迟疑道:“嗯……我们也不是不信然然……”
杨玉兰看着他们,叹了口气。
许林注意到,就看向杨玉兰,“娘,你怎么了?”
杨玉兰有点为难。
许保民也注意到了,疑惑道:“怎么了你这是?”
網遊之與光同塵
杨玉兰张了张嘴,“你们回来前,我已经煮好米粥,给然然……”
她话没说完,堂屋里,那医生突然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简陋的听诊器。
许保民跟许林顿时就愣住。
许保民急切的上前,“王大哥,我爹他怎么样啊?”
沈宅舊事
幻想的美漫
“是啊,王叔,您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许林跟着问。
医生气冲冲的看着他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你们父子俩别是故意消遣我的吧?!”
许保民跟许林都被问的一头雾水。
“王大哥,这话怎么讲?”
医生怨念的瞪了他们一眼,“老爷子有个屁的事啊?不就是睡着了!”
“啊?”
许保民和许林听见这话,一时间目瞪口呆。
许林手足无措的比划,“可之前,我爷爷确实是被人给气晕了,还摔了一跤,不可能没事啊!”
“扯呢?”
医生看他跟看傻子似的,“你们是看不起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医生,故意骗我是不是?老爷子那明明没事,好的很,就是睡着,睡醒了要是身体没有不适,就没问题!”
说到这儿,医生拉着脸,“还拉着我跑了那么长的路,累的我差点虚脱。不是我说,咱都认识这么多年了,至于这么消遣我吗?!”
说完,医生冷哼一声,转头就气冲冲的出了许家门。
许保民跟许林茫然的看着对方。
“这……”
杨玉兰欲言又止,“其实,在你们走了没多久,爹突然醒了一次,然然叫我把煮好的米粥给爹喂下去,爹吐了淤血,就好好睡过去了。”
说到这个,杨玉兰自己也觉不可思议。
她熬好米粥进去时,老爷子还是昏着的,但脸色已经好了不少。
宁然神色淡淡的,看见她也没说话,手里拿着跟贼长的银针,不知扎了老爷子哪儿,老爷子就突然醒了过来。
当时,杨玉兰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宁然也没说什么,和她喂了老爷子,就突然拔了几根银针,老爷子顿时就吐了一口血。
杨玉兰猝不及防看见,人差点吓得没了魂。
好在之后,老爷子很安生的睡过去,杨玉兰也凑近看了,再三确定老爷子真的只是睡过去,也是真的没事,才终于放下心。
那一刻,杨玉兰觉得宁然真是神了。
许保民和许林面面相觑。
两个人连忙冲进屋里。
许老爷子果然就在炕上好好的躺着,胸口微微起伏,呼吸平缓,确实是睡过去了。
但是……宁然不在。
许林刷的一下回过头去,“娘,然然呢?”
杨玉兰脸色有些为难。
想了想,她委婉道:“爹醒了后,看见了然然,知道她是谁后,就……”
杨玉兰顿了下,“爹不是很喜欢然然,态度有点过激。然然见爹没事了,收好东西,就……就自己走了。”
她这说的好听点。
事实上,老爷子醒后,看见了宁然,顿时就认出来了宁然是谁。
无他,只因宁然那张脸,长得实在太像宁清云,也很像许玉珠。
知止 問素
地先生 苗棋渺丶
当然,老爷子被气的眼睛都红了,差点挣扎起来要拿拐杖打宁然。
要不是宁然躲得快,杨玉兰又及时把老爷子按住,只怕宁然身上是真得挨几棍。
这令杨玉兰脸上烧得慌。
宁然费尽心思救了老爷子,老爷子却对宁然一个好脸色都没有。
事后,宁然收拾好东西,果断就走了。
许保民父子没回来,许老爷子离不开人,杨玉兰得在许家照顾着,就没法送宁然。
而且,杨玉兰也不好意思留宁然。
虽然杨玉兰没怎么说,但许保民和许林那么了解老爷子,怎么可能猜不出来?
许保民深深的叹口气,“委屈然然了。”
许林闷不做声。
他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就走,“爹,我去找然然,送她回去,她一个人不安全 ”
许保民连忙道:“应该的,应该的,然然应该没走多远,你脚程快点,早点追上然然,跟然然说句对不起。”
许林点点头,往外面走去。
许保民和杨玉兰看着对方,齐齐叹了口气。
杨玉兰心绪微转,突然很感慨的说道:“保民,我好像有点理解,小姑子跟姑爷当初为什么要拼命保住清云跟宁然这个孩子了。”
“然然确实……很好。”
许保民心情有点沉重。
“没事,然然确实不错。”
他又有些不能理解,“同样都是一个娘生的,清云跟然然都挺好,怎么宁清凤就……”
许保民声音戛然而止,一言难尽的叹了声。
杨玉兰也满脸的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