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0by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白蛇笔趣-第七章鑒賞-49ikf

白蛇
小說推薦白蛇
云淡风清,江南风物依旧如此迷人,青山绿水掩映,竹篱茅舍斜逸,好一幅闲适的风物图。这是一个清明的世界,如有谁在这时不经意的仰首,便会发现,渺渺云间,正有一青一白两条身影如流星般划过天幕,那正是我与小青
景致虽美,我却无心眷恋。红尘虽苦,我依然放不下,牵挂的是我深爱的郎君,心心念念的是那段永恒的情,为着他,即使拼掉我的性命。即使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我发誓,救不回许郎,这白云碧山,便是我埋骨之地
静寂山林,满是苍松翠柏,花木奇果。袅袅烟霞萦绕,阵阵异香扑鼻。竟俨如仙景一般。在翠草绯花间,悠然的露出一檐古朴的寺角,那砖红是的古寺肃穆的伫立着,香火缭绕着,好一座金山寺,好一个飘然如仙的所在
可惜这大好佛院,清清禅钟,如此一座雄浑古健的僧院,却正上演着逼人放弃一切,沦入僧释的剧目。呵!神明如是有知,也必然会为他弟子的所作所为而羞愧,必然会宁愿这世上所有的佛道禅宗从不曾存在过
许仙痴儿,至今尤自执迷不悟~!名利贵贱,爱恨缠绵不过是人间的幻象,不过是生而为人的诸般欲望,众生痴迷,是以沉沦苦海,而我佛慈悲,以渡众生为己任。今你妖孽缠身,欲海沉迷,尤自贪恋苦尘,却不肯惜夙世佛缘,大好根基以向我佛,罪过啊罪过
你这和尚!~好没道理。说什么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你开开你的佛眼,听听那民心。我南宋王室积弱,金人淫威虐我百姓,南方歌舞升平,北方却是年年战祸,民不聊生,那么多食不裹腹,衣不蔽体的民众在受着种种杀戮伤害,你不去救,你不去渡,偏要扯散人恩爱夫妻,幸福家庭,是何道理?
痴儿啊痴儿,爱欲贪嗔痴正是众生本性,正因为有此种种孽障
,人世间才会有那么多的战祸和杀戮。而我们释家所能做该做的正是广收门徒,弘扬佛法,以我佛之精义教化世人,泯灭欲念,最后众生平等,万世大同,而至于你所说的夫妻恩爱,家庭幸福,且不论白素贞是妖。人妖殊途,天道不容。纵然你们不过凡俗夫妻,所谓恩爱也不过弹指虚弥。数十载光阴本如白驹过隙。有什么是放不下的?阿弥陀佛,回头是岸。
呵,你这秃驴不过羡妒浮世。人夫妻恩爱,你独守禅房,人间种种道义,万般情结你却只道阿弥陀佛。既云:人妖殊途,你法海便是最悟不透禅理佛谛的。我佛面前,众生平等。众生指什么?众生上至妖仙,下及人类,甚而蝼蚁。既是平等自不分彼此,和尚何以重人而轻妖?人者为何?妖者为何?为人者,残酷暴虐,奸猾阴诈者如夏桀,商纣,周厉乃至历朝奸宦,他们带给世间的是什么,是苦难,是灾害,是杀戮,而妖者,纯善如我家娘子与小青者,悬壶济世,施药救人,虽不敢言泽被苍生,却也是功德无量。反观你和尚,碌碌无为,避世逃禅,却偏要以天下为己任的嘴脸出来用所谓降妖伏魔来满足自己的好大喜功。是非不分,善恶不辩。试问天理何在?妖类何辜?苍生又何辜?
妖就是妖!妲己之媚主祸国,众妖之涂炭生灵。乾坤朗朗,且容妖物伴侧?许翰文你执迷不悟,须得我当头棒喝,渡尔回头。
高居云端的我知道他立即便会使出佛门狮子吼乱许郎神志,强他受戒。我虽不明其中原因,但情况危急,我高呼着不要——迅猛的扑下
孽障,敢对本禅师无礼?
我一着地面,便矮身长跪,哀容恳求,法海禅师大慈大悲,求你放过我和我家相公,白素贞必挈同相公,小青永离杭州城,永避山中,只求大师网开一面。我在一边说,一边剧烈的磕头
法海姿容冷竣,不为所动:妖便是妖,我不收你降你,便已是网开一面。手下留情了,孽障还不知足?
我只是哀哀地求恕,不停的磕头,为了我深爱的许郎,为了我即将临世的孩儿,也为着为众生免除一场可能的灾祸
鲜血沁红了我的额,染却了我素白的绫衣,百千僧侣也不禁为之动容,惟有法海依旧傲然卓立,衣衫飘飞
只听他清朗的一声戒刀。一沙弥便即呈上戒刀,而他的手已然落在许郎的头上。我惊呼着不!~跪行上前拉住他宽大的僧袍。他大袖一拂,我便颓然跌倒,有泪如倾。
天空划过一道青色的闪电,那身影迅急地拉起我,那是小青
姐姐,求他做甚?我已联络众水族,且看我姐妹抢回官人
罢!罢!罢!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如此了,我深信以我们的功力不至伤及无辜,我白绫一举,银牙碎咬,那滚滚的浪潮便涨到了我的膝前,今日誓与法海决一死战了
白素贞,你敢!法海身上袈裟飞去,在声声佛号中,变成一堵无坚能摧的墙,任那水势再猛也难进半步
熟悉的感觉排山倒海的压来,我银牙再咬,与小青飞上那九重云霄,那滔天的巨浪随着我们挥舞的绫缎冉冉而起,而法海也纵入云端,紧念密咒,双方动起手来
一交手,我便知道他是谁了。呵~!好一个大慈大悲的高僧,好一个渡人弘法的释子。我,小青,许郎不过都是他盘中的棋子。一切事由,都是他一手导演。难怪他坚渡许仙!~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一切的一切不过出于他一己之私欲,欲吞夙世舍利。他便是那白衣的魔物,他便是我和小青到这凡尘俗世的动因
我怒意高涨,白绫狂舞,巨浪平空再起三尺。今日的白素贞已然不是昔日无助的银蛇!眼看那名唤法海的魔物就将抵挡不住,被怒浪吞兹时,天际传来清啸的鹤鸣
闪电般飞下的是南极座下的鹤童!呵,又一个欲报私仇的所谓仙家。我的怒意已然达到最高点,在我和小青的狂舞中,滔天的巨浪再无人能够掌控。决堤般的冲向法海与鹤童也冲向立着百千僧侣的金山寺。袈裟碎成万片,如红蝶般漂浮在浪潮中
高空再度传来断吼:不可!拂尘一卷,浪潮渐退。晨光中,立着须发如银的老翁,那是法力高深的南极
呵,你们这些所谓正道,所谓神仙一起上好了!我冷笑着,双眼闪动着肃杀之气,我已失去理智,濒临疯狂
清缓慈悲的声音忽传入耳中,竟令我平静不少。白娘子,你错了!本仙意在挽救无辜僧侣,无意与你为难。鹤儿,你同我退下
师傅,平素您不是教导我们锄恶扬善,降魔伏妖么?今日又怎地对这妖物心慈手软?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鹤儿你还不曾学会用本心去体会。他们的是非恩怨纠结早深,又岂是我等外人能管该管?
可那白娘子盗我仙草,就不是好人
且不说,那白娘子是否因痴缠情欲痴迷难舍。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驼,如无本师的默许,她岂能盗得仙草?鹤儿始终看不透得失二字
是,师傅
穿越農女 威震林海
鹤童已随南极退下,静立一边,情势立为改观
痴缠情欲?四字于我如当头棒喝,我细细的嚼嚼着南极的话。也许,我真的逾越了修行人的本分。得失二字,我又几时看得开过?真如放得下,便该丢下此间不管,缘也罢,孽也罢。那都是许仙个人的造化
正在我胡思乱想分身之际,法海已然欺身重击小青一掌。小青鲜血狂喷。青儿!~我凄厉地呼唤着,把一腔的仇恨,一腔的怒火倾向法海,排山倒海的怒焰让巨浪中的法海也已遍体鳞伤。胜利已然在望
忽然,一阵巨痛袭来,我再也控制不了水势,滔天的巨浪席卷了整个镇江,淹没了整个金山寺。南极已然挽救不及,仅救出许仙及同二三僧侣
霞光万道滚滚从天际涌入我的身体,南极惊呼:魁星降世!~呵,这小家伙偏在这紧要关头凑热闹
法海明白杀孽一起,他已再难入佛。他狂笑着:好一个大慈大悲的白娘子,你且听听那镇江城中的鬼哭狼嚎,看看这金山寺中的尸横遍野,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白素贞耽恋情欲,为了一己之私造成的,我法海今天要替天行道
莊主夫人6歲半
窒息的灼热从他掌中传来,我已无力抗拒。我微微的闭上眼,眼角不停的滚下泪珠,为着那涂炭的生灵,为着那遍野的尸体
轰天的巨响传来,我竟未感受到一丝的疼痛,不由奇怪的睁眼却看见小青如断线的纸鸢飞出。慌乱中,我把初生的麟儿丢向了南极,紧紧地抱住不治的小青
是她替我生受了那致命的一击,她在我怀中微微的笑着:姐姐,我爱你!便骤然离世,那朵微笑永久的凝结在她的唇边,如空谷幽兰,那么美那么美···
法海,不管怎样,我都要先了结你我之间的恩怨,我聚集了一生所有的功力与法海真正对上
昏天暗地,无光无日。一双人影在上空纠结,漫天的洪水已然退去。天地间只有厮杀的彼此
云叠霞嶂,白云苍山中走出的是我疲敝的身影,南极早已不在,天地间仅剩下许仙紧抱着初生的娇儿。我们的目光紧紧交织在一起,没有言语,仿佛时间也在那一刻停顿
终于,我如流星般向着杭州而去。
娘子,你去哪?身后是许仙殷殷的相唤
雷峰塔
为什么
发生了这么多事,涂炭了万千生灵,我实在没脸和你再在一起,但盼你好好抚养孩儿
女仆的美好時光
那娘子可会回来
除非西湖水干雷峰塔倒
气若游丝,心已枯木的我便这样百年千载的永镇于雷峰塔下,为自己一己之私犯下的滔天的罪恶而忏悔,永恒的忏悔
至于许仙,我知道他终于拾回了夙世的慧根,出家于杭州灵隐,法号慧能。呵!~多么可笑!牺牲了那么多性命依然走不出他宿命的结局
而我的孩儿,自然有他文星该走的路
天價剩女:挑戰魔性總裁 夕夢
王爺的混世下堂妃 落緋妖
而我终于等到了雷峰塔倒的日子,我自由了,自由的是我的身,而我的心却永恒的困顿在无穷无尽的悔恨中,在这苍山翠岭。我已然永远是没有感觉的行尸走肉,直至地老天荒····(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