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g14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無上劍尊 ptt-第八十章 光影,快劍熱推-k3bkb

無上劍尊
小說推薦無上劍尊
“荆师弟,真是好久不见啊。”陆仇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荆易,目光阴冷,他牙根暗咬,就是这个家伙,使得自己在内门之中完全丧失了面子。
轻轻甩动了手中长剑,陆仇脸上显现出一丝得意,想来刚刚就是他向荆易挥出的一剑。
荆易略微感受了一番他身上的气息,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原来这家伙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二重,怪不得敢这般嚣张。
“我道是谁,原来是陆师兄啊,果真是好久不见,有何见教啊。”收剑而立,荆易笑道。
“纯粹是想找师弟你切磋一番,上次在师弟手上吃了个暗亏,师兄这心里有些憋屈啊。”
陆仇眼光冰冷更甚,在他身后两人,也齐齐往前踏出一步,身上的气息毫不掩饰,先天三重!
站在陆尘左侧的一个女子缓步踏前而来,她狠狠瞪了陆仇一眼,似在怪他有些多嘴,然后这女子冲着荆易一拱手道:“荆师弟,我们汪师兄有件事想找师弟你谈一下,不知道可否劳烦师弟到别处一叙。”
原来是为了天不老而来,这汪麟也沉得住性子,过来这么久才找人来谈这件事,荆易心中冷笑,他看向众人轻道:“恐怕在下要让汪麟师兄失望了,天不老已经被我服用了,而且师弟我现在没空,更没什么兴趣去见他,麻烦你们回去转告汪师兄一声,让他不用在我身上费心思了。告辞。”
向着三人微微拱手,荆易转身就欲离去。
“小子,别不知好歹,若是得罪了汪师兄,只怕你日后没什么好果子吃。”
陆仇身后一个男子阴测测地说到,他的手已经握在了剑柄处,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样子。
“怎么,想打架?我可没那闲工夫陪你。”嗤笑一声,荆易顿时转头大步离去。
“站住!你这目中无人的小子!”陆**那男子几乎是同时动手,两人尽皆拔出长剑向着荆易掠来,身旁那女子想要出声阻拦,但是已经迟了。
感到身后一阵恶风袭来,荆易的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
“不自量力。”
黑色記憶 king曌
手中长剑带出一道青芒,状若流光,毫无声息的斩出。
浮光掠影!
剑光一闪而逝,那女子只觉得双目一刺,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我有手工系統
待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陆**那男子已经倒飞而回,身子在半空中便是一口鲜血呕出,这让她心中一惊,但随即便是一怒,她看向荆易,寒声道:“荆易,你可知道伤了汪师兄的人有什么后果么!”
荆易抱剑而立,神色傲然,不屑道:“若是汪麟师兄亲自来此,我可能还会给他一些面子,你们可是动手再先,倒怪罪于我来了,真是可笑之极。”
腹黑老公霸道寵
那女子怒急,秀指指着荆易,面色通红。
但她心中也明白,的确是自己等人咄咄逼人,出手在先,被荆易出手教训了一番,就算再苦也得往肚子里咽,否则这件事要是传开来,对汪麟师兄的声誉也不太好。
“荆师弟,真的不准备再谈一谈么?”那女子叹了一口气,望向荆易。
“没什么好说的,若是没有什么事了,那在下就告辞了。”
荆易微微拱手,面露一笑,长剑也收入到了储物袋中。
陆仇躺在地上,嘴角溢血,看向荆易的目光简直能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一般,他牙咬切齿,怒吼道:“荆易,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的,此仇不报,我陆仇誓不为人!”
摇了摇头,荆易心中实在想不明白,像陆仇这种人竟然也能修炼到先天境界,就这种心性,一看就是没有经过历练的弟子,若是离了宗门的庇佑,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路边的一具无名野尸罢了。
轻叹一声,荆易身形急转,剑步游离,瞬间来到陆仇身边,他握手成爪,直接掐住了陆仇的脖子,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
“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如果这里不是宗门之内,我想我手中剩下的只会是一具尸体。”
荆易的力气何其之大,掐着陆仇的脖子,使得陆仇顿时觉得呼吸一滞,说不出话来,他涨得满脸通红无比,感受着荆易犹如实质的冰冷目光,陆仇怕了,在那一瞬间,他心中顿时感到一阵真心悸,更是有一阵惨烈的杀机落在自己的身上,让陆仇心中相信,原来,荆易真的会杀了自己!
冷哼一声,荆易抓着陆仇脖子的手往前一送,顿时可见陆仇的整个身体再次飞出,狠狠砸在地面之上,面色痛苦异常。
盛寵,總裁的小情人 桔色舒香
不再看三人一眼,荆易脚踩剑步,快速离去。
直到荆易走远,陆仇才从地上爬起,心有余悸的长呼了两口气,但随即他面色又是一狞,心中默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另一处,雁荡峰上。
荆易自从回来之后,就潜心进入了修炼状态,不问世事。
塵緣遇了誰 萫二
十日后,荆易下山取剑,杨师傅果然将赤霄打造成了一柄中品武器,两人随即在天兵阁后院处聊了能有三个时辰,最后荆易神情凝重地将一卷羊皮纸放到了储物袋中,这才返回山门。
转眼离三宗会首的日子已经不足三天,荆易的修为也稳稳地在第二重境界又前进了一大步,接近二重巅峰境界,这也是多亏了那些得自许晋的灵石的帮忙,加之他前世的境界的还在,所以才使得修为的进步能有这么明显。
次元諸天壁
这日,落日西沉去,在雁荡峰一处悬崖之上,荆易整个人抱着一坛美酒坐在崖边,目光眺向那未知的远方,从他这个方向望去,只见山峦在渐起的薄雾中隐隐变得不可见起来,红霞满天,天地连成一线,衬出了夕阳的半截身子,天上有仙鹤齐舞,地下万物和鸣,远远望去,就像一副泼墨般的山水画。
赤霄剑插入悬崖间的巨石中,只露出了半截剑身,反射着夕阳红艳到极致的光芒,格外刺眼。
微风轻抚,荆易黑发披肩,直直地望着那夕阳,心中无念无想,静静地看着这不可多见的美丽。
举起酒坛,正欲一口酒饮下,但是荆易却生生停下了这个动作。
酒坛之中,水波荡漾,夕阳的身形好似也被装在了这小小的酒坛间,泛着涟漪。
“浮光……”
呆呆的看着酒坛中的酒水,荆易似乎心有所悟。
“光代表了天地间的速之极,万里之外的夕阳,散发出来的光,只是瞬间变能到达这天地各处,到了我的眼中,到了,这酒中。”
他眼中渐渐亮起了一丝光芒。
“剑法亦如是,速之极,就是快,若是能做到如这光芒一般,万里却也不过咫尺!”
荆易一跃而起,拔出了赤霄剑。
“浮光掠影,浮光掠影,剑法之意,就是要快若那流光闪电。”
“剑之意,就是快!”
“快到极致,便是光。”
长笑一声,荆易剑步一踏而出,手中赤霄更是化作一道血色长虹冲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一道道完美的弧线,到后来,剑身上的那丝血色似乎也慢慢消失不见,仿佛在荆易手中挥舞的,就是空气一般。
渐渐的,血色剑影又慢慢浮现而出,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几个呼吸之后,荆易每每挥出一剑,好似都过了很长时间一般。
到最后,荆易的身形更是停驻了下来,连手中的剑也未动弹分毫,但是在他周围,却好似有无数道身影出现又消失,让人感觉极为的不真实。
这时,长剑又动了,一剑轻飘飘慢悠悠落向一颗能有十人合抱的大树之上,但就在要接触到树干的时候,荆易手中的长剑却诡异地在树干另一边出现,而他整个人也慢慢收剑而立。
“这就是快剑。”
荆易的脸上闪现出一副惊喜的模样,他踏前三步,手中赤霄蓦然插在地面之上。
这听得铿锵一声,清风自来,吹拂而过,只见在那棵十人合抱的大树的树干之上,无数木屑随着轻风慢慢飘散,最后一阵轰隆声响起,巨树倒在地上。
更诡异的是,巨树整个树身只剩下了能有两丈高的树冠,而树冠往下,竟然全部消失不见,全都化作了漫天的木屑。
(家里出了点事,断更一个多星期了,抱歉什么的说出来也显得那么无力,本书暂时结束了,这段时间就当成是经历了一次新生吧,有缘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