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axi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霸主天下 M少-與七星衆見面的倒黴日子熱推-dstsj

霸主天下
小說推薦霸主天下
消失了三年的七星众在例会过后就与他会面了,而且还是那七个人主动找上门来的。
随风很清晰的记得,那天阳光普照,万里无云,鸟儿欢叫着,鱼儿蹦跳着,总之就是和谐美满的社会主义蓝图翻版。但是,再美的蓝图还是会出现小小瑕疵的。
那时随风刚从街边的小店买了个三球蛋筒,上面还插着巧克力棒的那种。他小时候看着周围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给买的三色球蛋筒,一直羡慕的不得了。长大了却因为搬家,新家的周围没有卖那种三球蛋筒的小店,于是,儿时的一个简简单单的梦想,直到他重生以后才能完成,这和何等的讽刺啊。
乖丫頭的冰山王子
更讽刺的是,似乎他这个梦想永远也实现不了了。因为正当他开心的准备咬下第一口的时候,一个比穿着华丽西服,梳着大背头的男人撞了一下他的胳膊,于是,没有准备的他就那么一松手,蛋筒掉到了地上。
封神榜之教主通天 碎月留金
(啊!!!!!!我的蛋筒啊!)
随风欲哭无泪,虽然他很想教训那个撞他的人,但是毕竟那人也是不小心。况且,他已经重生为堂堂魔罗国三皇子兼十七教教主,要是为了一个蛋筒和无名小卒大打出手,也太损他面子了。
于是随风叹着气准备掏米拉再买一个。
在他掏出米拉的一刹那,他只觉一道不是很浓烈的杀气向他后脑飞速驶来。微微侧头,那道杀气与他的耳朵相错而过,接着钉在了墙上。
随风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把明晃晃的小刀!
霧都孤兒 [英]查爾斯·狄更斯
“哦呀,居然能躲开本少爷的攻击,不错嘛小子。”随风身后传来他熟悉无比的语气,他前世的大学班里一个老爸是开煤矿的黑小子就是这种语气和他们这些‘平民’说话的!那种‘我可是富二代,你们这些穷人’的感觉!!
(妈的,老子在前世受欺负,不代表现在也可以受欺负!看你个没什么实力的家伙,爷最讨厌你这种靠爹的富二代了!)
随风淡定的将钱包收起来,拔下那插在墙上的小刀,转身面对着那人。那人正是刚才撞了他的背头男。
“这是你瞄准我扔的?”随风低着头问道。众人皆感觉到一阵阴风刮过。
背头男拿出梳子梳理了一下他油光锃亮的背头,毫无感觉的傲慢道:“怎么可能,本少爷只不过是手滑了一下罢了。”
“什么嘛!原来是手滑了啊!我还以为是向我扔的呢。啊哈哈哈。”随风立刻换上笑脸,拍了拍背头男的肩,“刀子还你,下次可别再手滑啦。”
(但是老头子吩咐过我不要惹事,如果他就此打住,我就不计较了。虽然很不爽,但这是大街上,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
随风心中想着,准备转身离开。
背头男“啊,嗯”的接过刀子,看着大笑着离去的随风,这才感觉到似乎是被耍了。于是立刻吼道:“臭小子!你给本大爷站住!”
随风闻言,停住了前进的脚步,静静的站在那儿。
“还有什么事?”随风现在已经感觉很不爽了,原来给脸不要脸的人哪都有啊。
背头男收起梳子,一指西装右臂上的一小块奶油痕迹,嚷嚷道:“撞了本少爷就想走?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弄脏了本少爷的西装。你可知道着西装值多少米拉么?四万啊!是你这种贱民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还想走!”
美女的絕世球王
随风黑着脸,冷冷的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哈?你居然敢问本少爷‘你想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你想怎么办’,当然是……”只听‘啪’的一声,清脆的掴掌声回荡在街道的上空。
随风安静的接受了那背头男的一巴掌,什么话都没说。
“切,脸这么硬,打得本少爷手都疼了。”背头男猝了一口痰在地上,甩着手,不满的说着。
“这下我可以走了么?”随风的声音平静的不可思议,他依旧保持者被甩脸后的姿势,动都没动一下。
背头男用小指掏了掏耳朵,大声道:“啊?你说什么?走?当然可以!”
随风这才正过头,黑着脸,踏开步子,准备离去。
“哎呀,不好意思,本少爷不小心说漏的两个字,才怪!小子们,给我打!打得他妈都认不得他!”背头男一声令下,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看的几个彪形大汉立刻抽出机械警棍,向随风扑来。
(他妈的,真是不想活了!既然如此,老子还顾及那么多干吗!)
随风站在那一动不动,就像是完全不曾感受到那几个大汉向他冲来。接着,他握紧拳头,刚准备发力,只听‘乓,叮,咚,轰隆’几声,身后的杀气瞬间消失。
“美美我可不喜欢动手动脚的男人。”一个棕色皮肤的性感女郎搭上了背头男的肩,一挑那已经两眼冒红心的男人的下巴,照着他的要害部位就是一脚,将那背头男踹飞了出去。
“禄存,惹事,不好。”一个穿了一件连帽衫的大块头,走到被踹飞的背头男身边,将那男人提溜起来,扔到一边,清空了道路。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打本少爷!等我回去告诉我爸爸,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背头男捂着被撞掉了一颗牙的嘴,口齿不清的叫嚷着。
總裁,我們離婚吧
“嗯哼,好想法呢,要是不怕的话你可以来试试哦。”一个有着青色短发的男人走到满嘴是血的背头男身边蹲了下来,温柔的微笑着。他的身后站定了五个人。除了刚才的棕色性感女郎和连帽衫以外,还有一个手抱凶残小兔的洋装女孩,一个骨瘦如柴的高个子青年和一个不断在吃薯片的球状男人。
“你,你,你们到底是谁?!”背头男惊恐的看着面前笑脸温柔的男人,只觉全身寒毛尽竖,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好惹。
青色短发的男人凑到背头男耳边小声的说了句什么,那背头男立刻吓得连滚带爬的立刻逃走了现场。那些被打翻在地的保镖见自家主子都跑路了,也顾不上什么仪表不仪表的,都狼狈的追着背头男离开。
“OK,卡!过了。”这时一个扛着摄影机的男人出现在随风身边。
随风大惊,因为就他的功力来说,一个人要想这样无声无息的靠近他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但就在这个男人走到他身边之前,他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丝毫气息。
“什么吗,原来是拍电影啊!”
我不是唐僧
“唉,我还以为那些人真的那么厉害呢。”
“不过好逼真啊!”
“就是就是!那个青色头发的好帅!”
围观的群众听到看到拿着摄影机的男人后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随风觉得这场闹剧令他不爽的有够可以,他现在急需冷静下来,不然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会做些什么。虽然说他的这个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是他了,但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慢慢也开始变得有些暴戾,已经不再是原本那个很少发脾气的他了。
(有时间回去问问那个老头子吧。可惜,又吃不到蛋筒了。可恶的富二代。)
看了眼被刚才事件吓得提早关门的小店,随风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准备离去。
智能直播之地底世界
“教主万安,为了魔罗的荣耀。”那个抗摄影机的男人突然在随风耳边小声的说道。惊得随风立刻停下了步子。
“不知教主是否愿意来属下家中一坐。”扛摄像机的男人没有看随风,说完,转身向前走去。
随风一挑眉,既然有人邀请,何不走上一遭,反正他也没什么事可做。而且这个男人看起来不像坏人。想着,他便跟在那扛摄像机的男人身后来到了一幢别墅前。
男人打开门,恭敬的对随风做了个请的姿势。随风一挑嘴角,大踏步的走进了房子里。客厅中六个人均单膝跪在地上。
待那个扛摄像机的男人关上门,走到和那六人并排的地方,单膝跪下后,七人齐声对随风喊道:“七星众恭迎教主,教主万安,为了魔罗的荣耀!”
随风看着面前不输于他甚至还有强于他的七个人,内心激动了起来。
(这就是受人跪拜的感觉么?真他妈爽!啊哈哈哈~)
破軍 夜如水
癡傻王爺II妃孕不可 佳心不在
于是,自那天后,他与七星众就有了定期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