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kp9人氣連載小說 異花砂 txt-第二十三章 婚事?熱推-0lw9a

異花砂
小說推薦異花砂
花砂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眼前模糊的景象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刚想起身,只觉浑身一软,又躺了回去。她揉了揉昏昏涨涨的脑袋,向四周看了看。
屋子里暗暗的,只有从窗户透过的一束月光照亮了一方地面,这里好像不是她的房间啊?
她撑起身子下了床,步履踉跄,诶?这是什么?只见房间的左边有一个巨大的莲花蓬,表面青绿色,摸上去手感软韧,周围还有粉色的荷花瓣,在其旁边还有四个翠竹的枝节,表面被磨平,周边有竹叶点缀,这难道是桌子和凳子?
她吃了一惊,连忙仔细打量起屋子来。
天哪!这个房间简直就是个小森林啊,就连她刚才睡的床都是槐树的树桩做成的,周围是交错的藤蔓,将它围成了一个小窝,像鸟巢似的。墙上也爬满了各种花花草草,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在这个小天地里,花砂差点以为自己是个森林里的精灵,一切都是生机勃勃,贴近自然,让她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许多。
不过……这是哪啊?
花砂踩着脚下嫩绿的草坪,移到了门口,刚打开门就有一阵狂风吹来,她眯着眼适应了一会,再一睁开眼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深邃的夜色一望无际,群星璀璨,银河浩瀚。在这片广袤的星空下,是一片幽绿色的森林,四处荧光点点,如繁星,如精灵,梦幻而神秘。
花砂被这景色迷住了,连迈出脚走了出去,谁知右脚刚一踏出就踩了个空。她吓得大叫一声,这才发现原来她住在树上,确切的说是树洞里!距离地面有百米高!
花砂看着自己的小房间离她越来越远,手脚到处乱抓起来,企图抓住个树枝什么的,谁知这周围的树不仅高的可怕,而且还光秃秃的,树桩倒是粗的很,但到树顶才有巨型树叶,现在她周围根本没什么东西可以接住她,更不用说抓了。
夜葬
喂喂喂,该不会就这样死了吧?她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呢?还有这到底是哪啊?就算死能不能让她死个明白啊!
花砂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不禁闭上了眼睛,老师,莉莉,艾奇,高德,海智,罗彬,欧歌,对不起,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呢,你们一定好好好的,活着。哦,对了,还有你。
弥留之际花砂的脑中尽是那个永远笑嘻嘻的男人,仿佛就在她眼前,嘲笑她,欺负她,看她生气,只要她一生气他就很开心,这种人真是糟透了,不过,为什么这么想见他?半年不见,他还好吗?
我的野蠻女友
大家,来生再见吧……
花砂勾起了一抹绝美的微笑,眼角的泪珠漂浮在空中,在月光下折射出她娇小的身形,越来也远……
就在花砂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背后突然撞上了什么,虽然很痛,但还是停了下来,难不成她狗屎运掉到灌木丛了?
花砂惊喜的睁开眼睛。
呃,怎么,好像,和她想的不一样呢。
接住她的男人金色短发,右耳上戴着一颗紫色水晶耳钉,月光下一闪一闪的,很是耀眼,眼睛是妖异的红色,眼神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温度,菲薄的嘴唇,尖细的下巴,长相妖魅至极,不似人类。
此时他冰冷的目光正落在花砂的胸前。
那个,可不可以不要看的这么露骨啊,花砂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闻声,他眸子一瞥,盯着她道,“真小。”说完就把她扔到了地上,动作干净利落,根本没给花砂反应的时间。扔完还一脸嫌恶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恨不得马上脱下来。
这人怎么回事啊?花砂揉着自己受伤的屁屁,还好下面有花草,不然肯定得摔成四瓣。她撇着嘴一脸不爽的站了起来,狠狠的盯着那个比她高一头的男人,不,男妖精。
男人仿佛没看到似的,转身就走。
花砂在后面对着他的背影一顿拳打脚踢,快走吧,这种人再也不想遇到了呢。
極品仙修:神仙走都市
谁知男人刚走两步,身形一顿。
花砂连忙收回手脚,紧张的看着他。
禁欲總裁,晚上好!
“你跟我来。”他的声音很冷冽,透着一股寒气,仿佛冬天刚融化的冰泉。
“啊?”
花砂一愣,看他的身影越来越远,终是疑惑的跟了上去。
这里是……?
看着眼前的参天大树,花砂目瞪口呆,她敢保证这是她辈子见过的最大的树了,直径足有上百米不说,枝叶繁茂足以遮蔽一片天空,在这等巨物面前,花砂觉得自己渺小的可怜。
在门口刚要进去的男人回过头,看着呆愣在原地的少女,不悦道,“快点,马上就要开始了。”
“开始?什么开始?”
男人没有理她,径直走了进去。
涅槃重生之天之妖女 蘭小築
花砂气的小脸鼓鼓的,什么人啊,这么拽!
树的里面被分割成了数个房间,有办公房,书房,卧室等,不过和花砂的那个房间比可是大了数十倍,布置也精致了许多,不过总体还是以自然之物为主,很是特别。
左拐右拐了几次之后,两人到了一扇巨大的木门前,男人伸出手臂,凭空一掌,门应声而开,男人先行走了进去,花砂慢吞吞的跟在他后面,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快点。”冷厉的声音中尽是不容置疑的霸道。
花砂一个激灵,迈着小步走了进去。
簽約封神
大科學家與校花 大科學家
屋子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圆木桌,周围坐了六个人,三男三女。左侧较远的是一个老伯伯,白发披肩,头顶光秃,皮肤皱皱巴巴像树皮似的。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棕色细碎短发,眼帘半垂,不停的打着哈欠。离花砂最近的是一个**着上半身的肌肉男,一头黑色长卷发,浓眉大眼,极有棱角的脸廓。右边的是三个绝色美女,但各有特点,较远的一个盘着淡红色发髻,脸颊两侧垂着长长的鬓角,面带微笑,一脸柔和之色。中间的女子则是黑色的齐肩短发,干练利落,眉宇之间尽是冷绝,看上去不是那么容易相处。最右边的一头铜色波浪卷发,随性的披散在裸露的肩膀上,更衬其白皙的肤色,胸前的饱满更是抓人眼球,深陷在雪白的深沟中无法自拔。
花砂吞了口口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
咳咳,突然好想哭。
六人打量着皱着小脸眼睛水汪汪的少女,不禁有些怀疑,他们在她的身上好像没感觉到什么妖力啊,该不会是弄错了吧,几人狐疑着转过头看向坐在首座一脸冷漠的男人。
“既然人到齐了,我们就商量一下我的婚事吧。”
哈?她有没有听错?他的婚事他叫她来干嘛?他们很熟吗?
“那个,既然没我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花砂怯生生的说完,就立马转身想要溜走。
谁知,她还没走两步,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了回去,像小鸡似的,被人凌空抓了回去,花砂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她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那张妖孽的脸。
雙面名媛
只见他薄唇一开一合,冷声道,“谁说没你事了,这是我们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