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ltv人氣玄幻小說 偷香竊玉討論-第610章:自立的女人相伴-7t1qu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
对于这个世界,我就像是井底之蛙,我觉得我见到的,很多,认知的,也很多。
但是今天,翟林给我上了一课,甚至是又给余安顺上了一课。
整个谈论的过程,余安顺都是沉默的,因为,她也插不上话。
这场酒,不知不觉,我们都喝了三个多小时了,林家冲跟苏锦城,都喝的有点醉了。
不追你也難 簡瓔
鬥玄主宰 筱星
但是,我却异常清醒,而且,还觉得不够,觉得,时间过的太快了,我真的很想再跟翟林聊聊。
因为跟他聊天,不但愉悦,而且,还能学到知识,提高我对人生的见识。
是的,是见识。
我自以为,见过很多大场面,见过腥风血雨,但是,在跟他聊天之下,我才发现,那些江湖的腥风血雨,还不如他一场并购案来的血腥。
翟林跟我说,这一次,他为了帮一家公司上市,因为账面做的不够漂亮,不够到漂亮国上市,他一口气,直接买下了三十五家公司,并购了这么多公司之后,账面里面漂亮,对方直接在漂亮国上市了,而他们也直接拿了两个亿的利润。
赚钱多少是其次,但是,他等于是一口气,灭了三十五家公司,那种手笔,真的,想想都让人觉得热血澎湃。
緋色豪門:首席舊愛輕點寵
酒喝的差不多了,该谈的,也谈的差不多了。
翟林就放下酒杯,他笑着说:“老邢啊,去,按摩吗?”
邢主任立马摆手,他说:“那不行,影响不好,今天,咱们就到这,这笔三个亿的资金,林总,麻烦您取现之后,再到我们银行转存,到时候,我安排人接待。”
我笑着说:“放心,一切交给我。”
邢主任笑了笑,他说:“你的事,我保证给你安排好,有老翟这种教授帮你出谋划策,咱们一定双赢。”
翟林笑着说:“我可不是好心帮他出谋划策啊,我这也是生意,要赚钱的,我可没有他那样的江湖义气,我们都是商人,林总,理解吧?”
我立马端起来酒杯,我说:“理不理解,酒里见。”
翟林立马不高兴地说:“我这都没酒了,你还灌我酒,不过你这个小子,有意思啊。”
他说着,又开了一瓶,给他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跟我碰一杯。
法葬:最後一個葬經傳人 智慧小君
他一口给闷了,我也喝了,喝完之后,翟林说:“裂变的事,你要是做不好,可以交个我们,但是,我们也收费啊,百分之十收益分红,好说吧?当然了,小余要是有能力做,我也不强求。”
萌妃拒寵:九皇叔,不要!
余安顺看着我,倒是没有替我做主,我立马说:“那刚好不过了,我这边也忙的没边际,有您帮忙,我求之不得。”
翟林笑了笑,他说:“行,合同,签合同。”
余安顺立马把早就准备的合同拿出来,一共三个合同,她临时又拟定了一个合同。
我们该谈的都谈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所以合同也没多看,直接就签字了。
完事了之后,翟林就看了看时间,立马说:“哟,十点,我得回去了。”
我立马站起来送他,所有人都一起出去,到了外面,我给翟林打开车门。
他说:“年轻人,回见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上车了,就挥挥手,我跟他没有多少客气的话,因为我知道,翟林这个人,也是真性情的人,会捧人,会来事,也不磨叽,跟我很对味。
送走了翟林,我立马打开车门,让邢主任上车。
邢主任拍着我的肩膀,有些醉态朦胧地说:“林总,合作愉快。”
笑看風雲之梟雄崛起
我立马笑着说:“合作愉快。”
邢主任点了点头,直接上车,我挥挥手,送他们走,他们走了之后,我们重新回到酒店,所有人又坐下来了。
林家冲有点搞不懂地问我:“你小子,现在生意做的有点大啊,怎么动不动都是十亿八亿的呢?”
我们所有人都笑而不语的,林家冲看不起我的,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明白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在他心里,我就是个搞垮一家上市公司的败家子,其实他不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地位。
不过我也无所谓,今天翟林教了我很多道理,但是最有用的,就是低调这两个字。
翟林用十年牢狱换来的经验,我得吸收了。
我说:“嗨,瞎忙,都是给别人打工,十亿八亿的,那还不都是借银行的钱?”
林家冲笑了笑,他说:“我草,我们林家将来会不会出个牛逼的人物?”
我说:“你说我啊?我是不行了,我堂哥还行。”
林家冲不爽地说:“就?怕老婆怕的要命,没出息,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也得回去。”
立马起身送他,但是他说:“行了行了,别送了,咱们爷俩,没必要。”
我点了点头,但是,还是送他到门口,亲自送他上车,叮嘱了实际几句才放心。
这做人,不管是真情也好假意也好,得表现出来,要不然,别人怎么能知道呢?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出来了,苏锦城也喝多了,他说:“我也得走了,你别送了,那么忙,早点回吧。”
我的青澀校園記 更替的年代
我点了点头,送苏锦城上车,我很高兴,我很庆幸,能在我人生最难的时候,遇到苏锦城这么个教我上道的人,我更庆幸,在我最难的时候,误打误撞的,跟林家冲结缘了。
当然了,我最庆幸的是,遇到了余安顺这个专业的人才。
何以櫻花結 雪依夢
我说:“你老师,可真厉害啊,他说的,我都没听过。”
余安顺也笑了笑,她说:“他当然厉害,赚钱对他来说,就是游戏,但是,有一点我不是很舒服。”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怎么说?”
余安顺说:“我让你买自己的理财,其实,是不想把风险转嫁给买你理财产品的投资人,如果你的公司重组失败,这款理财产品,就变成了坑人的理财,会有很多人因此而倾家荡产的。”
我点了点头,余安顺之所以还没有成为翟林这样把赚钱当游戏的老油条,就是因为,她还没有放下良知这两个字。
余安顺突然把头埋在我胸口,她心累地问我:“如果有一天,你也变成那种只为赚钱不顾别人死活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
余安顺突然这么说,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一个强悍的,生命力旺盛,不屈服的女强人,但是今天,她突然变得有些柔弱,像是受到了打击似的,需要关怀,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说:“如果我变成那样的人,你会离开我吗?”
余安顺笑着说:“我肯定会。”
我笑着说:“那……为了你,我就不变成那样的人,如果你担心,我们的理财产品会坑人,那我们就一起努力,把这个案子做好,做漂亮,让大家都赚钱。”
逆行我的1997
余安顺微笑起来,她说:“马小姐喝了很多酒,送她回家吧。”
余安顺说完,就直接上车了,我看着她潇洒的走了,我就笑了笑。
这个女人,很自立。
任何自立的女人。
其实,都很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