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s26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ptt-298 嬴子衿:哥哥,給你撐腰【2更】閲讀-dm2hb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得到了准信,电话那头的人激动得不行:“哥,我现在就去准备,你等着,我明天早上就能到沪城。”
“伊恩,你不用急。”傅昀深淡淡,“我还有个重要的事,你12号的时候到就可以了。”
“急急急,当然急。”电话那头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终于等来这一天了,能不急吗?”
没几个人知道,Venus集团建立的初衷是什么。
初衷,其实只是为了把御香坊拿回来。
结果一不小心,就成为了世界顶级集团。
谁知道是怎么搞的。
“哥,是不是出事了?”伊恩兴奋过后,却也冷静了下来,“你怎么突然想明白了?”
他是知道傅家那档子事的,更知道傅明城一家有多么恶心。
如果没有傅老爷子,如果不是傅昀深聪明,他连长大的机会都没有,就死了。
神級位面商人 亭中樂
伊恩更知道,傅昀深一直没动手,也是因为傅老爷子。
血缘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总会有牵绊。
为了傅老爷子晚年能够安详渡过,傅昀深什么都能忍。
“没什么事。”傅昀深桃花眼一敛,笑得轻描淡写,“就是,我又什么都没有了。”
絕世鬼修 隰桑有阿
话都说到这里了,伊恩又怎么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心下当即一凉。
他早该想到的。
如果哪一天,傅昀深决定对傅家动手了,那必然是傅老爷子不在了。
傅家,困不住他了。
这世上能困住傅昀深的东西,没几个。
“哥,你……你还有我们。”伊恩很难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你、你别难过。”
“嗯。”傅昀深没再说什么,“挂了。”
他准备将手机收起来的时候ꓹ 微信“叮”了一声。
是他现在唯一的一个星标朋友。
【长官,别怕ꓹ 我还有钱,养你还是养得起的,你去这吃饭ꓹ 我订了座。】
【这两天,我不打扰你ꓹ 你好好静静。】
傅昀深的手指一顿,眼睫动了动。
心脏某处ꓹ 仿佛被什么敲击了一样。
深深地攥紧了。
足足停了五分钟ꓹ 傅昀深才回复。
帝血武尊 欲不死
【谢谢夭夭,哥哥会的。】
他出了墓园,开车去市中心。
妖嬈娘子你別跑 懶芋頭吃芋頭
**
一个小时后,玛莎拉蒂停在了一家米其林三星店前。
傅昀深推门进去。
男人的容颜俊美,太过摄人,极为出众。
詭異復蘇世界的封靈師
立马里面就有人把他认了出来。
这个时候已经八点了,过了饭点ꓹ 人不是特别多,也就一桌客人。
是几个公子哥在聚会。
其中一个公子哥提着酒瓶ꓹ 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哟ꓹ 这不是我们沪城第一风流纨绔ꓹ 傅七少傅昀深吗?”他笑了笑ꓹ 而后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哦ꓹ 不对不对ꓹ 你连傅家人都不是ꓹ 。”
“孟扬,别直接撕人家伤口。”另一个公子哥神情讥讽ꓹ “人家还是个风流纨绔,只不过没钱了而已。”
“是啊,傅昀深。”孟扬笑得不怀好意,“这家店可不便宜,你被赶出了傅家,银行卡也被冻结了吧?”
他很轻蔑:“要不要我借你点钱,请你吃顿饭?”
说着,孟扬又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看见了没?这瓶人头马一瓶要两万,啧啧,可惜了,你以后都喝不起了。”
孟家其实在沪城排不上号,暴发户出身。
眼下孟扬能够踩傅昀深一脚,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孟宇掏着兜,准备拿出卡来,施舍给傅昀深,却被一阵脚步声打断了。
是餐厅的经理,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侍者。
侍者手上端着餐盘和红酒,琳琅满目,闪瞎了孟扬几个公子哥的眼。
“七少爷。”经理却是理都没理他们,快步上前,很是恭敬,“这是嬴小姐特意给您准备的,她知道您心情不好,特意给您点了这些。”
傅昀深神情一顿,抬头。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十瓶红酒。
波尔多酒庄产的,一瓶十万。
更不用说别的菜了,都是最顶级的食材。
孟扬和其他几个公子哥都惊呆了。
他们也是不学无数,身上有几个钱,在米其林三星店吃饭不是什么问题。
可绝对没有这么大款,随手就订价值百万的红酒。
孟扬的手里还捏着存款五十万的银行卡,脸上只觉得火辣辣得疼。
“嬴小姐今天把这里包场了。”经理这才看向孟扬等人,“只等七少爷来,恕我们不能接待几位了。”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礼貌疏离。
孟扬的脸都青了,气急败坏地离开了。
其他几个公子哥也没脸多留,很是狼狈。
侍者把菜布好之后,也退了下去。
烛火清明,灯光温暖。
傅昀深坐下来。
他垂眸看着这一桌菜,忽然笑了笑。
他这才知道,她所谓的养他,是认真的。
不只是随便说说,也不是为了安慰他。
他有点贪心了。
想把她变成他一个人的,小朋友。
可他觉得,他不配。
他不配得到好东西,他也不配将她拉下来。
他这一生都活在复仇里,他活着,也是为了能够将二十年前的那群人找出来。
他已身处地狱,怎敢奢望光明。
**
虽然傅昀深让他慢,但是伊恩还是很快赶来了。
11月10号晚上,他带着Venus集团的几个亲信来到了沪城,在Quenn酒店住下。
Quenn酒店虽然不是Venus集团的产业,但也有一部分股份。
云山和云雾也在。
“我哥呢?”伊恩进到房间里,看了一眼,“他不在?”
说着,他将两瓶酒放下:“我还专门在他生日前赶回来,想着庆祝一下。”
“你忘了,明天——”云山抿了抿唇,“明天,是流萤小姐和老夫人的忌日,少爷去祭拜了。”
伊恩忽然沉默了下来,眼神复杂。
他们跟着傅昀深这几年,从来都不见他过生日。
因为他的生日,是傅流萤和颜月华的忌日。
他背负着血海深仇,放不下。
云山将枪收好,又提了个麻袋和一捆绳子:“我们走了。”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伊恩摸不着头脑,“这是要去干架?”
“不是干架。”这一次开口的是云雾,“少爷不是要开始收拾傅家了吗?所以我们先去把傅一尘那小子绑了。”
“等少爷祭拜完流萤小姐和老夫人,刚好收拾。”
“绑人?”伊恩来了兴趣,撸起袖子,“我也去,打他个措手不及。”
云山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但也没说什么。
三个人一起出门。
**
傅流萤是没有葬在墓园的,在东边的一座山上。
傅昀深去墓园祭拜完傅老夫人颜月华之后,才去了埋葬傅流萤的地方。
巫寵 鳳舞寒沙
他登到山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
夜幕沉沉,天上无星,连月亮都被云层遮住了,没有光。
傅流萤的坟冢很简单。
是一块无字碑,上面什么都没有。
这并不是傅老爷子不重视傅流萤,还是因为害怕二十年前的那群人再来。
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坟冢也挖了。
傅昀深半跪下。
他抬手,抚摸着冰冷的墓碑,忽然笑了笑,轻声说:“妈,其实……我还是很想你的。”
他对傅流萤的印象其实没有多深,毕竟也就两年的时间。
唯一还能印象深刻的,是傅流萤抱着他哄他睡觉的时候,会经常对他说一句话。
“小七,妈妈呢,给你大名取名叫昀深,是希望你哪怕是在深渊黑暗里,都有照亮你的那道日光。”
“妈妈的小七,以后要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长大,妈妈也希望能够一直陪在你身边。”
傅流萤的两个愿望,最后没有一个办到。
“其实也没什么。”傅昀深低笑,背靠着一棵树,抬头看天,淡淡,“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也习惯了。”
习惯了一个人。
习惯了去笑。
因为只有笑才能证明他是快乐的,即便这是劣质的伪装。
山顶寂静,无声无息。
天空上却忽然落下了雨。
一滴接着一滴,逐渐变大。
大雨滂沱,天地昏暗。
傅昀深还靠着墓碑,很安静,也没有躲避,任由自己在雨下。
雨水顺着他的头发、脸庞、下巴成股流下,浸透了全部的衣服,几乎养他淹没。
却在这时,有着脚步声响起,很浅,几乎听不到。
可傅昀深修炼古武多年,耳朵自然不是常人能比的。
只要他警惕,一点动静都能够听到。
傅昀深抬起头,桃花眼微微眯起,看了过去。
黑暗中,有人慢慢朝着他这边走来。
几秒后,他头上的瓢泼大雨,在这一刻停了。
女孩站在雨中,微微俯下身子,替他撑着伞。
仿佛这世上,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