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uoif精品玄幻小說 警探長 愛下-第八百二十六章 四個命案(4k)鑒賞-q9mv6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警察的休班,是个迷。
普通民警还好一点,担任领导职务之后,除非真的遇到大丧等重要事情,否则有事都会叫你,无论是半夜还是休班。
庄支队的电话很简单,就是问白松忙不忙。
混在漫威世界的疾風亞索
“庄总,我没啥事,回来以后和大家吃饭呢。”白松如实回答。
“别这么叫,八字没一撇呢!”庄支队道。
“没事没事,咱这就私底下…”
“行行行…懒得说你…你们吃饭,喝酒了吗?”
“我没喝。”白松道:“打算明天回局里看看,就没喝酒。”
“哦,这样,行,我知道了。”庄支队道:“别紧张,该吃吃,该喝喝。”
说完,庄支队和白松又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什么事?”柳书元问道。
“跟我说没事。”白松道:“但是这都八点多了,没事他不会给我打电话啊。”
“可能是关心一下你吧。”柳书元也觉得有些蹊跷。
“这么大雨,关心啥啊…单位估计很忙吧。”孙杰说道。
“任哥,你说说这是啥情况?”白松感觉自己还是有点嫩,正好身边有前辈,立刻问道。
“照你这么说,并不是他想给你打电话。”任豪道:“估计是大领导安排他联系你,而且大领导就在他边上。”
“嗯?”白松思索了片刻:“这样的话,是不是打完电话之后,庄支队再跟领导交差‘白松他们今天刚回来,都喝酒了,没办法上班了,别叫他们了’。”
“是这样。”任豪点了点头,“我有时候也这样为属下挡过加班。”
“那不行啊,咱们得回去!”王亮刚刚喝了一杯白酒,连忙道。
“不行”,任豪摇了摇头:“如果是这种情况,你们支队长肯定和大领导说你们喝酒了,如果你们就这么过去,岂不是让他难做?”
白松听了任豪的话,大体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庄支队已经给他们挡住了,就这么回去那就是庄支队和领导撒谎了。
如果是魏局还好说,如果不是的话ꓹ 庄支队现在是关键时期,给领导留个坏印象可不是好事情。
“那怎么办?”白松皱眉。
“你想去啊?”任豪道:“能休息一天不挺好?”
“休息了这么多天了…”白松道:“在威武市遇到案子我不去ꓹ 天华的我不能躲后面啊。”
葬龍穴
“你这个态度是真不错!”任豪道:“其实也简单。你们想去倒也不难,但是你们不能不喝酒直接去。
这样,你啊ꓹ 先吃饭,吃完饭以后ꓹ 开车去单位附近,把车放外面ꓹ 然后拿一瓶啤酒直接吹了ꓹ 接着打车去单位。虽然喝了酒不能办公,但是一瓶啤酒,充其量带一点点酒味,啥事也不耽误,这么大雨,外人谁知道你喝酒了。”
“好,听您的。”白松道:“也不急ꓹ 陪您吃饱饭,我们再走。”
“哈哈ꓹ 好!”任豪很开心:“上主食吧。”
确实是不必太急ꓹ 市局那么大ꓹ 离开这几个人转的好着呢!吃完饭再过去也没什么不妥。
不过ꓹ 白松不打算带着所有人过去,想了想ꓹ 就带上了柳书元和孙杰两个人。都带过去反而不好ꓹ 容易让庄支队没办法解释。
继续吃了半个小时左右ꓹ 孙杰把车钥匙给了任旭,让任旭开车把他哥、王华东、王亮、赵晗都送回去。
雨很大ꓹ 白松开车在路上,很多地方的积水都超过了20公分,有的车子直接停在了水里,估计是发动机进水了。
一旦发动机进水熄火,一定不能再次启动!如果再次启动,发动机基本上就彻底完了。
今天这种情况,救援的车辆根本就救不过来,等明天晚上雨停了,天华市的二手车市场上,能多出来几千辆“美女一手,原版原漆”的二手车。
穿越火線之ak傳奇 納蘭初
路面积水超过二三十公分之后,车子行驶起来就会有半米的浪,白松也不敢开太快,他的车倒不怎么怕进水,但是浪太大容易把别的车子都灌上水。
好不容易才到了市局门口附近。
“挺大几个老爷们,起不开一瓶啤酒,真特么丢人!”
九劫散仙

白松到底是新车,也舍不得在拿车子的边边角角开酒瓶子,三个人都不抽烟,打火机都没有…至于用牙,这种事还是别来了,再好的牙也别这么折腾,不值得。
“你拿个毛巾套上,直接拽开就是了。”柳书元看的着急。
“我试试。”白松拿起车上的毛巾盖上酒瓶盖上,一使劲直接拽了下来:“还行。”
说完,白松“吨吨吨”地吹了一瓶酒。
喝完,三人都喝了一点酒的人,打着伞,步行了几百米,到了市局的大门,跟门卫出示了证件,冒雨而入。
今天的刑侦总队很热闹,大楼下面,十多辆警车正闪着警灯,有几辆从白松旁边经过,紧急踩了刹车,“白探长,你们回来了!”
车窗开了一点,雨就开始往车里灌,白松打了个招呼,车里的人就迅速的关上了窗。
一直到车走了,白松都没看到车里面是谁…
三个人冒雨进了大楼,身上的衣服也湿了一大半,至于鞋子早就透了。
现在是二伏天,再过几天就是夏日三伏,所以雨再大也不冷,湿一点衣服倒是不觉得凉。
坐电梯上了六楼,白松先去了庄支队的办公室,结果庄支队不在。
白松想了想,还是先给庄支队打了电话。
“啥?你喝了酒还过来了?傻小子…行吧,还有谁来了?”庄支队听白松说喝了一瓶啤酒,还有点小感动。
“柳书元和孙杰。”白松道。
“行,你们在我办公室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带的这俩人都是比较需要的人。”庄支队说完就挂了电话。

天华市1400多万人口,每年的死亡人数差不多有20万,平均在每天,就是600人左右。
像这样的大都市,每小时都有几十条生命离开。
而每天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几十人也很正常。这个数字包括了车祸、意外、自杀、在家病死、凶杀案等等。
公安这里,只要不是寿终正寝和在医院病死,都能算非正常死亡。
在医学上,病死都是正常死亡。之所以公安会把在家病死统计为非正常死亡,主要是这类案子要查一下,要确定是真的病死了,还是另有缘由。
今天,目前一共接报了35起非正常死亡。
其中,由于强降雨的影响,天东区还引发了多处房屋倒塌,有人被溺死,有人被电死。
各分局全部停休,投入到了救灾的工作和备勤中。
每次这种大雨,都特别考验城市的排水,而且很神奇的是,很多下水道井盖会被顶起来!
當心極品拽公主
如果井盖没了之后,水疯狂从这里流出,那谁都知道这里有问题,但是如果已经无法排水,井盖被顶出来之后,没有额外的水流,就非常可怕。
根本看不到这里有井,谁失足谁死。
除此之外,这种时候,车子趴窝、进水等情况非常常见。很多停靠在路边的车子,也能被过往车子带起的水浪晃动,然后几辆停好的车子撞在一起。
白松刚刚开车来的一路上,非常庆幸他这个是越野车,不然都不一定能来。
庄支队之所以拦着不让白松来,也是出于这个考虑,雨太大了!
但是,今天这么多人加班都能过来,白松怎么会躲后面?
“咱们支队现在定点支援天东区和九河区。”庄支队道:“但是车子不太够,支队的轿车都不敢出门,总队的几辆SUV都趴窝了。”
“我有车,可以拿出来用。”白松道:“哈弗H9。”
“你们都喝酒了,开车来的?”庄支队说道:“胆子不小啊。”
“没,这不是您说我们喝酒了嘛…那我们肯定不能没酒味啊。我让他俩喝了一点,我是停在门口之后,再喝的。我这叫驾后喝酒。”白松道。
“就你聪明!”庄支队心情还不错:“那我给你们配个司机,你们去天东区吧,我知道你们对九河区比较熟,但是九河区那边路况还好一点,刚刚已经派了辆皮卡过去了。天东区那边据说积水更深,一直也没过得去。”
“好。”白松很高兴,一来就被排上了用场:“天东区有命案吗?”
有婦之夫
“四个。”庄支队道:“这是目前所有区里最多的一个区。天东区面积大、人口多,资料一会儿我给你们,到了那边…算了,我开车吧。”
庄支队想了想,他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用,干脆就自己过去,也能让那边更重视一些。
今天的暴雨太耽误事了!
一个多小时之前,天东区仅仅发现了两起非正常死亡案件的时候,就派了一个小队过去,结果在半路上车子发动机进水,趴窝了。
这种极端恶劣天气,打车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办法,只能联系那辆车附近的派出所,去把车上的市局刑警“救”了下来,然后就把这几个刑警直接放在派出所协助工作了。
这会儿,天东区又发现了两起非正常死亡,庄支队正着急呢!没想到白松人车都到了!
“你们就是及时雨…算了,还是别下雨了…”庄支队想夸两句,接着想了想:“案子材料我桌子上有,你们现在可以看一看,我去找领导说一下情况,十分钟之后咱们就出发。”
“好!”白松立刻点了点头。
三个人都喝的非常少,丝毫不耽误工作。
四起非正常死亡,有三起看着没什么大问题。
第一起是触电死亡。每逢这类暴雨,天东区这类有农村、平房的地方,总容易出现这种非正常死亡。一般来说个人家庭里都有保险,一旦发生漏电触电会直接跳闸,但是外面的高压线可不是如此,就算把人电死,总电闸那里也没有反应。
死者是个养殖户,因为雨太大,他想去猪圈看一看,结果电线断了,人就没了。
第二起是个因为房屋倒塌引起的脊柱弯曲压缩骨折死亡。这家人在平房的房顶放了一个大水缸,可能是用来夏天洗澡的,这次雨太大,墙塌了,正在下面上厕所的老妇直接被墙砸了,然后水缸也从塌掉的房顶上带着半缸水砸到了老妇身上,警察到了之后已经没气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 保衛蘿蔔
第三个是溺水死亡,原因不详。目前看来可能是失.足掉进了水量大涨的天河里。这是被目击者看到了,然后市局出动了水上治安科,好不容易才救上来的,当然人已经死了。
这也是一名妇女,据目击者称,目击者开车路过大桥,桥被堵得死死的,一直也不动弹。目击者实在憋不住了,想下车找个墙边尿尿,结果看到了河里有人还在扑腾,然后就报警了。
第四个是目前最引起重视的案件,26岁女护士在酒店注射大量胰岛素死亡。现场的门、窗均完好且关闭状态,窗户反锁,门反锁。
死者仰卧于酒店屋子唯一的大床上,浑身赤裸,双手呈半握拳,左手置于腹股沟处,右手内屈,双腿自然分开,左大腿外展小腿内收,右腿则呈现伸直状态。
屋内有一个针头、十支胰岛素,均空瓶。无博斗痕迹,有一张手写遗书。
本报告中,尚未尸检,以上情况为现场勘查刑警提供。
天东区的前三起案件,都是有现场的意外死亡(暂定),尤其是第二起,非常惨烈,法医根本不够用。
这类的市局定点支援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原因是各个区的战斗力都是不错的。但大家还是低估了这场暴雨的危害。
据说,天南区还发生了车辆内两人溺死得惨剧。这个是一辆高档的奔驰SUV,女司机错误的估计了地道的水深,结果车子趴窝。因为车子被锁死,电子系统全部失效,地道处水深疯狂上涨,车内两个女乘客到最后也没出来。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庄支队过来找了白松,然后带上了一支队三大队的邢副队长,一起被市局的大车送了出去。
市局这么大,大车也是有的,但是大车今天还得备用,天东区比较远,不能把他们送到那里,大车把五人送到白松停车的地方,邢队开车,白松坐在副驾驶,五人直奔天东区。
陸醫生,高冷是種病
雨,还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