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c6d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十五章 我親自去會會他們 【感謝“昨夜看片太多”的盟主】熱推-hxjz3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幽兰轩的事情仅仅一天就传扬开来,毕竟天降巨爪那一幕太过惊人,也没法隐瞒,很快就被演绎出各个版本。
也许是为了平息事态,幽兰轩方面很快就给出一个接近事实的说法。
有大妖垂涎将离姑娘的美色,想要以妖法掠走将离姑娘。多亏一位路过的热心群众出手,及时救下了将离姑娘。
而这位热心群众,就是城南新开的德云分观的小道长,李楚。
这个版本,应该是经朝天阙同意后放出的,兼顾了各个方面。
背后的交易被隐藏了,反而突出了将离姑娘的魅力,更添了几分光彩;没有点破神霄门与豢龙国的矛盾,让各方都能暂时稳定下来;其中李楚这个名字的出现,对德云观来说无疑是一件重大利好。
尤其是第二天,将离姑娘还亲自登临德云分观感谢,更是证明了此言非虚。
不过这个举动,是出自官方授意还是她个人意愿,那就不好说了。
凡女成仙傳 小黑看我
……
分观内。
李楚和卫将离相对而坐。
场景一如先前在幽兰轩中,只是殿前青烟袅袅,少了些暧昧灯光,多了几丝清雅韵味。
但将离姑娘的脸色依然像是刚剥的虾仁儿一样鲜红。
李楚缓缓开口道:“有些话,昨晚在幽兰轩中不大好说,刚好将离姑娘来到我观中,我想问一些问题,不知可不可以……”
不好说出口的话……
将离姑娘心中咯噔一下。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吗?
她羞涩的一垂首,想着待会儿用怎样的姿势抬头说“我愿意”会比较唯美。
“我想问……将离姑娘在幽兰轩中,可曾看见过坐镇幽兰轩的修者?”李楚认真发问。
“啊?”
卫将离愣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浪费情绪。
但是看着李楚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又赶紧想了想,回答道:“这个还真没有见过,幽兰轩里好像没有修者。”
通常,大型的青楼里请一两位供奉坐镇是很正常的。
反而是没有修者坐镇,是很反常的事情,尤其是幽兰轩这样子业内顶尖的存在,不可能不考虑这样的风险。
李楚点点头,又问道:“那将离姑娘知不知道,幽兰轩的幕后东家是谁?”
一座销金窟的背后,定然有着强大的势力支撑,不然根本不可能发展壮大。只是或明或暗的区别,隐蔽一些的,寻常姑娘可能根本接触不到。
但是卫将离这种花魁级别的好姑娘,还是有可能知晓一些内幕的。
“东家啊……好像有几位。”将离姑娘如实答道:“我见过的只有婉姨ꓹ 但是肯定不止她一人。”
“婉姨?”
“婉姨名叫苏婉,她当年也是神洛城里红极一时的花魁来着。”卫将离耐心解释道:“隐退之后ꓹ 就一手创办了幽兰轩。”
大牌校草專屬丫頭
“原来如此。”李楚再次点头。
走陰人
卡牌武神 西瓜黃
重生之豪門千金 洛水三千
看来想查出阴氏的消息,还得挖得更深一些才行。
“小李道长……是想查关于幽兰轩的什么事吗?”卫将离问道。
她本就聪明,也早就猜到了李楚去幽兰轩根本不是单纯地逛青楼的。
婚迷不醒:全球緝捕少夫人 雲菲
道理很简单。
他要是想找姑娘ꓹ 根本不用费那个力。
甚至他自己可以开一家青楼,让姑娘们过来消费……
“没什么。”李楚摇了摇头。
“我不是怀疑你……我是说ꓹ 小李道长要查什么,我可以帮你。”将离姑娘小心说道。
幽兰轩虽然将她养大、教她学艺、捧她走红……是家一样的存在。
惑國聖妃
但是……
如果可以ꓹ 她不介意换家。
李楚自然不会让她去涉险ꓹ 也不会将事情托付给外人。
他淡然笑道:“多谢将离姑娘,只要不向别人透露我们的谈话就好。今日这几个问题,就当做我们之间的秘密。”
虽然这几个问题也没什么,但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难免会怀疑他的意图。所以提醒两句,也算是谨慎起见。
可卫将离却心肝一颤。
啊。
湯姆·索亞歷險記(青少版)
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吗?
那……
她的思绪一下飘远。
如果生男孩,希望他一生过得容易、勇攀高峰ꓹ 就取名叫李容高。
如果生女孩,希望她一生嘉言懿行、诚实待人ꓹ 就取名叫李言实。
她胡思乱想着ꓹ 不知怎么就走了出来。
出了大殿的门ꓹ 在门口遇见王龙七和狐女。她微微一笑ꓹ 肤色瞬间恢复冷艳高贵的白,轻轻点头示意ꓹ 礼貌而疏离。
“好家伙。”王龙七看着她的的背影ꓹ 小声道:“她这变脸速度有点强啊。”
狐女笑着眯眯眼ꓹ “女孩子遇见真爱是这样的。”
“哪有什么真爱。”王龙七撇撇嘴,“不过见色起意罢了。”
狐女瞥了他一眼ꓹ 笑道:“总好过见财起意。”
王龙七一阵唏嘘。
他对于李楚用一两银子都能博得卫将离的青睐始终耿耿于怀,尤其是后来听说,有人花了三万两请卫将离选别人。
让他更是心生惶恐。
假如连钱都买不到真爱了,那这世道还怎么活?
眼泪不争气的就流了下来。
地狱空荡荡,李楚在人间。
……
对于李楚和卫将离的逸闻,崩溃的不止他一个。
南城观里。
杜道长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他坐在净室之中,黑着一张本就很黑的脸,盯着一本道经看,半天都没有翻动一页。
了解他脾气的弟子都知道这是观主最容易发火的时候,不敢凑上来劝他。
最后还是韦道长出马。
“师兄,这是怎么了?”韦道长走上来,关切地问道。
其实他知道怎么了。
杜道长从前最喜欢的就是将离姑娘,去年将离姑娘参加花都大会的时候,他还曾将一年的积蓄买了绢花,给将离姑娘铺了三尺花路。
他甚至曾经对弟子说过,愿意喝将离姑娘的洗澡水。
当然,这只是一句戏言,不过也足以看出他的感情是极深的。
只是作为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年道士,他从来没有奢求真地去和将离姑娘发生些什么。
可是现在……
将离姑娘却来到了城南,进了道观,和他的直接竞争对手传出了逸闻。
他心态当场就崩了。
“师弟……”见韦道长进来,杜道长嘴角一扁。“我心里委屈……”
“师兄放宽心态,可不能动摇道心啊。”韦道长忙劝道。
“你说,我地位不如那小道士吗?”杜道长问。
“虽然都是观主,但是我南城观规模远大于他,师兄自然是赢他的。”韦道长答道。
“你说,是我修为不如他吗?”杜道长又问。
“这个……师兄修行数十年,他才修炼几年,应该是不输给他的。”韦道长心里犯着嘀咕,嘴上答道。
“那是我长相不如他吗?”
“师兄与他……”韦道长咬着牙:“伯仲之间!”
咔嚓——
晴空一道霹雳响起。
韦道长赶紧心中默念道经,请求宽恕。
杜道长仰首望天,一咬牙:“不行,我们必须把那德云观赶出城南!”
“嗯?”韦道长纳闷道:“师兄上次回来不是说,他修为高超、背景深厚,又傍上了鸿门,不适宜再与德云观冲突吗?”
“我改变主意了。”杜兰客的眼中冒着熊熊的怒火:“先前你们的手段还是太仁慈了。”
“这次……”
“我亲自去会会他们!”
……
与此同时,李楚也正要出门。
道袍、布鞋、背剑、道髻……
一切都是最熟悉的装扮。
他要去的地方,是之前去过的那家医馆。因为方才听说了一个消息,令他有些惊讶。
刘大夫死了。
死得非常安详,就那么趴在医馆的桌案上,静静离世。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看起来就是思虑过度,都说他是为了医馆过度操劳。
可是李楚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