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bsq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21章 一邊倒的屠殺(中)讀書-ljx95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时间已经过了后半夜,苦苦守在金龙寺里的“高伯逸”,却始终没有等来言之凿凿会来的“刺客”。
真玉大师假扮的“高伯逸”,此刻都有些睡眼惺忪了,心中暗骂某个小兔子崽子办事不靠谱。
“我说,你为什么精神这么好呢?”
真玉大师看着坐在一旁老神在在敲木鱼的高伯逸,颇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年轻啊,就这么简单。因为年轻,所以就有无数的可能性。”
看着穿着盔甲,站着都快要睡着的真玉大师,高伯逸微微摇了摇头。
让这位当自己的“替身”,不过是多加一层保险罢了。事实上,他在外面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段韶不是派出千人以上的大部队,并且放火烧山,那么他至少可以保证全身而退。
真玉大师虽然穿着胯裆铠,但是他那大腹便便的肚腩,又岂是一副盔甲就能掩盖住的。只要是有心人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察觉出不对劲来。
当然,这里的“有心人”,必须是对高伯逸非常熟悉的一类人,哪怕是段韶,恐怕此时也能一眼认出那不是高伯逸。
可惜,段韶派出的刺客,只见过“灵魂画手”凭借段韶的记忆所画出的高伯逸“画像”,那真不是普通人能看得出来的。
基本上,把神策军里跟高伯逸身材比例差不多的人拉出来,只要不是长得太过于扎眼,披上统帅的盔甲之后,一时半会段韶麾下那些人是分辨不出谁真谁假的。
为什么要把李达这帮人带上呢?
这其实是利用了心理学上的一些原理。
穿上银甲的,那就必然是侍卫,穿着统帅盔甲的,那肯定就是统帅,留着光头穿着僧侣常服的,不用说就是寺庙里的沙弥。
银色纸甲,给人的视觉冲击极大,很容易形成心理暗示。
“打败了晋阳六镇以后,你打算……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將軍娘子怕怕怕 魔女恩恩
真玉大师睁开眼睛,盯着正在敲木鱼的高伯逸问道。
“鲜卑人也是人。他们从进入中原开始,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几百年,从曹操那个时代开始ꓹ 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高伯逸反问道。
这个时代,很多观念还没有形成ꓹ 隋唐的前夜,正是一个决定历史走向的关键时期。不得不说,包括宇文泰在内ꓹ 很多当时的统治者,确实是合理的引导了历史的潮流。
宇文泰父子、杨坚父子、李渊父子等等这些人ꓹ 逐渐将分裂的拼图逐渐摆在一起,并将正确的拼图放到了正确的位置上。
而如今ꓹ 这些任务ꓹ 全都成为了高伯逸必须要解决的难题。所谓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数以百万计的鲜卑人,他们的出路在何方,这是摆在高伯逸面前的首要难题。
精靈之快龍 輝耀天堂
“晋阳民风质朴刚健,与邺城人的轻浮浪荡大为不同。如今晋阳缺粮,春耕开始后,只怕要易子而食。
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些事?”
北齐灭亡后ꓹ 北周是如何处理晋阳这边的?
说简单也简单,吸收鲜卑大户进入军队序列ꓹ 维持当前的半农半牧的制度。由于六镇时的各种复杂关系ꓹ 这些人很快就成为了关陇集团的一部分。
比如段韶的家族ꓹ 在北周乃至隋唐时ꓹ 依然十分活跃,绝不是给北齐陪葬了。
相反ꓹ 盘踞在邺城的河北汉人世家ꓹ 一直到唐太宗时期ꓹ 才算是正式进入李唐的中枢核心,并且一直被关陇集团所排斥。
什么人支持高伯逸在现在这个位置上ꓹ 那么他就必须要对支持自己的人有所回馈。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赤唐 九州流雲
撒旦老公:甜心,認輸吧
“我会将邺城的贫苦人家,迁徙到晋阳落户。并将没有口粮的贫困鲜卑军户,调动到邺西城,以工代赈的渡过今年,然后再逐渐落户。”
这样就能反过来制约北方汉人世家了。
因为这些晋阳鲜卑军户,无论是不是汉人出身,都不可能跟世家的人走一条路,他们除了支持庇护他们的高伯逸以外,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高欢在时,我就在霸府里面帮闲,见过不少才俊人物。
杨愔那批人里面,只有智勇双全的陈元康可以跟你一比,为师真的老了啊。”
真玉大师长叹一声,透露出的“那点点”秘密,也是足够惊人了。
他居然是高欢霸府里出来的!
“师父为何……如此单薄名利?”
“高家人刻薄寡恩,唯利是图,心机深沉。高欢、高澄、高洋、高湛,莫不是如此。
这些人,只能共患难,一旦富贵了,嘿嘿,高岳也好,高隆之也好,高德政也好,是什么下场,你没有看到么?
他们都在坟墓里了,哪里像我这样潇洒自在?”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顧
真玉大师嘿嘿冷笑反问道。
高伯逸无言以对,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
别人且不说,高洋那种“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暴躁想法,实在是让身边的人不寒而栗,无所适从。
“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夜说过的话。冉闵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啊!你莫要连高欢和娄昭君都不如了。”
真玉大师用力的拍了拍高伯逸的肩膀,长叹一声,言语中有不少未尽之意。
正在这时,李达匆匆忙忙得从外面跑进来,对着真玉大师拱手道:“大都督,山腰有人上来了,估计不要一炷香功夫就会到寺里面。接下来怎么办?”
快穿通緝令:黑化系統別惹火
他瞥了一眼正在假装敲木鱼的高伯逸,又赶紧把目光收回来。
“按预定计划行事,我就在这里等着。要是把人放进来了,你们以后也不用混了,银甲我会收回来,给你们换上普通纸甲,你们以后番号撤销,打散到各部去服役。”
他没有说李达会如何,想来部队番号都被撤销,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当一个不能调动一兵一卒的“将军”。
你还别说,这年头无论是北齐还是北周,像这样毫无兵权但顶着“将军”头衔的官职,实在是不要太多了。
“喏,末将要是放进来一人,甘愿提头来见!”
“陈真在山林里埋伏了五百弓弩手,要是放了人进来,他也不用干了,你派人去跟他提个醒!”
李达诚惶诚恐的走了。其他人搞砸了或许还有活路,他搞砸了,还不如自杀算了,怎么说也是证明自己是一条“硬汉”!
如果愛,請深愛
“师父,安排妥当了,那咱们等会就……看戏,如何?”
高伯逸抬头对着真玉大师一笑,这个笑容,却是让对方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