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85ms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你跑不過我吧 線上看-第853章 你這是看不起誰呢?讀書-wjiv9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这……慕支队,要不你先回来吧,把万弘毅放在那边的派出所,我们过来接。”张大队迟疑了一下,后劝说道,“你们毕竟只有两个人,还要开车,带一个嫌疑人不安全。”
慕远淡定地说道:“放心吧!我一个人之前还曾看押过十个人呢,每一个人敢乱动,放心吧!回去的时候我让周东开车,我专门负责看人。”
“好吧!”张大队着实不好再劝,也就同意了。
他对慕远的能力还是有些了解的,这是一个真正的狠人,单对单地押解嫌疑人,肯定也是没问题的。
随后电话挂断,张大队忽然心头一动。
不对劲啊!怎么说回来的时候让周东开车呢?难道,去的时候不是周东开的车?
艹……
慕远自然不知道张大队那复杂的想法,转头对郭俊说道:“郭哥,你看能不能让葛茹雪在你们所里呆一晚上呢?”
郭俊立刻道:“当然没问题!我们所里今天正好有一位女辅警值班,正好让她陪着。”
葛茹雪真诚地道了一句:“谢谢。”
“不用谢。”郭俊说道。
慕远没再多说什么,朝郭俊和葛茹雪招呼了一声,便朝那辆H7走去。
那辆红旗车上,赖旭坐在后排,右手握着万弘毅手腕上的手铐,偶尔盯上万弘毅一眼,那眼神恨不得把万弘毅给宰了。
“赖哥,刚才我给张大队打了电话,一会儿我和周东先回去,顺便把万弘毅带回去。明天早上他们另外派车过来,接你和葛茹雪。”
赖旭有些好奇,正要问为什么……
慕远却已经开口解释道:“葛茹雪不愿意与万弘毅同车。”
“那好吧!”赖旭说道,“慕支队,路上你一个人看守万弘毅……”
“没问题的!我这大半年押送的人没有五百也有两三百,还没一个能从我手上逃走的。”慕远回答得非常淡定。
赖旭没再说什么,起身从车上下来。
慕远则是一屁股坐了回去。
随后,郭俊带着赖旭和葛茹雪上了后面一辆警车,包括那位李主任。
此刻这位李主任脑子还有些懵呢。
他就想着两件事:老万家的儿子犯法了;刚才那小年轻警察正厉害,都能爬墙。
“周东,我们现在回原阳市,你开车没问题吧?”慕远问道。
周东连忙说道:“当然没问题!之前过来的时候不是慕支队你开车嘛,我一路睡过来的,现在精神好着呢。”
“那就好!”
此刻周东也是暗自庆幸,要是来的时候他一点都没休息,那他现在还真没把握把车开回去。
疲劳驾驶这种事情ꓹ 可不是你认为自己能忍耐就可以忍耐的。
而现在,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万弘毅坐在后排ꓹ 安静得像只被宰了的鸭子,一动不动的。
之前赖旭坐在那里的时候,会用手拉着铐在背后的手铐ꓹ 可现在慕远根本就没拉,只是坐在那里ꓹ 可万弘毅却也是不敢有任何异动。
这是给吓出心里阴影了。
……
路上也没发生什么比较刺激的事情,比如嫌疑人反抗、突然跳车等戏码更是一个没有。
虽说周东之前睡了两三个小时ꓹ 但此刻也已经非常疲倦了ꓹ 在将慕远送回到宁深区局的大院里后,他自个儿便遛了。
当然,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毕竟都已经早上六点多了。
随便找了张床,躺着就好了。
慕远也不是一个人,张大队等人早已在院子里等着了。
其实不仅是张大队,还有宁深区局的辜局也在局里候着。
看到慕远提着万弘毅从车上下来ꓹ 辜局等人眼睛都是闪亮闪亮的。
当然,如果仅仅是万弘毅ꓹ 辜局等人也不至于这么兴奋ꓹ 关键是他们知道慕远等人之前已经将葛茹雪找到了ꓹ 人活着。
现在嫌疑人已经带回来ꓹ 这事情也就算圆满了。
“慕支队,辛苦了!”辜局热情地迎了上来。
慕远微微一愣ꓹ 问道:“请问……你是?”
“呃……我……”
站在旁边的张大队连忙说道:“这是我们局的辜局长ꓹ 分管刑侦工作的。”
慕远明白ꓹ 这是辜副局长,因为是局长的话ꓹ 不存在分管这个说法。
“辜局长你好!”
辜局长连忙伸出双手握了握,道:“慕支队你好!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专家就是专家啊!这破案效率,真是无人能及。”
慕远笑笑,也没反驳对方的观点。
“辜局,人就交给你们了。”慕远说道,“我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王芬过来辨认结束,我们就得回西华市了。”
“这么急?”辜局长有点郁闷,道,“吃了午饭再走嘛,这个事情……”
没等辜局长说完,慕远便摇了摇头,道:“辜局,不用了,我们赶回去还有事情。”
“半天时间而已嘛,又能耽搁什么呢?”
慕远咧嘴一笑,道:“半天都能破一件案子了。”
辜局长本想反驳,可话到嘴边又给憋了回去,因为他发现自己无法反驳。
严格说来,慕远帮他们破这起案子,加起来也就半天而已。要知道,这个案子,他们头疼了半个月呢。
估摸着,慕远现在所说的破一件案子,恐怕也不是那种轻易可破的小案。
“那……好吧!”
慕远脸上带着真诚的歉意,笑了笑,然后离开了。
超時空大帝國
看着对方走出院子,辜局长有些苦恼,扭头看向张大队,道:“老张,一会儿你安排人给慕队买点特产啥的,这次这事情,确实多亏了他。本来想中午请慕队吃顿饭的,结果他急着走。”
“行,我立刻去安排。”
……
異能之天命狂女 南君
慕远当然没去酒店。
他现在不困,都喝了一瓶精力药剂呢,能困才怪。
现在他是饿。
得觅食……呃,找饭吃。
这个时间点,早餐店基本上都已经开了门。
这边的早餐也挺丰富的,可惜不像酒店那样有自助餐。
当然,其实这会儿慕远也可以去找家酒店住下,顺便去吃顿早饭,但考虑到哪怕自己在外面吃,也吃不完两三百块钱,本着节约的原则,就别去祸害别人酒店了。
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慕远心满意足地从一家面馆里走了出来。
“看来饭量大也是有好处的,一顿饭,就可以尝试各种不同的餐式,挺好。”
“就是有些费钱。”
他嘀咕了几句,看了一下时间,也不算太早,便给朱大队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孕妃休夫:愛妃,收回休書
响铃不到两声,电话便接通了。
“慕队,你那边人找到了?”朱大队带着几分期待地问道。
慕远:o(╯□╰)o,你这是看不起谁呢?
少將,別惹我 莫言心
“我已经回原阳市了。”慕远说道,“朱大队,你吃过早饭了吗?吃了后就到宁深区局汇合吧。”
“回来了?这么快?人呢……算了,不问了,慕支队你出马,肯定已经将人带回来了。”朱大队反应倒是挺快,“我现在刚起床,你……要不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天都亮了,何必浪费那时间。”
天亮了睡觉就是浪费时间?朱大队瞬间觉得这话好特么有道理……
慕远忽然问道:“朱大队,你们县局那边将资料发过来了吗?”
“发过来了。我看了一下那些截图,还挺清楚的,具备辨认的条件。”朱大队欣然说道。
“那就好!”
挂断电话后,慕远慢悠悠地往宁深区公安局走,一路上还打量着两侧的街景。
其实全国各地的建筑风格都是大同小异,可是店铺里卖的东西还是有一定区别的,特别是在一座颇有些历史底蕴的城市里更是如此。
……
鏡·辟天 滄月
8点29分,慕远踩着点儿踏入了宁深区局的大门。
刚刚朱大队便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对方已经到了办案中心,王芬也已经到了。
慕远没再耽搁,径直与朱大队汇合了。
此刻,宁深区刑大的一位民警正在一旁帮忙,用一台投影仪将画面投放在幕布上。
超級六扇門
“慕队,我们这就开始了?”
“开始吧!”慕远应了一句,看了一眼坐在前方椅子上的王芬,对方似乎有点小紧张。
乾坤劍神
“王芬,你不用紧张,也不用担心自己记得不清楚。等会儿你只需要从所有出现的人中,找出你有印象的就行,哪怕是拿捏不准的,你也得告诉我们。明白了吗?”朱大队再次叮嘱道。
“明白了。”王芬点了点头。
随后,朱大队便开始对那一张张的截图进行放映。
遊戲異界之無敵升級 檸檬酸
慕远没开口,他同样双眼看着那放映出的一张张人像。
若是慕远辨认,那至少得是十六画面同时播放,但王芬毕竟没挂,哪怕是一张张地看,也得看很久。
朱大队也没催促,照片数量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就五百多张。
当然,一个店,一天进出肯定不止十多个人,这五百多张,是把相同照片排除后剩下的。
“这个……没印象,应该没见过。”
“这个,也不熟。”
“这个好像见过。”
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呈现出来,王芬逐一进行着辨认。
这毕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王芬虽然看得仔细,但却也很难给出非常肯定的答复。
这种情况,大伙儿也都能理解。
慕远也没完全寄希望于王芬的辨认,他只是将此当成是一次缩小范围的过程。至于能缩小到什么程度,这个尽人事听天命吧。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次出差找王芬就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这意义还非常大。
至少,王芬确定了这人肯定到过两位死者之前工作的发廊。
惡魔總裁的定制寵婚
要知道,之前关岭县警方已经调取了他们所认为的所有可能留下嫌疑人信息的基站数据。
凭着那个电话号码,结合基站的位置,可以大致判断出嫌疑人进入和离开那发廊的时间。
现在再有了这些照片,要锁定嫌疑人,继而明确嫌疑人的身份就有了可能。
这确实只是一种可能,因为谁也不敢保证这就一定能把嫌疑人给找出来。
这次辨认,足足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王芬最终从那五百多张截图照片中选出了一百二十多号人。
这些照片全都来自于案发前将近一个月的录像中,不到一个月时间,王芬不太可能与一百多号人有往来。
那毕竟只是一个发廊,哪怕规模相对较大,生意也不可能那么好。
所以,这一百多号人,肯定存在很大一部分王芬拿捏不准的。
“警官,不好意思,我确实只能判断出这些人,而且还不一定准确。”王芬最后颇有些担忧地说道。
慕远点了点头,道:“没事儿,已经很不错了!谢谢。”
“希望对你们的破案能有帮助吧!”王芬喟然一叹。
慕远没说话,帮助肯定是有的,但这只可能是参考,而不能成为证据。
还是那句话,时间太过于久远,谁也不敢保证记忆里的东西就一定是准确的。
“谢谢你的配合!辨认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情况需要你的帮助,我们会再给你打电话。”
穿越之王妃太冷淡 雪沫貍
“好的。”王芬应了一句。
说完,王芬起身便离开了办案中心。
“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准备回西华市了。”慕远对朱大队说了一句。
“行,我先让人把机票给定了。”
正在这时,询问室的房门被敲响。
“请进!”
慕远刚说完,门便被推开了,张大队那张脸从门口探了进来。
“慕支队,我刚才看那王芬已经走了,你们这边忙完了吧?”
“刚刚忙完。”慕远说道,“你们呢?对那万弘毅得审讯还顺利吧?”
张大队笑笑道:“挺顺利的。毕竟人都是从他家里找到的,他还能狡辩不成?”
“哦!”
张大队嘴角抽了抽,忽然问道:“慕队,你就对那万弘毅的作案动机和作案手法不感兴趣啊?”
慕远笑笑,道:“这也没什么好奇的。不管是什么手法、什么动机,都难以掩盖他是犯罪的事实。而犯罪的过程,我这大半年已经接触过无数了。”
“哎!慕支队,我听你这话,都不像是一年轻人说的。”张大队叹息一声,“这个案子也算是给我们一个教训吧,我们的调查不够深入。其实,那万弘毅和葛茹雪是有过交集的,可我们之前没调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