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1w2火熱玄幻小說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第一百五十章 夜探蛇首宮展示-tbm68

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小說推薦鎮鬼高校之八宮蛇影
结束了一天的劳累,白马筱和姑娘们用过晚饭,正在阳台边闲聊。
妾本嫡出 作者:栗十三 栗十三
说起昨日与楼兰王子的过节,越说越玄乎,姑娘们一时分不清他说的究竟是他的真人真事,还是在说他常说的武侠小说,一个个听的情绪跌宕起伏。
但有小乔作证,他们的确是被王子带兵给围了,虽然过程小乔没有看到,但凭他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她们面前,多半不是虚构。
正说得起劲,白马筱开始时不时的望向窗外,似是在观察时间。
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小乔不禁觉得奇怪,这个时间,再过一个多时辰就该睡觉了,他还在等谁?
正想着,一个倩影出现在门口,姑娘们见了她,立刻七嘴八舌的调笑起来。
“哟,小言大人怎么屈尊来我们后场了?”
“是啊,今儿个不会又来新人了吧?会不会又是个男人呢?”
“你呀,有了小凡之后就天天想男人!”
姑娘们嬉闹一片,显然这纪可言自从来了千黛坊,除了带新人外,很少踏足后场。
看来她在这里人缘不好啊。
纪可言没有理会她们,冲着白马筱抬了抬下巴,转身便走。
絕品世家
白马筱会意,笑着说,“我和小言有事要做,姐姐们自便吧。”
刚站起,小乔便拉住他的手,“什么事?”
本是她脱口问出的问题,其他姑娘一听便也八卦的打听着。
白马筱笑着说,“没什么事,就是聊聊。”
立刻便有人阴阳怪气的嘲笑道,“哎哟,和我们聊不开心吗?还要两个人悄悄聊私话?”
一瞬间两人的绯闻便在这屋子里穿了开,连小乔也笑道,“看不出来,你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白马筱见她们八卦起来就没个完,干脆的说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要是我们俩真成了,一定给姐姐们发喜糖!”
众姐妹嬉笑着看他匆匆离去,却没有发现,人群中的小乔,目光却黯了下去。
穿过后门,纪可言早已等在月光下,不耐烦的说,“怎么这么久?”
白马筱嘿嘿一笑,“这么多姑娘呢,我不得一一应付?”
纪可言忽然脸红了,轻轻的骂了句“流氓”。
白马筱立刻一脸的坏笑,“怎么就流氓了?你想什么呢?”
纪可言斜了他一眼,转身便走,没有搭理他。
两人一前一后,从后门偷偷溜出了千黛坊的范围。
此刻还不知千黛坊周围有多少神罚会的人监视着,两人不能走太远。
约莫走出一百来米,便在一处雅丹岩壁下与接应的人会合。
等待他们的是一队牵着骆驼的男子,看着像是商队,他们一个个身穿华丽的楼兰服饰,脸上也裹着面罩,看不清样貌。
为首的年轻人迎了上来,热情的喊道,“师父!”
白马筱一脸尴尬的挥挥手,“说了别叫我师父,我也教不了你什么。”
这位楼兰王子,昨天败在赤手空拳的白马筱手上后,就一心要跟他学中原武功,搞得白马筱哭笑不得。
纳罗一本正经的说,“头已经磕了,不管您认不认,您都是我师父!”
这个王子,不管是无赖的时候,还是恭敬的时候,都是一股子撒泼打诨的样子。
白马筱没时间和他继续掰扯,任由他随便叫了,“都安排好了吗?”
妖孽殿下乖不乖
纳罗昂首道,“都安排好了!小菜一碟!”
说着,身后跑来两人,捧着两套衣服,递给了白马筱和纪可言。
两人披上这套楼兰服饰,脸上也蒙上了面罩,瞬间变得和他们相差无几。
骑上了准备好的骆驼,一队人马向罗布泊深处走去。
一路上,没有人说话,虽然纳罗有一肚子疑问,但白马筱事先嘱咐过他,不要过问他们要做的事。
本着“尊师重道”的原则,纳罗真没有多问。
走了约有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一片湖泊前。
黯淡的月光下,远处一座黄金宫殿金光璀璨,虽没有太阳下那样耀眼,但也是波光粼粼,十分壮观。
那应该就是纪可言所说的蛇首宫。
他们毫不迟疑的继续向蛇首宫进发,路上白马筱问起这座宫殿的事。
纳罗介绍道,“这地方是蛇神教的禁地,一直由神罚会的红衣军团把守,不让任何人靠近,就连蛇神教自己的神使,都无法靠近。听说只有教宗,大神官,以及左、右判司和大主教五个人可以自由进出。”
这么一听,就连圣女和红、白衣使都没资格进入,这蛇首宫真的如此神秘?
修真高手在校園 紫氣東來
“听我父王说,这地方原先是没有那么森严的,可三十多年前,出现了一群异邦人闯进了那座宫殿,还引起不小的纷乱,于是就被完全封锁了。”
廠公為王
三十多年前?罗布泊?
白马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三十三年前?”
纳罗想了想,似乎在计算着什么,片刻后便笃定的点头,“的确,师父怎么会知道?”
七日情
白马筱没有回答,而是接着问,“那些异邦人,知道是什么人吗?”
纳罗摇摇头,“没有人知道,而且他们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穿着也很奇特,父王曾听一个老神使说过,那些人有点像是从天界来的。”
天界,看起来果然是从白马筱的世界里穿越过来的,这么说的话,不就和三十三年前的罗布泊事件契合了?
那些异邦人,应该就是白马魁和小翎他们,白马筱立刻问道,“那些异邦人,后来怎么样了?”
“都死了。”话音刚落,纳罗又想了想说,“好像,有两个逃了,还有一个被抓了。”
逃了?!白马筱与纪可言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放出了光芒。
可以知道的是,白鸟翎与东方雪霁是肯定在场的,这俩人都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那么逃的这两个肯定就是她们了。
所以,被抓的是谁?
这么说,当时是有幸存者的!
巫戰天下
白马筱追问道,“被抓的那个,你知道是谁吗?”
纳罗尴尬一笑,“是蛇神教抓的人,我们又怎么会知道。不过,二十年前,有传言说那人逃了出来,后来便销声匿迹了。”
这么说,那人被蛇神教关了十三年,又消失了二十年,这上哪找去?是生是死都不一定呢!
纪可言发现了什么,问道,“为什么你这么清楚是二十年前?那一年有什么特殊的吗?”
纳罗不假思索的说,“因为那是现在的大神官上任的日子嘛,到现在,刚好是二十周年。当时我们还觉得,这新的大神官刚上任就弄丢了一个被关十几年的囚犯,还真是出师不利。”
幸存者出逃,大神官上任,这两者有联系吗?
也许只是巧合罢了。
白马筱想多了解一下蛇首宫,便继续问,“那个宫殿里,到底有什么?”
“据说是蛇神教的法力来源。不过只是传说罢了,我们只知道那宫殿里关着一个蛇王。”
白马筱一愣,“蛇王?”
“就是蛇神教的八王之一嘛,人人都知道神教有八王,可从没人见过他们,因为他们都被关在这样的宫殿里。其实这么说的话,这样的宫殿应该有八个。”
白马筱心说你小子真聪明,八座蛇首宫的事他也是最近才知道,并且是整个UG调查了好久才发现的。
八王,对应八座宫殿,这些蛇王难道是为了守护蛇首才被关在这里的?
说话间,他们终于来到了蛇首宫附近,外围果然被一座营地环绕,门口的两个红斗篷见了他们,立刻拦了下来。
“神教禁地,不可乱闯!”
纳罗摘下面罩,“我是楼兰王子,奉父王之命,来拜会红衣使大人。”
那俩红斗篷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立刻跑进营地,没一会儿回来道,“王子殿下,请。”
纳罗满意的笑笑,带着一行人下了骆驼,徒步进了营地。
夜晚的营地,防守没有白天那么严,除了几个站岗的,基本上都在睡觉。
接着昏暗的灯光,白马筱与纪可言两人寻了个时机,遁入黑暗之中。
两人脚步很轻,没有被发现。
躲进角落,白马筱问道,“好了,接下来怎么办?”
纪可言说道,“两个月前,我就被关在这里,和我一起的菲斯同事也在,地牢的位置我还记得,跟我来。”
两人巧妙的借助黑暗,躲开了守卫的视线,不一会儿便来到宫殿旁的一个地下入口附近。
入口处有不少守卫在巡逻,即使在晚上,也有至少二十人在此把守,看来这地牢里的囚徒很受重视。
时隔两个月,纪可言再次回到这里,她激动的恨不得立刻杀进去。
白马筱赶紧拦住了她,小声道,“里面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你就这样冲进去?”
邪王盛寵:逆天七小姐
纪可言着急道,“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他们,你若是害怕,就在这等我!”
白马筱又一次拦住了她,“我要是害怕,就不和你来了。现在里面什么情况,我们完全弄不清楚,就这样冲进去肯定吃亏,不如让我探查一下。”
话音刚落,身前走过两个红斗篷,两人赶忙矮下了身子。
这时,其中一人抱怨道,“大晚上的不让睡觉,这个地牢有什么好守的?”
另一人道,“这可是南宫剑宗的弟子,稍有差池,咱们可担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