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py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桃花暖陽笔趣-第二章-uh4x6

桃花暖陽
小說推薦桃花暖陽
军训过后,许多人都黑了一圈。陆乔桃厌恶阳光,所以在那之前就做了很充足的防晒工作。甚至在军训期间还有不少教官来问她是否有中暑倾向,但都被她一一否定了。比起接受阳光的灼烧,她还是选择炎热。于是,七天下来,整个班的人都黑了一圈,只有她还白得发光。
“小乔,你用的是什么牌子的防晒霜呀。”
同桌林萝目瞪口呆,戳了戳她光滑白净的脸颊。林萝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对很多事情都是不争不抢的态度,对人也很和善。陆乔桃对这种类型的女孩子很有好感,也很乐意与她交朋友,因为一般这样的人不会给身边的人造成麻烦,让人与她在相处的过程中也会感到舒服。
陆乔桃摇了摇头,“随便买的,可能我抹得多吧。”
神話禁區 何處不染塵
晚上,有一位不速之客来高一12班找人。
一般平时的这个时候,班主任都会利用晚修的时间讲题。教室的铁门被人叩了叩,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全班人听得清楚。班上立马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被这突兀的声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叩门人的身上。
他颀长的身姿笔直的立在门口,出众的外貌给他的气场加了不少分。他把叩门的手放下,精致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麻烦你们班的陆乔桃出来一下。”
尽管他没表明身份,也没说明来意,但对这所学校有做过调查或有小道消息的人都认出了他,在底下议论纷纷。
“那是学生会副会长吧?”
“原来就是他……长见识了。之前有听说过,是个帅气的学霸,没想到居然在我们班见到了本人。”
陆乔桃看了一眼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班主任也认出了他,便指了指门口,示意她跟他出去。陆乔桃这才站起来。
“要拿本子吗?”徐南桔指了指她的桌上。
“不用。”陆乔桃从他身边走过,与他擦肩。“去四楼开会?”
“……嗯。”徐南桔转身,走在她后面。徐南桔觉得她有点高冷。不过叶西可也提前给他打了预防针,这个陆乔桃性格有些古怪,不过据说能力很强。但他对她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无法证实这一点究竟是夸夸其谈还是实话实说。直接被前任文艺部部长钦定了的人,按理说应该不会是什么低调的角色,必定会有些过人之处。但一般这样的人不会一点风声都没有,至少不会是他一直都没有听说过的才对。
徐南桔缓慢的走在她后面,陆乔桃回头,他正一瘸一拐的慢慢跟上。陆乔桃看了他好一会,直到徐南桔注意到了她的注视,对她投去了疑惑的目光。陆乔桃问他:“你脚受伤了?”
徐南桔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在跟他说话。“嗯,练舞的时候……脚扭到了。”
陆乔桃低头看了看他负伤的脚踝。九分裤的裤脚挽起,肿了一片。伤口处泛着紫黑色,看样子伤得不轻。“你学跳舞的?”
“嗯。”徐南桔点点头。
“有一款喷雾不错,对一般扭伤和摔伤有很大的用处,我亲自试验过,恢复得很快,痊愈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副作用。还有祛疤灵,有疤痕在皮肤上总是不好看的。”她说了一长串名字,徐南桔听得一愣一愣的,半晌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气氛又回复刚才的安静。徐南桔瞥了她好几眼,陆乔桃始终是目不斜视的走在前方。但徐南桔却能感觉得到她放慢了脚步在等自己,于是他对她的印象又改变了许多。他主动开口,和她搭话:“关于这类知识你倒是知道不少。”
陆乔桃知道他说的是刚刚她对他说的那些药,便回答他:“以前经常受伤,所以有去了解过一些皮毛罢了。看你也是学舞的,和你分享一下。”
徐南桔对她笑了笑,“谢谢。不过你也是练舞的吗?你说你经常受伤。”
“算是吧。”陆乔桃含含糊糊的带过了这个话题。
夏季夜晚的风清爽宜人,与白天的酷热形成对比,倒也不会冻得人凉飕飕,接受了一整天难耐闷热的人们对这样带有些微凉意的夜晚并不排斥。陆乔桃把头发解了下来,披散在肩上。清风拂过她的耳畔,带来一阵轻飘飘的极淡的发香。黑发融进深邃的夜色中,让人看不透真实与虚幻之间的交界线,有些抽象的似飘非飘。徐南桔恍惚间想,陆乔桃似乎也没看起来那么怪,其实她人并不坏。
陆乔桃和徐南桔双双到达会议室后,她发现椭圆形的长桌周围只坐了三个人。加上她和徐南桔,一共五个人。长桌的左侧坐着一个戴眼镜的人。他看起来很斯文,笑着的时候如同和熙春风拂过一般温柔。他的身旁坐着一个散着头发的女性,眼角上挑,气场强大,抬头看人的时候会感受到若有若无的压迫感,甚至好像能在她身上看到“干练”二字的存在,给人一种御姐的气质。戴眼镜的人先开口介绍了自己:“我叫顾清暖,是学习部的部长。”
顾清暖身旁的女性站了起来,朝着她的方向点了点头。“孟情,后勤部部长兼文艺部策划之一。”
陆乔桃点了点头,对他们做出了回应。“陆乔桃。”
坐在中间位置的人没有说话,却直勾勾的看着她,不过并没带有恶意,但却好像隐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复杂情绪。陆乔桃没搭理,而是等待着他们的下文。他的长相很显英气,双眼上挑,却不带任何戾气。有着出众的相貌人却不显得轻浮,而是会有让人想要以礼相待的感觉。徐南桔走到洛北炽身旁,他们两个随意的站在一起却营造出了一道靓丽风景的感觉。不过普通学生也的确对学生会这两位镇会之宝做出了简单的评价,比如“学生会压轴”“学生会风景线”之类的评价极高的称号。
“我叫徐南桔,是学生会副会长。这位是学生会的会长,洛北炽。”
不知为什么,陆乔桃在洛北炽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却说不清道不明。她甚至肯定,这绝对不是她与洛北炽的初见。
但她脑海里确确实实对洛北炽没有一点印象。
不过她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对于她来说,与其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觉。
徐南桔打开笔记本电脑,投影仪上投映出桌面上的画面。洛北炽说:“既然你初来乍到,那么我们现在便告诉你一些学生会的现状和规则。”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很有磁性,让人想到黑夜里飘散着淡淡香气的白蔷薇,低调清冷,沉默美丽。看起来待人友好实际上却与普通人有着云泥之别的差距,莫名有一种疏离感。
“学生会成员的筛选是从尖子班里抽出来的,今后你会负责文艺部的招生事项,所以这一点比较重要,先让你了解。”
陆乔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知想了些什么。随后,她问洛北炽:“那我算什么?”
洛北炽用手撑着下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桌子。“你比较特殊,因为是前文艺部部长钦定的人选,我们也就破了例。不过学校管这方面的事务不是很严格,所以不会对学生会造成什么影响。”
怪不得她被徐南桔叫出来的时候班上的同学都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原来对于普通班的学生来讲,他们是没有资格加入学生会的。所以在他们看见徐南桔把她叫出去的时候自然顺理成章的认为是她犯了什么事,得罪了学生会的成员,所以才被叫出去接受制裁。
洛北炽见她没什么问题要问,便继续说了下去。徐南桔点了一下ppt,洛北炽接着说:“学习部负责提高与监督各位部员们的学习情况,除了校方自带的每周周测和月考以外,学习部内部还会进行每月学业检测来对部员进行二次过滤。后勤部负责打理一切杂物与对棘手问题的善后,以及卫生检查和仪容仪表检查,这是每天都必须进行的,所以后勤部工作量相对来说较大一些。然后便是你负责的文艺部了。文艺部主要是策划校内一切节日演出与文娱活动,比如校庆与校运会。”洛北炽简单介绍了各部分的分工后,拿起桌上的水杯洛小抿了一口。“南桔,开一下往年学校晚会的现场照片给她。”
徐南桔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有着往年晚会的照片。不得不承认,她似乎能理解为什么校方想把文艺部给废除了。确实毫无新意也毫无水准,也难怪叶西可会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了。虽然这相当于病急乱投医,但眼下看来她也能理解,叶西可是毫无办法了。
陆乔桃看完后,心里大概也有了个底。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徐南桔说,“我们学生会一向很民主。”
“叶学姐的确也向我们提过你有条件,没关系,说吧。”
“我需要推翻以往的文艺部一切理论定则,这些旧的规章制度都将不复存在,将由我来制定新型规章制度,我会让文艺部进行一次‘大变革’。”
洛北炽用圆珠笔在桌上敲了敲,所有人都没出声。面对这么过分又出格的条件,他只回复了一个“好”。
陆乔桃说:“你不怀疑我吗?”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你,学生会的全体成员也会相信你,你会做得很好的。”
陆乔桃看了他半晌,最终露出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容。“谢谢你,你会是一个好会长的。”
“我期待你的表现。还有,欢迎你加入学生会。”
陆乔桃回到班上,林萝担心的问她:“没事吧?小乔……你得罪学生会了?他们都在说这件事,有些人还说得很难听……你到底怎么了,我有点担心。”
陆乔桃摇了摇头,对她做出一个安慰的微笑。“我没事。”
“那究竟是怎么了?”
陆乔桃撑着头出神,心不在焉的看着讲台上口若悬河的科任老师正在充满激情的讲课,不知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被抓去做苦力了。”
从第二天开始,陆乔桃每天都要去学生会进行报道。
林萝自从知道了她被学生会招收做了文艺部部长一职,每天都对她投以崇拜的目光。陆乔桃也不是第一次有小粉丝,所以她也并不是很在意。
倒是另一个人,意外的成为了她的小粉丝。
自从昨天他们互加了联系方式后,徐南桔也要了她整理的那些药膏品牌。陆乔桃是把所有整理出来的东西都放在微博里的,这样找起来也很方便,而且她也不吝于把自己觉得好用的东西分享给需要的人。于是她索性把自己的微博给了他,让他自己去搜索。
两分钟后回给她的是一屏幕的省略号和问号。
一路南北
然后陆乔桃给他发了一个问号,代表她对这一屏幕问号的不解。
徐南桔:…………花简?
陆乔桃:?
陆乔桃:怎么了?
徐南桔:你是花简?
陆乔桃:嗯。
明統天下 鄭沐陽
花简是她工作时用的网名。因为不方便用真名,她就随便取了个化名。花是桃花的花,简代表很简单的意思,她有时候真的觉得可以再敷衍一点,但其实她认为这种东西并不需要太过在意。
过了半天,徐南桔回复了。
徐南桔:???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不过也没关系,陆乔桃也并没有很关心。
第二天,她打着哈欠,把校牌放在读卡机上。一双手在她把校牌拿出来之时从她身后探过来,在她打完卡后也接着刷了卡。
于是这个姿势在外人看来正好是陆乔桃被他虚虚的抱在怀里。
陆乔桃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得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每一个弧度都呈现出恰到好处的完美,并且这双手比陆乔桃的要大上许多。她转过身,抬头,洛北炽正在看着她。但他并没有保持这个姿势很久,而是打完了卡后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从她身后抽了出来,漂亮的手与她的袖子轻轻擦过,好像带走了她身上一小片淡淡的香气。
“早。”洛北炽对她笑了笑。陆乔桃随意的回应了一声,刚打算回教室补觉,就被洛北炽叫住了。
“小桃。”洛北炽依旧保持淡淡的微笑对着她,笑容很温暖。“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你随意。”陆乔桃也回望他,似乎是在等着他的下文。
“现在时间还早。”他把饭卡悬在她眼前晃了晃,陆乔桃清晰的看见上面写着醒目的徐南桔三个大字。“去吃早饭吗?”
她被洛北炽拉去吃早饭了。
洛北炽去帮她拿餐具,她便百无聊赖的观察这个首次见到的学校食堂。
这是她入学以来第一次参观这所学校的食堂。因为太早,所有食堂并没有很多人,来来往往的人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也许是现在人数不多的原因,显得食堂很空旷。她随意的观察完了之后,洛北炽带着餐具回来了。他早餐吃得不多,倒是给她的不算少。她用筷子戳了戳餐盘里松软的面包,上面还散发着刚出炉特有的热气。洛北炽低着头,没看她。他在别人面前似乎很少笑。这里所说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但她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更多是应酬式的笑容。她很少笑的原因就在于此,那样做太累。与其那样,她宁愿给别人留下淡漠的印象。
来食堂的人越来越多,也许是两人相貌都比较出众,聚集在他们身上的视线也就越来越多。
“我是不是见过你?”陆乔桃开口。
“嗯?”洛北炽将撑在脸颊上的手移开,搭在桌上。“不知道。”
“……”陆乔桃有些语塞。
“对了,我昨天刚接到校方的通知,也是你该履行身为文艺部部长职责的时候了,任务来了。”
她抬头,再一次对上了他的视线。
“一个月后有一个迎新晚会,你来负责筛选节目以及组织以学生会为名义而额外加一场附加节目。所以,你现在就需要安排负责表演节目的人选了,还有排练。”
重生空間之田園歸處
陆乔桃皱眉,“表演节目的人选……时间太紧促,恐怕当下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
“没关系,慢慢来。你有想要表演的方案了吗?”
一球當
星武天王
“大致方向是有了,我之后会深入的。”
洛北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现在缺少的便是人了……关于这个我会尽力而为,孟情人脉广,可以拜托她找几个拥有才艺方面技能的人,或者你也可以……”
淺伏深愛,惹火神秘男神
豪門溺寵:冷少的盲妻 yo飯團
“不用了。”陆乔桃抬头,“既然你会尽力而为,那我有人选了。”
“嗯?”洛北炽饶有兴致的接话,“比如?”
“我。”她指了指自己。“还有你。”
洛北炽有些惊讶,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做出这么大胆的决定,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如果徐南桔愿意,再加上他。”
“他会愿意的。不过我没有舞蹈功底,恐怕……”
“你有。”这里陆乔桃用的是陈述句,她说得斩钉截铁。“你有。你不用骗我,我看得出。”
“……”洛北炽的笑容凝固了。果然自己一开始就该意识到,骗她只是做无用之功。他叹了口气,打算接受现实。“为什么是我?”
“因为人手不够。”她说得理直气壮,“你作为学生会会长,也不想看见组织晚会的学生会本部连一个小节目都拿不出手吧。”
“这么说没错,但……”
“那就够了。”陆乔桃站了起来,“那就是答应了。明天到舞蹈室来练舞,我会尽快的把队形排好。至于剩下两个人,我会尽快找到。”
洛北炽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无奈的轻笑了一声。
淡然,雷厉风行,干净利落……我该用什么形容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