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len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肩上天堂 ptt-第三十章 流過血流過淚,但還是要勇敢往推薦-1d19c

肩上天堂
小說推薦肩上天堂
成为值得回味的留恋
我右手上握着的笔尖停在这里就再往下写下去了,她已经将她的故事全部告诉了我。不波澜壮阔,也不大气磅礴,只是千千万万个平方人当中的一个普通故事。
我问她,“那后来,梁小凡怎么样了?”
億萬寶寶:腹黑爹地不及格
她朝我笑笑,却是无比满足的说,“死了,在家里上吊死的。”
君已斷腸 陵骨
面对这样的答案,我没意外也没惊讶。他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死去或许比活着来的更加舒坦。至少他不会再受心理上的自我折磨,也不会再有任何人去阻挡他想要做的事。解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薛神 千涯
後宮兇猛:臣妾是臥底
我打开手机看了眼手机上时间,还有大约十分钟的时间。
“后来你真的再没见过李娇阳吗?”
她摇头,语气里带着股释然。
“不是不见,是不想见。我这辈子欠的最多的人有三个人。”
“那仨个?”
她掰着手指一一数给我看,说,“我妈妈还有花花,最后是我欠的最多的杨博。说来可笑,他们都因我而死,但到头来我却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聽雪樓系列
一时间,我很受触动的说,“也许对于他们最要好的礼物就是你好好活着。”
瀚天記 甘果
“活着!”
这一段话说完,时间刚刚好。
开始送她进来的那两名女警时间一到,就进了来带走了她。
回望时,不知是否是幻觉,总觉得她那灰涩无光的眼睛里多出了几分温暖纤柔的光。
血神系統
整理好采访的笔记,我也准备回去了。走出监狱大门时外面一片漆黑,我冷不丁地倒吸了口凉气打了个寒颤。本想着用手机上的软件打车回家,可立在寒风中足足等了十几分钟附近也没司机接单。正当要放弃打车想法,走路去离这儿近的公交车站等公交时,一辆黑色的奥迪停在了我面前。
正纳闷是谁,这时车子车窗摇下,探出一个熟悉人的面孔。
“上来吧,这公交车一小时一趟。”林文微笑着好心跟我说。
按理说送上来的肥肉没有不咬的理啊!
没做太多考虑,就坐了上去,对他说,“福苑小区,谢啦。”
“不用谢!”
经过尴尬、漫长的车程,终于到达了我的家。下车时,林文小哥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一起去看电影!我内心彭拜,表面冷静的点点头说,“好啊,到时候电话联系。”
总之在他开车离开不久后,我整个人是疯了似的跑回去的,这是要恋爱的节奏耶!
回家洗漱完毕后,我坐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开始了作为记者最原始的工作写文章。
我小心翼翼的的将万代偷偷给我的那张皱巴巴的纸条打开,上头用不太显的圆珠笔写着一段短短的但意味深长的诗。
《一半风一半树》
如果可以
有山有水有人家 野花艾菊
我愿这世上的所有风雨都避开你
使笑容永恒定格
狼與兄弟 純銀耳墜
如果可以
我愿用礁石烂大海枯来证明
让你不再流浪
如果可以
我愿每天都是晴天
如果可以
我愿成为一半风一半树
依偎一起,陪伴一生
本书完
我的青春叛逆期
2016年12月26日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