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3au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夢有多少米 起點-彩色童年2熱推-pqqon

夢有多少米
小說推薦夢有多少米
2
槐东村的油菜花又开了!
村里的孩子喜欢往油菜花地里钻,置身其中,如同在海里游泳,春风吹过,激起金色的浪花。玩累的梦三坐在田垄边,一朵一朵地数着旁边的油菜花。
村长毕怀书的儿子成才看她痴痴的样子,笑道:“梦三,你数菜花干什么?当钱数呢吧!”
逆世狂顏,絕色幻術師 錢罐兒
她歪着脑袋,一本正经地答道:“晚上数星星,数多了眼花,数菜花,眼不花。”
成才没办法理解她的话,在他眼里,她和许梦多都是傻子,脑子有问题。
“梦三,你跟你哥一样,十足的呆子。许家有两个呆子,二呆子和三呆子!”他边说边使劲地笑着,感觉自己的总结十分天才。
“你才是呆子呢。成才,不许你骂我二哥。”
“他就是呆子,他如果不呆,为什么数学考了30?”
“那是因为…”梦三想不到理由,支支吾吾地,脸都急红了。
“因为什么啊?不就是呆吗!”成才得意得眼睛弯成月牙儿,露出一口闪着寒光的大白牙。
“成才,你又欺负人!”
成才扭过头看到许梦飞站在身后,他头顶上的太阳闪耀夺目,刺得成才眯起眼。
“飞哥!”成才滚起来,屁股上的泥土都来不及拍,一溜烟跑得没了影儿。
成才是村里的“小霸王”,他谁都不怕,就怕许梦飞。许梦飞个高,关键是村里的孩子都服他。
许梦飞读小学五年级,许梦多刚读小学,梦三到秋天要上幼儿园了。许鹏程把家里的债都还了,打算再攒点钱帮爹娘重新盖房。老两口还住着老土房,两个儿子让他们搬过来一起住,他们怎么也不肯搬。兄弟二人就商量等攒足钱给老人盖新房。
爷爷奶奶的老土房上有一个个土眼儿。春天的时候,蜜蜂喜欢往土眼儿里钻。村里的孩子们拿着树枝挖蜜蜂,然后装进火柴盒或者小药瓶里,聚在一块比谁的蜜蜂多,最多的被封为“蜂王”,其他的孩子要一整天听从他的命令。
挖蜜蜂是个危险的游戏,不慎会被蜜蜂蛰,胆小鬼和傻瓜蛋子永远做不成“蜂王”。许梦飞几乎每次都能成为“蜂王”,当然,成功的背后总有许多艰辛,他曾不止一次地被蜜蜂蛰肿手和脸,尹秀骂过他,许万里抽过他,可他还是不知死活,看着他红肿的脸,有时真的很难分得清是被蛰的还是被抽的。
村里的孩子们服许梦飞,说他够爷们。许梦飞个子高,白白净净的,跟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潇洒漂亮,活脱脱一个再世许文强。
但有人不服许梦飞,他就是成才。成才是村长的儿子,本应成为众孩瞩目的焦点,可所有的风头都被许梦飞抢了。成才敢怒不敢言,许梦飞的厉害谁没见识过。他经常安慰自己:许梦飞比我大五六岁呢,等他老了,我就能出人头地、占山为王、称霸天下、笑傲江湖了。于是,成才经常做梦,还在梦里笑出声。
成才对付不了许梦飞,就常常拿梦多和梦三这两个呆子出气。成才和梦多在一个班念书,梦多班里垫底,成才名列前茅。于是,成才经常拿成绩打击梦多,要他脸面无光,更要他丢尽许梦飞的脸。
“二呆子,不好意思,哥们这次又比你多几十分。”他常常这样挖苦梦多。
六朝金粉
王妃不安於室 小小桑
梦多厚颜无耻地露出那对继承廖菊香的酒窝和两排大白牙,傻呵呵对成才说:“成才,你真厉害!你总能考的好,不愧是班长,向班长学习。”说着,他用左手向成才行了个许鹏程教他的军礼。
“许梦多,你是故意的吧!考成这样,你还好意思笑,笑得跟二百五似的。”成才最烦梦多的笑,他的笑令他很没成就感。
放学后,梦三拉着梦多去奶奶家的老土房。房子是用土坯垒成的,连厨房一共四间。堂屋正中央挂着一幅观音像,下面摆着一张旧香案。梦三喜欢闻泥土的气息,喜欢仰头盯着墙上的观音画,她并不认识观音,只觉得十分的不俗。而梦多喜欢靠着墙,贴着它十分舒服,有时他会在上面歪歪扭扭地写几个字,爷爷问他在写啥,他很兴奋地念出墙上的“蝌蚪文”,不识字的爷爷总自豪地夸道:“二子的字写得真好!”
毒醫難
村里的土房基本被改建成砖房,还住土房的没几户。爷爷奶奶的土房是三十年前建的,看上去很旧。春天,墙角的野花盛开着,给土房穿上绣花鞋;夏天,屋后的杉树枝繁叶茂,为土房撑开一把把遮阳的伞;秋天,五彩的落叶“簌簌”飘舞着,送给土房一场美妙的视听盛宴;冬天,白雪从天而降,为土房编制一件幸福的婚纱。
爷爷奶奶经常坐在土房的门口。奶奶端着簸箕边搓边颠,要把油菜籽弄干净,爷爷在一旁,叼着烟发呆。
礼拜天的早上,梦三吵醒两个哥哥,一起搬凳子摆在土房前,然后埋头做作业。梦三的作业很少,可她每次都把所有的书搬出来,摞得老高,还总把眉头皱着,一副思考难题的样子。许梦飞抬头看到她,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梦三就会狠狠瞪他一眼,意思是你吵到我学习了。一旁的梦多听到笑声也抬起头,看到笑开花的哥哥和眉毛拧成一团的妹妹,会选择默默地微笑,他根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截然不同的表情,反正跟哥哥妹妹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
狂妄總裁追愛記
土房的样子很安详,可下雨天经常是一幅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的景象,老两口翻出家里的锅碗瓢盆去接雨。梦三特别喜欢下雨时待在爷爷奶奶的家里,雨水落在碗里,溅起朵朵水花,奏着轻快的乐章。爷爷说天上有许多五颜六色的鱼,梦三就盯着锅碗瓢盆,希望有鱼能掉进去。
屠神遊戲 一天瘦一斤
许万里将土房修了好几遍,可还是经不住雨淋,照漏不误。修是无济于事的,梦多十岁生日刚过完,兄弟二人就出钱推倒老土房,竖起青瓦红砖的新房。
我的夫君是吸血魔王
西遊之吞天大熊貓
为许家服务的三十几年的老土房终于安息了。看到躺在地上的碎泥块,老两口轻轻地叹了几口气,许梦飞站在泥块上,眼角流下两行泪水,梦多和梦三拽着他的手哭得眼前模糊一片,以后再也见不到老土房了,再也不能一起挖蜜蜂、一起接雨水了。
國士無雙 驍騎校
几间土房见证了许家两代孩子的成长,装载着三代人的记忆。梦飞忘不了它们的笑声,梦多也忘不了它们的体温,梦三至今还感受到它们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