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7lv超棒的玄幻小說 愛來過緣來過 絕版DNA-40.大結局熱推-kwsbw

愛來過緣來過
小說推薦愛來過緣來過
那时孟令语在医院陪着她,给她上淑女课。
忽然听到楼上一会东西摔了,一会什么东西炸了,一会又吵起来,或者在她们刚刚睡着,楼上突然一声巨响。
廚娘醫妃
廢土法
那天晚上黎昕被吵醒,她一定要到楼上去看个究竟,心想楼上是不是住着个神经病患者,是的话就马上转院。
刚一推门,一只凳子飞过来,黎昕敏捷的躲过,凳子砸到对门。
幸好对面门是锁着的。
“大晚上发什么神经?有病啊你。”黎昕大骂道,差点被凳子拽到心里着实不爽。
“他确实有病。”
瑞奇从地上爬起来,手里还拿着针劝说老爷爷接受治疗。
这是黎昕第一次见到瑞奇,当时认为这家伙简直弱爆了,几分钟后才明白,是这老家伙太狡猾无理取闹不好对付了。
瑞奇当时在医学界就已经小有名气,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年少有为的才子。
第一次来这里上班,院长让他对付这样一个老怪物,他可不想丢脸所以一直坚持和他耗下去。
短短的几个礼拜,他病情没好转结果自己却是一身的伤,一天不是磕了这里就是碰了那里。
黎昕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他是谁,直接使用暴力把那位老爷爷按在床上在用绳子拴好,让瑞奇给他打针,吃药时直接用灌的。
这样连续了几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人也更精神了,可脾气更加暴躁。
有一次他看见黎昕在医院旁边的花园里打太极,非要下去和她切磋一下,这才发现自己被锁在房里,窗户也从外面被铁栏杆封锁住了。
这是黎昕和瑞奇还有孟令语他们三人出想的办法,只要老爷爷不出房门他们玩的时间就会多一些。
最后老爷爷被逼无奈只好向他们投降,答应只要黎昕和他练太极,他就乖乖吃药打针。
他们每天都会打上一两场,但结果都是黎昕胜利,老爷爷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的孙子敢赢他。
黎昕在医院躺了半年多,终于获得准许出院的通知。
她把天佑、伊泽薇儿他们的联系方式都弄丢了,暂时联系不到他们,她准备过几天就和语回国。
想到回国黎昕觉都睡不着,吃药也变得主动起来,幻想着和他们重逢的各种场景,一想到天佑见到她可能会有的表情,不觉哑然失笑。
而瑞奇由于跟医院签了约只能等到明年才能去,他恳求黎昕和语等到明年回去,她俩一致摇头。
随着老爷爷的病情逐渐好转,人也越来越精神,老奸巨猾的本领与日俱增。
这些日子练太极一次都没有赢过黎昕,心里那个不爽啊,怎么能输给一个小丫头呢?
他躺在思索着怎么挽回面子,虽然知道的人并不多。
瑞奇和黎昕进来给他送药,语在房间收拾准备走时带的东西。他看到黎昕气就不打一处来,黎昕没说什么,拿着手中的报纸看的入迷,其实她从里不看报的,这次是因为头条上竟然是洛俊楠的大名。
玲瓏曲笙歌
上面写着他在伦敦一场小球赛中脱颖而出,被足球界视为最有潜力的新手,下面还有他的联系方式。
王子殿下:獨寵公主
黎昕把有他的联系方式的报纸剪下来。
瑞奇跟他说了一下最近的病情,正要给他打针时,他忽然翻身敏捷的抢过针管一下扎在瑞奇的屁股上,推倒正在剪报的黎昕,利索的逃出去。
瑞奇趴在地上痛苦的叫着,黎昕看他没什么大碍跑出去追那老头,心想这严重的精神病患者,胡乱跑出去对社会可没什么好处。
老爷爷站在马路中央,回头得意的望着后面跟来的黎昕。
“小心”
黎昕一个箭步冲过去推开老爷爷,老爷爷没站稳倒在路边上,他亲眼看到一辆车飞速驶过来把黎昕撞飞了出去,一片血迹染红了车窗。
当他追过去抱起黎昕时,她已经奄奄一息。
孟令语和老爷爷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外,老爷爷眼里布满了血丝,但他仍不肯去休息,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黎昕不醒来,那么他也不活了。他暗自下决定。
瑞奇在手术室忙了整整三十二个小时才疲惫的走出来,安慰他们道“不用担心,她没事。”
孟令语扶着他坐下,问他详细的病情。
过了一天,两天,三天……
黎昕一直没有醒来。
又过了一个月,黎昕仍没有醒来。
不知不觉一晃一年过去了,时间悄然溜走,黎昕还是没有醒来。
瑞奇的谎言瞒不住了,他只好告诉大家,黎昕已经成了植物人,醒来的可能极其的小。
老爷爷每天都守在黎昕的床边跟她说话。
孟令语和瑞奇一边查找实验使她醒过来的一切方法,一边各处拜访名医专家学者什么的。
恍若间一年飞逝,黎昕依然没有醒来。
老爷爷在一旁一边自责一边感慨道“如果她能够醒来,我一定要让她做我的孙媳妇。”
“你孙子是谁?”孟令语不禁问道。
“我小时的好伙伴夏天佑。”瑞奇说道。
他一说到夏天佑的名字,黎昕忽然有了一丝的反应,瑞奇赶快去看,并请来一堆国际上赫赫有名的这方面的专家,以提供最好的治疗方法。
黎昕只要听到夏天佑的名字就会有反应,专家们研制最好的药给黎昕服用,同时他们一直建议把那个叫夏天佑的人请来,这才是让黎小姐醒来的最好方法。
可他们谁都联系不到天佑,老爷爷给天佑的爸爸夏正沧打个电话,而他却说天佑暂时不能回美国。
他和天佑之间有一个约定,他给天佑四年的时间,和足够的资金让他自己在中国闯荡,但四年之后天佑必须回美国接管他旗下的企业。
他对黎昕印象不是很好,自己的儿子为了救她差点丧命,他反倒希望天佑早点忘记这个女人,关于这件事他对天佑只字不提,也让手下的人都封住嘴。
老爷爷为难起来,他听说天佑对一个叫金叶的女孩一往情深,后来的消息都被夏正沧封锁了,他并不了解,但他了解自己的孙子,性格倔强,要让他喜欢上黎昕恐怕要费一番脑筋。而孟令语只知道伊泽很喜欢黎昕,至于天佑这个人在她的印象中几乎没有存在感。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磨,他们每天说天佑的名字都不下上万次,几乎整个旧金山都知道夏天佑这个名字。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阳光斜射进病房照亮整个屋子。
老爷爷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孟令语半眯着眼睛口齿不清的叫着夏天佑的名字。
突然黎昕的手指动了一下,所有的机器都这都有了反应,孟令语加速喊着天佑的名字,摇醒睡着的老爷爷。
黎昕的手又动了一下,瑞奇收到信息马上从别的病房冲出来,他刚走进病房,不小心把口袋里给小朋友们玩的石子掉落在地上。
黎昕仿佛看到夏天翔踹她时那只小狮子掉在地上,声音那么熟悉。
她猛地睁开眼,又忍不住闭上,再慢慢的睁开,以适应许久不见的光芒。
極品姑爺 東閩一笑
刚开始黎昕话很少,只听他们一直说个没玩。
随着黎昕神速的康复,话也多起来。
他们问起关于她和天佑的事情,黎昕总是说没什么,最后实在招架不住,只好说因为天佑曾经在悬崖救过她的命,使她终生难忘。
这时孟令语想起黎昕出车祸前,口袋里从报纸上剪下来的那些联系方式。
当老爷爷提起让黎昕做他的孙媳妇时,黎昕笑她老年痴呆痴人说梦。
当然他并没有说天佑就是他的孙子。
在床上躺了好些日子,黎昕开始下床活动身体,并计划着回国的问题。
一天黎昕正在房间里乱发东西,孟令语进来看整张床铺跟鸡窝似的,心碎了一地。
最近教黎昕如何做淑女的努力都白费了,“喂喂,我的大小姐,你在干嘛?”
“之前从报纸上剪下来的一些联系方式,看到没?”黎昕头也不抬继续乱翻着。
“奥奥,我想起来了。”语恍然大悟,她到黎昕之前住的病房的抽屉里找来给她。
黎昕按下一串数字拨过去,接电话的果然是阿楠,她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先不要把自己活着的消息告诉天佑他们,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想好好想一想。
黎昕不在的时候,老爷爷和瑞奇、孟令语三人就偷偷商量着怎么撮合天佑和黎昕,三人秘密谋划了很多方案,最终选出一个最佳办法。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我非常愿意。”
黎昕正想着,被这声音吓一跳。
“无论她将来是富还是贫穷,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我愿意与她白头到老,长相厮守,永不分离。”天佑认真的看着黎昕说。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
黎昕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天佑紧紧拉着黎昕的手,期待着黎昕的回答,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绝世奇缘,他这次说什么都不会放手。
黎昕仔细想想,反正嫁给天佑也不吃亏,还正合我意呢!先答应他,等婚礼结束再找他们秋后算账。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她轻轻点了点头,下面一片欢呼,天佑抱着她的腰温柔的吻了她的额头。
孟令语拿来一块镜子摆在他们面前,黎昕看着镜子里的天佑,真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天佑害羞的笑了。
敬酒时,天佑一手拉着黎昕,他先带着黎昕走到那位老爷爷那里,
“这老家伙到底什么来头?”黎昕心里盘算着,万一是天佑的长辈那自己以后还不受他的欺负?
“爷爷”
暗影街
“哎,好孙子。我的孙媳妇,咱俩还真是有缘啊。”老爷爷看了一眼姥姥,捂着嘴偷笑着。
爷爷?好了,明白了。黎昕红着脸瞪他。
“瑞奇,你个叛徒。”黎昕追着他满屋跑。
“喂,不是我的错好不好,我哪知道你不知道那爷爷就是天佑的爷爷啊。”
瑞奇委屈的躲在天佑身后,结果连累了天佑一起挨打。
“那你怎么认识人妖的?”黎昕想想就来气。
特工皇後不好惹
新郎新娘反串,这唱的哪一出啊,脸都丢尽了。
“我们本来就认识啊,你没出生时我就认识你老公了。”瑞奇大笑着跑出门外。
他刚开门就撞到一个活物,哎呦的惨叫了一声。
“请问伊薇儿小姐在吗?”来者问道。
“在里面,薇儿美女,有人找你。是个男的。”瑞奇见黎昕追出来赶紧跑掉。
“找我有什么事?”薇儿淡定的问。
“有人从中国给您寄来一个包裹,请您签收。”说着让人抬出一个超大号的箱子。
“什么包裹?你送错了吧?”
来者拿出照片和薇儿对比了一下,肯定的说“没错,就是您。”
他们没经过允许就把箱子抬到屋里来,黎昕十分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东东,催着薇儿赶快打开看看。
薇儿敲了敲箱子,貌似是空的。她慢慢撕开包装,解开绳结。
“喔!”
一个人影从里面冒出来,漫天散着芳香的花朵。
“喜欢这个礼物吗?”季风从里面跳出来,看着薇儿。
薇儿扑向他的怀里,隐藏已久的泪水喷涌而出。
琳达依然守在伊泽的墓,她还是放不下,如果有来世,她愿意再等他十八年。
又是一年清明节。
黎昕和天佑一起来为伊泽扫墓,琳达早就到了。
她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跌跌撞撞说话很没分寸。
“本以为我们够早了,没想到还有比我们更早的。”黎昕跟她开着玩笑。
超級軍火商系統 凝視羽毛
“还有比我更早的,就是它”
琳达指着趴在伊泽墓碑前的honey.他们看着honey,不约而同的笑了,笑声穿过草地,穿过树林,穿过河流,穿过沙漠,穿过戈壁……不知在哪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