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y0f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橫推武道 ptt-第二百二十五章-4w4zl

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这个偷袭李悼不成,被一巴掌抽飞出去的白人青年,正是刚刚从这里离开的威尔。
“亚帝斯来的肮脏臭虫……你是什么人?竟敢闯进这种地方来。”
威尔冷冷地看着李悼,眼中充满了敌视和凶残,就像一头嗜血的豺狼,随时准备将猎物撕扯粉碎。
最吸引人注意的还是他那对异常突出的尖锐犬牙,森冷恐怖。
但吸引李悼的不是这点,而是在精神力场的扫描下,对方根本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没有血液流动,身体也没有任何热量,除了没有腐烂之外,和一具尸体简直没有任何区别。
唯有在大脑和心脏这两个部位,还散发着一种让他感到有些熟悉的特殊波动。
李悼很快就在记忆中找到了这种熟悉感是怎么回事,是阴物身上所特有的那种感觉,对方赫然是一个阴物。
这个发现让李悼有些吃惊,因为阴物本该是没有自我意识存在的,像对方这样还能自我思考的阴物他还从未听说过。
威尔见李悼一直不回话,冷哼一声:“我就先废了你的四肢,再来慢慢拷问你好了!”
虽然刚刚被李悼一巴掌拍飞,但他并不觉得李悼会是用出全部实力的自己的对手,所以他信心非常充足。
话音刚落,他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快到甚至连残影都看不到。
但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一样东西,那就是光。
只见李悼左眼红光一闪,一道强盛的激光就从那里激发射出,射出的瞬间就命中了威尔的肩膀。
桃花折江山
高度集中的恐怖热量直接熔化了威尔身上的血肉,击穿了他的肩膀。
威尔惨叫一声,整段手臂就已经被李悼用激光所斩断,掉落在地上。
“……你这是什么力量?!”威尔没有了刚刚的自信,停在那里,用一种极为惊惧的目光看着李悼。
刚刚那道攻击发生得太快,他完全没看懂怎么回事。
“断肢这种伤害无法复原吗?”李悼看着威尔肩膀处的伤口截面,那里并没有重新生长的迹象。
被他用这样的目光盯在身上,威尔只觉得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恶寒,他猛地打了个激灵,转身就向外面逃去。
他意识到这个闯进来的家伙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必须由戈登他们出手才行。
李悼怎么可能放着他就这么离开。
只见红光一闪,威尔的两条大腿也步了那条胳膊的后尘,从膝盖那里齐刷刷被斩断ꓹ 整个身体也猛地失去平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扭曲力场化作无形的大手ꓹ 将重伤惨叫的威尔一把抓了过来。
将威尔抓过来后,李悼眼中便泛起了红光,就要对威尔进行读取记忆。
但是等到开始读取的时候ꓹ 他才发现威尔的记忆竟是一片空白,真就和死人完全一样。
阴物读取不了记忆?
紫瞳輪回
李悼心中闪过这道念头ꓹ 同时一拳重重打在威尔的心口部位,打得威尔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已经看出来威尔的要害只有大脑和心脏ꓹ 其他部位的伤害实际上无关紧要。
“像你这样的东西在这个别墅里还有好几个。”李悼伸出一根手指ꓹ 指尖冒出一段强盛的激光,“所以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敢骗我我就杀了你。”
威尔看着李悼指尖的高能激光,脸色惨白地连连点头。
“你们抓这么多女人的目的是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这都是戈登的命令。”
李悼仔细看了看威尔,这家伙没有心跳,不需要呼吸ꓹ 所以常规的测谎手段都没有作用,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说谎。
他暂且选择相信了对方ꓹ 继续问道:“像你这样的血种ꓹ 总共有多少个?”
“十二个ꓹ 包括戈登的话是十三个。”明明是一个死物ꓹ 威尔对死亡却似乎格外恐惧,交代得非常坦白。
“戈登是第一个ꓹ 但是他和我们不一样ꓹ 远比我们更加高级ꓹ 像转化普通人成为血种这种事情,只有戈登才可以做到。”
“我们的生命都在他的掌控之中ꓹ 没有人能抗拒他的命令。”
“阳光对我们并没有伤害,我们只是单纯地讨厌阳光。”
“谁也不知道戈登的力量来源于哪里,这是他的秘密,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
“……”
囚籠猛獸 顏漂亮1
很快李悼就将威尔知道的那些都问得差不多了,不过威尔在这些血种中的地位也不高,只属于比俞子濯高一级的跑腿,所以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農女傾城 漸進淡出
就比如戈登让俞子濯等人掳来这么多女生的目的,威尔就完全不清楚。
“戈登在什么地方?还有以前被掳来的那些人又在哪里?”
李悼早就用精神力场将整个别墅内外都扫描了一遍,只找到三个和威尔差不多的普通血种,并没有找到戈登。
也没有发现那些被掳走女孩的身影。
“都在古堡那里……戈登前不久买下了一个古堡,自买下古堡后就一直住在那里,那些女孩也都送到了那里。”
说着威尔有些犹豫地说道:“明天就是周末,戈登会在古堡举办一次晚宴,邀请了纽特利的很多权贵参加,这些女孩似乎就和明天的晚宴有关。”
綜主fate金光閃閃捕麻雀 半醒的熊貓
“明晚的晚宴……”李悼若有所思,继续问道:“还有呢?”
“没……没有了。”
我乃大後期 暗夜煙槍
威尔刚刚说完这句话,眼前就闪过一道强盛的红光,他心中大骇,还不等做些什么,意识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而地上则多了一具被烧穿了头颅的尸体。
李悼杀了威尔正准备离开客厅,忽然又停下了脚步,他看了一眼地上七倒八歪的那些女孩,精神力场以一种冲击的方式横扫而出。
被他以精神力场这么一冲击,那些原本昏迷中的女孩纷纷发出一声痛叫,捂着脑门从昏迷中缓缓苏醒了过来。
等到他离开一段距离后,便听到一道道尖叫惊呼在后面响了起来。
李悼没有理会后面的那些动静,在他看来那几个女生会遇到这种事情,自身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而且他又不是那些女生的保姆,能为她们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不错了。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而在这时,一个被客厅里动静吸引过来的血种正好撞见了李悼,都没等那个血种反应过来,就被李悼用扭曲力场一把抓了过来。
然后又是新一轮的拷问环节。
没用多久,李悼就将别墅里的另外三个血种全都抓起来拷问了一番,又从他们三个身上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那些女孩确实是用于明天的晚宴。
戈登准备利用明天的晚宴,将参加宴会的那些权贵全都转化成血种,试图借此控制住整个纽特利。
普通人转化成血种的过程中,需要抽取至少三个活人的生命力,被掳来的那些女孩正是用于此处。
不过这三个血种也不知道戈登的力量来源于何处。
李悼问到想知道的事情后,就杀死了三个血种,直接前往戈登所在的古堡。
……
農家媳
……
宽敞的道路旁边是一片密林,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密林中,在夜色的掩饰下,除非特别仔细地进行观察,否则没人可以看到这辆车的存在。
季夜坐在汽车内,手上拿着一个望远镜,看着前方远处高坡上的那片古堡。
一双裸露的双臂从后面环绕上了他的脖子,身无寸缕的栗发女子搂住了他,诱人的曲线直接贴在了他的后背上。
“还没看够吗?你已经看了至少十分钟了。”栗发女子语气有些哀怨,“难道那片古堡比我还要好看?”
“它当然没有你好看,吉娜。”
我是癩蛤蟆:苦難中逆襲 花腳蟹
季夜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放下望远镜搂住了女人。
明明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笑容,搭配在他那张英俊得不像话的脸上却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直接将叫做吉娜的猎魔女都看痴了。
“我很好奇,那些血种的弱点都那么明显,只要打中他们的大脑或者心脏就能杀了他们,为什么凯恩老爹却迟迟不肯动手?他到底在顾忌着什么?”
重生不做賢良婦 萌吧啦
季夜在吉娜的身上不断探索,将吉娜弄得意乱情迷,便趁机在她耳边问道。
尽管他成功加入了这些猎魔人当中,成为了其中一员,但因为时间太短,所以一直都没有取得猎魔人们的信任。
猎魔人们知道的一些内情都不愿意告诉他。
季夜无奈之下便用出了最不愿意使用的这招,以自身的美色轻松勾上了在那群猎魔人中属于核心人物的猎魔女吉娜。
“那个古堡没那么简单……”吉娜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吸血怪物也分等级,我们杀掉的那个不过是最弱的杂兵……”
“就一个最弱的杂兵,在我们这么多人得包围下都险些杀了曼迪,最厉害的戈登有多么可怕又可想而知……”
“但是最可怕的并不是那个戈登……”吉娜迷乱的眼中忽然出现了一抹凝重。
季夜注意到了她的异样,问道:“是什么?”
接下来吉娜的回答就让他心脏重重一顿。
“你知道那个传说中的洛美亚王吗?”吉娜语气凝重,缓缓说道:“那个传说中的洛美亚王,就在那个古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