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1xz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尋尋覓覓,那詩與遠方 線上看-少年風情起推薦-4shoy

尋尋覓覓,那詩與遠方
小說推薦尋尋覓覓,那詩與遠方
芳华初级中学(校名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以下人名,地名同),初二2班,午饭时间后,不知为什么,今天我第一个来到教室,四处打量,无事可做,便一个人坐在窗边望着花园里的牡丹发呆。我,叫张东,很简单的名字,甘肃省文县芳华镇张村人氏,我的好朋友都叫我小东子,都是追《还珠格格》的结果。
“哟,小东子,今天咋来这么早呀!”这声音不用听就知道是舍友王卓,已经跟我在一起睡了一年多的人,不过,得感谢他将我从漫无边际的思绪中拉回来。“谁知道啊,肯定是因为下午体育课,所以大家都回来晚呗。”我随便搪塞着。他凑到我旁边:“喂,想什么呢?”“哦,没什么。”“切,一看脸色就知道有鬼。”“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看面相了?”“少跟我这装,你丫现在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想什么我都一清二楚!”“那你还问我。”······跟我这个逻辑严密的人贫嘴他还是有点语塞。“哎,说真的,怎么感觉你不太高兴啊。”“没什么,只是想起一点往事而已。”“你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有什么往事啊,哈哈哈!”看见我毫无笑意,他又悻悻停止大笑:“什么事,要不要给我讲讲。”“这个,说来话长,你让我从哪讲起呢?”我们俩说话时,同学们又陆陆续续来了好多,也都开始谈天说地。“我觉得,故事还得从出生说起!”他一脸认真的讲道,经过5秒钟的对视,我俩还是没憋住狂笑了起来······“这样吧,今天下午体育课正好,你给我讲讲你的过去呗,让我八卦一下。”他又补充到,我只回了他一个招牌式微笑。
天命縱橫 龍舞春秋
榮耀歸於羅馬
下午体育课,他果然跑过来缠着我给他讲我过去的事,其实也没什么好讲,文县是全国最贫困的县区之一,我们学校大部分的学生也都出生于地道的农民家庭,农村孩子的童年,也就是玩泥巴,爬树,掏鸟窝,比起城里孩子,条件差了不少,我们没有电动玩具,没有遥控飞机,然而却还是快快乐乐的过着童年,甚至比城里孩子的童年更纯真。“或许我的童年不太完整。”我悠悠地说了一句,他突然愣了一下,“为什么?”,“或许······以后讲给你听吧,走吧,去打乒乓球。”他看见我真的无意继续,他也就不再追问了,“嗯,不管怎么样,开心点嘛,嘿嘿。”“嗯。”其实,我小时候家里很穷,很多时候看见别人从家里带油条,而自己却每天馒头,那时候,从来不敢向爸妈要零花钱,因为家里很拮据,他们平常连买一根辣条的钱也不会给我。三岁多的时候,爸爸就教我认字,在农民的眼中,唯一能改变孩子命运的方式,大概就是读书了,我小学一到四年级是在乡村的一所民办小学上的学,由于成绩优异,就没有读当时的学前班(类似于现在的幼儿园),后来在村里的一所规模较大的小学上的五年级,然而,只读了一年,六年级就转学到了镇上的小学。从小我就爱面子,妈妈对我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她给我洗澡,结果有客人来,我就害羞的躲到椅子后面不出来。除了六年级,从一年级开始我一直是班级第一名,最初,我很喜欢站在高处的感觉,每学期拿奖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很多同学都很羡慕我,但是,他们都不了解,我的生活还有另一面······
隨機從海賊開始 神仙愛凡塵
群星隕落之日 金尋者
美女的超級保鏢 勛爵
進擊的寵妃
课外活动时间是我们最喜欢的时间,我同桌叫曹子原,一个很可爱的男生,在我们班,我们同桌俩是唱歌最好听的男生,我从小受爸妈的影响,喜欢唱歌,喜欢吹笛子。我们就围在一起唱歌,最近特喜欢《走天涯》,就让同桌教我唱,正在全班同学吵成一窝蜂的时候,老张来了,他那超级缓慢的开门节奏已深深烙在我们心底,“都上课了,还吵,这些哈怂(方言),没有一点时间观念。”已经习惯了每天几波的批评。自习期间,又是很多同学来找我帮忙解题,其中也包括我的前桌,我的前桌是一个活泼的女生,叫李婉仪,能歌善舞,时常穿着一件带红色帽子的上衣,我经常拉她的红帽子,让她教我唱流行歌,不知为什么,每天有一会看不到她就会很难受,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她了吧,这大概就算早恋吧。也是在这一年,我写了第一首诗,用她的名字藏的头,那时候正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后来我又陆陆续续写了好多诗,但大都华而不实,我将自己写的诗送给她,她只是笑而不语,我不知道她是否感觉到我的心意。后来有一次我写了一首藏头诗,用了“乌吸换而”,取了“吾喜欢尔”的谐音,送给了她,有一天她突然告诉我她破出来了里面的秘密,然而也仅仅是告诉我破解了,便没了下文,这时候我有一丝的退缩,或许她不喜欢我吧,反正我又长的不帅,我想,可是我又安慰自己,可能是因为她不想早恋呢,那就等毕业吧,我暗暗决定。
繼承人的小獵物
億萬萌妻:狼性總裁狠狠愛
魔三國
兌換女神
时间日复一日,三点一线的过着,直到快毕业的时候,开始填报志愿,我毫无悬念填了县城最好的高中之一:芳华第二高级中学。平常一二中旗鼓相当,而我个人更喜欢二中,所以就填报了二中,那时候班级里有一些同学会偷偷带手机(学校严禁带手机),有一天,李婉仪递给我一张纸条,让我传给孙宝,他是我们班篮球队队员,有接近1.8的身高,当时纸条没有折叠,我无意中看到上面写道:宝,借手机一用。短短的几个字,却像一把重锤敲击在我心上,那一个“宝”字是那么刺眼,下课后,我找到我的堂姐张妍,她和我同班读书(由于我未读学前班,班上大部分同学都大我一两岁),也是李婉仪的好闺蜜,果然她告诉我似乎李婉仪对待孙宝的态度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