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tx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匆匆過往-B市相伴-2jee7

匆匆過往
小說推薦匆匆過往
回到家里,易欢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此刻她一定是面红耳赤。
易欢捂着脸坐到了沙发上,思维开始无限发散,自己刚才会不会太主动了?可是总有一个人得主动嘛,邢源这么正经的人,要等邢源主动,她不是得等几百年去?还不如她主动一点,可是……
易欢使劲拍拍自己的脸,不停地暗示着自己“没关系,没关系的……”,饶是这样,易欢也是许久许久才平静下来……
站在楼下的邢源倒是显得很平静,淡定地转身就驱车离开了。
然而,这都是假象。
易欢冲完凉倒是倒头就睡了。而邢源却整整抽了半盒烟,沉思到了凌晨三点。
……
“起床啦,起床啦,再不起床就世界末日啦!”
早上7点,易欢床档头的蠢猪电子闹铃开始一个劲的闹,易欢长手一搭,“啪”的关掉继续睡。
“欢欢,起床了,都响了几次闹铃了,再不起来,上班都要迟到了。你说你这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赖床?”章女士在门外面把门拍得“砰砰”地响,似乎易欢不开门她就不会善罢甘休般。
易欢挣扎着起床把门打开了,顶着一头混乱的发型无奈地看着自家母上大人,“妈,你不要总是这么暴力。”
“我暴力?我不这样能把你叫醒吗?你说说你……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被窝是埋葬青春的坟墓’,你还要在坟墓里躺多久……”章女士戳戳自家女儿的“鸡窝”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易欢摊摊手,“没办法,被窝已经把我最好的青春都埋没了,让我直接跳跃到大龄剩女,剩下的时间埋就埋吧,我也不稀罕了……”
“你这孩子,哪来这些歪理。快点洗漱完过来吃早餐。”
等易欢洗漱完,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7点半了,上班快来不及了,便凑到桌前胡乱地吃了两口,“妈,我走了啊。”
“诶,等一下,把这个带上,你刚才才吃了这么点,那哪行?早餐要吃好,不能这么草草了事的。这俗话说得好……”
见妈妈又要开始她的养生碎碎念,易欢一把接过章女士手中那一纸袋三明治“知道了,知道了,妈,我真的走了啊,再不走来不及了……”
“走吧走吧,唉,你这孩子,每天都是这么急急忙忙的,你说你要是要是每天能早点起床,哪用这么赶……”
听到章女士的碎碎念,易欢利落地拿上包套上鞋赶紧带上了门,隔绝了母亲喋喋不休的声音。
章女士哪知道,其实赖床也算是她的一种乐趣了。
女人啊,特别是她这种大龄剩女,总想做点什么来彰显她18岁的少女心。当她每天踩着小高跟追赶公交车的时候,她就特别有一种自己是那种稚嫩却又渴望成熟的学生妹的感觉。
……
“易姐,早。”
但是这种感觉总是维持不了太久,这声“易姐。”总是在提醒她,她已经到了别人可以随意叫姐的年龄了。
“早。”
易欢习惯性地回以微笑。
“对了,易姐,刚才Boss叫你过去。”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boss,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噢,小易啊,是这样的,现在公司人手有些调派不过来,找你呢,是因为信任你的能力,我希望你能亲自去一趟B市帮我办一件事。这也算是一个考验吧。”见到易欢出声询问,坐在办公椅上的大boss终于抬起了他的头。
“B市?”易欢情不自禁地重复了一遍,带着点怀疑的态度。
“是的,B市,我需要你去和王总去接恰一下。王总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易欢,这桩生意只能谈拢,知道吗?”
“等一下,Boss,我记得谈合同这件事一直都是由姚楠几个人负责的,这个我不太熟练,而且我手下还有……”
“没关系,这些都不是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易欢,你在公司最初设立的合同部呆过两年,你的能力我还是信任的,如果你把这次的事办好,策划部部门经理的职位我想一定非你莫属了……至于你现在的工作到时候可以交代给陈琳,她入这一行也有这么久了,该做的不该做的还是清楚的……”
“那我试试。”易欢点点头,继续说道:“只是我的工作交接部分我已经有更好的人选了,我到时候会把我手上的工作都交代给肖骁来负责的,她跟在我后面这么久一直都没出过什么差错,也是时候锻炼一下她的能力了。”
听到boss的话,易欢脸上不显,心里却是泛起冷笑,这王总多难搞定的人物啊,本来这就是不归她管的部分,想必是那几个都找了借口推脱。
而她,boss会找到她这来,想必是有人特地“推荐”了她。
斜光到曉踏紅塵 只見樹木
她易欢虽然不屑于那些勾心斗角,但其中的弯弯绕绕却还是门清的,不然早就被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她这次若是圆满完成了任务还好说,要是生意给谈崩了,这边的工作又交给了陈琳那个会来事儿的,她的处境可就有点堪忧了。
“那也行,到时候具体事项Selina会跟你说,你先下去吧。”
我家精分受萌萌噠
“知道了,boss,那我先下去了。”
百寶仙童
冰山校草:我的武林萌主 林西默
“嗯。”
许大老板点点头,视线又回到桌上的文件上,只是思绪却不曾落到这上面,他想最近公司需要整顿一下了啊,这次的金融危机,他们公司已经有些吃不消了,该裁的就都裁了吧,免得收养一群吃白饭的人
……
“欢欢,你收拾行李干什么?”晚上吃完饭,章妈妈就见自己女儿开始捣鼓自己的行李箱,她的第一想法就是自家女儿要和邢源私奔,不怪她有这么不靠谱的想法,实在是她的女儿……
“我们老板叫我去出差去谈桩生意。”
“你这个策划工作还要出差?”
王妃反穿記
“妈,我们老板说想给我升职,那我总得办点事儿出来,再说这行业跨度也不算太大,我之前在合同部也呆过两年,也算是个老司机了。”
“升职?哦,那行,你也是时候给自己攒嫁妆了,我和你爸你也就别指望了,挣点死工资,也没什么存款……”
“妈!”
“诶,知道了,到时候砸锅卖铁也会帮你贴一点嫁妆钱的。”
易欢跺跺脚,章女士明知道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妈,你就这么想要我嫁出去?”
“废话,你都28了,你怎么就一点也不着急,别人早就抱孙子孙女了,也就我还得养着个女儿在身边……”
原來我是妖二代
“停,章女士,我想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邢源跟我求婚了。”
“真的?什么时候?不会是你编来诓我的吧?而且……”章女士视线聚集到易欢的手上,“我也没看见你戴戒指。”
易欢亲眼看着张女士的表情从惊喜变成疑惑再变成不甚在意的面无表情模样。
“您老还真是观察细致,戒指呢,被我给收起来了,亮闪闪的,我怕晃瞎您老的眼睛。还有,章女士,我很快就要嫁人了,请珍惜我最后在家的日子吧,别再嫌弃我了。”
“诶,你看你这又是说的什么话,这做妈妈怎么会嫌弃自己的女儿呢,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而且你要是能早日嫁人,我和你爸也能早日抱上外孙外孙女,你也要体谅体谅我和你爸两个半截身子已经进了棺材的人,这可是我和你爸毕生的心愿啊。这么多年,我们把你拉扯大容易吗?容易吗?……”
“好好好,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激动。”见章女士心绪起伏起来,易欢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给章女士倒了杯水。“妈,你放心,等我和邢源结婚后,一定生一个胖小子给你们玩……但现在呢,妈,你先出去待一会儿,我得先收拾收拾行李。”易欢看章女士情绪已经平稳下来了,就把她带到了房间外。
“诶,我说你这是还嫌弃上你妈我了不是?”
“妈,怎么会,我现在赶时间呢。等我回来,再跟你好好聊聊这事儿,啊?”
“哼。逾时不候啊。”章女士看了看已经被关上的房门,特别傲娇地转过头继续看她的青春肥皂剧去了。
……
等易欢挑挑拣拣收拾完自己的行李,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易欢一把把自己甩在床上,扭头就看见搁在床头柜上的车票,易欢看着车票上目光所及的B市,不由一阵恍惚。
B市,自己似乎很久没回去过了呢。
听说她以前就是在那里毕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