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hd5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七百二十七章 醉打金枝(二)相伴-22m2r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薛万彻虽然脑子没有侯君集、李勣那么灵光,但自幼便随父兄征战沙场,以勇猛冠绝天下,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算得上是一名不可多得的良将,要不然皇帝和建成也不会百般手段招揽于他。
你們這些NPC
少年成名,自然心高气傲,目空一切,所以他能和李恪混到一起去,任谁都不感到奇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就是这么个道理!
薛万彻这辈子有三件最自豪的事,其一,军功璀璨,封公拜将,其二,兄弟和睦,恭享太平,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抱得美人归,尚了太武皇帝最美丽的公主,即使这公主从不给他好脸色也是如此。
与崔宣庆不同,薛万彻心里虽然有些埋怨,但他心里还是有丹阳公主的,要不然也不会好言劝告丹阳,让其以后规矩一些。薛万彻毕竟是吴王一系的人,丹阳又不得帝、后的喜欢,如今东宫震怒,再不小心一些,那等着他们的结果是什么可就不好说。
薛万彻的好心,在丹阳公主听来就显得那么的诈耳,就凭他从太子那得了一个家法又如何,难道他还敢打自己不成。太子是霸道,可也管不了公主府的事吧,只要不再出宁菱那样的贱婢,又有什么畏惧于东宫呢!
再说了,自己堂堂一个公主,嫁给他这么一个傻子已经是万分委屈了,生活上奢靡一点怎么了,接人纳物嚣张点怎么了。咱又不是小门小户出身的奴才,为什么要听这个傻子的委屈自己。
人傻不丢人,可傻子还敢教训自己那就忍无可忍了,加上白天不仅没见到皇后,更是在东宫受了一肚子冤枉气,丹阳公主这邪火蹭蹭的往上冒ꓹ 抄起桌子上的家法就冲傻大黑粗的薛万彻冲了过去,棒子如雨点一般打在他的背上ꓹ 此刻的丹阳公主大有泼妇敲猪的风范。
傾城第一妃 西子月
邪魅少爺的冷妻 素顏
因为把怕自己的力气太大伤了丹阳公主,所以薛万彻也不反抗,仅仅是嘴上叨扰ꓹ 还不停的提太子很恼火,再出事要重罚云云的老话ꓹ 这非但没有让丹阳公主冷静下来,反而打的更重了ꓹ 一边打还一边骂着薛万彻不争气!
“人家做大将军ꓹ 你也做大将军,你看看你的待遇比的了侯君集、李勣他们吗?是你仗打的比他们少了,还是功劳比他们少了,都不是,就是你窝窝囊囊样子,二哥能重用你吗?”
“是,在朝为官难免要拉帮结伙以求自保ꓹ 可你呢,放着好好的东宫不抱ꓹ 偏偏去选了李恪那个杂种ꓹ 这么多年ꓹ 他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了!我就不明白了ꓹ 同样是一对父母所生,怎么那四兄弟都能拎得清ꓹ 就你轴的跟车轱辘似的呢!”
“给你一个家法就把你美的跟什么似的了ꓹ 你真当太子是想让你当家作主呢ꓹ 他这是想看公主府的笑话,想让你我在长安城没法立足ꓹ 你这猪脑子什么时候能清醒一点!真当他大公无私,不计较你追随李恪的事呢,让人家卖了还替你家数钱呢!愚蠢!!!”
“你以为长孙冲为什么敢带着内卫来公主府问话,没有太子撑腰他敢吗?这就是东宫对于吴王一系的打压,要不然那么一个小小的贱婢能劳动两位公主去东宫回话吗?他就是想借机削你的面子。本公主和馆陶都是受了你的连累,知道吗?”
蜜婚甜妻 仕子
我的原始生活
有当年翠微宫的例子摆在前面,丹阳公主心里明白,她在太子心中的印象极差,比起宫里当差的奴婢都不如,现在他赐下了这么家法,这不更说能说明心中的鄙夷吗?
所以丹阳公主打算转移薛万彻的目光,让其转而仇恨太子,反正这死脑筋的东西一门心思保吴王,也不可能投效东宫,作对就作对呗!
再者说,李承乾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公主怎么说也算是长辈,他竟然像呵斥奴仆一般对待于我,那就不要怪本公主给你拴对了。
薛万彻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有理,而且还和老崔一块商量好了给这对姐妹点教训,可到了事到临头怎么是自己错了呢!太子这人是霸道,可还不至于行此小人之事吧!
见公主打累了,坐回去喝茶,薛万彻掸了掸身上的灰,随即起身言道:“公主,老薛虽然不识得什么字,可道理好像不是这样。太子没有小题大做、构陷公主弑君之罪,甘当赤族,还想让人家怎么样!”
按照唐律,不管是袭击天子銮驾,还是构陷储君,都是赤族之罪。是,丹阳是公主,是皇帝亲妹妹,在八议之内,国家有议亲议贵的典例,可这也逃不过公主府阖府大小去东市口挨刀子吧!
现在丹阳让自己跳出来与太子对峙,这不是倒打一耙,没事找事呢吗?薛万彻在男女之事上是有些木讷,但能从尸山血河中活下来,除了高强的武艺外,就也头脑也不是一般人。
没理的公主,死命的让自己以鸡蛋去碰太子这石头,好让她在后面看热闹,出了事死的也不是她,这手段下不下作暂且不说,是不是坑人的意愿太明显了!
“薛万彻,你是不信本公主的话了?”,丹阳公主见老实人精明了起来,心中更是恼火,随即面目狰狞的质问丈夫。
“公主,老薛是傻,可也分什么事,有些时候念在夫妻情分上,老薛不愿意去听,也不愿意去信,可你竟然鼓动我去找死,那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夫妻的情分呢!”
话间,薛万彻转身向外走去,行至门口时,背身继续言道:“既然在公主殿下心目中老薛的命这么不值钱,那明日就去宗正寺和离吧!”,话毕,不管愣在椅子上的丹阳公主,快步向外走去。
据后来的武侯们说,那晚,自视甚高的薛万彻竟然会自己府邸门前哭泣的跟月里的娃一样,这真是让人惊诧不已,满朝公卿谁能想到三荡三绝的薛大将军,怎么会如此的没出息呢!
一边喝酒,一边哭笑,好像是得了什么癔症,但他们官卑职小那里敢过问,赶紧溜着街边跑了,只是后来听说,第二日薛万彻就和丹阳公主去了宗正寺和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