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lvg优美玄幻小說 某美漫的醫生 起點-第六百四十八章 殺宰相,宰皇帝-7l5jx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
在场那么多的高手,毫无疑问,如烟被拿下了。
无情走到了诸葛正我的面前,眼眶微红,眼神却格外锐利:“告诉我,我要知道事情的所有真相。”
她要知道,为什么杀了她全家的十二元凶,还活得好好的!
就以诸葛正我的武功,那十二个人根本不可能在他面前做到假死。
西遊之虎嘯
天價千金要復仇
因此,事情一定有她所不知道的曲折。
诸葛正我嘴唇嗫嚅了几下,他也不知道事情该怎么说。
“崖余,事情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那到底是怎样,你告诉我啊!”无情声音嘶哑的低吼道。
“崖余,你别为难先生了,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还是我来说吧!”铁手沉默着,走了出来。
“十二年前,盛家灭门一案的十二元凶,司马荒坟,西门公子,血凤凰,武胜东,武胜西,张虚傲,独孤威,孙不恭,莫给三三,欧阳大……最后一名叫做孔八郎,后来改名换姓,叫做铁游夏。”
“我……就是十二元凶之一。”
因为昔日铁手的哥哥,就是上书的八君子之一,被蔡相派去的人给灭了家门,所以在仇恨的驱使下,在上面之人的召集下,十二人一起前往了盛鼎天家里,对盛鼎天这个叛徒展开报复。
只不过铁手终究不是穷凶极恶之人,当他看到无情一个小女孩被其他人追杀的时候,终究没有违背本心ꓹ 选择救下了无情。
他自己当时都差点被其他十一人给杀死。
无情的面容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血色,变得苍白无比ꓹ 身体在颤抖,使她本就不是很好的身体,显得摇摇欲坠。
如果说这些年来ꓹ 诸葛正我在她面前扮演的是父亲的角色,是第一位ꓹ 那么铁手无疑就扮演了她亲哥哥的角色,在她心中是第二位。
现在好了ꓹ 当父亲的隐瞒了自己家里面的血仇ꓹ 任由凶手逍遥法外,当哥哥的……却是自己真真切切的仇人!!!
就在一瞬间,无情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茫茫天地之间,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谁是可以信任的……
墨非适时握住了无情的手,给了无情一个眼神——不要怕,你还有我!
極品領主 穿馬甲的豬
无情ꓹ 挣脱了墨非的手,缓步靠近铁手ꓹ 伸手一张ꓹ 在场就有一把剑飞到了她的手中ꓹ 身上清冷的气质转化为肃杀之气。
“从小你就疼我ꓹ 什么事情都顺着我,是不是因为你心有愧疚?盛家三十二口人ꓹ 你杀了谁?”
铁手无话可说。
“你说啊ꓹ 你到底杀了谁?”
无情手中的长剑猛地朝着铁手的胸膛刺下。
只听得“噗嗤”一声ꓹ 铁手丝毫未有反抗,任凭剑刃刺入他的胸膛。
“说啊!”
无情的手只差半寸便可刺入铁手的心脏ꓹ 心脏一被刺破,怕是再厉害的医道圣手都无药可救。
“崖余,你不要冲动!”诸葛正我连忙道。
“还有你,为什么要一直欺骗我,你跟十二元凶到底是什么关系?”无情的长剑又指向了诸葛正我。
“当年带头的人,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现场的王爷开口道。
他也是听到了六扇门大批人马出动,准备抓捕诸葛正我的消息,便想立即赶来,替诸葛正我澄清这件事。
在捕神死的时间,诸葛正我和他,正在和皇帝待在一起,所以诸葛正我怎么可能是杀害捕神的凶手?
只不过来了之后,刚好看到无情和铁手对质的场面,现场一片安静,也就便静静的等在了当下。
看到无情将剑指向了诸葛正我,他便不得不站出来了。
“王爷。”
“真相往往很残酷,可是如果不告诉她的话,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王爷叹了口气,说道:
重生之最強嫡妃 馨馨藍
“事儿年京城之中有八位清官,他们准备联名向圣上弹劾蔡相贪腐。谁知却有人向蔡相泄密,一夜之间,七家总共一百八十三口人全部被杀,只有一家人无风无浪,就是你爹,榜眼盛鼎天一家。内奸是谁,很明显了吧?一百八十三口人的仇,能不报吗?游夏哥哥全家被杀,报仇有错吗?”
“我真的很费解啊,你们这群人都是傻逼嘛?没有一个人有脑子?”墨非无奈说道:“光是凭借脑袋里空想,什么证据都不找,就敢去杀人全家?你们究竟是官府,还是盗匪?”
“蔡相没有灭门盛鼎天一家,就是因为盛鼎天告密了?难道不能有其他可能,蔡相可能特别赏识盛鼎天的文才,格外开恩?或者蔡相他有龙阳之好……咳!总之,如果其这种的不确定性未免也胎太大了!”
“换位思考,如果我是蔡相,我也不会选择全灭八君子家,而是会留下一家。因为这种事情,哪怕没有证据,可是私底下谁还不知道谁啊!灭人满门,这种事情太过招人恨了,所以当然要立一个靶子,替自己分担炮火,不至于三天两头都是什么仗义死节的侠士,跑到自己家里行刺。”
“再者,竖立一个典型,也做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在敌对方造成内讧的效果。就是告诉那群准备对付蔡相的人,你们一个个都看好了,就算大家约定好了一起去对付我,可是谁知道你们内部有没有贪生怕死的人,随时准备出卖你们呢?这样做,就瓦解了大部分敌人的斗志。”
原本听说自己父亲可能是出卖众人的小人,自己全家仿佛是咎由自取的无情,一度心若死灰,可是再听到墨非的话,无情重新燃起了希望,对啊,凭什么诸葛正我这个老东西和王爷认为我爹是出卖大家的小人,他就是小人了?
无情冷冷的盯着诸葛正我和王爷说道:“你们说我爹是告密者,那有没有切实的证据?”
“这个……我们没有,毕竟当时时间太仓促了,蔡相扫尾工作又做得太严密了……”王爷略微有些尴尬的说道:“但是当时能够查得出来的证据,都指向了盛鼎天?”
“哦,你们杀人就靠猜啊?看谁不顺眼,就准备去灭人家满门?没有律法了吗?没有秩序了吗?”墨非冷笑道。
诸葛正我和王爷都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
諸天
“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我爹是告密者,但是我娘呢?我弟弟呢?”无情道。
“灭门是错的,圣上后悔,派我去阻止,可是已经迟了。”诸葛正我道。
“这是真相,是圣恩浩荡,得知游夏兄救了你,既赦免了他,也赦免了你。”王爷道。
“圣上好大的恩德啊!”无情讽刺似的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在她泪水涌落的脸上,显得格外悲凉。
“无情,你跟他们是说不通的!”墨非摇了摇头,说道:“或许他们也知道了自己当初冲动了,做错了事情,但是他们一个个位高权重的,怎么拉的下脸来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干脆就把这件事坐实坐死!所以哪怕没有证据,你爹也必须是当初的告密者,因为他不是的话,他们这些人岂不是丢大人了?被蔡相略施小计就骗得团团转?不错,在他们眼中,杀了你父亲盛鼎天一家,是不是误杀,根本不是那么重要,在和蔡相的较劲中处于了下风,才是他们认为更重要的。”
“年轻人,你怎可在此胡说八道?”王爷愤怒道:“我等一心为国,安有如此阴私之念?”
“怀着好心,不一定就能够做好事。这个世界上很多鸡汤告诉我们,开始很重要,过程最重要,最后的结果,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这特么都是欺骗小孩子的,这个世界,最后的结果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事情,不是你开始时候是怎么想的,就能够辩解得了的。”
墨非一指诸葛正我,说道:“他今天身上的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被人以易容术诬陷,是他杀了捕神,那么如果不是他刚好在和皇帝待在一起,洗脱了嫌疑,那么你们是不是就可以认为,他就是铁板钉钉的杀了捕神的凶手,然后让人像灭门盛鼎天全家一样,去杀了他的全家,最后固执的认为,自己没错呢?”
“年轻人,你这是在胡搅蛮缠!”王爷恼羞成怒的说道。
至尊歸來一腹黑言靈師
“王爷!”诸葛正我忽然说道:“可能,真的是我们做错了呢……”
“不可能!”王爷一口否决道:“诸葛正我,你脑子不要糊涂了!”
没有人能够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墨非也懒得再跟王爷争辩,没有任何意义,他看向无情,说道:“无情,你家灭门的大仇,除非是有人拿出了实打实过硬的证据,让你无话可说,否则你都是有那个权力去报的。”
“你的仇人之中,首当其冲,是蔡相。蔡相是你家灭门的内因,事情都是由他而起,可以说,你家门不是灭在王爷他们手中,也必然灭在蔡相手中,他是第一责任人。”
“那么杀了蔡相之后,第二责任人就是皇帝,如果不是他偏听偏信,拍板直接屠你全家,那么你家人不一定会死……”
“好大的胆子,你们是要造反吗?”王爷惊怒交加,连忙大喝道:“来人啊,给我拿下他!”
他作为南宋朝廷的亲王,如果眼见墨非随口说着干掉皇帝而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他这个王爷不用再当了。
“不要打断我的话!”墨非一手掐住了王爷的脖子,将他举到了半空中,眼眸绽放幽蓝色的目光,看向那些抽刀的六扇门人,以及王爷的侍卫,宛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让他们所有人都不敢妄动,生命的本能告诉他们,敢乱动一下,下场就是——死!
宅在隨身空間
“墨非,冷静,不要冲动!”诸葛正我眼看着墨非一下子掐住王爷的脖子,面色大变,立即就想出手抢会王爷。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给我闭嘴吧!”当墨非的目光扫了诸葛正我一眼后,他也立即就像是六扇门的人,和王爷侍卫般,僵立在了原地,丝毫不得动弹。
“皇帝做错了事情,肯定也是需要承担责任的,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即便是皇帝,也不应该例外,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清廷那边甚至也有人衍生到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皇帝做错了事情,你也不必被儒家那天地君亲师那什么破规矩给束缚……”
“第三责任人,就是这位王爷了,他是总执行人,论罪过,绝对不小于十二元凶任何一人。”
“第四人就是铁手了,他是执行者,进入你家,肯定不可能秋毫无犯,还是杀了人的。”
“其他十二元凶都死了,这世间你的灭门大仇,如果还要再找出一个仇人的话,那么诸葛正我算是半个了。他不是你家灭门的直接参与者,但是算得上半个帮凶。他这些年之所以隐瞒你真相,甚至希望真相永远隐瞒下去,不是怕你伤心,归根究底,是因为这个江山在他而言,比你更重要,所以哪怕他想通了,当初的事情,是皇帝这个总决策者做错了,所以如果你要报仇,那么就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坎儿,就是皇帝。他自然不可能让你去杀皇帝,所以这也就是王爷和他死鸭子嘴硬也不肯承认自己错了,主要原因。因为皇帝口衔天宪,至高无上,怎么能做错事情呢?毫无疑问,诸葛正我就是皇帝的帮凶,所以我说他算你半个仇人。”
墨非看向无情,说道:“当然,我替你看了看铁手的记忆,当年他的确在盛家出手杀了人,但绝对不是你母亲、父亲和弟弟,是两个壮年男子,也不知道跟你是什么关系,再加上你被西门公子追杀之际,是他拼死护住了你……诸葛正我也算是你救命恩人之一,这些年,也是把你当做亲女儿对待,虽然终究是是比不过这江山重要,但是比他自己都要重要……所以铁手和诸葛正我,你自己看着处置。”
“至于你的其他仇人,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去杀,蔡相这个人掌握军机要政,即便是皇帝也不敢贸然杀了他,因为怕会引起朝政混乱,但是你可以,你父亲为了这个所谓的朝廷已经付出得足够多了,没必要死了还要为他们做贡献。至于皇帝……我根本不觉得,杀了他,会对南宋这个江山造成多大得灾难,顶多在上层之中造成短时间的混乱,很快,他们就会选出新一任的皇帝。咱们王爷千岁殿下,看起来不是就很英明神武吗?不如无情你暂缓报仇,让他戴罪立功,当新皇帝,如果治理国家得好,便留他一命,否则再弄死他!”墨非举着手上的王爷,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