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796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蘇廚-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舊交相伴-7bipl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旧交
郑穆吓得匍匐在地,飞快地说道:“臣奉命按查,也是如此考虑,乃命杭州市舶司配合调查。”
“结果刚刚接到杭州市舶司电报,皇宋银行杭州分行,于二十七日收到过一张大额支票,支票是杭州蕃商蒲蠡名下金号掌柜收取的,说是一个小郎君从他那里兑取了十八万贯舶来钱,金号掌柜收取了两万贯的手续费,签名……正是苏家少爷。”
赵顼一拍椅子:“岂有此理!蕃商眼瞎吗?这样就敢给一个孩子十八万贯?!光是金币都得多沉?!”
郑穆吓得浑身哆嗦:“蒲蠡的掌事和杭州市舶司都说支票手续齐全,掌事还说三个郎君衣着华贵,气度不凡,恍若……神仙中人,手持的都是大宋官印,还有四通商号一级股东文书。”
神級礦工帽 夏夜如瞳
“蕃人见利眼开,又见有大船临埠,因此也没有怀疑,不但兑了钱,还亲自给送到了船上。”
赵顼急道:“赶紧传朕旨意,拦住那船!”
郑穆连连叩头:“官家,他们已经出海了!”
“啊?去哪儿了?!”
郑穆都结巴了:“尚……尚不知晓,臣已命市舶司详查……但有所得,直接电报内中,不得走漏消息。”
这时候,一名穿着薄灰呢军服的小黄门来到门口,一个军礼:“陛下,杭州市舶司急报!”
郑穆赶紧爬起身来接过,战战兢兢地送到赵顼跟前。
赵顼接过来一看,顿时觉得不妙:“昌国?”
再往下一看,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日本?”
再往下一看,赵顼顿时觉得血压又升高了。
市舶司的奏报里,说三个人在驿站留下了一封信,里边只有一句话。
新四軍的傳奇故事 楊江華
我们要去证明地球是圆的!
……
昌国外海,一艘奇怪的纵帆船,正朝着昌国港驶来。
左旋螺号,这么富有理工气息的名字,只能是出自二十一节度赵宗佑之手。
情人無淚 張小嫻
後悔無妻:前夫請矜持
今年是火星大逆的最佳观察期,赵宗佑在钟山观象台主持观测ꓹ 他手里现有一个重要的天文课题。
如今几大行星的轨道都已经确定,这次全国性大观测ꓹ 将通过星体运行速度变化,推算出地球到太阳的近日准确距离,进而确定几大行星到太阳的近日距离和轨道。
这是天文学的重大进展ꓹ 陈昭明和赵宗佑都忙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想到ꓹ 防守森严的上海务船坞出了内贼,三个小混蛋竟然偷走了代表大宋顶尖科技的左旋螺号。
左旋螺号底部为钢骨结构ꓹ 摆放着大宋最大的两台船用蒸汽机!
中层还有一台方便临时加工机件的第六代蒸汽驱动机床!
大宋第一影帝赵孝奕ꓹ 如今正身着大宋新式水师的船长制服,在船长室内,装模作样地拿尺规制作航海图。
其实他啥都不会,不过有两个理工小能手帮衬着,倒也一直没有穿帮。
大副林卫敲开了船长室的大门:“船长,昌国港到了!”
赵孝奕将铅笔投入笔筒:“走,看看去ꓹ 苏技师和陈技师呢?”
林卫说道:“在用机床加工机件呢。”
说完有些兴奋地小声问道:“船长,那两位……少年班的高才吧?不光船用蒸汽机明白ꓹ 连火车机车头都门清!加工的几个机件可帮了我们大忙了ꓹ 那精度ꓹ 上海务的老手都搞不出来啊。”
赵孝奕脸色一沉:“不该打听的少乱打听ꓹ 纪律不要了?”
这做派林卫相当熟悉,军器监的大佬们常常如此ꓹ 赶紧一个立正:“是!”
赵孝奕这才放缓了语气ꓹ 拍了拍林卫的肩膀:“一会儿有个重大秘密任务宣布ꓹ 你心里先有个底。”
林卫心中砰砰乱跳,脸都涨红了ꓹ 兴奋地道:“是!保证完成任务!”
高丽和日本的海贸兴盛起来之后,昌国县如今已然成为了大港,赵顼大笔一挥,改名为昌国军。
龙继才这个当年的苦逼县令,坐地升迁,如今也是五品知州了。
州衙还是那么破败,龙继才还是在自家家中办公。
岛上除了学宫、灯塔,反倒是高丽会馆和日本会馆修得富丽堂皇。
縛愛為牢
三月也不是淡季,南下的大船年初就走了,六月才会回来,不过马上就要进入石首鱼季,无数海船开始在昌国三岛集结,准备打鱼。
重生之愛妻如命 gl 赤炎火煉
如今的舟山群岛,日子过得可是太滋润了。
就是三岛如今还没有出过进士,让龙继才对岛上的学宫有些不满意,琢磨着怎么去杭州骗几个学问家到岛上来。
比如那个曾经晕船吐得生死不知的郑侠郑介夫,给龙继才的印象就非常深刻。
正琢磨间,海生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叔,叔啊!海上来了一艘怪船!”
“什么怪船?胡说八道!”龙继才珍惜地整理着自己身上的绸袍,红色的绸缎代表着他是这三个岛上的最高长官:“这些年见到的稀罕事儿还少了?海生你也是跑过蕴州跟高丽的人,现在是我一州司马,怎么还这么大惊小怪?”
校花的貼身校醫 CC
“不是啊叔,那船,那船冒着烟,没张帆还能跑得贼快,还不怪?”
龙继才吓了一大跳,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年前蒙转运司和市舶司召见,去杭州见识了一场,听闻我大宋太湖之上有一种自行船,如今跑漕运也甚是便利,莫不是它?”
龙海生不以为然:“漕船才多大个?海上来那艘可是夔州型!”
龙继才这下坐不住了:“是什么旗号?”
滿江紅之崛 無語的命
“倒是宋字牙旗。”
龙继才跳起来一巴掌拍到龙海生的脑袋上:“宋字牙旗那就是我大宋的战舰!你个大宋昌国军防御使,怕大宋战舰?我踢死你个不知长进的家伙!”
叔侄俩正在院子里鸡飞狗跳,门口突然探出一个脑袋:“请问,可是昌州太守当面?”
龙继才正揪住龙海生的后衣领,乌靴还停在半空,闻言扭头,表情顿时变得又惊又喜。
叔侄俩一同发出声惊呼,连滚带爬跑到那问话的少年跟前,一人抱住一支大腿哭喊起来。
就听海生哭道:“少保爷你终于来看我们来了……这些年我们可想死你了……呜呜呜……”
龙继才也满脸鼻涕眼泪,抱着少年的大腿死不松手:“少爷果然是仙卿道侣陆地神仙,返老还童之后,模样比当年还要年轻啊,可怜继才就老了呜呜呜……”
春風渡
少年正是扁罐,连同门外的赵孝奕和陈桐,都被这叔侄俩的表现搞得一脸的懵逼。
三人第一反应就是——事发了!
赵孝奕轻咳一声,内心慌得一逼,面上却稳如老狗,反过来一声大喝:“龙太守!你还是朝廷命官!这般模样,成何体统!”
赵孝奕是宗室子弟,当今陛下的亲侄儿,声威一拿出来,果然吓了龙继才一大跳,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整顿衣裳:“下官……下官知昌国军龙继才,参见……呃,未知三位郎君如何称呼?”
赵孝奕大咧咧地一摆手:“我姓赵,叫我团练就行了。”
龙继才心中噗通乱跳,这尼玛,这么年轻的团练使,又是姓赵,再偷偷一看那位的穿着,看似朴素,可袖边衣带用的是大花彩缎,腰间还挂着个……我的天,金鱼袋!
大花彩缎镶边,看不懂具体的花色,但是花纹工艺却是自己没有见过,似乎是……传说中的缂丝?
这位是大宋宗室!落地就封小使臣,三迁团练,七迁节度那种!
龙继才赶紧邀请几位进屋里奉茶。
赵孝奕大模大样,貌似不经意地直接坐了主位,捧起茶碗,看着贝壳镶嵌的院墙:“还真是靠海吃海,贝壳都能拿来砌墙用。”
諸天武神路
扁罐和王彦弼见龙继才这番小心翼翼奉承的做派,实在不像已经得知消息来抓自己的,这才放下心来,对赵孝奕说道:“贝壳烧煅之后是蜃灰,刷屋子刷晒盐盘都是好材料,其实和石灰是一样的成分。”
龙继才瞟了扁罐好几眼,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心地试探着问道:“这位小郎君,可是姓苏?”
“啊?”扁罐顿时傻了,到底还是暴露了!
赵孝奕却是哈哈一笑:“来之前还收到蜀国公的信件,说是三岛太守龙继才是他的旧交,行事肯定方便,果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