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97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飲中八仙 (第一更)閲讀-8ls1s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俞胖子,就是俞老板,这胖子就是个典型的商人思维,无利不起早。他既然这么殷勤地订包厢请吃饭,往他脑袋上扣一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帽子,八成错不了。
听到钱昊良这么一说,向南也笑了起来,问道:“他又从哪里弄到什么好东西了?”
無限穿越之特種兵
“不清楚,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去他那边了。”
钱昊良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再说了,这胖子人脉很广的,托他办事的人很多,所以,也不一定会是他自己的事情。等咱们到了他那边,差不多就知道了。”
向南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从京城饭店到琉璃厂文化街并不远,也就四公里不到的路程,不过一路上红绿灯不少,再加上又是在繁华路段行驶,走走停停,速度也快不起来,钱昊良一边开着车,一边和向南闲聊着,花了十几分钟才来到了这里。
冥婚之鬼使神差
车子在街口的停车场停了下来,钱昊良就带着向南往俞老板的店里走去。
文化街的两旁,矗立着一栋栋红墙绿瓦、雕栏画栋的仿古建筑,不宽的街道上,时不时地就有一株身上长着疤瘤的大树,嫩绿的枝叶伸展着,留下了一地的阴凉。
游客们三三俩俩,神态悠闲地在街上闲逛着,偶尔好奇地走进店铺里看上一圈,然后又一脸满足地离开。
钱昊良和向南两人刚走到俞老板店门口,身着一袭青色长袍的俞老板就满面红光地迎了上来,大老远就伸出了手,哈哈大笑地说道:
“向南,听说你今儿个要来,我是昨儿个晚上就没睡好觉啊,一大早就赶到店里来等着了,可把你给盼来了!”
“俞老板这么说,我就有点受宠若惊了。”
向南笑着和他握了握手ꓹ 然后说道,“还好ꓹ 我一到京城,连口水都没喝,就直奔你这里来了。”
“喝什么水呀ꓹ 水哪有茶好喝?”
星戒之古峰
俞老板连连抬手,将向南和钱昊良往店里面引ꓹ 笑着说道,“那山里的野茶ꓹ 今年的新货已经到了ꓹ 这多了些年头,滋味就是不一样,感觉比前两年的香多了。来来来,咱们尝一尝!”
俞老板说的这野茶,之前两年给分了向南一些,向南带回去后就送给了几个老师,连张春君这个有茶瘾的人喝过之后ꓹ 都说这茶很不错。
王牌軍婚之持證上崗
三个人走进店里后,俞老板就开始忙着烧水泡茶ꓹ 等水烧开之后ꓹ 他一边烫洗茶杯茶壶ꓹ 一边看了向南一眼ꓹ 笑着问道:“向南,你这次过来ꓹ 也是跟老钱一样ꓹ 是打算去博临参观访问吗?”
“对。”
向南点了点头ꓹ 笑道,“出去看一看ꓹ 见一见世面,多了解一下海外文物保护的先进理念和先进手段,也看看能不能给自己带来一点启发。”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老话总是没错的。”
俞老板点了点头,他将泡好的茶水递到向南和钱昊良面前,笑着说道,“来,尝一尝味道怎么样,要是觉得不错,等你过段时间回魔都的时候,我给你带一点回去喝。”
一直没怎么啃声的钱昊良一听,顿时就不爽了,他瞥了俞老板一眼,说道:“俞胖子,你这就不对了啊,我也觉得不错啊,你怎么不给我带一点?”
六夫同堂 一跺年華
大預言 子非魚
俞老板哼哼唧唧的说道:“你可就拉倒吧,什么茶叶喝到你嘴里都是苦味,你还不如喝白开水呢。”
“你这胖子……”
甜妻寵翻天 小王親親
钱昊良一脸无语,绝大部分茶叶不都是苦的,难道还是甜的?
興家
你以为这是甜茶呢?
俞老板才不管钱昊良怎么想呢,依旧笑眯眯地和向南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眼看着就要到饭点了,他这才站起身来,和店里的员工吩咐了一声,然后走回来对向南和钱昊良笑道:
“走吧,咱们换个地方,边吃边聊!”
國王的戰爭 龍升雲霄
向南和钱昊良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跟着俞老板一起来到了离文化街不远的一家大饭店里。
此时已经到了饭点,饭店大堂里坐满了人,觥斛交错之间,欢声笑语不断响起,显得热闹非常。俞老板也是这家店里的老顾客了,一进门,饭店的老板就迎了上来,一脸热情地领着众人上了二楼的包厢。
俞老板等向南和钱昊良都进来之后,又和那饭店老板聊了几句,然后才走进包厢里,随手把门一关,顿时将热闹也给关在了门外。
他一边来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笑容灿烂地说道:“向南,我有个事情想咨询你一下,你对唐代‘饮中八仙’之一张旭的书法有了解吗?”
唐代“饮中八仙”,指的是唐代嗜酒好道的八名学者名人,这八人分别是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
俞老板说的这个张旭,字伯高,一字季明,苏州吴县人,是唐代著名书法家,擅长草书,喜欢饮酒,世称“张颠”,与怀素并称“颠张醉素”。
据说,张旭每次喝醉酒后写草书,常常挥笔大叫,并且将头浸入墨汁中用头来写字。酒醒之后,张旭看见自己用头写的字,认为它神异而不可复得。
前妻,請留步 瑤歌之城
“唐代的张旭?”
向南听了俞老板的话后,眼睛忍不住一亮,“你这里弄到了张旭的真迹?”
据向南所知,张旭传世的书法真迹极少,魔都博物馆里也只有张旭《断千字文》的残缺旧拓本,在辽省博物馆倒是藏有一份《古诗四帖》,纸本草书,不过也只是传为张旭所书,并不确定。
当然,传世极少,并不代表没有,或许民间也有收藏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看向俞老板的目光就更炙热了,张旭的草书可是与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并称“三绝”的,这要是能一观张旭真迹,那可比大热天里吃了冰镇西瓜还要爽快!
“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个本事?”
俞老板一见向南这表情,吓得连忙摆手,赶紧说道,“不过,我这边倒是有一幅古代的草书书法作品,但却找不到落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