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jrv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938 我進來啦!讀書-yfc6i

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小說推薦亞瑟王的綜漫之旅
“我觉得我们现在先来尝试性的沟通一下制造出这个结界的人吧,这件事情我相信对方也不能理解,一定愿意帮忙的,我们只是想要弄死这只猴子,也不想做什么大坏事,不过要是他实在不开或者是不把这只猴子抓来的话,我们也只能够强行破结界了。”
嗯,强行破结界,在场的众人是能够做到的,虽然摆布下这个结界的阵术师实力很强,阵术师方面的修为也很高深,但是要强行破开这个结界的话,也不是做不到,可是要付出的代价会变得很高。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像阵法师这种职业,都是呆在自己的地盘里,时间越久越强的,自身的实力有多强,一般都是要参考他自身所在阵法内呆了多少时间,设置了多少阵法进行评估。
所以之前哪怕他们气成了那副模样,也没有立刻破开法阵的原因就是这个,要是一个普通的阵术师的话还好,可是现在他们眼前的这个明显是一位修炼高深的大师。
要是强行破阵的话,他们严重怀疑,当它们开始攻击的时候,他们每个人将会迎来一道又一道的阵法的强力火力轰炸,说不定在场的几个人都要被炸死几个。
这还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不过总而言之,先往和平方向来吧!先进行沟通交涉,要是对方同意了的话,他们也没必要去跟人家拼命。
而对于这件事情,一直呆在家里面通过阵眼观察着这一切的罗修也听清楚了对方的沟通,面对这种情况,罗修也是很干脆快捷的进行了选择。
那就是放对方的一个能量化身进来杀死那只猴子,然后就直接让对方的能量化身在自己的结界范围内消散的就可以了。
罗修从来没有见过其他的黑暗神邸参赛者,不过那些黑暗参赛者想弄死这只猴子的决心,罗修表示自己已经深刻的感受到了,所以为了不让对方展开大动作ꓹ 罗修也只能够做出这样的选择。
因为时间不足,还有阵法的覆盖范围以及那所谓的光明神邸的任务条件ꓹ 罗修在这里这么多天的时间也就弄出了四个法阵,一个法阵是超高强度的防御类型的法阵。
第二种是用来辅助其他法阵用的法阵,这种法阵可以用来恢复那第一种拥有着超高强度的防御类型的法阵的破损ꓹ 第二则是可以引发进行灵气回路,以此来保证其他阵法的长久运行ꓹ 是属于四种法阵中最难的一个。
第三个则是用来监视观察周围且负责与外界进行沟通的法阵,也是最轻松的一个法阵。
第四个则是幻术类型的法阵ꓹ 这个法杖能够保证罗修ꓹ 他如果真的要出手的话,就算在外面打生打死,结界内的村民们也完全无法感知到外面所发生的那些因为战斗所以引发出来的异象。
对于这方面罗修考虑的还是非常多的,至于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那些黑暗神邸的参赛者们所想象的那些超强的攻击法阵,那自然是因为罗旭一开始也只是想要靠这个防御型法阵吓唬吓唬外面的那些家伙,好让他们知难而退,而且时间也不够多ꓹ 攻击型的法阵目前一个没有搞出来。
毒霸鬥帝
一見鐘情,總裁的心尖寵 暮色秋雨
毕竟白天的时间里面他还是要去乡里面四处走走的,一是让自己的心灵能够放松些ꓹ 同样也是在那里彻底做出决定ꓹ 并且不让乡里人看出异样ꓹ 毕竟自己刚回来没多久ꓹ 没有在村里面跟大家闲聊,而是动不动跑到山上去ꓹ 不知道做什么ꓹ 无论如何都会让人产生一些想法吧。
所以接下来ꓹ 就在外面的那些参赛者们坐在地上,两眼冒火的盯着结界内的那个依旧在疯狂作死的灵兽的时候ꓹ 在结界上,突然出现了一段奇怪的图案,而这些图案其实是他们那边那个世界的文字。
所以,这些参赛者全部都能够看懂上面的图案代表了什么意思,随后,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名为喜悦的笑容,他们笑得多么天然开朗,简直就像个孩子。
而里面的那个灵兽对于外面那几个家伙突然笑起来感到很是不解,他不理解为什么里面的那些家伙会突然笑起来,是因为生气然后气得的脑子出问题了吗?
而且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那无比让人感到明显的结界突然开了一个大概有两米高一米宽的小门,随后那些不知道为啥突然笑起来的奇怪家伙们身边突然出现了漆黑的光芒,然后,这些奇怪的家伙突然就多了一倍,在他眼中凭空的多了一倍,并且还是两个两个为一组,几乎长的一模一样!
不对啊!为什么这些讨厌的家伙突然多了一倍啊?!!这不对劲啊!唉唉!!你们干嘛?!!你们这些新来的家伙怎么往那个有门的地方过来了?!!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脸上的表情是什么表情?!!!
不要……不要!!!你们不要过来啊!!!
你们不要靠近我啊!!!!
那这灵兽发出了凄厉的呐喊,随后几乎是一瞬间,掉头就跑,往村子的所在方向逃走。
而这些参赛者们也是互相对视一眼,以后就是玩命的奔逃着,而罗修的脸色也是在这一瞬间就变得糟糕了起来,并且心中郁闷这些参赛者的分身怎么都这么辣鸡?居然就这么一丁点的实力,居然让那个灵兽逃跑了,看起来还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够彻底追上。
不过这些虽然都是重点,但并不是最为致命的,真正最为致命的是,他们接下来所要前进的方向,是一处山坡,一处山崖,是山上!!在那里,他们可以从山上往下眺望,看到山下的场景。
“真是……”
罗修没有把后面的话说下去,不过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任何哪怕一点的微笑,只有严肃和坚定,随后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消失在了现场,接下来他要提前赶过去。
论如何都要阻止他们上山,而且还不能够伤害到他们,还真是麻烦的条件!!
虽然罗修不清楚那些黑暗神邸的参赛者的任务条件是什么,不过并不代表罗修不能够联想,光是靠想他也能够想出个7788,虽然不能够确定,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提前做出行动,终究是好的。
大周仙吏 榮小榮
季小凡,你死定了 漪涵
毕竟光明与黑暗是相反的两种物质,所以两位神邸给出的任务,也很有可能是相反的。
总之无论怎样都不能够让那些家伙看到,即便那些家伙只是个分身,毕竟如果分身也能够触发任务机制该怎么办?
于是,凭借着自己将近80级的速度,也才几秒钟,罗修就找到了那只在往山上亡命奔逃的那只灵兽,而后面的七位黑暗神邸参赛者们每一个都是笑容灿烂,眼中冒着精光,有些人甚至从牙缝里面冒出了血气,可见他们心中的激动。
“来啊,来玩啊!小猴子,刚才嘲讽我们不是很爽吗?!不是很嗨皮吗?!!来呀!来互相嘲讽啊!有本事就站在对面跟我玩互相嘲讽啊!!扑街!!”
“别跑了!你是跑不过我们的孩子!这从我们之间越来越拉近的距离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就算你想要跑到山顶上去玩跳崖也是没用的哟!我们可不像那些反派一样,都不会来到山下检查一下的,而且我们都是会飞的!假如你真的敢跳的话,我们也会下去好好检查下,你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而且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死了的话,我们会一条龙服务的把你给超度了的!保证一点灵魂残渣或者是骨灰都不留下!是不是很开森啊?!!!”
开心个红烧大头鬼啊!你们这些家伙不要一边笑容灿烂的一边说出这样可怕的话呀!!!还要把你们手头上的那些正在冒着血气的可怕武器收起来啊!!妈妈呀,早知道刚才就不那么嘲讽了!!!我好好的找个地方躲起来,它不香吗?!!!
此时这只猴型灵兽害怕极了,特别是在听到那些家伙所说的话的时候,虽然听不懂他们所说的话,里面包含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很清楚一点,要是自己真的落在了那群家伙的手里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很惨很惨!!!
而就在他继续玩命奔跑,已经来到山腰处,而罗修也是在发现它的一瞬间,就赶到了现场远处的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并且立刻捏了一个水球阵,一下子就弄出了好几个在猴子的前方。
水球阵是一种非常基础普通的控制型法阵,虽然这个水球阵被誉为是控制型法阵,但是他的控制效果,并不高,而且也很是脆弱,随便挣扎一下就可以破开,外加行动缓慢。
武俠位面交易終端
所以被大众默认为是一种无法给水球里面的生物造成,哪怕一点点的伤害基础入门训练级法阵。
额……好吧,如果受到自身作用力的冲击到水球身上的冲击伤害,其实也算是一种伤害。
不过罗修可不会给这小家伙撞到水球上的机会,他这么做,仅仅只是为了减缓这灵兽的前进速度而已,如果这个小家伙真的要撞到水球的话,罗修也可以立刻把水球给收起来,不留哪怕一滴水在那孩子的前面。
所以说,阵术师还真是方便,即便是使用自己体内没有的元素,也可以通过引用自然间的能量,达到与之类似的效果,虽然效果肯定没有自身的好就是了。
不然的话,那还那还修炼个毛线,专心钻研这个东西不香吗?
毒吻狼王爹地
而这个猴子灵兽的走位也不让罗修感到失望,他十分灵巧的就躲开了这些水球,身上更是哪怕一点水都没有沾到,这一副灵活的走位十分精彩,要是换一些比较搞怪,沙雕的人在这里恐怕都已经拍手叫好甚至尬吹了。
当然,这并不代表那些人认可了这走位,他们之所以会拍手叫好乃至是尬吹,也仅仅都是以好玩这点作为中心的。
你是我命定的劫 li紫
而后面的那些参赛者们自然也发现了这些水球,也隐隐约约的明白了,这个水球为什么会出现,很明显,这些水球是那个阵术师的手笔,虽然不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不直接出手把那个该死的猴子给控住,不过他们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一点,反正他们没有见到那个一直躲在暗处列阵的家伙,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杀死他,虽然这一点诡异,但是也没有必要去在意,只要记得这件事情就行了。
毕竟这年头,那些所谓自称高贵的阵术师一大堆,这也导致了那些家伙动不动就会有一些很奇怪的癖好,而这些癖好往往是常人不能够理解的,现在他们就当那个一直躲在暗处的家伙,已经有些受不了这个闹剧了,想要快点结束,可是又不愿意出手解决那只死猴子,怕脏了自己的手。
亦或者是觉的这只猴子罪该万死,像这么欠揍的猴子,就应该被受害者亲自收拾掉,不然的话,受害者心中的闷气发不出来,他也不想夺人发泄情绪的机会,不过又想让他们赶紧离开,所以只好做了这些小事。
不过对于这些参赛者们而言,他们还是更偏向第一种的,毕竟这些水球的不至实在是太巧了,简直就像是专门给那个家伙开了一条通道一样。
虽然这么做仍然是想让他们快点抓住这只猴子,然后赶紧离开,不过之所以没有控住这只猴子,而且还留了这么多空隙让猴子可以自由的跑,也许是因为这只猴子,甚至连碰到自己阵法的资格都没有,拥有精神洁癖的那个家伙,不允许像这个恶心的蛮兽触碰到自己手中哪怕任何一样东西。
即便是随手捏出来,随手就会消散于无形的法阵也不行!
带着这样各种各样的念头,参赛者们终究还是把目光重新放在了那只一直在奔跑的灵兽上,看着双方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了,他们一脸欢愉得从那些水球上方飞过,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口中发出的笑声依旧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