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4u2n超棒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九章   苦寒龍玉回龍泉讀書-6u4ao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看了看怀中的九儿,脸上多了笑容。
就眼前这道厚重铁门之后是什么,钟文不知道,也不清楚里面又有什么样的场景。
是否有人,钟文也不知道。
但誓要灭了慈航殿的钟文,断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而这道铁门透出来的寒气,钟文怕自己怀中的九儿再一次的受到冰寒。
随即去了慈航殿别处寻了一匹布过来,把九儿缠抱在自己的怀中。
轻轻摸了摸怀中的九儿,钟文这才催动着内气,护着怀中的九儿之后,往着那道厚重的铁门走了过去。
钟文伸手摸向那带着寒气的铁门之后。
感受着铁门的冰寒。
使了使力推了推,又是拍了拍,发现并不能打开。
心中想着,这道铁门难道需要机关才能打开的吗?
可就在钟文猜测着机关在哪之时。
铁门却是缓缓的打了开来。
随之。
铁门之内伸出一个脑袋出来,看向门外的钟文。
慈航殿苦寒之地守门人己妃并不认识钟文,更是不知道她慈航殿为何会出现一个男人。
此刻的己妃脸上,闪动着诸多的疑惑与不解。
而钟文瞧见这道厚重的铁门之后,原来还有人。
二话不说。
钟文一掌就轰向己妃。
“砰”的一声后,己妃倒飞而去,砸向内里。
而另外一名守门人瞧着自己的同门突然遭到袭击,腾身而起,纵向铁门之处。
雙面王爺殘顏妃
“原来还有一个人啊。”钟文见又出现一人后,脸上淡淡的笑了笑。
随之。
絕世狂兵在校園
钟文闪了过去,又是一掌,轰向那人。
两名守门人,就此重伤倒地。
钟文没有杀这二人。
到不是不想杀,而是想从这二人的嘴中知道此地乃是何地而已。
走入苦寒之地的钟文,感受到这个小空间内的温度,低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而且。
这种冷,并非普通的冷,而是一种冰寒。
随着钟文转着脑袋四周看了看。
发现还有门。
“说吧,这里是个什么地方?”钟文看向两名倒地不起的守门人,开口问道。
不过。
那二人却是大瞪着眼睛,盯着钟文怀中的九儿。
九儿她们认识,也见过。
虽说她们二人乃是这苦寒之地的守门人。
但也是偶尔能离开的。
况且。
这几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们二人在这苦寒之地守着,也不是没有出去过。
而此刻。
她们二人看着钟文怀中的九儿,这让她们突然觉得这件事情太过震惊了。
九儿乃是慈航殿的小圣女。
而今的小圣女,却是到了这个男子的怀中去了。
这不得不让她们联想到。
这个男子是不是曼清的那个奸夫来。
钟文见二人不说话,还以为这二人并不想开口说话。
随即走了过去,一人一脚,直接踢了过去。
復宋
这一踢,就直接让这二人成了这苦寒之地终身守门人了。
钟文也不管已是死去的二人,走向一方的铁门而去。
这道厚重的铁门到是能打开。
当钟文一打开这道铁门之后,一股强劲的风力直面扑向钟文。
而钟文好在早就散发出了内气ꓹ 护住怀中的九儿。
要不然。
就这么一股强劲的寒风吹向九儿,钟文都能想像到ꓹ 自己的这个女儿,定然会直接死去的。
钟文随即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伸手又是摸了摸。
魔君大人請寬衣
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ꓹ 直接就钻进了这苦寒之地而去了。
不久后。
当钟文转完苦寒之地上层。
可随着钟文入了这苦寒之地上层时,发现这里有着五个先天之境的弟子正盘坐在一些洞穴之中ꓹ 像是在练功。
钟文瞧着这些慈航殿的弟子也只是先天之境,就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练功ꓹ 这也让钟文想到了。
这样的环境ꓹ 难道是慈航殿的练功场所不成?
说来。
钟文所想的也不假。
这苦寒之地。
即是练功之场所,也是受罚之场所。
钟文瞧着这些慈航殿弟子虽说也只是先天之境,可这手却是未曾停。
每人一掌,就直接去地府报道去了。
理由很简单。
就是为了自己女儿,要灭了这慈航殿所有人。
在上层查看结束之后,钟文又是到了二层。
同样。
这二层也有人,只不过人员却是不多ꓹ 只有两个。
而且这两个还都是先天之上的境界。
这到是让钟文发现这慈航殿有着不少的先三之上境界的高手。
就好比自己刚入这慈航殿,到后来。
就已是有着几十个先天之上境界的高手了。
灭了那二人之后ꓹ 钟文又是去了三层。
三层同样有二人。
钟文依然给杀了。
随之不久之后。
钟文又是到了四层。
到了四层的钟文。
感受到这地底之下ꓹ 这股冰寒更甚。
如随意换成一个先天之境的人前来ꓹ 不用一天ꓹ 估计就得成冰雕。
不过钟文到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有着内气护体的他,即便再冰寒的环境ꓹ 估计对钟文也无法造成伤害的。
随着钟文在这四层查看之后。
却是发现了一个自己熟悉之人。
地藏眼 滿城風沙
“咦?龙玉怎么在这里?嗯?先天之上一层ꓹ 她这是在练功还是在?”当钟文瞧见躲在一处凹陷处ꓹ 冻得已是有些魂飞魄散的龙玉,心中不解。
钟文走了过去ꓹ 伸手摸了摸龙玉。
知道龙玉此时已是处于一种昏迷的状态。
二话不说。
钟文直接伸手往着龙玉体内输送着内气。
话说龙玉。
在被抓之后,回到慈航殿没多久,就被打入到这苦寒之地四层来了。
敢背叛慈航殿的下场,没有送到五层去,就已是烧高香了。
可是。
这四层也不是她龙玉能抗得住的。
一个先天之上一层境界的她,而且还是刚突破到先天之上一层境界的,更是没有那份实力在这苦寒之地四层了。
这不。
没三天的时间。
龙玉就已是抵抗不住苦寒之地四层的冰寒,直接被冰冻成了一座冰雕了。
但好在龙玉她并未死去。
随着钟文往着龙玉体内输送着内气之后,钟文瞧着当下自己想要把龙玉救回,估计不太可能。
随即手一提,把龙玉从那凹陷里提了出来,往着出口奔去。
至于再往下。
钟文都不再去查看了。
随着钟文提着龙玉从那苦寒之地出来后,直接腾身而起,往着利州方向奔去。
慈航殿被钟文查看到如今。
钟文已是不再去想这慈航殿还有没有人了。
该查的地方都查了。
就连这么一个冰寒之极的地方都查看了一遍,就算是再有人,想来这慈航殿中也不可能有人活着了。
可钟文并不知道。
慈航殿内或许是没有人了。
可被派出去的十几名弟子,却是在满江湖的寻找着曼清的消息。
这十几名慈航殿弟子当中。
有先天之上的,也有先天之境的。
如果不计算这十来人的话,钟文灭了这慈航殿,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一路急奔。
钟文一手提着龙玉,一手把自己怀中的九儿睡穴给点了一下。
没过多久之后。
九儿随之醒来。
当九儿瞧见自己依然还在那个男人的怀中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来。
可随着九儿瞧见钟文手中的龙玉之后,就有些不淡定了。
即便九儿再小,可也知道要不是这个玉姨,自己了绝无可能会离开自己的母亲的。
虽说。
九儿才两岁半。
可两岁半的她,在曼清的教导之下,却是懂事的很。
知道这世道之上,有着不少的坏人。
就好比这慈航殿的人。
本来秀是相信的这个玉姨。
临到头了,还打了自己母亲,更是把自己从母亲身边分开。
九儿眼中开始布满了恨恨的神色。
钟文一边急奔,一边看着自己的女儿。
可当九儿那恨恨的盯着龙玉之后,心中先是有些不解,可随之也就猜到了一些,“九儿莫要害怕,如果龙玉有伤害过你,父亲绝不轻饶她。”
九儿听到钟文的声音后,这才回过头来,看向脑袋之上的钟文,“你真是我父亲吗?”
“呵呵,我当然是你父亲,你长得跟父亲小时候很像,跟你姑姑也长得像,我一看到九儿,就知道你就是父亲的宝贝九儿了。”钟文呵呵一笑。
但这一笑当中。
却是略带尴尬。
是的。
钟文很是尴尬,尴尬到自己说的话,都带着一丝的懊悔来。
如果不是曼清求到龙泉观。
估计此时的他,依然还在闭关当中。
要不是曼清到龙泉观。
钟文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女儿。
而自己女儿受了什么苦,又经受了什么样的折磨,身为父亲的他,又哪里知道。
只是一开始见到九儿之时,发现九儿身体太过冰寒了。
重生回城記
而钟文又是到了慈航殿的那苦寒之地。
心中想着这慈航殿的人,估计是在折磨自己的女儿了。
自己女儿这才这般的小,就受着那非人的折磨。
身为父亲的钟文,心中又怎么会不疼。
九儿闻话后,像是在想着什么。
而钟文急于回去,也不再与九儿多说话。
随着钟文一路急奔。
用了好几个时辰,这才赶到了龙泉观附近。
当钟文一抵达龙泉观附近之后,站在一座山头之上,向着九儿微微一笑道:“九儿,看到那里了吗?在那座道观里,你母亲就在那里等着你,一会儿你就可以见到你母亲了。”
“真的吗?”九儿听到钟文所言,转过头来,看向钟文所指远处的道观,眼中带着期盼。
打小一直与着自己母亲生活在一块。
真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得了。
又受自己母亲的教导,懂事,听话,说话利索,思维比普通的小孩都要来得沉稳。
要不然。
到了如今。
九儿又为何不称呼钟文为父亲呢?
如果放在别的小娃身上,估计早就扑在钟文的怀中,一边哭诉着,一边直呼父亲来了。
钟文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又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九儿感受钟文那轻轻的抚摸,并没有躲闪,也没有回避,到是有些享受。
从未有人如此对待她。
即便自己的母亲也从未如此抚摸她的脑袋。
这让九儿很是断定,这个就是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