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cud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二十一章.拜月教主閲讀-t1qij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不好了,不好了!”
才刚回到客栈,阿奴便一边大喊不好,一边招呼众人赶紧收拾行李,马上离开苏州城。
众人疑惑的看着阿奴,也不知道她这是闹得哪一出,怎么出门逛了一趟街,人回来就这样了。
还是李逍遥猜得最准,问道:“怎么了?难不成是你闯了什么祸了?”
他却是没把灵儿也带上,毕竟在他看来,乖巧懂事的灵儿,怎么可能会和阿奴一样没分寸呢。
姜姥姥也问道:“是啊,究竟怎么了?难不成真如逍遥说的那样,你们在外面闯出了什么祸事来?”
阿奴干笑道:“啊哈哈..也没有了,就是…”
“我和灵儿今天不是去看擂台吗,结果…”
她将擂台之事简略的给众人说了一遍:“所以我们现在得赶紧走啊,我问过了,那林家堡在这苏州城,可是一等一的大势力,土皇帝,要是他们事后不忿,前来报复的话,事情可就麻烦了。”
“我倒是无所谓,可是灵儿公主不能出事啊,还会耽误了我们返回南诏的行程。”
闻言,众人皆是脸色奇异的看着阿奴,这丫头,还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看热闹就看热闹吧,非得扮做男子上台打擂干什么啊?
藏玩之風
姜姥姥转头看向灵儿,问道:“灵儿,事情真如阿奴所说的这样吗?”
她有些不太相信阿奴这鬼灵精,怕她只把事情往对她好的那一面说。
對酒當歌劇本
灵儿说道:“的确就是阿奴说的这样,不过那林家大小姐是个好人,放了我和阿奴回来,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阿奴就是太担心了。”
輪回 gl
阿奴反驳道:“公主你才是太天真了,那林家大小姐倒是好人,可是他爹却不像是什么好人啊,那老头可凶了。”
“先前也只是因为人多,他拉不下面子,才只能捏着鼻子放了我们ꓹ 可他回去之后,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ꓹ 说不定马上就会派人来抓我们。”
闻言,姜姥姥与李逍遥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ꓹ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们没见过那林天南林堡主,也不清楚他的为人ꓹ 所以自然要做最坏的打算。
李逍遥说道:“若是这样的话,我们的确应该赶紧离开ꓹ 不管那位林堡主对我们究竟有没有恶意ꓹ 但总之还是要小心为妙。”
“哎..可惜师父昨晚已经离开了,不然的话,有师父在,我们倒也不必担心。”
灵儿疑惑道:“啊?我们真的就要走了吗?可是我觉得,无论是林大小姐,还是林堡主,都不像坏人啊。”
“灵儿。”姜姥姥意有所指的说道ꓹ “有时候好人坏人,可不是写在表面那么简单的ꓹ 就像是拜月教主ꓹ 表面上一副圣人的模样ꓹ 迷惑了多少信徒百姓ꓹ 其实背地里不知道做下了多少恶事。”
“所以你也别多想了,听姥姥的话ꓹ 去房间收拾一下行礼ꓹ 我们马上便离开苏州。”
不提这边匆匆离开了苏州城的李逍遥一行人ꓹ 却说另一边的陆植,不过一日的功夫ꓹ 人便已经来到南诏。
將軍紅顏劫 飛櫻
先前之时,陆植游历天下,唯独南诏没有踏足,时至今日,倒是终于来到了这片神秘玄奇的土地上。
他先前并不想太早接触那位拜月教主,一是因为修为未复,二则是还未到时候,不过如今,却也是时候会一会这位拜月教主了。
比起剑圣那般,凡事都遵循天命,顺其自然的想法,陆植却是更加中意存在即合理,改变亦为自然的理念。
在明知道那拜月教主心怀野心,欲要称霸天下,未来将会搞出许多风雨的情况下,陆植自然不会视而不见,非要遵循那所谓的命运轨迹。
毕竟若是那命运轨迹圆满祥和也就罢了,可若是一定要流血牺牲的话…陆植不介意出手将那悲伤的命运扭转过来!
不是一定要有人牺牲,才显得庄严伟大,有时候,平淡便是幸福。
南诏,拜月教总坛。
房间之中,一身形高大,长发披肩的黑袍男子,正一边用画笔在黄纸之上勾勒着,一边计算着天体星象的位置与时间,欲要测算出那上古水魔兽最佳的复活出世时机。
而此人,正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拜月教主。
我去異界轉了轉 夢裏走一走
“有客来访,何不现身一见?”只听拜月教主似是自言自语一般的对着空气招呼道。
随后,下一瞬,房中竟真的现出了第二个人的身影,赫然正是陆植。
“教主倒是好敏锐的气机,贫道陆植,冒昧来访,还望教主见谅。”
拜月教主回头看向了陆植,目光有些惊异。
“原来是陆植道长,久仰大名了。”
他倒也不是客套,而是真的知晓陆植,毕竟别看他们拜月教似乎只是在南诏一带活跃,但实际上,他们拜月教的势力可以说是遍布整个天下,中原之中,也有不少隐藏的教徒,消息渠道自然不少。
“却不知,陆植道长到此…可是来杀我的?”
陆植眉头一挑,问道:“教主何出此言?”
“不是吗?”拜月教主有些意外的说道,“陆道长的弟子,与灵儿公主缘分匪浅,按理来说,陆道长理应要与我为敌的不是吗?”
陆植点了点头,说道:“倒是的确如此,不过贫道此行,却不是来杀人的,而是欲与教主论道一番。”
“论道?原来如此,虽然我不知道长究竟是何想法,但若道友愿意与我交流一番,听我阐述这些年来发现的天地真实与道理,我却是非常愿意的。”
“陆道长,请到我身边来,我来给你介绍一番,我多年来的研究。”
陆植走上前,与拜月教主并肩而立,经他指引,看向了前方墙壁之上挂着的一张九星连珠图。
陆植神色微动,心想,拜月教主该不会告诉他,这天地是圆的吧?
“陆道友你可知道,这天地,其实是圆的,就如同一颗放大了无数倍的橘子一般…”
还真是!
不过陆植倒也没有打断他什么,而是继续听他说了下去。
始终面色淡然的拜月教主,这时脸上才有了几分鲜活灵动的意味,神色间满是认真虔诚之色。
“虽然听起来十分的不可思议,与流传了无数年的天圆地方说比起来十分的离经叛道,但这也正是天地的神奇之处。”
“我们所在的世界,又分为白天与黑夜,而之所以会区分出白天与黑夜,也正是因为太阳与月亮一直围绕着我们的世界所旋转….”
拜月教主向陆植详细的阐述了一番他那还稍显稚嫩的星体概念,随后才问道:“陆道友,你可相信我的说法?”
陆植点头:“贫道相信。”
他转头看向拜月教主:“不过贫道也听闻过一个说法,与教主所提出的星体理念十分相似,不知道教主可愿听贫道讲述一番?”
拜月教主神色一动:“竟有人与我一样,有过同样的想法吗?愿闻其详。”
陆植点了点头,随后抬起一只手,在拜月教主面前摊开。
汹!
一团小小得火光从陆植手掌上方燃起。
陆植说道:“这是恒星太阳。”
随后,又见一颗小了数倍的黑色球体从火球一旁凝出,并开始围绕着火球旋转。
“这是辰星,也称作水星,是距离太阳最近的一颗行星…”
“这是蓝星,也便是我们所在的世界,因为距离太阳距离最为合适,所以星体中,能够存在水,又不至于冻结成冰,便有了能诞生并养护生命之能…蓝星之上,三分之二的区域,都被海水所覆盖..”
“…我们之所以能脚踏大地,而不被抛向天空,是因为星核的万有引力..当蓝星自传一圈,一面背对太阳之时,便是黑夜,同理,另一面则是白昼…”
拜月教主眼神痴迷的看着陆植手中那缓缓运转的微型太阳系,如同见到了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