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8vy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第四百六十八章 應劫者說熱推-obhuo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海棠看着那只小麒麟被远远地丢进海里,然后费劲地以狗刨姿势往回游心,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的样子。
她无语地对苏礼道:“苏君,麒麟乃是瑞兽,若是欺辱麒麟,可是要受到气运上压制的。”
“压得多吗?”苏礼问。
“大约会削减四成左右吧,但不会太持久。你刚才那一下,大约会有三天的气运低迷时间。”海棠答道。
苏礼听了反而更不在意了,他说:“才四成?那就随意了。”
海棠:“……”
三千職業可攻略 海瀾歌
她忽然觉得无言以对。面前这位气运暂时削减四成又怎么了?依然是一位大气运者,依然是老天爷私生子级别的!
“你惨了,你要倒霉了你知道吗?!”外面传来了一个幼童一般的凄厉惨叫声。
随后一头‘小土狗’狼狈地爬上海滩,然后一路狂吠着一路冲向了苏礼的帐篷……外面好冷,尤其是泡过了冰冷的海水之后,它迫切地想要回到那个温暖的帐篷里。
但是它遇到了一个不会惯着它的人……
執手望年華
苏礼瞧着它那‘精神’的样子,直接上前两步然后狠狠一脚甩出……那麒麟就像个球一样的给踢飞了!
海棠的眼角一阵抽搐,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也怪妾身先前没说清楚,中天天庭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四方四季神君,所以麒麟神兽在中天天庭就有着类似我们的身份。”
“因为百姓四季劳作,所求者便是一场丰年。而麒麟瑞兽,则是可以对丰收年景有加持效果的。”
天南海北來相會
苏礼听着觉得有些发懵,自己这是又得罪了一方天神了?
“没错没错,我就是这么厉害的,你怕了没?”那只麒麟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回来,正好听到海棠在给它说话,立刻神气活现。
苏礼一听这还得了?
他直接抛下了心里头的那丁点迟疑,抬起另一只脚就如此顺畅地又抽了一下……
“砰!”
小麒麟再一次惨叫着飞走了。
“好吧,这漫天的神灵如何反正与我无关。”苏礼说着,下意识地伸手将海棠捧在了手心。
这一刻,小小的海棠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融化了……她仿佛听到了一些隐藏的意思:这漫天的神灵都无所谓,他苏礼只在乎她的呢!
于是小脸通红,她抱着自己的脸开始痴痴地笑了起来。
片刻之后,那只麒麟又畏畏缩缩地走到了门口,然后十分警惕地看着苏礼道:“不许你再踢我!”
“若是你能正常点和我说话,我踢你干什么?”苏礼反问。
麒麟微微沉默,仿佛是在无语凝噎。
它随后才说道:“好吧,我承认你有资格坐在这里与我等商谈这方天地的大事了。”
小土狗模样的家伙一本正经地说着天下大事,当真是说不出的怪异。
不过这墨玉麒麟显然也是变相承认了苏礼的不同,因为它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反过来受到气运的压制!
它都被连续‘飞’了三次了ꓹ 这还够倒霉?
原本它以为苏礼肯定会受到它气运的反噬接下来会倒霉透顶,结果没想到人家该怎么踢飞它还是怎么踢ꓹ 一丁点受到影响的感觉都没有……
作为传说中的瑞兽,麒麟本身对气运就十分敏感。
它能够感受到面前这位一身的功德气运之浓厚,简直就是这方天地的气运之子啊!
这将它有些搞糊涂了ꓹ 所以想要捋捋……
拍拍我的王子殿下
“快点进来吧,刚才苏礼是和你闹着玩的呢。”海棠连忙打圆场。
麒麟有了下墙梯立刻顺坡下ꓹ 一副昂首高傲的样子说道:“要不是本尊肩负使命下界,不得不自封法力神通ꓹ 可轮不到汝等在此造次。”
苏礼听了这才有些回过味来ꓹ 他问:“海棠,你的本体,还有冬神、夏神他们也应该都是自封了实力下界的吧?”
海棠点点头说道:“没错,我们都是将自身实力压制到了凡间能承受的极限才能下界,否则我们下来的第一时间就会受到这个世界的激烈排斥。”
“原本我们哪怕只是有凡间的极限力量,但是以我们对力量的掌握与运用,在下界也应该是无所畏惧的……却没想到如今会遇到这种情况……”
“咦?说起这个事情来ꓹ 玄冥那家伙呢?本尊降临在此也该给她打个招呼……奇怪,为何在这北方陆地上看到的反而是春神ꓹ 冬神呢?”麒零奇怪地叫了起来。
淘夢酒 西遲
苏礼和海棠面面相觑ꓹ 随后海棠说道:“玄冥她似乎出了些事情ꓹ 已经陷入了长眠状态。”
她没有提及两人在这方世界的恩怨ꓹ 看起来对这麒麟颇为生分。
其实严格来说,这麒麟存在的时间甚至比椿还要古老得多ꓹ 属于是与她父亲青帝一个年代的大能ꓹ 所以才会不敢多说什么吧。
“竟然会这样ꓹ 该不会玄冥已经受了冥渊的暗算吧?”麒麟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它看向苏礼道:“还有你这个小子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么浓的冥渊气息……不ꓹ 这是与冥渊有所牵连的气息,你接触过冥渊魔物?”
苏礼听了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果你所说的冥渊魔物是那种自称‘深渊之子’,能够不断地从本体肉身中诞生强大意识,而其意识又能够附着在生物体上并且将之占据、异化……那么我见过。”
麒麟又有些说不出话来的感觉了……只是听苏礼描述它就知道那不会错了,正是冥渊魔物中一种十分难搞可怕的强大恶魔。
但是这小年轻在谈到这种魔物的时候未免也太轻松了一点吧?这种好像路边随便可见然后随便可以消灭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你杀死过‘深渊之子’?”麒麟忍不住问了。
神圖紀
苏礼点点头道:“但并非完全体,我也算是捡漏了吧。”
说实话,他是真的很崇敬能够与一头深渊之子对耗千多年而始终咬牙坚持的夏铭教主,也是对玄冥那生生压制另一头强大深渊之子两万多年的行为表示佩服……他的确算是捡漏了,只是对于这种恐怖的生物,就算是捡漏都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
麒麟忽然间看向海棠道:“春神丫头,这就是你选中的应劫之人?没想到啊,你的眼光居然这么好,比我选中的应劫者要出色多了。”
谁知海棠却是摇摇头说道:“苏礼并非应劫者,他是妾身的眷者。”
“不是应劫之人?开玩笑,这一身气运深厚得比我这麒麟降世都要可怕了,这还不是应劫者?”麒麟不乐意地喊道。
麒麟降世其实削弱得比其他神灵降世还要厉害,因为麒麟最厉害的就是作为瑞兽的天地气运。
但麒麟在上界是瑞兽,是气运所钟者,但在下界之后,这些气运可就要清零了。
虽然它依然可以通过种种办法汇聚气运,但这总是要个过程的。
海棠对于麒麟的质疑,也是面对苏礼的疑惑轻柔地笑了起来,然后她细声慢语地开始解释:
“天地有大劫,便会孕育受天命所钟之应劫者。”
“应劫之人没有定式,但无一例外身上隐有大气运,并且哪怕资质再差,也总有独特的成功方式。”
“但是这些人的气运是与身俱来的,是天地的恩赐,也是天地施加的责任。他们是天地培养的应劫者,命运已经注定,自己无法选择。”
“可是苏礼却不一样,他虽然也是气运所钟,但他的气运都是自己所行之大功德所汇聚而来。此乃天地对他的嘉奖所得,而非应劫者那样是预支了天地的气运。”
海棠的说法让这麒麟听得一愣一愣的,它还真没想到苏礼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存在……这种人它并不陌生,但却很少在如今的时代出现。
夜夜強寵:惡魔,輕點愛
应劫者在应劫之后,天地就会收回气运的倾斜。往往在大劫过去之后,原本光芒万丈的人也会失去光彩归于平庸。
三國旌旗 東方織蛛
但是苏礼这样一点一点使自己不凡,使自己绽放光芒的……这似乎只是存在于远古时代的大神通者才会有的经历。
麒麟一下子有些懵,但是再仔细看看苏礼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年轻人不但是功德气运深厚,还与上届诸多神灵都有着因果牵连……仿佛是一个随时都能够飘然仙去的人,也的确不可能是应劫者。
苏礼听了这么多,也是忍不住问:“你们一直所说的天地大劫,还有那冥渊究竟是怎么回事?”
海棠答道:“之前跟你说过我等神灵所在的天界、仙界是位于这凡间空间纵向上面的‘上界’,而冥渊就是凡间空间纵向上的‘下界’。”
这时那麒麟则是换了个说法解释:“天地初开时有清浊二气。清者上浮者或可名‘仙’,浊者下降为‘冥渊’。而清浊交汇之处有万物演化诞生,便是凡间。”
“然冥渊总想浑浊仙界,使这天地重归混沌,所以冥渊中总有魔物不断地钻出,想要将清浊之间的凡间界给首先破坏、污染,然后再以凡间为跳板攻入上界。”
“于是每当上界察觉冥渊有入侵凡间之打算时,总会派遣各方助力下界来帮助凡间得应劫者应劫。”
由此苏礼才算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
所以这孩子就是这方世界的应劫者?
苏礼看着昏睡过去的少年人有了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