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moq超棒的玄幻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一百五十一章 找不到拒絕的理由-joots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风叔很守时,约好下午五点,不到四点人就到了。
电梯门打开,他带着两个人走进大厦三十六层,这两人一男一女,都有修为在身。
男的是个和尚,五十岁有余,佛珠禅杖,黄袍袈裟。嘴唇上留着一撇胡须,脑门光溜,眉角不善,没有一点出家人慈悲为怀的模样。
这幅卖相和风叔很配,他不说话的时候,也是全程板着脸,凶巴巴的。
和两人格格不入的是女子,三十岁左右,身材高挑,衣着扮相时尚,长发盘在脑后显得玉颈修长。她戴着一副大号墨镜,鼻梁高挺,五官轮廓分明,却又不失精致,似乎是个混血儿。
很漂亮,尤其是那股子自内而外散发出的优雅,很有御姐风范。
廖文杰在电梯前等候已久,见三人出来,笑着迎了上去。
他这一踏步,和尚立即退后两步,察觉到自己太过失礼,歉意一声,露出尴尬笑容。
和风叔一样,面恶心善。
“风叔,还有两位贵客,劳驾你们专程走了一趟。”
“阿杰,我来为你引荐一下。”
九叔指着和尚,说道:“这位是静圆和尚,和我多年交情,是非常谈得来的朋友。”
十年流光 吾棲碧山
“法师有礼了。”
“客气客气,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廖施主直呼我法号‘静圆’即可。”
“不敢,法师面前不敢失礼,不过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ꓹ 这句话我十分赞同,所以法师也别叫我什么‘廖施主’了ꓹ 喊一声阿杰就行。”
熱血無悔 江上蓮花香
“好说好说。”
静圆法师看着严肃,实则没什么架子,性子大大咧咧ꓹ 和廖文杰交谈两句,很快便抛下了心头顾忌。
“阿杰ꓹ 我来给你介绍这一位。”
风叔表情凝重,说话间还带上了些许敬意:“张小姐是张天师第三十八代传人ꓹ 道法高强ꓹ 在港岛内很有威望。”
廖文杰脸色一正,好一双大长腿,不对,好一长大双腿……
也不对。
总之,这个大腿很厉害,有机会要抱紧。
“风叔不要拿我取笑了,知道的都知道ꓹ 我这一代只是过渡,算不上正统。”
女子取下墨镜ꓹ 果然是一副东西混合的面孔ꓹ 微笑朝廖文杰伸出手:“我叫张丽华ꓹ 刚好大你几岁ꓹ 不介意的话,喊一声丽华姐就好了。”
“丽华姐。”
廖文杰伸出手ꓹ 微微一握:“廖文杰ꓹ 阿杰。”
四人简单寒暄几句ꓹ 廖文杰领着三人朝会议室走去。
“阿杰,怎么你年纪轻轻ꓹ 会有这么大一家公司?”
“那倒不是,我也是给人打工的,这两天老板家里出了点状况,我暂代她的权力,负责处理公司的大小事务。”
廖文杰一边说着,一边脑门飘过问号。
刚刚听到张天师第三十八代传人的名号,被震住了,现在想来,貌似有点不对。
一般情况下,张天师指的是五斗米道,也就是天师道的创始人——张道陵。
没记错的话,张天师是东汉年间的人物,至今约有两千年的时光,只传了三十八代……是不是有点少了。
当然了,若是修炼有成,每一代天师长命百岁,自然不是问题。
可廖文杰总觉得不靠谱,那毕竟是张道陵,地位显赫,少有人能相提并论的大佬,冷不丁出现一个他的传人,很不真实。
可如果不是,敢拿张道陵的名头开玩笑,港岛上的道士们,比如风叔这样的修道中人,早就撸起袖子除魔卫道了。
廖文杰想来想去,寻思着张丽华这个天师属于二般情况,祖上另有其人,并非张道陵,只是碰巧也姓张罢了。
……
会议室。
风叔三人坐下后,廖文杰泡上一壶茶,而后从柜子中取出两个华丽木盒,分别放在静圆和张丽华面前。
“小小意思,不成意思,还请两位不要嫌弃。”
风叔:“……”
眼熟,如料不差,里面肯定是金钱剑。
“阿杰,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一个出家人,四大皆空,怎么能收你的东西呢?”
静圆直摇头,对廖文杰感官直线下降,年轻人根骨极佳,不修炼简直浪费,但世俗气太重,注定没什么大成就,可惜了。
“阿杰,这三十六枚铜钱贵重非凡,你真的打算送给我们?”
张丽华推开木盒盖子,红布之中包裹一柄金钱剑,她看清铜钱之后,顿时面露惊讶之色。
太贵重了,不能收。
“当然,风叔和我说了,我因为和那个谁成了朋友,导致同道中人都对我避而不见,两位愿意屈尊前来,我自然要备上一份薄礼聊表心意。”
“可是,无功不受禄……”
狐媚天下,調皮狐妖惹不得 關於愛情
张丽华拒绝地很是犹豫,虽然她家大业大,不缺降妖伏魔的法器,但先天铜钱十分罕见,哪怕用来收藏,也是家门底蕴的象征。
“无妨,宝剑赠英雄,我诚意十足,切莫推辞。”
神紋大陸
“惭愧,我实在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张丽华摇摇头自嘲一声,挥手合上木盒:“阿杰,这份‘薄礼’我收下了,诅咒的事,我从风叔那里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倾尽全力。”
“丽华姐性情中人,何来惭愧之说,我看是女中豪杰才对。”
“阿杰,你真会说话,难怪你的老板放心将这么大一份家业交给你来管理。”
风叔:“……”
嫡女連城·傲世千
眼熟,他当时也财迷心窍,拍着胸脯认下了廖文杰做朋友。
“先天铜钱,出手真阔绰……”
静圆眼角抽抽推开面前木盒,小声嘀咕一句。暗暗责怪自己嘴巴太快,看看人家张丽华,先看东西再说话,年纪小,办起事来可比他稳重多了。
廖文杰笑呵呵道:“静圆法师,礼轻情意重,这是我力所能及的极限了。你是前辈,还请赶快收下,不要埋汰我了。”
“啊这……”
静圆一咬牙一跺脚:“好,以后有事来找我,绝不推辞。”
“法师高义!”
“惭愧啊,惭愧。”
静圆直摇头,对廖文杰的感官直线上升,年轻人根骨极佳,不修炼简直浪费,且说话办事滴水不漏,以后肯定是个人物。
风叔很是无语:“你一个和尚,要金钱剑干什么,不怕被人笑话吗?”
静圆眉头倒竖:“怎么了,和尚就不能用金钱剑了,我就是喜欢!你这人说话阴阳怪气的,是不是见不得我好?”
“哼,我只是帮某些和尚回忆一下,他四大皆空,不收别人东西的。”
风叔冷嘲热讽两句,静圆原地憋红脸,咬牙切齿,抡起袖子就要干架。
“有一说一,旁观者,不偏不倚,风叔这话有失偏颇。”
廖文杰开腔道:“静圆法师收下金钱剑,归根结底,其目的还是为了降妖除魔,这是善举,何错之有?”
上神歸來不負卿
“就是就是,还是阿杰会说话,不像那个谁,就会挤兑人。”
静圆哼哼两声,严重怀疑风叔嫉妒他有金钱剑拿,所以才横加阻拦。
呸,小人!
风叔:“……”
不熟,场面不熟,人也不熟,他当时可没静圆这么没脸没皮。
见两人收下金钱剑,廖文杰暗道这两个朋友基本上是没跑了,刚想说着什么,静圆突然伸手,从袖袍中取出一串黑色佛珠手链。
“阿杰,你人不错,很合我脾气,这串佛珠送你做见面礼了。”
“这……”
廖文杰接下佛珠手链,戴在手腕上:“法师破费了,这多不好意思。”
手链共十四颗佛珠,光滑圆润,每颗都有刻字,背面是‘佛’,正面连起来,是两句七言:守口摄意身莫犯,莫恼一切诸有情。
“出家人,穷和尚,没有七宝傍身,这串佛珠我拿莲子做的,你别嫌弃就行。”
“嘶嘶嘶,竟是静圆法师亲手制作,礼太重了。”
风叔:“……”
这和尚真是打肿脸充胖子,明明心疼的要死,还把常年携带的法器送了出去。
“阿杰,你既然称呼我一声姐姐,我也不能亏待了你。”
张丽华取下脖颈红绳,从私人储藏空间里提出一枚护身符:“没有先天铜钱珍贵,小礼物,不要嫌弃。”
“这……”
廖文杰接过护身符,直接贴身戴好:“丽华姐破费了,这多不好意思。”
先不管护身符效果如何,单是这香喷喷的味道,他就没法拒绝……
嗯,还有余温。
张丽华翻翻白眼,这个弟弟貌似不是什么好男人,不过,看他长这么帅,就原谅他好了。
连续收下两件见面礼,廖文杰也不说话,直勾勾看着风叔。
风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片刻后叹了口气:“昨晚我和阿杰共闯霓虹九菊一派的老巢……”
“切,这陈茶皮挺厚……呸!”
静圆端起茶杯,也不管茶水滚烫,直接一口饮下,喝完还一脸嫌弃吐了吐茶叶。
风叔面色不改,将昨晚情况大致讲述一遍,并拿出一块黄符封住的黑石:“你们看看,以前见过这东西吗?”
静圆小心撕开黄符,观察许久,闭上眼睛摇摇头:“好重的邪气,一看就不是善类。”
“似乎是人造的。”
张丽华研究片刻:“我见过很多人工制造的宝石,这块石头,我不敢说一定,但有八成的把握不是天然形成的。”
“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