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晨信用危機:“違約的前一週還在承諾兌付”

華晨信用危機:“違約的前一週還在承諾兌付”

(原標題:華晨信用危機:“違約的前一週還在承諾兌付”)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賈璇

“萬企幫萬村”行動惠及1560餘萬貧困人口 脫貧攻堅將取得決定性成就

因兌付違約,自10月下旬以來處於風口浪尖上的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晨集團”),終於在昨天(11月16日)晚上發佈了一份相關公告。

此公告稱,目前,華晨集團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因企業資金緊張,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造成無法償還。華晨集團此次債務違約對華晨集團本部生產經營造成影響,導致財務狀況惡化,極大影響償債能力。

“我覺得這輩子要完了。華晨集團一旦賴賬,我們持有人就是血本無歸。500多萬也不是小數目,我感覺自己死掉了一次。”在華晨集團債券違約半個月之後,李雲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說。

李雲獲知這一厄運是在10月24日。當天,上交所發佈了一則華晨集團的債券停牌公告,稱華晨2017非公開發行的公司債券(第二期)(以下簡稱“17華汽05”債券)發生債務違約,規模高達10億元。

公開資料顯示,該債券發行於2017年10月,票息5.3%,期限爲3年。

李雲是“17華汽05”債券的持有人。“其實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華晨汽車就這麼不兌付了。”他感到非常震驚和意外。

畢竟,在兌付日之前,華晨集團還多次發佈兌付承諾公告。李雲感覺自己被騙了,如果不是因爲華晨集團發了公告承諾兌付,他不會在債券兌付日之前一個月內,先後投入500萬元大額買入華晨債券。

攝影:《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賈璇

“華晨直到兌付日也沒有發風險提示”

李雲從2013年開始做債券投資,經驗不少,前前後後投過的公司非常多,包括國企、民企和城投都有涉足。

李雲說,他並非盲目投資。在決定買入前,都會對公司的基本面財務情況進行了解,也會跟蹤一段時間,再做投資決定。


別再讓“美顏妝+偶像套路”毀了抗戰劇

今年8月,李雲關注到了“17華汽05”債券。

8月18日,華晨集團發佈公告承諾,“我公司將繼續堅定履行國企職責,按時兌付到期債券,維護合法權益”。

根據天眼查APP顯示,作爲遼寧省重點國企的華晨集團共有兩位股東,大股東是遼寧省國資委,持股80%,另一股東是遼寧省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省產業(創業)投資引導資金管理中心),持股20%。

中國真正的魔法學院,又稱雙鴨山大學

華晨集團有遼寧省國資委大股東背景,而且華晨還有“履行國企職責,按時兌付到期債券”的承諾,這是李雲作出投資決策的重要依據之一。他認爲,國企是講信譽的。


以色列南部一工廠發生爆炸致2死1傷

公開信息顯示,華晨集團總資產超過1900億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貨幣資金超過500億元,旗下擁有四家上市公司(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上海申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盃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新晨中國動力控股有限公司),還擁有“中華”、“金盃”、“華頌”三大自主品牌以及“華晨寶馬”、“華晨雷諾”兩大合資品牌,產品覆蓋乘用車、商用車全領域。

耗材集採破冰 支架企業集體沉默:利潤沒了?

特別是華晨寶馬的經營業績非常好。同時,9月底前,華晨集團的評級爲AAA,那是債券信用評級的最高級,意味着償還債務的能力極強,違約風險極低。

李雲總結稱,他作出投資決定主要基於以下考慮:第一,9月底前,華晨汽車的評級爲AAA;第二,華晨汽車有遼寧省國資委股東背景,並且作出了兌付承諾;第三,華晨汽車擁有分公司華晨寶馬,經營得很好。

謹慎起見,投資前他還給華晨汽車打過4次電話做調研。“得到的回覆都是‘肯定兌付’。當時有消息稱,華晨汽車拖欠員工工資,我還特意問了華晨相關人員這個問題,他跟我說的信誓旦旦,原話是‘咱們公司一點兒問題都沒有’,稱不發薪水是員工有問題。”

但事實上,根據11月16日晚間華晨集團的公告,由於生產經營持續虧損,8月份華晨集團的資金鍊已經非常緊張。8月7日,專門成立了銀行債委會。而華晨集團並沒有進行相關披露。

李雲以及其他投資人也就無從獲悉相關信息。在經過差不多2個月的觀察後,10月初,李雲通過個人公司賬戶先是投資“17華汽05”債券約300多萬元人民幣。

111美元三年變1.68億美元!A股投資高手牛了 究竟買了啥?

到了10月16日,即兌付日的一週之前,華晨集團又發佈了一份針對“17華汽05”債券的公告,稱本息兌付日爲2020年10月23日。

“看到這份公告時,離兌付時間很近了。我想公司跟交易所都出兌付公告了,而且加蓋了公章,我覺得也有了法律效率,同時公司也有兌付意願和能力,所以就在次日即10月17日又追加了投資,大約200萬元人民幣。這樣,前後在‘17華汽05’債券總共投資了500多萬元人民幣。”李雲說。他認爲,這份公告給了他極大的誤導,以至於作出了錯誤的判斷,大額追加了投資。

到了10月22日,沒有如期兌付。李雲特意打電話詢問該債券的受託管理人某知名券商,得到的回覆是華晨集團向交易所申請晚一天打錢。“我當時以爲可能是財務轉賬有些問題,又等了一天,直到10月23號下午,該知名券商和華晨集團都聯繫不到了。”

10月24日,上交所發佈華晨集團債券停牌公告稱,17華汽05兌付日爲2020年10月23日,根據《受託管理協議》以及相關業務規則的要求,公司應於2020年10月21日16時前將本期債券本金10億元、利息5300萬元以及相應手續費轉至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銀行賬戶,截至2020年10月22日17時,公司尚未向中證登上海分公司轉款。公司仍然在努力籌集資金,但是公司目前流動性緊張,資金面臨較大困難,能否及時籌集到足額資金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這樣,我才知道自己投資的500多萬元沒了。”李雲說,在他以往的投資經驗裏,從來沒有遇到過國企不兌付的情況。所以,他至今無法相信,華晨集團就這麼不兌付了。

“違約後又承諾不會破產重組,可現在瀋陽中院已受理破產重整申請”

感到難以置信的投資者不只李雲一個。畢竟華晨集團的國有股東背景是許多投資人極其看重和予以信任的。

在東方金誠2020年跟蹤評級報告中表示,華晨集團是遼寧省屬大型國企,能夠在資金、稅收等方面得到股東和相關各方的大力支持。評級報告也披露,2019年全年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8.41%,毛利潤同比增長21.56%,綜合毛利率29.12%。


德國經濟或陷入停滯乃至衰退

同樣買了“17華汽05”債券的投資人白巖認爲,在營業收入和毛利率處在較高的情況下,不應該出現無法兌付債券的情況。

在白巖看來,從一系列的公開財務數據看,不論從銷量、收入或是利潤角度看,華晨集團都不像是一家沒有辦法償還債務的企業。

據華晨集團2020年半年報財務數據顯示,公司合併範圍內貨幣資金充裕,餘額高達513.76億元,流動資產1125.28億元。


綜合消息:團結協作抗擊疫情 共同維護多邊主義——海外人士高度評價習近平主席在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二次會晤上的重要講話

華晨集團2020年半年報

同時,根據華晨集團於2020年發行的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2020年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第一期)(以下簡稱““20華晨01”)的《募集說明書》顯示,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9月末,發行人流動資產餘額分別爲837.90億元、942.35億元和979.87億元。


領克車隊榮耀加冕2020 WTCR車手車隊雙冠軍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提到,如果發生不利事件,發行人可以通過流動資產變現來保障債券本息的及時償付。

華晨集團“20華晨01”的《募集說明書》


甘肅省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原主任委員武文斌一審獲刑十年

在業務層面,華晨集團旗下華晨寶馬的銷量也是年年攀升。

根據華晨集團的評級報告顯示,集團2018年營業收入爲1529.68億元,同比增長21.04%,主要由於價格較高的華晨寶馬系列銷量保持穩定增長,毛利潤爲433.96億元,同比增長16.70%。

2017年華晨寶馬銷量38.65萬輛,營業收入893.22億元;2018年華晨寶馬銷量46.61萬輛,營業收入1285.92億元;2019年華晨寶馬銷量54.55萬輛,營業收入1526.33億元。淨利潤方面,2017-2019年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分別實現淨利潤101.14億元、120.65億元、150.20億元。

華晨寶馬是華晨集團最優質的資產,也是投資者們下定決心買入的重要考量因素。

俗話說“買的沒有賣的精”。等到兌付違約後,白巖他們才發現,華晨寶馬將跟他們沒什麼關係了。

趣買貨攜手四喜供應鏈:精選優質產品,走進千家萬戶

事後,很多投資者質疑這看上去就更是一場早有預謀、處心積慮的“騙局”。因爲這也太巧合了,一邊在持續發佈兌付承諾公告,不少投資者受此誤導買入債券,而另一邊卻是將最優質的資產與債務剝離。


深圳規範住房租賃企業經營 直擊長租公寓痛點

9月30日,華晨集團通過股權轉讓協議將持有的華晨中國15.35億股無償轉讓給遼寧鑫瑞。本次轉讓後,華晨集團將不再直接持有華晨中國的股份。

根據華晨集團新的股權結構,華晨集團間接持有香港上市公司華晨中國30.43%股份,後者間接持有華晨寶馬50%股份,寶馬集團持有另外50%股份。

而根據天眼查APP顯示,遼寧鑫瑞是在2020年9月22日剛成立的新公司,由華晨集團100%控股,是華晨集團的全資子公司。

這一輪操作下來,華晨中國從華晨集團的子公司,變成了“孫公司”。


2020年國家技術創新示範企業名單公佈 中國飛鶴實力入選!

在債券兌付日到期一個月前,專門成立一個新公司將華晨中國的股份轉至旗下,使華晨中國成爲華晨集團的孫公司,在白巖看來,“這家新公司的成立就是專門用於下沉華晨中國股權的”。

白巖對《中國經濟週刊》說,這樣操作以後,如果華晨集團的債券違約,本來投資人可以凍結華晨中國的股權,但是現在就只能凍結遼寧鑫瑞的股權。

這還沒完,“對於我們債權人來說,還有一個致命的打擊,那就是遼寧鑫瑞股權被質押了”。

華晨集團旗下港股上市公司華晨中國此前發公告稱,已經把遼寧鑫瑞持有的股權都質押給了第三方貸款人。在“17華汽05”債券持有人會議上,出席的華晨集團代表表示,這個第三方爲吉林信託。但是具體到借款金額、期限,還有具體條款等內容,均沒有任何披露。

“這個質押行爲很關鍵。”白巖分析說,如果華晨集團最終重整,華晨中國是否被納入合併重整範圍,直接影響債權人最後能挽回多少損失。“假設我之前投了100元,如果華晨中國被納入,最後可能還能還我30-40元;如果沒被納入,就只能還我個位數了,差距就是這麼大”。

已作股權質押的華晨中國資產,吉林信託作爲優先債權人會享有優先債權,屆時如果破產重整,像白巖、李雲這樣的投資人將無法拿到華晨中國的資產,債券兌付也很可能落空。

廣發證券認爲,華晨汽車違約屬於典型的國企違約事件。剝離了華晨寶馬之後,公司自主汽車品牌盈利能力弱,且資產質量較差,救助價值不高,資金鍊斷裂導致違約。

不止於此,10月17日,華晨還變更了另外一家旗下上市公司600653申華控股的公司名稱、註冊地址,註冊地址由上海市變更爲遼寧自由貿易試驗區瀋陽片區。“根據訴訟管轄權歸屬,如果後面債券持有人要起訴華晨集團並申請凍結申華控股股權的話,就只能在瀋陽起訴了。”對此,白巖等投資人也有擔心,因爲這個操作直接導致了司法管轄權的變更。

白巖認爲,華晨集團在違約之前的這一系列操作,不得不讓投資人懷疑其目的就是爲了“躺倒”。

曝拜仁普通員工最低月薪3000歐 租奧迪還能打折

而另一邊,同時在進行的卻是連續發佈確保兌現的承諾,像李雲這樣的投資者因此“入坑”。


國家發展改革委例行發佈會迴應社會關切——今年以來企業債券未發生違約情況

事發後,白巖也在積極與華晨方面溝通,甚至直接飛去遼寧當地。“但從未得到明確的解決方案,並稱公司不會破產重整。”

有意思的是,有一次當他詢問華晨集團工作人員什麼時候還錢時,對方說“我們來聊聊未來的理想吧”。

但話音未落,11月13日,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華晨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具有較高重整價值爲由,向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

天眼查APP信息顯示,格致科技是一家汽車衝壓模具研產商,專業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主要爲全球範圍內的汽車整車廠及零部件製造商提供汽車衝壓模具的定製化服務。公司註冊地址位於吉林省遼源市。

針對投資者的上述說法和質疑等,《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聯繫華晨集團資本運營部採訪,對方表示“不接受任何採訪”。隨後,記者再聯繫“17華汽05”債券主承銷商某知名券商的相關部門,對方表示不太清楚這些事情,電話被掛斷。

韓國將全球旅遊特別預警再次延長一個月

11月2日,華晨集團收到了上交所的《監管警示函》。警示函指出的違規行爲包括:未能就公司存在流動性風險、無法按時足額償付及時履行披露義務;未能按規定充分披露並回應關於銀行成立債權人委員會統籌處理公司債務問題、公司部分工廠裁員停工等重大市場傳聞;未及時披露公司2020年陸續發生的未能按時清償到期債務、發生重大訴訟及有關資產被司法凍結、對重要子公司華晨中國汽車控股有限公司進行股權轉讓等事宜。

11月6日,東方金誠公告稱,鑑於華晨集團未能按時足額兌付私募債券本息,因信息披露違規受到監管警示,東方金誠決定將華晨集團主體信用等級下調至CCC。

華晨集團違約行爲會否成爲效仿的壞榜樣

作爲投資圈資深人士,白巖還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表達了投資圈內對華晨集團違約事件更深層次的擔憂,即華晨集團的這次不兌付行爲會不會被效仿。不過這種“擔憂”似乎已經發生了。

在華晨集團債券違約發生後十幾天,主體信用等級同樣是“AAA”級的河南國企永煤控股,也上演“借錢不還”戲碼。

市場的嗅覺極其敏銳。近日來,多個“網紅”信用債異常繼續跳水,部分債券基金淨值亦出現下跌,引發恐慌,導致投資人對於這些違約國企失去了信心。

白巖透露說,最近不少投資機構內部都在緊急開會,盤點手中相關股票和債券。“大家都害怕了,這幾天市場的表現就能看出來,投資者都在用腳投票,少賺錢總比被坑了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