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fus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 起點-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鑒賞-e31o8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九条不够真实的狐尾,宛如孔雀开屏,张扬在许七安身后,缓缓抚动。
这些狐尾来自万妖国公主,九尾天狐。
从一开始,院长赵守和武林盟老祖宗,只是许七安摆在明面上的牌。
他还有一张无人知晓的暗牌——万妖国公主。
许七安与万妖国公主并无联系,那位修为强大的狐狸精,在他的认识里,只是史书中出现过的一个名字。
但许七安知道,如果自己遇到大危机,熬不过的那种。
人性村莊
万妖国公主绝对是力保他的存在之一。。
理由很简单,当初可是万妖国的暗子,把神殊偷偷送到他住所的。
很明显,若是没有这位九尾天狐的授意,暗子敢这么做?
万妖国余孽的目的是借他体内的气运温养神殊断臂,他和神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九尾天狐或许不在乎他的死活,但绝对不可能坐视神殊被封印,被佛国重新掌控。不然,万妖国辛苦谋划的桑泊案,是为什么?
当然,这些只能说明大家利益相同,如果只是这样,许七安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寄托在一个从未出现,也从未联络过的妖女身上。
他之所以笃定万妖公主会出手,把她视作自己的底牌,是因为两件事。
一,浮香的小故事。
并非许七安看不起这位管鲍之交,但以浮香的身份地位,真的能了解到监正大弟子当年的往事?
显然不可能。
那她为什么会在留给自己的信里,写下暗示性如此明显的故事?
答案很简单,这是万妖国公主的暗示,一方面暗示他真正的敌人是谁;另一方面委婉的表达出自己会出手的意图。
就如只是这样,许七安依旧不会把她视为自己压箱底的手段。
真正的原因是,当日在司天监苏醒,去云鹿书院见赵守之前,监正给过他一枚乳白色的丹药。
那枚丹药吞入腹中之时,许七安隐约间听见柔媚动人的轻笑声,转瞬即逝。
许七安并不知道监正和九尾天狐是怎么勾搭上的,但这些不重要ꓹ 聪明人之间,要学会心照不宣。
终于出来了………察觉到尾椎骨异常的许七安ꓹ 如释重负。
他之所以骂九尾天狐是臭婆娘,是因为体会到了对方恶劣的性格。
她明明可以更早的出手,非要卡在这关键时刻ꓹ 许七安差点就吓尿了,以为自己这张保命底牌不起作用。
那样的话ꓹ 只能祈祷下辈子投个好胎,出生在富贵人家ꓹ 生父是个当人子的ꓹ 最好还有一个会“嘤嘤嘤”的大长腿36D姐姐。
………..
它们刚一出现,白衣术士就仿佛中了定身术,出现短暂的僵凝。
趁着这个间隙,九条狐尾如同一根根触手,一部分缠住无形无质的庞大气运,阻止白衣术士将它们拔除。
另一部分狠狠抽打向白衣术士。
它们没有散发出可怕的气机波动,也没有造成壮观的异象ꓹ 但白衣术士竟下意识的后退了小半步,似是极为忌惮。
“哼!”
他冷哼一声ꓹ 对于九尾天狐的出现ꓹ 既惊讶ꓹ 又不惊讶。
不惊讶ꓹ 是因为知道九尾天狐和神殊之间千丝万缕的渊源,对方出手阻扰ꓹ 意料之中。
惊讶的是ꓹ 他没料到九尾天狐是以这样的方式出手奇袭。
要知道ꓹ 在精通望气术的巅峰术士面前,大部分的隐藏手段都将无所遁形ꓹ 世上能瞒过二品术士眼睛的藏匿手段,屈指可数。
而这些手段,白衣术士知道的一清二楚,九尾天狐施展的是他从未见过的隐匿手段。
白衣术士慌而不乱,抬脚一跺,剩余的法阵同时爆发出刺目的清光,在他身上罩起防护屏障。
嗡嗡嗡!
六条狐尾拍打在屏障上,打的清光剧烈震荡,打的气机层层叠爆,打的白衣术士连连后退,凶狂不可一世。
另外三条狐尾,缠住那股庞大的气运,落回许七安体内。
气运重归于身。
呼……..许七安松了口气,狐狸精真棒!
见状,武林盟老祖宗和院长赵守抓住机会,虚空中窜出越来越多的刀意,三品巅峰,接近二品的刀意,配合儒圣刻刀,磨灭阵法,像是凿穿千军万马,凿穿一座座小阵,直取敌将首级。
白衣术士面对三人夹击,丝毫不慌张,见暂时无法取出气运,他便果断放弃许七安。
香囊自动打开,一件件法器宛如被赋予了生命,自动飞出,不是床弩火炮这些物理攻击法器,而是用途更诡异的法器。
它们有的是铜镜,有的是尖牙,有的是青铜小印,有的是玲珑宝塔………..
它们的作用是封神、穿刺气机、禁锢、炼化……..
众多法器缭绕在周遭,许七安肉身无恙,但元神嗡的一震,像是被撕裂成无数碎片,短暂的失去意识。
一条条触须般张牙舞爪的狐尾,在法器的影响下,仿佛失去了活性,失去了目标,有些茫然的蠕动。
白衣术士探出手,虚按在许七安头顶,重新拔出那股庞大的,已经被他炼化的气运。
“此地禁止使用法器。”
赵守沉声道。
白衣术士的绝世大阵,在当代大儒和半步二品武夫的合力猛攻之下,磨灭大半,再无力抗衡儒家的言出法随。
叮叮!
当空飞舞的法器纷纷坠落。
亚圣儒冠和儒圣刻刀也自我封印,收敛了光华。读书人是讲道理的,读书人不是流氓。言出法随的力量,对己方同样有效。
赵守闷哼一声,脸色煞白如纸,这是吹牛皮大法的反噬。
正常情况下,面对同境界的敌人,言出法随的力量如果直接施加影响,那么只能施展三次。
再多,浩然正气便无法抵御法术的反噬。
但如果言出法随的力量是用来辅助,或给自己刷buff,那么则没有次数限制。
“此地禁止传送”、“不得使用法器”都属于直接施加在敌人身上的力量,以赵守三品巅峰的实力,哪怕有儒圣刻刀和儒冠的辅助,对付高自己一个品级的术士,三次已经是极限。
失去了法器的压制,九条狐尾瞬间暴躁起来,冲天乱舞,甩打。
白衣术士再次被打退,近身战斗是术士的弱项。
虚幻的狐尾缠着气运,又落回了许七安体内。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白衣术士讥笑道。
他嘲讽的是赵守,亚圣儒冠和儒圣刻刀自我封印,三次言出法随结束,接下来的战斗里,这位大儒能发挥的战力已经微乎其微。
至于武林盟的老祖宗,粗鄙的武夫攻击虽强,但他有的是办法周旋,再者,那位老匹夫自身状态不佳,无法亲自出面杀敌。
大愛晚成:許你竹馬情深 邢嘉儀
对于术士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可以利用的破绽。
白衣术士单手捏诀,沉声道:“起!”
石盘“轰隆隆”震动,浮空而起,石盘表面,那座被凿穿了三分之二的绝世大阵,开始收缩,自我修复,形容一座简化版的“绝世大阵”。
虽不及方才那座阵法强大,但就如同精疲力竭的武夫回了一口气,相比残破状态,它的气息更加强大,更加圆满,那些已经失去的能力,比如传送,比如禁锢,此刻统统修复。
对于高品术士来说,修复残缺阵法是最基本的能力,就如同和尚坐禅,道士神游,体系内的基本功。
然而,就在这时,白衣术士看见赵守冷静的伸出手,掌心朝着自己,沉声道:
“此方世界,不得使用阵法。”
话音落下,浮空的石盘迅速皲裂,一座座阵法熄灭,失去神力,仅是这一句,这座小型绝世大阵,又被削弱的五成。
白衣术士难以再操纵石盘浮空,与它,还有其上的许七安一同坠落。
与此同时,一道无匹的刀意从白衣术士身后,狠狠斩在他后背。
白衣术士闷哼一声,后背血肉裂开,沁出大股大股的鲜血。
自他出现以来,终于,终于受伤,并且由于这是武夫的刀意,杀伐之力比同阶其他体系要更强更可怕。
白衣术士踉跄后退,与许七安拉开距离,此时的他,已不敢再直面九尾狐的尾巴。
一道道刀意从虚空浮现,武林盟老匹夫不讲武德,准备痛打落水狗。
见状,赵守拽住许二郎的肩膀,阻止了他扑上去查看侄儿情况,并带着他迅速远离。
“准确的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赵守反唇相讥。
之前,他施展的破阵手段,其实不是言出法随,而是白嫖的魏渊的合道之意,之所以念出口,并让刻刀和儒冠辅助,伪装出言出法随的力量。
纯粹是误导白衣术士。
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而今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手。
赵守心里叹息一声,想起了魏渊出征前,曾独自一人拜访清云山。
那一次,魏渊见到了亚圣殿里的石碑;那一次,魏渊留下了自己的部分血丹;也是那一次,魏渊配合他,让他记录了“破阵”之意。
当时魏渊并没有完全洞悉白衣术士的谋划,甚至不知道许大郎这号人物的存在,两者之间因果太小,魏渊无法洞悉一个被天机术屏蔽的,与自身关系不大的人物。
但他复盘了许七安的种种遭遇,以谋士的直觉,料到许七安将来会有大麻烦。
“希望能对他有用,我不可能一直护着他,雏鹰总有展翅高飞的时候。”
赵守耳边,仿佛响起了当时魏渊说的话。
为了这小子,魏渊也算是机关算尽了。
远处,白衣术士一边从香囊里取出疗伤丹药,一边从容迈步,在层层叠叠的刀意中穿梭,远离了“刀山”的包围。
武林盟老祖宗斩出的刀意,在这一刻,似乎失去了目标。
美女的貼身大盜
白衣术士许大郎,屏蔽了自己,让武林盟老祖宗短暂的忘记他。
服下丹药,他感受着药力在体内扩散,拔除四处乱窜的刀意,笑着对许七安说道:
“神殊和万妖国的关系,我已经明了。虽然万妖公主的出手方式让我意外,但对于她这个敌人,我是有防备的。
“儿子终究是儿子,想和老子斗,差远了。”
说话间,屏蔽天机的效果过去。
屏蔽天机后,当事人不能出现在外人面前,否则此术会自动失效。
这个“外人”,分别是敌人、数量众人的旁观者,以及自己三个以上的亲人或因果极深的人。
在场的人,要么和他因果关系极深,要么是敌人。
因此屏蔽天机之术,只能维持极短的时间,并且不能重复使用。
虚空中,一道道刀意再次浮现,杀向白衣术士。
然而,就在这时,天地失色了。
真正意义上的失色,所有的色彩在这一刻褪去,化作黑白,包括许七安、赵守等人,也包括白衣术士。
这片失去色彩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拥有自己的颜色。
妻子的逆襲
一个穿白色袈裟,青丝如瀑的女子菩萨。
“无……色……法…….相……”
赵守以极为缓慢的速度,说出了这句话。
佛门九大法相之一,九大菩萨果位之一。
无色法相!
“我,日,你,妈,的,许,大,郎………”许七安脑子里,缓缓闪过一句国骂。
他感觉身体和思维都陷入了泥潭,一个念头要转很久才能浮现,身子一动不能动。
佛门出手了………佛门果然出手了,白衣术士借来封魔钉,那肯定已经把神殊的存在告诉了佛门,以佛门和神殊的关系,怎么可能不出手………
许七安脑子缓慢的闪过这些想法。
然后,他听见虚空里传来苍老的,缓慢的,用剑州方言骂出来的脏话。
武林盟老匹夫也逼的说脏话了。
院长赵守,现在肯定也气的在心里骂娘吧…….许七安心里刚这么想,就听见赵守的气愤的,缓慢的声音:
“诚彼娘之非悦!”
什么意思啊!许七安一时没听懂。
“你并没有骗我,神殊果然在他体内,很好,这非常好。”
女子菩萨声音悦耳动听,但不夹杂感情,没有起伏波动:
“你拿回属于你的气运,我则带走神殊,但许七安这个人不能死。他与我佛门因果极深,是解决如今大小乘佛法冲突的关键人物。”
她抬起手,轻轻一抹。
白衣术士恢复了色彩,也恢复了流畅说话的能力,道:“气运取出后,他便会死。”
赤足如雪的女子菩萨淡淡道:
“所以你现在不能取气运,随我去一趟佛门,待我替他重塑一个佛身,你再取走气运。”
咦,听起来我的结局还不算太惨嘛……..许七安缓慢的转动念头。
白衣术士沉吟不语。
女子菩萨银铃般的嗓音说道:“重塑佛身后,他将四大皆空,了却凡尘,不会报复你。”
诚彼娘之非悦!
许七安大惊,危机感再次涌来,听的出来,成为佛门佛子,结局不会比死好到哪里。
四大皆空,不如死了。
白衣术士当即颔首:“好。”
女子菩萨扭头,看向许七安,屈指弹出一道佛光,淡金色的佛光穿梭在黑白世界中,射入许七安体内。
虚幻的狐尾嗤嗤冒着青烟,像是遇到阳光的白雪。
不死傳說
“呵!”
虚空中,传来女子柔媚的嗓音,似是不屑。
搶來的皇妃椒房擅寵:帝宮歡
“监正,大鱼上钩了,还等什么。”
柔媚的女声淡淡道。
话音落下,一道人影在远处的天空中凸显出来。
白衣如雪,白发白须。
他凝立在高空中,宛如主宰此方世界的神灵。
监正终于到了………许七安如释重负。
“琉璃!”
监正语气平静,声音却如滚滚惊雷,沉声道:“未经允许,入我大奉地界,当斩!”
这一刻,他仿佛与冥冥中的规则建立联系,得到规则认可。
监正探出手,从虚空中抓出一块青铜盘,此盘背面铭刻日月山川,正面刻着天干地支,它甫一出现,整个世界随之沸腾。
无色界领域轰然破碎。
女子菩萨轻轻皱眉,白色袈裟瞬间被鲜血染红。
女子菩萨有监正对付,但白衣术士仍旧有能力阻拦他们,最多就是回到了之前的局势。
他直面不能再战的赵守、状态不佳的武林盟老匹夫,以及遭受过佛光洗礼的九尾狐。
而此刻,监正的出手,天机盘的出现,强行打破了赵守定下来的规则,法器可以使用了,阵法和可以施展。
廢材殺手財迷太子妃 雨落
白衣术士脚下阵纹闪烁,身形闪烁间,逼近许七安。
失去无色界的束缚,许七安恢复了自由活动的能力,他望向白衣术士,道:
“你想尝尝气运反噬的滋味吗?”
白衣术士一愣,继而脸色大变,他脚下阵法扩散,一道又一道,将许七安笼罩。
他驱使法器,封神、禁锢、炼化等效果叠加。
一股脑儿,全数倾轧在许七安身上。
但许七安比他更快,他从嘴里吐出一张折叠成小方块的纸张,夹在指尖,用力捅入自己的腹部,捅出一个鲜血淋漓,前后透亮的大洞。
咒杀术!
许七安生机迅速衰弱,濒临死亡。
咒杀术有两种形式,第一种是获得目标的鲜血、毛发,乃至贴身衣服、物品,以此为媒介,发动咒杀。
到了三品境界,能够不需要任何媒介的隔空咒杀,但效果大打折扣。
另一种形式,是以自身血肉为代价,对目标发起咒杀。
前提是不久前,敌人对你造成过足够的伤害。
白衣术士完美符合后者的条件。
噗!
白衣术士鲜血狂喷,口鼻溢出大股大股的鲜血,瞬间重创。
他淡然的脸庞,终于有了惊怒之色。
许七安嘶哑的笑道:“本来这一招是用来杀你的,我一直忍着没用,打算在关键时刻出手。没想到你和佛门的菩萨有勾结,可惜了。
“我召唤来九尾天狐,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她能让我恢复行动能力,这样我才能施展咒杀术。”
在此之前,他身体被白衣术士制住,完全动弹不得。
“尝尝大气运之人得咒杀术,尝尝气运反噬吧,你这不当人子的狗东西。”
许七安肆意的嘲笑道。
白衣术士脚下涌起阵纹,带着他接连传送,逃之夭夭,不给九尾天狐扑杀的机会。
他走的毫无留恋,似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
PS:今天事情比较多,我下午四点才有时间码字,明天还得去医院做核酸测试。因为19号要参加一个作者聚会,要在外地待很多天,为此,明天还有许多东西都要准备。说实话,连载期间,我是很讨厌很讨厌这些活动的。
但又不得不去,有些事推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