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hr5q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天啓預報 風月-第八百七十七章 神們自己(上)讀書-84xi7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半个小时前,赫利俄斯的另一端,宛如光芒交织而成的飘渺巨塔和血色的骨塔遥遥相对。
恰如神明与恶魔之间的战争和对决那样。
邋遢的男人依靠在自己的椅子上,仰头痛饮着美酒,作为普布留斯的分裂体之一,代表着大宗师肉与欲的存在。
而就在他的对面,则是神情平静的赫笛。
并没有剑拔弩张。
彼此之间毫无杀意。
“速度真快啊,赫笛,看来那群三流货色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喝酒的炼金术师如此轻描淡写的评价着往昔的同僚们,居高临下,可是却又毫无嘲弄和傲慢。
只是平静的述说真相。
甚至就连赫笛身旁那些半透明的魂灵们都没有任何异议。
玩弄唇舌之辈注定无缘炼金术的真髓,走到这种程度的炼金术师们谁还不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呢?
对于高高在上的大宗师而言,和垃圾无异。
没道理因为他说了实话就大动肝火。
我在萬界送外賣 氪金歐皇
雙面冷王:神醫棄妃不好惹
死都死了。
男神是怎樣煉成的
凭借他们的能力,集合了所有的智慧之后,所能抵达的就是这样的极限——在哈迪斯的神殿支撑之下,艰难的干涉了【神前对决】的秘仪运转,勉强的将赫笛和普布留斯之间的对决提前了十轮。
这还是在普布留斯的主动配合之下。
“耐心点,普布留斯。”赫笛说:“想要成事,总需要一些时间。”
伴随着他的话语,高塔之下的大门轰然洞开。
血水奔涌之中,一个浑身笼罩在华丽金饰之下的身影缓缓走出,腰间挎着两柄弯曲的镰刃,猩红的眼瞳瞥着眼前的对手。
在战场的另一端,沉默的魁梧巨人。
海格力斯。
金铁交错的声音骤然迸发,火花从虚空中跃出,瞬息间高亢的钢铁嘶鸣扩散。
伽拉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拔出了一柄镰刃,而海格力斯依旧纹丝不动,只是沉默的看着向自己挑衅的对手。
无声的,镰刃上浮现出了一道缺口,令伽罗的眼神阴沉了起来。
收起了武器。
只是不快的啐了一口,“神造的二流货色,实在不中用。”
不知究竟是在说自己的这把武器,还是对面的对手。
哪怕是已经提前得到了赫笛的警告,但他依旧不顾禁忌,向敌人发起挑衅,结果却无功而返,这令沉醉于杀戮和血腥之中的死亡追随者分外的不快。
不能酣畅淋漓的进行一场厮杀。
实在是不过瘾。
炼金术师这种东西ꓹ 呵……
沉默里,他缓缓让开了位置ꓹ 露出背后的黑暗。
在那一片黑暗中,无数怪物的拱卫之下,蒙着黑色面纱的少女静静的伫立ꓹ 悄无声息的等待。
伽罗勾了勾手指,示意那徒有躯壳的傀儡上前ꓹ 然后扯着她的胳膊,走上前来。
将她推到了场中央。
“搞快点。”伽拉烦躁的向着对面催促。
海格力斯抬头ꓹ 看了一眼上方ꓹ 得到了普布留斯的挥手示意之后,便从地上起身,慢条斯理的摘下了身上的武器和盾牌丢在了原地。
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一步步的,走上前来。
那盒子之中所隐藏的诡异气息是如此的浓郁。
哪怕只是存在,就令四周的景象产生了扭曲,黑暗蠕动着,盘绕在上面ꓹ 化作一层随风飘荡的雾气。
黑暗之雾里传来了幻听一般的笑声和哭泣。
充斥着和世间一切灾厄和混乱的气息。
伽拉的眼角跳了一下,似乎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ꓹ 不快的避让了一步ꓹ 然后又一步ꓹ 捏着鼻子ꓹ 无法忍受众神遗留在上面的‘恶臭’。
就这样,海格力斯步步上前ꓹ 将那小小的匣子ꓹ 放进了潘多拉的手中。
瞬间ꓹ 一切异象都消散了。
好像刚刚的都是幻觉,不曾存在过。
可捧着盒子的少女却分明变得鲜活起来ꓹ 像是具备了那么一丝一缕的生气。
明明只不过是炼金术师所缔造出的人造人,附着了神迹刻印的空壳而已,可是此刻黑色面纱之下的眼眸流转时,便焕发出了不可思议的神采。
如此诱人。
“打开吧,【潘多拉】。”
赫笛的眼眸低垂,眼眸中浮现狂热的光芒:“向关注这此处的众神,献上这一份独一无二的祭礼。”
他说:“这就是你的命运——”
那一瞬间,在炼金术式的命令和操控之下,由大宗师普布留斯和赫利俄斯首席赫笛所打造的两道截然不同的神迹刻印融合为一!
那名为潘多拉的人形遗物和名为灾难的盒子结合为一体,形成了逆转大势、颠覆一切规则的恐怖狂潮。
面纱之下,骤然有刺耳的尖叫声响起。
盛放 胡楊三生
像是夭折的孩子和临盆的妇人,包含着苦痛和绝望,如有实质的蹂躏着每一寸耳膜,令海格力斯为止步步后退,难以抵御那声音中如此浓郁的灵魂之毒!
名为‘希望’的毒!
此刻,两行血泪从潘多拉的双眸之上蜿蜒而下,而在她的双手之中,那漆黑的盒子寸寸裂解。
封存在黑暗中的禁忌喷薄而出。
那不是灾厄,也不是恐怖,而是一缕纯净的金色光芒。
如此璀璨,如此辉煌,简直仿佛极尽了世间一切美好,令人向往,只是看着,就令人想要奋不顾身的上前,难以克制自己的贪婪。
想要获取,想要得到。
那是一颗宛如黄金所雕琢而成的苹果!
此刻,伴随着潘多拉的动作,恐怖的火焰从她的身上升起,无孔不入的焚烧着她的每一寸躯壳和血肉,可是她却好像感受不到痛楚那样。
自燃烧的黑纱之后,浮现出诞生以来的第一缕笑容。
如此的愉快,又是如此的恶毒。
——向着那高高在上的主宰者们,发起复仇!
她终于发出了声音,轻柔的声音回荡在赫利俄斯之上,响彻了每一寸的空间,回荡在了每一个神殿里,重新上演出了那曾经引发神人动乱的序幕!
“谨以此微薄的供奉,献给最美的女神——”
那一瞬间,潘多拉彻底燃烧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金苹果所散发出的恐怖烈光,冲天而起,将一切秘仪撕裂,笼罩了整个赫利俄斯。
所引发的,乃是令神前对决都彻底颠覆的暴乱!
網遊之烽火江山
嫡妻難惹 檸檬笑
曾经众神之间的爱恨和怨憎再度上演。
无数迷雾高墙轰然消散,而所有神殿中的钟声再度奏响。原本奥林匹斯之上那些和谐相处的神明象征在此刻骤然变得疏离又冷酷。
平衡,被打破了。
在曾经的诅咒之下!
赫拉、赫斯提亚、德墨忒尔、雅典娜、阿芙洛狄忒、阿尔忒弥斯、帕尔赛弗涅、赫卡忒……甚至美惠三女神、九位缪斯乃至曾经奥林匹斯所有的女神,都在这金苹果的诱惑之下引发的本能的暴乱。
彼此攻伐、互相排斥,绞尽心机,只为独占着毫无意义的璀璨光芒。
这便是存留在历史之上,甚至早已经在宿命中所注定的灾难,引发了席卷整个地中海世界庞大战乱的导火索。
相隔百年之后,与茫茫太空之中重新上演!
漫长的筹划和酝酿之后,大宗师普布留斯终于向着入侵者们发起了反击——瞬息间,【神前对决】,不攻自破!
“那么,于此向神明再度发出挑战吧——”
光芒之塔中,运行在烈光中的神之雏形抬起眼眸,沉声低语:“就像是百年之前那样……就像是二百年前那样!”
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和挫败,度过了漫长的囚禁和折磨,遭受了无穷的屈辱和苟且之后,再度的,向高不可攀的境界,发起冲击!
这便是数百年来无数炼金术师们所传承的宿命和梦想。
“终有一日,我将掌握真理,凌驾于神明之上……”
此时此刻,伴随着他的话语,血色的大手撕裂了神前对决的秘仪,向着天穹之上的日轮,再度伸出了手掌。
而所有的对决尽数停止了。
参与者们茫然的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到场中的血色蜿蜒着,向着光芒的巨塔汇聚而去。
其中,也包括不知不觉恢复了人形的槐诗。
“妈呀,彤姬,出来看上帝!”
可彤姬并没有去看。
不知何时,她已经消失无踪。
就好像落入了另一个突如其来的梦境一样。
她没有反抗,而是顺应了那一份意志的呼唤,穿过了古老的旧时光,来到了金碧辉煌的殿堂之上。
当她再度抬起眼眸的时候,就已经坐在了长桌的正中央,好像一场欢畅宴会上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令原本的欢笑和愉快荡然无存。
“哎呦,别来无恙啊,各位。”
彤姬抬起眼瞳,环顾着那些模糊的身影,最后,看向了最上首那个最为清晰的老人,微笑:“大家还好么?”
此刻,那须发皆白的魁梧老人端着酒杯,满不在意的仰头,一饮而尽。
“都是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淘汰货色了,还有什么好和不好呢?”
曾经名为‘宙斯’的残留之物淡然的放下了酒杯,“倒是看到曾经的仇敌依旧活蹦乱跳的在我们坟墓前面起舞,更令人百味陈杂一些。”
“真是的,人都死了,怎么还不能大度一些呢?”彤姬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看向四周:“不给我个杯子么?好冷漠哦。”
“这是奥林匹斯的宴会,可不欢迎外来者。”
“没关系,我自带了。”
彤姬翻手,一个印着粉红色小猪头的茶杯就出现了,得意的晃了一圈:“我的契约者给我买得,羡慕吗?”
瞬息间,周围那些模糊轮廓的目光就变得古怪起来。
像是见了鬼一样。
契约者?
你?
你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