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afd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魔臨 txt-第四百七十五章 天子-2whzi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后园,
前院里,
停着一辆马车。
马车很大,里头升着小炉,还算暖和。
燕皇坐在马车内,身上,盖着一条毯子。
魏忠河进入马车,从怀中,掏出一枚红色的丹药。
这类炼丹炉里出来的丹丸,有一个规律,颜色越鲜亮,毒性,就越强。
魏忠河身为炼气士,自是清楚这些门道的,毕竟,炼丹之术,只是炼气士最底层最低级的玩意儿,也就那些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才会去鼓弄它。
燕皇伸手,将这一粒红丸捏在指尖,而后,送入口中。
吞咽的动作,有些艰难,燕皇脖子向上一挺,强行用手顺着自己的脖子,将丹丸咽了下。
再低下头时,
额头上,已然出了虚汗。
“陛下,茶。”
魏忠河马上递上一杯茶。
燕皇接了,
茶水滚烫,
燕皇却毫不在意,近乎两口就闷了下去。
随后,
燕皇身子靠在了马车车壁上,
双手,
垂放在身侧。
魏忠河默默地蹲侯在一旁,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看。
而这时,
后园外围,
出现了一支骑兵,人数在两千骑左右,是李良申麾下镇北军的一支。
这支兵马的游击将军以及参将齐齐下马,
跪伏在了后园门口。
身后,他们所带来的骑士,也全都下马,单膝跪伏在地。
李良申曾说过ꓹ 他的这一镇镇北军,滞留在京畿之地ꓹ 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在别人看来,可能他是一把悬于京畿之地的不稳定的刀,但实则ꓹ 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把刀上ꓹ 到底被侵入了多少锈蚀。
当年,
镇北军上下ꓹ 是三军用命ꓹ 打算帮自家侯爷夺得龙椅的;
但伴随着那一出马踏门阀,郡主入京,半数镇北军东进入征途,明眼人都看清楚了,镇北侯,不想反。
他不仅不想反,还坚定地站在燕皇的身后ꓹ 为燕皇助力。
很多人,
为此遗憾了。
军中ꓹ 有李富胜之流;地方上ꓹ 有许文祖之流;
遗憾ꓹ 是遗憾ꓹ 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坏情况,大燕ꓹ 终究还是大燕ꓹ 燕军ꓹ 终究还是在黑龙旗帜的引领下,为大燕而战。
所以ꓹ 李富胜现在你说他是镇北军还是靖南军的一部,真的很难说清楚了;
而许文祖,也早早地将自己看作大燕朝廷的封疆大吏,镇守着晋地。
他们尚且如此,
下面的人,自然就更多了。
毕竟,
燕皇功高盖世,一代雄主,名正言顺,正统皇帝!
毕竟,
如今的大燕,开疆灭国,百战不殆!
这种情况下,
朝廷,
皇帝,
想要拉拢分化军头子,简直不要太容易,而且那些被拉拢的将领,完全没什么负疚感。
是自家侯爷要当忠臣的,而且,自己又不是叛国,是忠诚于大燕的皇帝,有什么不对?
所以,
这就是为什么那一晚六皇子大婚时,郡主想杀姬成玦,李良申和七叔,近乎是两个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谋划了这一切。
为什么不调兵?
不仅仅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而是,
天知道自己一道军令下去,城外的那一镇镇北军,到底能有几成愿意提刀跟着自己杀入京城杀入皇宫?
如果事情真的就这般简单,
这一镇镇北军真的操之于李良申之手,
那郡主当初为何不更干脆一点,直接造反,逼燕皇退位,太子登基,自己不做太子妃了,直接做皇后母仪天下不是更惬意么?
非是不愿,而是不能。
身为帝王,燕皇是骄傲的,但身为帝王的手段,他,不是不会。
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安睡?
一众信使,策马而来,这些信使,来自于很多衙门,也来自于王府和东宫,但当他们看见后园门口跪伏在地的一片骑兵甲士时,也都有些发懵了。
那边,
靖南王抽出锟铻刀,要见陛下,否则就清君侧;
这边,
陛下所在的后园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众骑士!
这是,
要打起来了?
今日所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一切,让很多人,都陷入了迷茫;
不仅仅是这些信使,甚至他们背后的大人们,也都是如此。
还是那句话,
靖南王想造反的话,
竹馬翻譯官 Ⅱ 木子喵喵
用得着这么直接么?
重生之時代先鋒
但,
他偏偏喊出了那三个字!
魏忠河伸手,从外头接过来一张条子,扫了一眼,就捏回了掌心。
当他再抬起头时,
却看见先前一直靠在车壁上的燕皇,此时已经坐直了身子,一双眸子,深邃如渊。
魏忠河忙禀报道:
“陛下,靖南王到城门口了。”
“嗯。”
燕皇点点头。
少顷,
后园的门,被打开,马车,缓缓驶出。
随即,
一众大内侍卫以及密谍司的高手保护着马车,而先前跪伏在地的镇北军甲士,则在他们将领的带领下,上马护卫两翼。
队伍行进途中,
属于帝王的华盖龙纛,也被立了起来。
天子出巡,
自当有天子出巡的气象!
………
末世之造神系統 楊小林
当“清君侧”三个字传入自己耳中时,太子的身子,先是一晃。
后头的兄弟们,以及再后面的百官勋贵们,也都是一阵发懵,随即是骇然。
这,这,这,
怎么就这样了呢!
谁都清楚,
陛下入后园疗养后,就再未曾出来过,早些时候,太子领重臣去后园请示国事,后来,燕皇连这个都免去了,一律不见。
太子只能两天去城外,后院门口磕头问安,龙颜都见不到。
大家都清楚,
陛下的身体,显然是坏到不能再坏的地步了。
陛下这次没能出后园,到城外来迎接,那也是应该的。
因为,
以陛下的骄傲,他绝不允许自己虚弱的一面呈现在他的臣子和百姓面前。
而太子亲自出迎,宗室百官相陪,也是给足了礼数;
就这,
你靖南王竟然还不满意!
如此嚣张,如此跋扈的么!
许是这风,吹得太刚猛也太猝不及防,所以,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人出来呵斥。
并非所有人都害怕了的,
想那乾国,曾经军备糜烂如斯,却也能露出几个不怕死的硬骨头;
大燕这些年,大有气吞天下之势,又怎可能朝堂之上,全是贪生怕死之辈。
真的是,这打击来得太快太突然,大家一时半会儿,难以回转过来。
姬成玦的目光,透过前方的太子以及靖南王,看向郑凡。
郑凡则面无表情,似乎根本就捕捉不到来自这位昔日“好安达”的目光。
其实,
郑侯爷自己也在思索,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哥,
您要造反,要清君侧,要靖难,
您早说啊,
咱在晋地时,好好拾掇拾掇,我那侯府下的兵马,除了防备雪海关和镇南关,全调出来,您再集结晋地的靖南军主力和其他军头,一起裹挟过来。
再添上天天,
咱们杀进这鸟燕京,夺了那皇位,
您做皇帝,
我做亲王,
天天做太子,可以坐您腿上。
要知道,天天在家可是整天喊着要吃龙椅!
但,
郑侯爷也清楚,这只是自己的自由发散,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冷静下来的郑侯爷,也开始思索,到底是为什么?
这一次,
之所以没带瞎子和苟莫离这两位军师,不是因为真的神算子算到了能在经过颖都时从孙家捡一个,而是因为,郑侯爷自己本身,政治智慧的点数,也点得很高。
很快,
郑侯爷想明白了,
不由得轻轻叹了口气。
心里,
说不上来吧,
就觉得,
挺闷的,也挺无奈的;
这感觉,像是当年李富胜和许文祖,得知镇北侯爷的举措时,差不离吧。
而这时,
姬老六也微微扭了两下脖子,
闭上了眼帘,
双手交叉,揣进袖口里,不慌了,也不忙了。
但嘴里,
依旧泛着苦涩。
后浪翻得再厉害,却发现,你的前浪,叫沙滩。
此愛驚覺已闌珊 扶搖君子言
身边,
四皇子姬成峰和七皇子姬成溯,
一大一小,
不停地张望着,脸上,满是忧虑和震惊。
太子,
则继续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没动。
深秋的风,
徐徐地吹,
裹挟着的,
契約皇妃:拒嫁怕鬼冥帝
是来自东方百战之卒的精锐悍气。
而这时,
一声长吟自南边传来:
“陛下驾到!!!!!!!!!!!!”
一种文武勋贵马上向那边望去,果然看见了陛下的龙纛高高立在空中。
一时间,
大家伙齐齐地跪伏下来;
他们,虽然已经许久没有见到陛下龙颜,陛下,也许久未曾出现在宫内,但燕皇的权威,已然根植在了他们的心底。
燕皇一日不驾崩,他就是大燕,真正的主宰。
“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跪伏,
勋贵跪伏,
四周,禁军跪伏;
極品掠奪系統 海裏的羊
打着盹儿的姬成玦,终于结束了自己村口懒汉姿势,
朝着龙纛所立之方向,跪伏下来: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姬成峰和姬成溯也马上跪伏下来,叩见父皇。
最后,
是太子,
当马车缓缓驶过来后,
他,
也跪伏了下来。
洪荒武仙
没跪的,
也有一大片,
他们来自东方,来自晋地,来自靖南军,来自平西侯府。
双方之间,可谓泾渭分明,对比强烈。
……
跪伏在地上时,
姬成峰小声对着跪伏在自己身侧的姬成玦嘀咕道:
“南王这是故意要折腾父皇,是为了出气么?我就不信,他不知道父皇的身子不好。”
姬成溯也攥紧了拳头,脸上露出了愤愤之色。
身为皇子,他们今日,都受到了侮辱。
他们没能为父皇分忧,反而使得父皇拖着病重之躯出面,为人子,是为不孝,为人臣,是为无用。
姬成玦则翻了个白眼,
对老四道:
“行,晓得靖南王不会造反,说明四哥你有进步了。”
“嗯?”姬成峰扭头看向自己的六弟。
姬成玦则继续道:
“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南王是故意折腾咱们父皇身子了?”
“不是么?”
“四哥啊,您最近收小嫂子,是不是收得有点多了?”
“我这不是急着为姬家开枝散叶……不是,你忽然问我这个做什么?”
“这是朝堂,这是我大燕,站得最高的几个人的博弈,您当是自个儿后宅小嫂子们的宫斗争宠啊?
什么就是故意为了折腾一下父皇的身子,只为了出出气,
嘁,
幼稚。”
被嘲讽了,但老四却没翻脸,而是马上追问道;
“老六,那你告诉哥哥,这是为何?”
姬成峰早就知道,自己玩不过这个六弟,所以这一年来,他很安静,且逐渐理解了当初的老五。
姬成玦瞥了瞥四周,
这里,跪了茫茫大一片;
無限貓娘 中華田園貓
“你说,咱父皇住后园,多久了?”
“很久了,真的很久了。”
“嗯,父皇还是父皇。”
“老六,你这不是废话么,父皇只要一日没………
父皇只要在一日,他就是大燕的天。”
“是啊,大燕的天,但天上,也难免会有乌云;
再锋利的宝剑,封藏许久后,也得重新打磨保养一下。
父皇在后园待得太久了,
久到,虽然你我以及满朝文武,都知道,父皇依旧是大燕的皇帝陛下,但,其实心里,早就松动了。
南王不是故意要折腾父皇的身子,
而是像四年多前一样,
站在父皇身后,引兵入皇城。
这是,
在帮父皇擦拭剑锋,
在替父皇撑腰,
是父皇,
想要借此机会,出后园,
同时,
向整个大燕的文武百官,大燕的百姓,宣告;
大燕,
仍然还是他的!”
“那……那父皇为何不直接自己动手清理?”
“清理什么?清理太子的人,我的人,你的人?为何要清理,父皇,终究是要走的。”
“这………”姬成峰深吸一口气。
而一侧的小七姬成溯,已经目瞪口呆。
这时,
马车,
已经驶入了中央。
魏忠河躬身出了马车,掀开了帘子。
紧接着,
身着黑色龙袍的燕皇,
自马车内走出,站在了马车前台上。
他的目光,
环顾四周,
无怒无悲无喜;
一把天子剑,拄地,其实,是在支撑着他的身子。
最后,
燕皇看向前方仍然骑在貔貅身上的田无镜。
臥底秘書:首席,老子有槍
下一刻,
靖南王将锟铻刀插入地面,
翻身下来,
一身鎏金甲胄的靖南王,缓缓地走向马车。
此时,
不知道多少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因为谁都清楚,
大燕的南王,是巅峰武夫,战力惊人!
燕皇看着面前来人,看见他那满头的白发,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眼眶,无比干涩;
但却因为刚刚服用了红丸,体内燥火升腾,根本没有眼泪可以滴淌。
只能,
出声唤道:
“无镜………”
大燕靖南王田无镜,
终于走到马车前,
向着站在马车上的皇帝,
单膝跪下。
随即,
在后方,
郑侯爷扬起手,
发出一声大喝:
“跪见天子!”
顷刻间,
自平西侯爷以下,上万自晋地归来的百战精锐,全部收刀,下马,朝着天子马车所在,跪伏下来。
“臣,
田无镜,
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
不知道多少人心底,长舒一口气,仿佛一场大难,被消弭于无形。
燕皇看着跪伏在下方得田无镜,
开口道:
“无镜啊,咱们回宫,一起等梁亭。”
说着,
燕皇笑了起来,
骂道:
“他啊,还是和以前一样,除了喊他吃饭来得最早,其他时候,都是最后一个。”
“臣,遵旨!”
田无镜起身,上了马车。
顺势,
接过燕皇的天子剑,用自己的手,搀扶住了燕皇。
燕皇的身子,很轻,意外的轻,宽厚的龙袍,只是一种表象。
燕皇看向跪伏在下面的太子,
喊道:
“太子,上来赶车。”
“儿臣遵旨。”
太子起身。
这时,
靖南王开口道:
“平西侯最擅驾车。”
燕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看向那边的郑凡,
“哦,是么?”
靖南王点头,道:
“是。”
已经走到马车前,准备上来牵缰绳的太子,僵在了原地,是上去也不是,退下也不是。
燕皇伸手,
指向了郑凡所跪的方向,
道:
“好,就辛苦朕的平西侯,来为朕,赶一次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