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oz9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聊齋之家有妖妻笔趣-第五百八十五章 強攻鎮江相伴-nps16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军令送到盱眙,于畏沉吟了片刻,便即先叫雍宁率领本部兵马退往滁州,自己则先按兵不动,试图看看情况,再决定是否撤退。
然而数日之后,从中原传来一个震撼的消息,却让于畏惊得手足冰冷。
白敖率军在潼关和河东连战连捷,夺取蒲坂,取得了决战的胜利。方栋折损兵马七万,退保河西,不但丢失了河东,便连起家之地的并州也顾不上了。
最重要的是,支持方栋的修士们被突然出现战场的一百支红莲狱箭伏击,当场陨落了三位地仙,并重伤了两位地仙。在随后的追击之中,这两名重伤的地仙也被白敖麾下的修士击杀,另有十几名人仙高手陨落。
方栋军中的修士几乎折损殆尽,其背后的修士门派元气大伤,已经再无力参与进天下之争中来了。
可以说,潼关虽然还在方栋手中,且其麾下还有四万余残兵败将,但却已经失去了问鼎天下的资格了,败亡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驚魂降頭師
消息传来,青州的刘铭震惊之下,当即收兵不前,观望形势。白敖的局面瞬间转好,只怕用不了多久便能渡过蒲坂,进入河西地界,继而挥师关中了。
于畏闻讯,当即传令全军收拾行装,随时准备退回徐州坚守。
消息传到镇江,王丰沉默了片刻之后,这才道:“想不到白莲教居然将红莲狱箭也送给了九山王。白敖能毫不吝啬地一下子射出一百支红莲狱箭,可见他手中的箭矢不在少数。只要他舍得再多消耗一些,短时间内渡过蒲坂,攻入关中绝不是问题。方栋根本已经再无力阻止他了。”
于乘龙凝重地点了点头,道:“不错。白敖击败方栋,夺取关中之后,最大的可能不是继续西进,攻打陇右,而是掉过头来ꓹ 攻击刘铭和我们。相较而言,我认为他攻击我们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王丰沉吟了片刻ꓹ 道:“不错,相比而言,徐州比青州要更好打一些。而且在扬州ꓹ 他们又已经有白莲教这个盟友,可以说已经占了优势。若真的等白敖的大军到来ꓹ 我们的局势将会危如累卵。所幸方栋虽败,但终究还有数万兵马ꓹ 长安也是城高池深的大城ꓹ 白敖想要彻底拿下关中,还需一些时间。等他拿下关中,主力跋涉数千里抵达扬州时,至少也该是一个半月以后了。我军若能在此之前击溃白莲教的主力,夺取镇江,那便还有几种主力,迎战白敖大军的机会。”
于乘龙道:“这么说来ꓹ 我们要立即开始强攻镇江城了?”
王丰点头道:“形势所逼,不得不如此!若不能在白敖主力抵达之前夺取镇江ꓹ 我们便只能全线转为防守了。不过却也不必太过担心ꓹ 我们也不是全无援兵ꓹ 至少幽州军是能立即出兵策应ꓹ 为我们减轻压力的。此外,青州的刘铭也不会束手待毙ꓹ 就算他不出兵ꓹ 白敖也得分兵监视他ꓹ 怎么也能为我们分担些压力。”
于乘龙道:“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夺取镇江。只是白莲教最精锐的五万余兵马尽在镇江城中ꓹ 城内的红莲狱箭必定也还有不少,我们怎么才能破城?”
王丰沉吟了许久,这才道:“没有良策,便也只能强攻了。先打打看,若是大军无法破城,说不得,为了取胜,我也只能用些非常手段了。”
次日一早,王丰将麾下兵马调出军营,除了看守营寨的一万水师之外,其余三万兵马尽皆在镇江城下列阵。
國民老公索婚99次
而白莲教那边,除了还有五六千水军之外,剩下的四万五千步军却尽在城内,论兵力已经超过了王丰攻城的兵马。
此时眼见王丰准备攻城,白莲教那边并不以为意,相反还颇为期待,意图用守城消耗王丰的兵力,然后再一举反击得胜。
王丰硬着头皮挥军攻了一日,消耗雷音烈火箭三十余支,死伤兵马近二千人,却连城头都未能冲上去,只得无奈收兵。
回到营寨,就听王丰轻叹道:“白莲教兵多将广,又有红莲狱箭助战,常规手段看来是无法破城了。明日攻城,我当施法助战。”
次日,王丰再次调动兵马来到镇江城下,攻城之前,先暗暗将养元葫芦中的上万只灵蜂放出。众灵蜂嗡嗡叫着飞上城头,往白莲教的兵马叮去。
嬴盡笙歌 秦墨卿
白莲教的兵马顿时乱作一团,人人都被叮的满头包,个个抱头痛呼哀嚎。没有被叮的也都吓得心惊胆战,纷纷躲避。
王丰见状,当即挥军进攻、大军很快将护城河填平,随后推起云梯攻城。
白莲教的大护法等人见灵蜂作乱,尽皆大怒。就见那大护法从腰间取出了一个木制的香炉,点燃之后,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天边飞来一群飞鸟,纷纷落在城头,啄食灵蜂。
一时间灵蜂死伤颇重。王丰见状,颇为心疼,只得收了灵蜂,复又退兵。
于乘龙道:“一连两日攻城不克,挫动锐气。王贤弟可还有其他办法破城?”
九山王轻笑了一下,也不为己甚,点头道:“好,那本王就静候佳音了。只是还请圣女的动作快一些,毕竟救兵如救火。不要等到战场胜负已定,贵教才做出决定,那可就晚了。”
云梦天女点了点头,辞别九山王,驾遁术返回扬州,将情况反馈给了青莲长老等人。
众人闻听九山王的条件,顿时都炸开了锅。就听刘刀儿道:“若是真送他五百支红莲狱箭,他麾下兵马的战力必将暴涨。到时候就算击败了王丰,他恐怕也会掉过头来,一口吃掉我们。那我们岂不成了前门拒狼,后门进虎?”
青莲长老道:“可我们现在的战局的确不利,若是不同意九山王的要求,万一我们真的战败,这扬州依然会失去!”
大护法道:“那也好过资敌!若是日后这批红莲狱箭落到了我们的头上,那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青莲长老闻言,沉吟了片刻,道:“我的意见还是答应九山王。王丰军中有雷音烈火箭,而且我们还都见过他手中的天仙傀儡。在我看来,即便九山王全力出手,也多半奈何不得王丰。我们仅只付出五百支红莲狱箭,便能引得王丰和九山王相斗,其实已经很划算了。”
大护法仍旧反对,道:“红莲狱箭乃我教至宝,岂可轻易与人?更别说是五百支这么多了!集中所有的红莲狱箭,我教都未必能胜得过王丰,如今还要分出五百支给九山王,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鬼の左眼
青莲长老闻言,轻叹了一下,道:“既然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提请教主决定吧。教主虽在闭关,但修炼间歇还是能处理些教中大事的。”
当下青莲长老将情况传书给了闭关中的白莲教主。到了次日,白莲教主的回书终于送到。青莲长老等人看后,禁不住都面面相觑。原来白莲长老不但同意了送五百支红莲狱箭给九山王,甚至还明确表示,倘若九山王还不满足,白莲教可以将淮南之地也都尽数让给九山王,以便挑动九山王与王丰相斗。
一众白莲教的高层见了书信,顿时都沉默了起来。很明显,白莲教主也很不看好此次天下之争了。若不是认为白莲教胜算不大,教主又岂会做出这么大的让步。
不过这话自然不能宣之于口,众人沉默了一阵之后,就听青莲长老轻叹了一下,道:“传信给圣女,叫她带着五百支红莲狱箭再次去见九山王。却暂时先不说淮南之事。”
盛寵吃貨萌妃 奮鬥的喵爪
云梦天女收到书信,当即再次启程往芒砀山而去,在得到九山王出兵增援的保证之后,将五百支红莲狱箭交付给了九山王。
九山王也不食言,当即便传信给白敖,叫白敖调动淮北和谯、沛驻军增援白莲教。
云梦天女见状,皱了皱眉头,道:“九山王,我们的约定是要你亲自出手,领兵增援我教。如今你却只传信给白敖,莫非是不想动手了?”
九山王嘎嘎地笑了两声,道:“圣女放心,需要的时候,本王自然会出手的,绝不食言。”
云梦天女这才点头,复又道:“既然如此,可否麻烦九山王先约束淮北的原徐州军兵马,叫他们不要再袭击淮南了。如今我们两家算是盟友,不该再刀兵相见才是。”
九山王道:“这是自然!”当下九山王点了麾下一名大头鬼将,叫他去淮北传信给守将韩祯,收束兵马,不许再攻击淮南。
大头鬼将来到淮北,见了韩祯,传达了九山王的命令。韩祯原本就是九山王麾下的义军头领之一,自然对九山王的命令奉若圭臬。当下领命,随即便派人去原徐州刺史军中传达收兵的命令。
谁想那原徐州刺史却充耳不闻,继续袭击淮南,牵制白莲教的寿州兵马。
韩祯见状大怒,知道徐州刺史有异心,当即假托为徐州军运送粮草军资,实际却将精兵藏在运粮队中,进了徐州军的军营之后,突然发难,悄然抵近的大军在外响应,一举将徐州军的营寨攻破。
原徐州刺史大败一阵,被随军前来的大头鬼将施法杀死。临死之前,吩咐残存的兵马顺着淮河而下,前去投奔王丰。
二万余徐州军死伤三四千人,另外还有六七千人被俘,逃散的更是不知凡几,只有五六千人有组织地逃脱了敌军的追杀,登上船只,顺流而下,安然抵达盱眙,向领兵在此的于畏投降。
于畏收容了这支兵马,另建营寨安置,同时将消息飞报王丰。
王丰在镇江城下接到书信,顿时面色一变,对众将叹道:“看来九山王与白莲教站在一起了,我们接下来恐怕将要以一敌二了。不过还好的是,白敖的主力还被方栋和刘铭牵制着,前来增援白莲教的,应该只是一支偏师而已。”
当下王丰派出多路探子,加紧打探白敖的情况。
数日之后,消息传来。白敖命驻兵淮北的韩祯领兵三万增援盱眙,命驻兵谯县的张开领兵两万往彭城而来。
两路兵马合共五万人,各有许多修为不等的修士相随。
唐朝敗家子 尹三問
收到消息,王丰顿时沉默了许久,这才道:“我军在徐州尚有数万兵马,张开的两万人并不足以攻克彭城,倒是不必管他。但盱眙之地,如今我军只有五万余人,而白莲教的寿州兵马两万和白敖的淮北军三万前来增援之后,敌军的数目便达到了八万人,远远超过了我军。面对如此多的兵马,其中还有不少修为高深的修士和威力强大的红莲狱箭,于畏恐怕是打不过的。”
獨家占有:總裁求放過 朱七慕九
世界上最好的你 顏月溪
巫明月道:“于畏军中也有介秋衡和狻猊助战,还有为数不少的雷音烈火箭,就算打不过,相信支撑些时日也不是问题吧!”
王丰微微摇了摇头,道:“九山王的修为极强,一旦九山王亲自出手,狻猊和介秋衡的处境只怕也很危险。而且九山王背后必然还有靠山,绝不可掉以轻心。”
巫明月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道:“那该怎么应对?”
老子是富二代
王丰轻叹了一下,道:“两面受敌是不行的,只能一攻一守,方能将战事稳住。诸位认为,我们是该暂时放弃攻打镇江,还是暂时放弃攻打盱眙?”
于乘龙沉吟了片刻,道:“我军的目的是夺取扬州,这个目标不能有丝毫动摇。而夺取扬州得关键则在于镇江和金陵。要取金陵,又必先夺镇江。否则的话,镇江的敌军便会趁虚袭击扬州城。换言之,如今的主战场在镇江。盱眙那里虽然双方汇聚了十几万大军,但却始终只是分战场,重要性远不如镇江。故此,我认为,若是一定要暂时放弃某一处的话,便该当放弃盱眙。”
王丰点了点头,道:“于兄此言有理。既如此,传信给于畏,叫他在合适的时候收兵退回洪泽湖大营,依托淮泗天险防守,不可主动求战。再叫雍宁领兵返回滁州,能守则守,若不能守,便带着归附我们的各家士绅退到六合城去,不必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
于乘龙点了点头,当即写了军令,请王丰用印之后,发往盱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