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ga5p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357章 某記住你了鑒賞-9at1v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李治的脸上有抓痕,医官刚看了,说是无需医治,自愈即可。
“陛下,这疤痕不可抠。”
李治木然。
难道让他带着这个疤痕去见臣子?
男人后院的葡萄架倒了是常有的事儿,但他是帝王。
帝王后院的葡萄架倒了……
“陛下。”
首席的溺愛
王忠良来了。
足球燃燒的歲月 掠痕
他看了医官一眼,医官告退。
“何事?”
王忠良说道:“陛下,先前皇后以玉佩被盗为名扣住了卫无双拷打,随后武昭仪带人去把卫无双给抢了回去。”
他觉得李治会大怒。
“知道了。”
李治的态度就像是没这回事。
至于皇后的尊严。
王皇后倚仗外朝的长孙无忌等人让他立李忠为太子,从那刻开始,皇后在他的眼中就是个玩笑。
……
这件事影响深远。
贾平安是从张天下那里得的消息。
初唐紅樓 明月照我行
“皇后逼她说你的把柄,卫无双不肯说,被打了板子。”
那妹纸……
“某知道了。”
贾平安看着很平静。
王皇后!
……
泛娛之美好時代 蒼了個天
卫无双再出宫时已经是五日后了。
“无双。”
卫无双带着羃䍦,冷冰冰的还是那个模样。
“叫我卫无双。”
“好的无双。”
卫无双觉得这人真的不要脸,越说越起劲的那种。
“今日能出来多久?”
“你想做什么?”
我……
“某什么都不想做。”
贾平安笑道:“喝酒。”
卫无双摇头,“最近不喝酒。”
难道是姨妈来了?
卫无双觉得这人总是这般笑嘻嘻的,一点都不正经,“宫正让我来告诉你,如今陛下和武昭仪嗜好麻将,以后若是陛下为此荒废政事,你便是史书上的奸佞小人。”
这……
“这和某没关系啊!”
贾平安做梦也没想到麻将竟然能引人如此痴迷。
那是皇帝啊!
四海八荒任你征伐,天下臣民任你指挥,后宫女人任你……
这些不香吗?
卫无双见他愣住了,心中爽快,转身就走。
“哎!无双。”
贾平安下意识的扒拉她的肩头,卫无双沉肩,转身一腿。
贾平安一个马步,好险避开了这一腿。
卫无双迈开长腿,大步而去。
这妹纸今日好像有些害羞?
能来一个回旋踢,说明拷打问题不大。
贾平安松了一口气,再次念叨了一下王皇后,然后觉得内疚,又感谢了一下萧淑妃。
“武阳伯。”
外面送来了最新消息。
“吐蕃使者再度来了。”
吐蕃使者这次很惨。
“吐谷浑不断侵袭吐蕃,赞普请大唐出兵救援。”
使者嚎哭请援。
李治却在笑。
活该!
这是他唯一的想法。
朝中随即文武重臣云集。
“诺曷钵看来恢复的不错。”梁建方幸灾乐祸的模样很可人。
诺曷钵(nuo,he,bo)就是吐谷浑可汗,也是弘化公主的驸马。
长孙无忌却觉得不妥,“吐蕃虽然内乱,但实力依旧强劲,诺曷钵此刻去袭扰,看似能占了便宜,可若是吐蕃倾国而来,吐谷浑必败无疑!”
“可此刻是吐谷浑占优。”
军方喜欢的是坐山观虎斗ꓹ 然后大唐一巴掌拍死最后的胜利者。
军方的乐观情绪让李治很是惬意,但长孙无忌却凭着本能觉得此事有些值得商榷之处。
“陛下ꓹ 要谨慎。”
李治想问谨慎什么。
可他抬头,看到了舅舅那凝重的神色。
论行军打仗,长孙无忌不如这些老帅。
但论玩阴谋诡计ꓹ 老帅们不是对手。
舅舅认为此事有问题?
李治沉吟着。
长孙无忌建言道:“百骑有人在那边查探消息,可令他们去打探。”
这是个稳重的建议。
李治点头ꓹ “如此也好。”
长孙无忌微微一笑。
把百骑踢出去,他才好做最后的谋划。
李治也知道ꓹ 但他默许了。
此刻这对舅甥格外的默契。
至于吐谷浑那边ꓹ 没有人认为会出什么事儿。
……
“陛下令你带百骑去查探吐谷浑和吐蕃之间的争斗,速去速回。”
贾平安领命,旋即令人集结。
明静想去。
“女人靠边。”
女凰嫁到
贾平安大男人主义的嘴脸让明静恨之入骨。
“那卫无双去过。”
“无双是命硬,你的命可硬?”
当年宫中几个宫人遇到了邪门的事儿,就卫无双安然无恙。
明静哪怕是个女冠,依旧败退。
渣渣!
贾平安深切的怀念着大长腿,可这次要的是速度ꓹ 没法带着去。
“请示陛下,某想带着李敬业一起去。”
看着李敬业那宽阔的身板ꓹ 贾平安就觉得安心。
李治得了消息不禁笑了ꓹ “他倒是知晓带挈了自己的兄弟立功ꓹ 也罢。”
……
大唐不同于前汉和宋明ꓹ 在击败突厥后,大唐不缺战马ꓹ 不缺好马。
贾平安带着五十余百骑ꓹ 外加一个李敬业ꓹ 一路换马不换人,飞也似的奔向了吐谷浑。
路过叠州时ꓹ 他拿出军令,旋即叠州给了他三百骑兵。
这是贾平安唯一的倚仗。
战马一路狂奔。
进入了吐谷浑地界后,贾平安见麾下人疲马倦,就令歇息。
将士们在扎营,他在营地周围转悠。
李敬业就跟在身后,百般无聊的咬着草根。
“敬业你可知晓丝绸之路?”
“知晓。”李敬业眼前一亮,“丝绸之路带来了许多胡女,胡女甩屁股真是美。”
贾平安满头黑线。
“朝中疏忽了吐谷浑。”
“不会吧。”李敬业懒洋洋的道:“兄长,吐谷浑如今哪敢反抗?”
“吐谷浑不但是大唐的屏藩,更是扼守安西四镇的要地。而安西四镇控制着丝绸之路……若是吐谷浑丢失,青海路便是吐蕃的囊中物,从此吐蕃也能插手西域局势,甚至能威胁大唐和西域诸国的联络,你说说,吐谷浑有多重要?”
“竟然这般?”李敬业无所谓的道:“那护着他们就是了。”
这个蠢人!
贾平安在思索着。
对于吐蕃而言,要想发展,必须得击破大唐在西北的势力,首要便是击破吐谷浑。
禄东赞也算是用兵大家,他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历史上吐蕃和吐谷浑打的头破血流,吐蕃向大唐求援,用这等手段麻痹了大唐君臣。
而诺曷钵这位吐谷浑可汗看来也有些古怪之处,竟然在苦撑。
直至吐谷浑覆灭,诺曷钵和弘化公主带着残部溜到了谅州,请求内附。
内附是什么意思?
就是我不玩了,大唐给个地方让我和残部养老吧,以后我就想做个富家翁。
大唐在西北的战略至此被打破。
朝中的君臣恍然大悟,马上进行补救。
可怎么补救?
禄东赞就是一个渔翁,他把总攻吐谷浑的时机选在了大唐和高丽开战的时间点上。
要打吗?
贾平安仿佛看到了禄东赞那张得意的笑脸。
是打高丽还是吐蕃?大唐分身乏术,只能坐看吐谷浑覆灭。
等高丽覆灭后,吐蕃已经攻陷了西域多地,成功的在西域站稳了脚跟。
随后吐蕃更是进攻龟兹,安西四镇危矣。
至此大唐在西域的优势荡然无存,李治选择了强硬的开战。
大唐和吐蕃的漫长战争就此开始。
这是大唐在西域艰难的开端。
贾平安摩挲着下巴,“禄东赞果然是头老狐狸。”
可他遇到了我!
第二天清晨。
絕世異仙 曉葉問天
“好大的雾气!”
李敬业永远都是这么精神抖擞,“兄长,快出来看看。”
可怜的娃,在长安城待久了,出来一趟就兴奋的不行。
马蹄声骤然而来。
斥候回来了。
“有骑兵靠近。”
贾平安出了帐篷,洗漱什么的都不用想了,赶紧披甲,随后把阿宝牵来。
一队骑兵在高速靠近。
“打起我们的旗帜!”
大唐的旗帜在晨雾中飘扬着。
三百余骑肃然列阵。
“咿律律!”
对方勒马。
“是吐谷浑人!”
双方验证了彼此的身份后,警报解除。
“吐蕃那边如何了?”
贾平安令人去做早饭,他和吐谷浑的将领了解情况。
将领抹了一下脸上的水汽,看了看做饭那边,肚子咕噜叫唤了一下。
“吐蕃人不断侵袭,侵袭也就罢了,他们的细作不断潜入进来,各处煽动,可汗很焦虑,正准备让公主回长安求助。”
“他们侵袭时来了多少人?”
“数十到数百不等。”
人数不多。
贾平安随后又问了些情况。
“吃饭吧。”
他叫人分了些食物给这些吐谷浑骑兵。
“咱们也有吗?”
贾平安出行,那厨子自然是杠杠的。
“太香了!”
吐谷浑人吃的太过狼狈了些。
“这些人没吃过好东西。”包东有些怜悯这些人。
“不要小看了他们。”贾平安告诫道:“他们吃羊肉,喝马奶、羊奶,他们的少年上马就是战士,他们全民皆兵。美食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压住那些野蛮的对手。”
吃完早饭,这队骑兵带路,一行人出发了。
当到达了树敦城时,李敬业诧异的道:“竟然这般小?”
作为吐谷浑的都城,树敦城显得小了些,也破败了些。
“那是因为这里曾无数次面对强大的敌军!”
随行的将领颇为自豪。
但贾平安知晓这等自豪会随着局势的发展而灰飞烟灭。
“某要去见可汗和公主。”
将领点头。
所谓的王宫也很简陋,见到诺曷钵时,贾平安开口就说道:“大唐武阳伯贾平安见过可汗,某来此,是想询问可汗对大唐的忠心可还在?”
诺曷钵本觉得这个使者太年轻了些,心想莫非大唐皇帝是在蔑视自己?
一听这话,他就知道自己小瞧了这个年轻人,急忙正色道:“本汗对陛下的忠心永世不变。”
这是先声夺人!
贾平安只是一番话就让诺曷钵的态度截然不同。
三十岁的诺曷钵此刻正是壮年,可看着眉间却多了焦虑,脸上也多了皱纹。
随后贾平安了解了一番情况,就去请见弘化公主。
他跟着人一路去了后面。
“公主在里面。”
侍女侧身,贾平安看了里面一眼。
一个秀丽端庄的女子坐在正面,两侧站着几个侍女。
贾平安进去,“武阳伯、百骑统领贾平安见过公主。”
这位弘化公主乃是大唐第一位和亲的公主,早于文成公主。
“竟然是个少年。”弘化公主笑道:“我也许久未曾见到故国的少年了,抬起头来。”
你这是要调戏我还是怎地?
贾平安抬头。
弘化的眼中带着笑意,“皇帝为何让一个少年来此?”
因为我能干……
贾平安说道:“臣少年老成。”
弘化公主笑了起来,“以前的使者都是板着脸,仿佛谁欠钱不还似的,难得来一个有趣的。”
大姐,咱们说正事好不好?
贾平安有些囧。
弘化目露回忆之色,“大唐……那是我的家。当年有叛贼作乱,我第一想到的便是家……”
这位公主并非常人。
她和亲到了吐谷浑,期间吐谷浑遇到了不少大事,比如说当年丞相谋反,就是弘化最先做出了反应,带着诺曷钵和侍卫们一路去向鄯州求援。鄯州刺史也很牛笔,二话不说就派了援军出击,一举击溃叛逆。
这个……
贾平安觉得有些像是在夫家被欺负了,随即回娘家去搬救兵。娘家一群膀大腰圆的叔伯兄弟一起出手,把夫家的坏人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弘化见他尴尬,不禁大笑了起来。
从平阳公主到弘化公主,大唐皇室的女人从来都不弱。只是后来的公主们没地方去消磨野心,就加入了政争中。
笑够了,她令人给贾平安弄了凳子。
这是娘家人才有的待遇。
贾平安奉上了礼单。
“皇帝出手还算是大方。”弘化看了一眼礼单,就交给了身边的侍女,然后说道:“吐蕃的袭扰我们不怕,但他们不断派出细作来刺探消息……”
“绞杀了就是。”
贾平安知晓不只是刺探消息,“可有收买?”
“难怪皇帝派了你来。”弘化颔首,“吐谷浑内部有些小人不安分,我们上个月抓获了一个细作,拷打得知他们许诺……只要那些被收买的人听从吩咐,提供消息给他们,在关键时刻发动内乱。如此吐谷浑覆灭后,那些人会各自统领一部。”
“这是水中花,井中月!”
贾平安没想到局面竟然如此,难怪后续吐蕃攻打吐谷浑顺利无比。
交战之前,细作为先!
禄东赞果然厉害!
弘化见他从容,“皇帝让你来为何?”
看她的模样,分明就是准备回娘家求援。
贾平安笑道:“陛下派了臣来,第一是打探消息,第二是……以牙还牙。”
第一是真的,第二压根没这回事。
不过百骑难得遇到这等机会,贾平安不准备放过。
再说了,大唐的使者历来都彪悍……王玄策出使遭遇劫难,二话不说回去弄了军队,随即返身杀回去,灭国!
吐谷浑内乱,眼前这位公主去寻了鄯州求援,鄯州刺史二话不说,出兵弄死那些叛逆!
这便是大唐!
贾平安起身,“公主放心,臣会尽力。”
“你带来了多少人?”弘化对这个年轻人也颇有好感。
“三百五十人。”
“少了。”弘化有些失望,不过旋即振奋了精神,“若是差了什么只管说,我来交涉!”
贾平安回到驻地,百骑在吐谷浑的人已经到了。
“武阳伯,吐蕃那些奸细装作是牧民,还有吐谷浑人作为接应,估摸着进来了不少。”
眼前的百骑看着黑了不少,但精神还好。
“辛苦了。”贾平安拍拍他的肩膀,“可交过手?”
百骑点头,“就一次,两个月前某在盯着一个权贵家时,遇到了两个吐蕃细作进去,等他们出来时,某跟踪被发现,随即厮杀。”
“如何?”包东迫不及待的问道。
百骑淡淡的道:“某斩杀二人!”
“为我百骑争脸了!”贾平安说道:“回头请功。”
晚些,贾平安把消息整理了一下,随即分派了任务。
“这里有公主提供的名册,这些人都有嫌疑,咱们来了五十人,各处都盯住了。”
当夜无事。
第二天吐谷浑内部有些躁动。
“那些唐人在四处转悠,就像是老鼠。”一个权贵愤怒的道:“这里是吐谷浑,不是长安,不是他们肆意妄为之地!”
“唐人来了这里,会激怒吐蕃。可汗,为了安宁,该让那些唐人回去。”
“三百五十骑,这是前所未有的人马,唐人得皇帝这是不信任我们吗?”
“……”
诺曷钵焦头烂额。
“可汗,逼他们回去!”
一个权贵挥舞着拳头在呼喊,口沫横飞。
“逼谁回去?”
一个平静的声音传来,弘化公主出现了。
她看了那个权贵一眼,“吐谷浑是一头羊,没有大唐,吐蕃这头野狼就会吞噬了吐谷浑。逼大唐人回去,你想迎接谁进来?”
那权贵楞了一下,然后说道:“三百余骑来此,吐蕃人会感到威胁!”
弘化盯着他,“那吐蕃人不断袭扰,这是什么?这难道不是威胁?为末,你为谁说话?”
权贵冷笑道:“我为吐谷浑说话!”
弘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诺曷钵说道:“皇帝派了他们来,是要查清吐蕃袭扰之事。”
诺曷钵说道:“大唐若是要进攻吐谷浑,无需内应。”
为末淡淡的道:“可汗,要提防有人做内应。”
这话直指弘化公主。
弘化只是冷漠。
“可汗,唐使请见。”
贾平安进来就发现气氛不对。
“可汗,某的人会去边境一带巡查,还请派人领路。”
“好说。”
诺曷钵知晓自己要依靠大唐才能在禄东赞的野心中求存,所以很是干脆。
为末笑道:“唐使对可汗不敬。”
贾平安看了弘化一眼,发现弘化在盯着此人,就知晓这是反对大唐的权贵。
“公主,此人如何?”
当着吐谷浑权贵们的面,贾平安这么问就是打脸。
弘化说道:“此人羞辱过我!”
贾平安看着为末,平静的道:“某记住你了。”
……
晚安。推荐票好少!别忘记了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