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c41小說 道長去哪了 線上看-第三十二章 誘敵相伴-xujit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在顾佐和李十二的催促下,绿毛龟向着尸体漂来的方向游去,到天明时分,前方忽然密密麻麻飘过来上百具玄龟的尸体,有青甲龟、有白头龟、有鳄龟、有星龟……
绿毛龟忽然拱起一具尸体,不停的蹭着尸体的龟甲,眼中流下泪水——这是一只它的同族,想必是相熟的。
李十二上前抱住绿毛龟的脖子,小声安慰着,顾佐则飞到了空中,向尸体漂来处张望。
飞到三百丈高空时,顾佐看见了远处海面上的一道山墙,山墙由数不清的玄龟组成,它们正在惊涛骇浪中起起伏伏,经受着巨浪的拍打和席卷,却嵬然不动。
巨浪中时不时卷出一队队青头水怪,口中倒卷着獠牙,手持各种兵刃,在上百面旌旗的指挥下不停攻打着玄龟们组成的大阵,战况异常激烈。
李十二也飞了上来,站在顾佐身边遥望远方战场,看了片刻,忍不住叫道:“是龟丞相他们……还有白头尚书、青甲侍郎!夫君,咱们上去帮忙!”
無限超級商人 吃書蟲蟲
见李十二直接要往上闯,顾佐连忙拉住:“别莽撞,看清楚,那是夜叉一族,听老丞相讲过,是东海的战斗族,别看境界修为相同,其他水族遇上他们,几个拼一个都拼不过。更别说人家还有三个合道。再者,人家是结了大阵的,就这么冲上去很难撼动。”
这几年,李十二对龟龟们母爱泛滥,一见它们受到欺负就情绪激动,这是太过关心则乱,听了顾佐的话,稍微冷静下来,片刻间想出一条计策:“你不是有道兵么?我去把夜叉引过来,你打埋伏!”
顾佐道:“我把道兵放出来,你在这边指挥ꓹ 我去诱敌。”
李十二知道顾佐是为了自己安全,指挥什么的ꓹ 其实谈不上,她也不矫情,顾佐修为已经快要突破至炼虚后期了ꓹ 去诱敌更安全,于是点头同意:“你自己留一半在身边。”
顾佐笑道:“什么留不留的ꓹ 不存在,啥时候把夜叉诱过来ꓹ 啥时候放道兵。诱多少过来就放多少道兵。”
重生八零甜蜜軍婚
李十二笑了:“是我想岔了。”
诱敌这种战术动作太复杂ꓹ 难以交代不清楚,便由李十二出面,安抚好一心想要冲上去参战的绿毛龟,让它驮着李十二在这边水下打伏击。元婴级别的上阶玄龟,打仗或许不怎么样,但一身坚硬厚实的龟壳可是极佳的盾牌,也能更好的保护李十二ꓹ 这也是顾佐的一点小心思。
除了绿毛龟外,顾佐还留下二十名金丹道兵ꓹ 由元婴级别的李谷生统辖ꓹ 护卫李十二安全ꓹ 危急之时ꓹ 足以让李十二摆脱险境。
安排妥当,顾佐取出恒翊剑ꓹ 贴着海面飞了过去。离着战场还有三、四里时ꓹ 海面已是浪高三尺ꓹ 再向前,巨浪滔天!
顾佐御剑飞行ꓹ 穿梭在滔滔大浪中,浪头拍击过来,在他身边尺许外就被蒸腾成雾,不沾半点衣袖。大浪反而掩藏了他的踪迹,难以为敌察觉。
很快便来到结阵的夜叉大军身后方向,远远已经有夜叉在外围戒备。这队夜叉哨探有十名,立于一股两丈多高的浪头上四下瞭望,隐约发现了在浪涌间疾飞而至的顾佐身影,只是战场周遭波浪剧烈,一时看不真切。
领头的夜叉挥手示意,便有两名军卒自浪头上跃下,奔着顾佐游来,欲一探究竟。
这两名夜叉不过是在低阶和中阶妖兽之间的修为,大致相当于筑基后期,在已经入虚的顾佐面前如何够看?早就在顾佐灵域感应范围内映射得十分清晰,顾佐压根儿没有停下对敌,甩出自家的宝贝鱼线,霎时间便缠住这两名夜叉。
鱼线无色,在海浪水花中近于无形,这两个夜叉又不是什么高手,毫无察觉,立刻就被鱼线悄无声息欺到身旁,绕着身子缠了两道,猛然一收,顿时被顾佐拽了过去。
女神總裁的全能保鏢 黃金沙丁魚
假面上司強娶妻
三國之旌旗戰八方
氣指蒼茫 葉落孤煙
两个小夜叉在顾佐身边还能讨得了好,一掌一个,立时拍死。拍死了两个小夜叉,顾佐直接冲了上去。
浪头上的夜叉哨探尚未看清,就被顾佐冲到身边,八名哨探虽为精锐,但并未结阵,面对顾佐完全没有抵抗之力,几掌下去,当场便有一半了账。
盛寵小萌妻 沐靑
如果不是顾佐特意追求大动静,他甚至可以悄无声息便将这队哨探全部杀掉。
顾佐掌心真气吞吐,将两个夜叉击飞,左脚踹出,将另一个夜叉踢上半空,鱼线缠绕着为首的夜叉转身就跑,恒翊剑加速,鱼线将夜叉高高放飞,如同纸鸢一般,围着夜叉军阵后方飞扬。
附近几处哨探立刻察觉,驭浪而来,顾佐一边放着纸鸢,一边横冲直撞,打杀了几个,又放跑了几个回去报信,任凭剩下的夜叉追在身后。
这一下动静就大了,当即引起夜叉本阵注意。
夜叉大将军、左右副将都在前方攻打龟阵,一连打了半个月还没有攻破,哪里有余力关注这些小事?
哨探们报到后阵,一员偏将问明情由,知道是个修士,很有可能来自天庭通缉的飞来岛,立刻引起了重视。
可不能让这修士回去报信,大军尚未攻破玄龟大阵,飞来岛修士再举兵来援,岂不是更加棘手?虽然最终的胜利必然属于夜叉,但死伤多了也不合适。
这偏将是知道飞来岛上修士们实力的,修为最高者不过也就是炼虚,没有一个合道,他本身就有相当于炼虚境的修为,根本不惧,于是舞动掌中金环大刀,当即点了一百军卒随自己出发,向着顾佐追了过来。
顾佐在海浪中放了一会儿“纸鸢”,见终于惊动了夜叉本阵,心中暗喜,连忙向预定的埋伏地点引去。
他刻意放慢速度,让夜叉追到身后,又绕着远处兜圈子,逗得领兵的夜叉偏将大怒,将手下分作数队,前后围堵。
一旦接上阵仗,顾佐就发现,夜叉军比他想象得还有战力,尤其在人家擅长的大海上,那领兵的偏将,一手控水的本事炉火纯青,掌控之间便掀起层层巨浪,波涛凌厉,围着顾佐席卷拍击,好几次他想要从空中飞出,都被陡然升起的巨浪给拍了下来,好不狼狈。
当然,这也是顾佐没有真心想逃,否则夜叉也拦不住他。
眼见着到了伏击地点,前方海水下浮出一只绿毛巨龟来,龟背上坐着个女修,正是李十二。她身边还有二十余修士,各持法器,结阵相敌。
無限星戒
那夜叉偏将愣了愣,又不由暗笑,原来是在这里设伏,只不过设伏的人手实在太少了一些,何惧之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