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3pv超棒的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148 老子上去就是一錘……鑒賞-wqhkt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住手!别打!别打!是友军!”一道洪亮的声音自夜色中传来。
高凌薇手中的动作稍稍一停,一手抓着雪绒猫的脑袋,向右侧看去。
却是见到丑牛的面前,正有一个人仰躺在雪地里,双脚乱踢,不断向后退着。
在雪夜惊那犹如探照灯的眼眸之下,丑牛那雄伟的身躯,呈碾压之姿,一脚踏在对方的胸口之上,俯身喝道:“证件!”
“给你看!”男子迅速从兜里掏了掏,还真就拿出了一本小小的黑色皮夹,迅速打开,向着丑牛亮起了证件。
而就在他手持证件,一手对准丑牛的那一刻,异象顿生!
只见从他的手掌之中,突然释放出了一大片星辰?
大叔來勢洶洶
“叮~叮~叮!”
接连不断的脆响,彻底引爆了战场。
那星辰波流犹如水流一般急速窜出、接连不断,一股脑的,结结实实的冲在了丑牛的胸膛之上!
万幸,丑牛一直是开着防护罩的,这才没有被贯穿胸膛……
付天策、荣阳,包括远处观战的高凌薇,纷纷面色一变,这个人,竟然是星野魂武者!?
要知道,星野魂技是克制雪境魂武者的!
在面对雪境魂武者时,星野魂技,可以打出超额的伤害。
就比如现在,男子手中释放出来的星辰波流,是精英品质的输出魂技,面对着丑牛那王者品质的全身类防御技,却依旧将丑牛直接轰飞了出去!
甚至丑牛那坚固无比的防御罩上,已经裂开了道道碎纹!
难怪,这8人团队中,其中有两人是共乘一匹雪夜惊,原来这个身高2米的男子ꓹ 竟然是一名星野魂武者!
“一群杂种,谁他吗是你的友军?”高大男子一声怒喝ꓹ 原本惊慌失措的脸,突然变得凶戾不堪,一身的伪装尽去。
高大男子猛地一扬手ꓹ 霎时间,一片星光璀璨!
犹如烟花绽放一般ꓹ 上百颗璀璨的星辰,在这战场之上铺荡开来ꓹ 化作了一个个地灯ꓹ 亮度惊人,将战场彻底点亮。
星野魂技·优良级·星群之熠!
也就是在这一刻,高凌薇那“风雪夜唯一女神”的优势,被无限降低。
相对明亮的环境之下,凶戾男子目光扫过战场,一手虚握,仿佛在抓着什么东西ꓹ 恶狠狠的向前方投掷而去:“雪燃军是吗!?今天就杀几个,开开荤!”
随着男子投掷的动作ꓹ 在那夜空之中ꓹ 突然坠下了一颗巨大的星辰ꓹ 直奔那倒飞出去的丑牛而去!
星野魂技·精英级·孤星陨!
荣陶陶面色一变ꓹ 那星野偷猎者很会找进攻落点。
丑牛倒飞的方向,正是荣陶陶与高凌薇的方向ꓹ 而天空中坠落的巨大星辰ꓹ 那速度ꓹ 那位置,也正是两人所在之处!
一石三鸟?
荣陶陶迅速翻身下马ꓹ 一脚踹在了胡不归屁股上,大声命令道:“雪冲!”
而后,荣陶陶急忙蹲下身,一手按在地底。
雪境魂技·精英级·冰之柱!
“唏律律~”胡不归的身影猛地窜了出去。
“淘淘?”高凌薇一声轻呼,胡不归突然间加速前冲,她的身体也是向后稍稍一仰。
而在荣陶陶的面前,大地震动,积雪被掀开,一根晶莹剔透的寒冰立柱迅速窜了出来,直冲夜空。
呯!
荣陶陶显然低估了丑牛的能力,付天策和荣阳都没来营救,就是因为知晓队友战力几何。
丑牛回手一发雪爆,倒飞的身影戛然而止,稳稳落地,也就不可能被那从天而降的星辰给贯穿。
落地的那一刻,丑牛直接弹射起步,冲向了那星野偷猎者!那一双巨大的眼眸中充满了愤怒:“死!”
1949我來自未來
付天策从另一侧向着星野魂武者包夹而去,倒是荣阳的动作稍稍有些迟疑,看了荣陶陶一眼之后,这才冲了上去。
田言蜜語:王爺,來耕田
荣陶陶原本是打算给丑牛一些庇护,此时的他,也已经立起了冰之柱。
自下而上的冰之柱,当即撞上了那轰炸而下的璀璨星辰。
“哗啦啦……”
一片宛若玻璃碎裂的声音传来,冰之柱一截一截的被贯穿,也一寸寸的炸裂开来。
荣陶陶迅速闪躲开来,身侧,也传来了一道疯狂的嘶吼声:“我是自由之子!我们是这北方雪境中自由生存的民!!!”
荣陶陶二话不说,手中猛地捞出一杆方天画戟,向一旁横扫开来。
“叮”的一声脆响,方天画戟与一柄战斧重重撞在一起。
面前,是一名面带疤痕的中年男子,他的表情无比狂热,甚至有些癫狂。
在雪地四处散落星辰的映衬之下,疤脸男的双眼中满是炽热,仿佛真的拥有信仰一般!
疤脸男猛地一推战斧,掀开了荣陶陶的方天画戟,同时高声喝到:“我生来自由,生来无束!没有人能剥夺上苍赐予我的权利!没有人!”
说话间,疤脸男一斧头恶狠狠的抡了下来!
荣陶陶:???
我…嗯……耽误您享受自由了?
重生日本做陰陽師
咔嚓!
誤入妃途:邪魅皇帝不好追
荣陶陶脚下冰花炸裂,瞬间定住身体,猛地向前一窜:“你™还耽误我玩猫逗狗呢!大半夜的,老子都上床了,硬是又被拽出来了!”
“呃???”一脸狂热的自由民,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面色微微一僵。
嗯…在这位自由民漫长的偷猎生涯中,也与雪燃军方有过多次交手。细细想来,哪个士兵不是一脸严肃,正经八百?
士兵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大声呵斥,让偷猎者们束手就擒,但是今天……
自由民整个人都懵了!他是万万没想到,在正规军中,竟然出了这么一号人?
这是什么神仙回应?
电光火石之间,荣陶陶一戟刺向了疤脸男的胸膛!
疤脸男虽然脑袋有些不灵光,但是多年的战斗经验还在,肌肉记忆还在,在最后一刻,他堪堪撩起巨斧,拨开了那刺向胸膛的戟尖。
“没有人能逮捕我,没有人!”回过神来的疤脸男,大斧舞舞生威,旋转抡砸,怒声喝道,“我们是自由之子!上苍庇护!!!”
“自由之子,上苍庇护!”
“自由之子,上苍庇护!!!”
话语刚落,战场上响起了一片附和声音,甚是狂热!
要知道,他们团队满打满算,一共也才有8个人,而且此时还已经重伤了1个,但就是这少少的几个人,却是喊出数十人的震撼效果!
你告诉我这是偷猎者组织?这是鞋教吧?
異世逍遙遊 傲雪
不过话说回来,自由民的纲领倒是比钱组织高级多了,人家钱组织的纲领已经印在组织名称上了,咱就是要钱,别扯那些没用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图钱。
但是这自由民组织…这是玩思想这一块的?
“咚!咚!咚!”疤脸男一斧恶狠狠的砍向荣陶陶,虽然进攻未果,只溅起了一片片雪花,但他却气势不减,身子旋转,抡圆了战斧,再次砍向了荣陶陶。
一斧又一斧,一边转一边砍,那真叫一个大开大合!
荣陶陶眼眸一凝,后退的步伐猛地一停。
浴火重生:惡魔五小姐 珊瑚蔓
就在对方战斧再次劈砍而下的那一刻,荣陶陶一个侧身闪躲,左手猛地向前一挥,那暗金色的重锤,凭空出现,当即从手中飞了出去!
“我是这北方雪境自由的…噗……”疤脸男怒吼声音未落,侧脸却是被一个暗金色的重锤轰砸的几乎变了形!
哈?你是啥?
你是这北方自由的民?
老子™上去就是一锤……
雪地四处散落星辰的映衬之下,这样的画面,竟然如此的清晰。
在荣陶陶的眼中,更是仿佛出现了一个慢镜头。
那暗金色的重锤,一寸寸的贴近对方的脸,而对方显然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妙,但是竭尽全力抡斧头攻击的他,没有任何留力,也就根本无法闪躲。
流浪的英雄
慢镜头中,疤脸男的眼睛一点点转动,看向了脸侧的暗金重锤,而那重锤也一点点贴近他的侧脸……
触碰,敲击,疤脸男的脸渐渐变形,眼睛逐渐上挑,嘴也渐渐歪了,一丝口水洒了出来……
呼……
那个传说中的自由之子,在雪地里翻滚了无数圈,荡开了一路的霜雪,向远处滑去。
荣陶陶迈步前冲,速度奇快,追上了那“自由滑行的民”……
只见荣陶陶手执长戟,对着依旧趴在雪地中滑行的疤脸男,一戟恶狠狠的刺了下去:“脑瓜子嗡嗡的吧!?”
“呲!”
方天画戟不仅刺穿了自由民的后背,也将他钉在了雪地之中。
“背后!”高凌薇突然一声娇叱,她那方天画戟之上,竟然还挑着一个痛苦哀嚎的自由民?
高凌薇策马前来,猛地一甩方天画戟,竟然将戟尖上的人,向荣陶陶背后甩去!
还在前冲的荣陶陶,却是一拽左手,顺势一歪头!
要知道…疤脸男是被暗金重锤砸出去的,而那飞出去的锤子,势大力沉,一直在荣陶陶的正前方飞行。
听到高凌薇的提醒,荣陶陶猛地一拽手,那连接在他手心上的、肉眼不可见的丝线,直接将那前飞的重锤拽了回来!
悠悠球…不,这是悠悠锤!
前冲的荣陶陶歪头闪躲,暗金重锤擦着他的脸侧向后飞去,一主一锤之间的配合行云流水,但是那身后的人……
“咚!”的一声闷响!
熱血歲月 楊家少郎丶
男人法則 獨醉雅
后方偷袭杀来的人影,直接被重锤砸脸,倒飞了出去……
这才是真正的势大力沉,震荡着荣陶陶的耳膜!
区别于刚才被砸飞出去的疤脸男,身后的那个偷袭者,被一锤子直接砸在了脸上,甚至连哀嚎声音都没有,像是直接昏死了过去?
秀的天花乱坠,看得高凌薇一愣一愣的……
按理来说,她比荣陶陶更强,更何况这里还是她的主场!
但是从战绩上而言,高凌薇解决了两个自由民。
而且其中有一个,还是在最开始的时候,被丑牛炸飞过来,送到她手里的自由民。
荣陶陶同样解决了两个,白天刚刚修习的魂技,晚上直接来了个“一锤双响”!
暂且不提荣陶陶的战斗智商如何,就说他对魂技的理解、以及迅速上手的程度,真是让高凌薇心中赞叹不已。
胡不归疾行之下,转眼间,高凌薇便来到了荣陶陶身侧,只见她俯下身,一把捞起了荣陶陶得手臂,将他拽上马来,忍不住衷心的赞叹道:“漂亮!”
荣陶陶:“夸实力!别夸脸!”
高凌薇:???

三更.12.17.20.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