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rdf熱門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829章 她已經走了很多年了吧?讀書-c7xty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不得不提,方正说让南希成为旧主,虽不过是搪塞之语,但却确实让他当了真。
就如现在。
南希虽然派出了大部分的旧人部下冲击队伍,但却也多长了几个心眼……旧神很强大,但思虑的还不是很周全,他想要利用这些旧人的死激起全天下旧人的反抗心思,却不知道荒人们为了遮掩,很可能把整个永夜城的旧人都给杀死。
百万又如何……百万只蚂蚁,难道就能入这些荒人老爷的眼了吗?
所以,他特地留下了几十名真正的心腹,在战事结束之后,立即第一时间冲击城门,以旧神名义,命令这些旧人们赶紧逃难。
这些旧人们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刚刚亲眼目睹了旧人冲击荒人老爷,更目睹旧神与荒帝之间的激战……听得旧神之命,自然乖乖从命。
只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南希已经拉起了一支比之前大上数倍的队伍。
而后他毫不恋战,将众人分散,他亦混迹其中,直到远离永夜城之后,才开始揭露自己的身份……展现能力,拉拢部下。
旧人们苦荒人久矣,只是无还手之力,如今突然见到一个实力强大的旧人,更听得了永夜城发生的事情,自然毫不犹豫的便尽都加入了南希的麾下。
南希的动作很快,希望与野心,让他成长的也极快……他知道,自己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而所有的旧人们都会为自己争取时间,荒人们高高在上,作威作福惯了,而如今,他们过去的累累恶行,却让他们陷入了人民的战争海洋之中。
幼童走失母揪心?民警尋找譜真情
南希不懂这些,但他却知道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所以他毫不藏私的将自己所知晓的一切尽都传授给那些旧人们。
荒帝看不到ꓹ 但他意识到了……
豪門錯 囂張的可樂
恐怕对荒人而言,最大的威胁已经降临ꓹ 比起来,元星的威胁简直不值一提了。
可惜这些方正都已经不再关注了,种子已经种下ꓹ 水、营养液都给你加上了,之后会长出怎样的果实ꓹ 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我需要做的,只是在最后的关头ꓹ 收割那胜利的果实就行了。
再说了ꓹ 此时他已经四面楚歌,几乎没有闲暇去思虑别的了。
“干杯!!!”
“方正兄弟,老子服你,真的,老子墙都不扶就服你,你真厉害,竟然能打荒帝了ꓹ 我要是在酒桌上干趴下了你,到时候你战平了荒帝ꓹ 我战胜了你ꓹ 岂不是算我也打败了荒帝?来ꓹ 走一个。”
“别客气ꓹ 喝,是男人就喝一百杯。”
“呜呜呜……方正ꓹ 谢谢你救了小云ꓹ 谢谢你……喝……咱们喝……”
孙原端着酒杯ꓹ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到处感谢喝酒,越喝越哭ꓹ 越哭越喝,巨大的幸福感让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只能拼命的喝酒,最后逮到了方正这个最大的恩人兼妹夫女婿。
他自然不放过他,搂着他的脖子要跟他拼酒……
方正只能无奈的一口一口的往下灌,随即眼睛一亮,惊喜道:“这酒是……”
“一梦天荒,是荒廷里贵族间流传的一种酒,只有荒人贵族才有资格喝,当初我们为了阻止荒人入侵元星的阴谋,不得不覆灭了荒人几支散余队伍,然后得到了这种酒,说实话,平时都是舍不得喝的。”
谢思南也是一脸爽朗笑容,端着酒过来跟方正碰酒,笑道:“我们的人已经进城探查,却发现荒人们开始杀戮城内的旧人……嗯,看来荒人与旧人,已经因为方正你的计划而彻底崩离解析了,以后潜渊恐怕再也没办法进入永夜城了,不对,永夜城已经不复存在了,他们暂时是顾不上咱们了,潜渊也终于可以放假了。”
最牛小村長
说着,他示意方正喝酒。
方正一饮而尽。
随即满意的打了个酒嗝,这酒不愧需荒界所酿,贵族独饮,灵气与酒气竟然完美的融于一处……在元星,方正几可千杯不醉,体内功法完全可以将酒精中所蕴含着的灵气吸收殆尽。
可这一梦天荒,灵气与酒气纠缠于一处,吸收灵气的同时,也吸收了酒气,这会儿头晕目眩,却并不觉难受,反而有种踩着棉花糖走在云端的感觉。
“干杯!”
最強攻略
他哈哈笑着,与刘震又拼了一杯。
男人们拼酒来拳,斗的热火朝天……而在另外一侧,女兵们倒是文静的多。
另外一个大功臣流苏静静的坐在桌子上,有人过来了,她才会端着酒杯跟她们喝上一杯。
看似文静,但桌底下二十多瓶已经空了的酒瓶,却让那些与她同坐的女兵们看着她的眼神已经高山仰止了。
“唉,给你喝酒就是浪费。”
钟小云洗去了身上的狼狈,此时换上了一身宽松的男士军装,看起来充斥着温柔气息。
她目光在那被聚焦在众人中心的方正身上扫过,笑意盈盈的看向了流苏,说道:“你千杯不醉,不帮他挡上几杯么,不怕他喝醉了?”
流苏淡淡道:“方正酒量很好的。”
“你就装吧,以为我没发现,你一直在偷偷看他吗?担心就直说呗……”
流苏说道:“我当然担心他,难得这么放松一次,说真的,我很久没见他这么开心了,为什么要管他呢。”
钟小云感叹道:“小流苏也变成了好女人啊。”
流苏白了她一眼,道:“钟小云却变成八婆了。”
“行啦,你不心疼他,我还心疼孙原呢,不能让他拼了,这么哭下去,脸都丢光了……等以后还怎么管理潜渊。”
钟小云抚着肚子,眼巴巴的看了眼流苏杯里那晶莹剔透的美酒,恼道:“老娘酒不能喝,烤肉不能吃的,他倒是玩的那么痛快……不行,他得陪着我一起吃素才行。”
说着,捧着肚子往人群中在去。
流苏轻轻哼了一声,说白了还不是眼红了,自己不能喝也不让自己老公喝,小气。
宴席足足持续到后半夜……潜渊军常年小心翼翼,别说庆祝,就算是聚餐都很少有,如今这般放肆的景象几乎是二十多年头一遭,自然要来个过瘾才行。
而方正一开始还能仰仗《九转玄想》将灵气尽都吸纳殆尽,惹的那些人大叫好酒量。
只是灵气与酒气缠绕,这酒确实不凡的很,喝到最后……他已是几乎连脚步都站不稳了。
超过八成的潜渊人员都趴在桌上,倒在地上,横七竖八,晕死醉活的。
最后,连流苏也有了五分醉意。
不过她恐怕算是好的了,方正已经晕的几乎不知今夕何夕了。
当流苏小心的扶着方正回去房间的时候……他连脚都是歪的,一深一浅的踩不到实地儿上去。
“你的酒量可没我想象的那么好啊。”
费了颇大的功夫,才算是把方正推到了床上。
看着四仰八叉躺倒在床上的方正,满脸通红,口中还不住的呢喃着什么,身周不住的有灵气向外散溢……显然,吸进体内的灵气太浓,而他喝多了忘记了运转功法,这些灵气就这么浪费了。
回到宋朝做皇上 香帥楚留…
流苏弯腰帮他脱掉鞋子。
坐在床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可惜这里的浴池都是公共的,不然的话,去泡个热水澡也许酒气就能散了,算了,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
说完,她想帮方正盖上被子……
方正却伸手一拉,直接把她拉到了床里面,随即如八爪鱼一般缠了上去,双手更是一上一下,已是袭上了流苏要害位置。
“方正……你……你做什么……”
流苏惊叫一声,还来不及挣脱,却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大脑莫名的一阵眩晕……这酒后劲儿好大,连我这千杯不醉的也醉了,不对……我醉的是灵气,灵气太浓了。
而就在这一个恍惚间。
方正已经闭着眼睛轻轻捏了几把,随即嘿嘿笑道:“阿莘,你大了。”
流苏闻言,顿时如遭雷亟。
阿莘……是谁?
方正却浑然不觉,手掌在外似乎犹还不过瘾,顺着衣缝就钻了进去,把脸亲昵的贴在流苏边上,柔声道:“阿莘,该双修啦。”
流苏双手死死的握着自己的衣服不让他放肆。
却不敢大声惊叫,心头却忍不住莫名的乱了起来。
阿莘……是谁?
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方正说起过这个名字……认识这么多年了,一次都没有……
难道是……
流苏突然想起了当初听流晓梦聊天时,说起过的一个人,她当时很耷拉着跟自己抱怨,说方正已经有过女人了,只是那个女人已经不在这个人世,而死人是无法超越的……她永远也成不了方正心头的第一了……
难道晓梦说的,就是这个阿莘吗?
想着,流苏看着方正的眼神已是带上了些微柔和之态。
他们认识很多年了,这么多年来,从来没见过这个阿莘,也没听方正说起过阿莘,她一定已经走了很久了吧?
可他竟然真的一句都没提过,只是在心头默默的怀念着……
如果不是醉了的话,恐怕他也不会叫出这个名字的吧。
“方正,我不是……别……”
流苏心头怜念大动,声音亦轻柔了几分,只是刚想阻止,却只感觉一股酒意上涌,方正满脸恼怒的低头奋战了一阵,随即抬头抱怨道:“阿莘……你别挡着啊,我解不开……”
浓浓的酒气喷到流苏脸上。
流苏亦是一阵醉意涌上心头,好险抓不住方正的手。
看着满脸不满的方正。
她心思亦是紊乱无比。
陰謀與愛情:契約新娘 素月初雪
他肯定也很难过吧……毕竟,她已经走了那么多年了。
流苏重重的喘息着,浓郁的酒气与方正的酒气涌在一处,感觉身体却是越来越烧,好像后劲儿一股脑的全都涌了上来了。
面对方正过分得要求。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躺倒在床上,本来紧紧抓着的双手,缓缓松开了。
罢了,反正自己也没打算嫁人……
他也难受那么久了,大不了,等明天早起悄悄的洗干净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