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彝族流行音樂講述父親的故事


用彝族流行音樂講述父親的故事

這首歌講的是一個彝族男性的成長故事。歌中的長子原型就是歌曲作者吉胡的父親。歌詞通篇都是對話,像一首需要細心品讀的詩。

我國將繼續加強風雲氣象衛星應用能力建設

吉胡說,父親作爲長子,付出很多,一直是除了父母之外的“大家長”。歌詞開始是長子分別對母親、父親說的話。通過說話的內容,展現了尚未成年離家的彝族長子的生活狀態,包括他對母親、父親和兄弟姐妹的情感。作爲長子,他關心糧食和蔬菜——“穀穗堆,風在吹”;他能夠辨別方向——“星星在,家的北”;他有打獵的本事——“鷹在飛,狼在追”;他關愛弟弟妹妹——“弟弟們,已經睡”;當然,他也有對未來的構想——“我長大了,會不會,去遠方,成爲誰”。

這首歌前半部分營造了充滿彝族風情的鄉間夜晚情景。鷹在彝族文化中是受到尊崇的動物。鷹與狼這兩種具有力量感並且活動範圍較廣的動物,在歌詞中除了有營造氛圍的作用,同時也與後面長子長大之後去遠方相呼應。

金科舉行產品升級發佈會暨博翠系新品亮相會

第二段歌詞,是長子對愛人、布穀鳥說的話,還有爺爺和媽媽對即將遠行的長子說的話。吉胡說,當長子成年後遇到自己的愛情,開始從他的爺爺那裏領悟到更多的人生哲理——“阿普說着,人再遠,落幕時,魂要歸”。大愛與小愛讓長子成長爲成熟堅毅的彝族男人。副歌是母親在長子要離家前,對他的叮囑與思念,鼓勵他追尋夢想——“孩子去吧,別太牽掛,黎明和晚霞,母親等你啊。孩子去吧,別太牽掛,牛羊已長大,父親等你啊”。吉胡用彝族女性哭腔的感覺寫下這段旋律。

“封鎖lockdown”成爲《柯林斯詞典》2020年度詞彙

吉胡說:“《長子》是我站在父親的角度去闡述一個平凡彝族男人面對親情、愛情、理想時的情感狀態。”也是從這首歌起,吉胡開始找到屬於自己的音樂道路,更加堅定了自己要做一張具有流行文化元素的關於彝族文化和情感的音樂專輯。

吉胡沉迷各種時下的音樂流派。同時,他對自己的家鄉和民族有着越來越深的理解。現在,只要有時間,吉胡就會回到大涼山,採錄彝族民歌。作家蘇童說,鄉土是滋養一個作家最大的糧倉。對音樂創作者吉胡來說,也是如此。他希望能夠用時尚音樂形式來講述關於故鄉豐富多彩的故事,完成好自己的彝族音樂三部曲。

重慶融創文旅城開城 讓遊客在遊樂中體驗巴渝自然生態、文化風情

(記者 郭超)

能源產業扶貧效益明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