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g0o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都市劍說 華表-第1571節-藏術-b5ca4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虽然最初只是想利用“圣徒会”的关系蒙混过关,偷偷溜进来当个小透明,顺便将叛逃者们的据点摸个底朝天。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将叛逃者们的仓库悉数搬空,让他们无以为继,在吃不饱饭的情况下,神马情怀都是浮云,根本都不需要507所行动组亲自动手,重新抱团的叛逃者团伙自然而然的分崩离析。
“好狂妄的小子!”
三江阁阁主周华,不怒反笑,一挥手。
“拿下!”
咻!~
一声尖锐的刺耳啸叫声猛然响起,李白突然往后退了半步,一条细长的影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掠过他的鼻尖,带起的劲风刮过皮肤,声势极为骇人。
若非在毫厘之间退的及时,不然这一鞭子必然在瞬间缠住李白的脖子,勒得结结实实。
可惜琉璃心全程张开,覆盖了方圆三丈之地,除非速度快过李白,否则根本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
魔仙錄 黑胖子
李白探手捉住回抽的鞭梢,用力一拉,使鞭之人猝不及防下,未来得及松手,被生生带了过来。
啪!~
印度人的下场再现。
没抽到李白,反而被李白给抽了。
BOSS掠愛:吃貨萌妻送上門
仙妻
嘶!~
一条身带白环的小蛇从一个三江阁成员领子里钻出来,驭蛇人口中念念有词。
小蛇非但没有听命向李白扑去,反而毫不犹豫的扭头咬上了主人的脖颈,反噬的让人猝不及防,在如此近的距离根本避无可避,当场就中了招。
蛇毒在一瞬间就发挥出了致命的效果,驭蛇人的整张脸在一息之间灰败了下去,肤色由黄转黑,黑气向全身飞快扩散,迅速夺走了他的身命,躯壳如同一截烂木头,闷声不响的一头栽倒在地,再无任何声息。
有蛇祖宗就在边上,李白身上还有青蛟的气息,凡俗之物岂敢挑衅,反噬其主是正常操作。
“混蛋,你杀了他!”
“这家伙有古怪!”
“宰了他!”
一支峨嵋刺悄无声息的扎向李白的后腰,即将触及衣服时ꓹ 突然犹如深陷泥沼,再也无法寸进。
握着峨嵋刺的那人一怔ꓹ 随即看到李白转回头冲着自己微微一笑,整个人就像被火车头撞上一般,高高的抛起ꓹ 吧唧一声摔得七荤八素。
不止是他,在护体罡气毫无征兆的爆发下ꓹ 李白的身周,有一个算一个ꓹ 无一幸免的全数被震飞。
比起那些赤手空拳的印度阿三ꓹ 这些从华夏叛逃出来的家伙手段显然要更加狠毒的多,正所谓无毒不丈夫,但……在绝对强势的力量面前,依旧没什么卵用,反而如同螳臂当车般可笑。
“好胆!”
三江阁阁主周华没有想到李白会如此扎手,这么多人围攻他一个,竟无一合之敌ꓹ 照例是啪啪啪的被放翻在地,甚至比阿三们更惨ꓹ 因为反噬而送命的冤死鬼。
他一按桌子ꓹ 整个人横卧在桌面上ꓹ 顺势滑到对面。
“圣徒”贾哈拉尔·乔杜里也发现自己低估了那个华夏年轻人ꓹ 对翻过桌面,来到自己身边的三江阁阁主说道:“需要帮忙吗?”
“不需要!”
周华一甩手ꓹ 平空抓住一支明晃晃的厚背大砍刀ꓹ 抖出一团耀眼的刀光ꓹ 人刀并进的斩向李白。
锋利的刀刃全速挥斩,就算是碗口粗细的树干ꓹ 也照样能够一挥而断。
著雍,又称戊[wù],十天干的第五位,又为天干中央,代指土,土者,厚德载物,与天地包容万物,称藏。
著雍长老的技能便是藏,对外宣称是魔术师,擅长无所不藏,谁也不知道他随手拿出来的东西,之前究竟放在哪儿,每每与人交手,总有出人意料的手段。
铿!~
几点火星迸发。
掌心至寶,溺寵前妻不放手 九塊帶我走
玩轉仙神 shenshuo要有光
玩家兇猛 黑燈夏火
凶猛凌厉的厚背大砍刀没有斩中李白,反而与一支同样平空出现的大宝剑交击在了一起。
“你?也会藏术?”
周华瞳孔微微一缩,手腕与脚下齐发力,借着刀剑相击的反震力往后退开三步。
自己藏刀,对方藏剑,似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我的这个不叫藏术,叫作纳术!须弥纳于芥子的纳。”
李白抬起手掌,在对方面前正反晃了晃,接着说道:“还要继续吗?”
若非大宝剑只是单纯的招架,而且未开锋,否则方才那一下,足以连人带刀一块儿削成两截儿。
“哼!什么纳术?故弄玄虚!”
周华一转手腕,徒劳无功的厚背大砍刀消失不见,换成了一支格洛克,第一时间照准了李白勾动扳机。
藏术既可藏刀,自然也可以藏枪。
洪荒大鱷
時空轉換之搬家至南冥 染七SEVEN
枪声连响的那一刻,周华心头大定,妥了!
击杀狂妄鼠辈一名!
可是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剑光暴涨,瞬间填满了周华的整个视野。
剑……
仿佛无数支剑层层搅动,隐约几点火星转眼就被吞噬。
他手上一轻,仍未倾泄完子弹的格洛克手枪裂成对称的两半,即使是被握在手中的那部分也没有例外。
同时手腕上传来阵阵刺痛,低下头一看,皮肉绽开,竟被划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恐怕在短时间内,整只手都无法再用上力气,意味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藏术被废掉了大半。
输人不输阵,虎死不倒威,周华捂着受伤的手腕,脸色有些发白的说道:“好剑法!~”
他刚才看的分明,对方的大宝剑压根儿就没有开锋,连刃口都是平的,可是就算这样,依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剖开自己手上的格洛克手枪,这剑法能不叫好吗?
甚至有点儿骇人听闻!
就在地上,几颗子弹在原地疯狂打着转儿,一点点的消耗掉残余的动能。
血色道途
“投降吧!”
李白却没有跟周华客气得意思,顺势一剑架到了对方的脖子旁。
要怪就只能怪流年不利,命犯大魔头,落到他手上,真是一点儿都不冤。
周华看了一眼紧挨着自己脖子的森寒剑刃,斩钉截铁地说道:“决无可能!”
如果只是贪生怕死,他也不会带着这么多人反出九州玄学会,来到人迹罕至的落基山脉内,重新扎下根基。
他完好的左手一翻,多出一枚产自瑞典的AB-HGr空爆手榴弹,一旦拔出保险,就算是失手跌落,也会造成最大程度的杀伤。
“手雷!”
试图趁乱逃开的阿三们跑得比兔子还快,一路连滚带爬,屁滚尿流。
“阁主!”
有人看到那枚手榴弹,吓得魂飞魄散。
阁主大人这是打算跟那个李白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