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0餘件展品再現不畏強敵的英雄讚歌

1800餘件展品再現不畏強敵的英雄讚歌

習近平:大家一起發展纔是真發展

■本報記者 王嘉旖

一汽大衆高爾夫降價一波來襲機會不容錯過!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雄壯有力、充滿昂揚鬥志的歌聲迴盪在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廣場上空,將人們的思緒拉回到了那段崢嶸歲月。70年前的抗美援朝戰爭,中國人民志願軍肩負人民的重託、民族的期望,譜寫了一曲氣壯山河的英雄讚歌。

昨天上午9時30分,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新館在奉賢區永福園正式開館。經過多年蒐羅、收集,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新館收藏了當年反映抗美援朝時事新聞的各類報紙、實物、文學資料、史料、圖片等共計1800多件展品。

特朗普解僱埃斯珀第二天 多名五角大樓高官火速辭職

來自全國各地的老將軍、志願軍老兵、現役軍人、學校師生代表和社會各界代表等300餘人來到新館啓用現場。當雄壯的音樂聲響起,全場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並向這些在抗美援朝戰爭中英勇犧牲的烈士默哀。佩戴着鮮豔紅領巾的少先隊員們則一一邁步向前,向英勇的中國人民志願軍老戰士代表敬獻鮮花。

一對石膏腳模勾勒出氣壯山河的英雄場景

揭祕排超聯賽女排姑娘伙食 分區就餐取餐戴手套

一提起抗美援朝戰爭,許多人眼前會浮現出這樣一幕場景:鴨綠江面白雪皚皚,巨龍般的志願軍隊伍徒步通過架設在冰凌上的簡易浮橋。彼時,水位開始下降,志願軍戰士要在封凍的冰面上鋪設土石、木板。正值解放初期,戰士們大多都只穿兩條單褲,腳穿黃球鞋,不僅要經受嚴寒、飢餓,還要行軍打仗,許多戰士的雙腳因此被凍壞。

展品中,一對石膏腳模吸引了衆多參觀者的注意。原來,爲了讓這些被凍壞雙腳的戰士們正常行走,國家專門爲其定期製作矯形皮鞋,而石膏腳模正是爲製作皮鞋所用。時光磨礪之下,石膏腳模已有了許多破損之處。但正是這些歷史留下的痕跡,不禁讓觀者更想去了解、傾聽那段硝煙紛飛的崢嶸歲月。

太原通報1例境外輸入確診病例詳情:隔離期滿後確診,活動軌跡涉及奶茶店、火鍋店等

記者瞭解到,這對石膏腳模的主人是第一批參戰的原中國人民解放軍二十六軍八十八師二六二團二連政治指導員樑皓東。據樑皓東的女兒回憶,父親身高有一米七八,但眼前這雙石膏腳模卻只有36碼。這是因爲樑皓東在戰場上雙腳被凍壞,自此雙腳也有了破損,缺少了抓地力。


重大工程背後的“中國製造”

在石膏腳模另一側,還有一條保存了70年之久的軍用毛毯,同樣是樑皓東之物。據悉,這條毛毯是1950年11月中國人民志願軍在與敵軍作戰時繳獲的戰利品。樑皓東負傷回國時躺在擔架上,戰友正是用這條毛毯幫他蓋住負傷的雙腳送行……樑皓東的女兒說:“父親始終記掛那些犧牲在戰場上的戰友們,他們纔是真正的英雄。”

“鎮館之寶”生動還原空軍史上一段傳奇

創業板指下行跌逾2% 科技板塊延續弱勢

在開館儀式現場,記者還捕捉到了一個特殊身影——原志願軍飛行員韓德彩。時光倒回至1953年,年僅20歲的韓德彩駕駛米格-15,將美國空軍“雙料王牌飛行員”哈羅德·費席爾擊落。人們將此次勝利稱爲“中國空軍史上的一段傳奇”。

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新館內的“鎮館之寶”正是一幅記錄這場特殊空戰的油畫作品。畫面上,兩架戰鬥機在雲霄中翻飛。畫布下方,還有兩名飛行員的肖像和簽名。


直通進博會

這幅油畫的捐贈者正是米格-15戰鬥機的駕駛者、抗美援朝二級戰鬥英雄、原南京軍區空軍副司令員韓德彩中將。1997年,費席爾隨美國飛虎隊旅行團來華訪問,曾經的對手“相逢一笑泯恩仇”,互相敬禮、握手、擁抱,相談甚歡,共同回憶了當年那場空戰並從此成爲朋友。此後,費席爾曾多次看望韓德彩,並邀請美國一名畫家精心繪製,將當年自己被韓德彩擊落的場景逼真復原。得知上海要建立志願軍紀念館後,韓德彩便將這幅極具歷史意義的禮物交付紀念館保管。在紀念館負責人看來,空戰圖油畫在紀念館展出,不止記錄了兩位傳奇飛行員的故事,更是一種信任、一種託付。

國臺辦評美臺互動:臺當局只會進一步任美宰割

民間自發籌建,只爲給老兵“最後的軍營”

大衆探嶽真的好嗎?它有何獨到之處?

有些特別的是,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及其新館是目前本市唯一純民間籌建的志願軍紀念館。創辦方並非志願軍老戰士家屬,而是一家從事殯葬的民營企業。爲何甘願自掏腰包,甚至不惜費時費力多方尋找展品?上海永福園董事長、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館長徐渭嶽說,這源自他的“軍人情結”。

磕錯CP?黃子韜迴應:我的CP以後纔是最好磕的

徐渭嶽是奉賢區本地人,從小就對軍營十分嚮往。然而,由於當年體檢未能達標,他的軍營夢就此留下了遺憾。此後,他一步步奮鬥打拼,將企業做成了當年上海市“百強企業”,隨後便在奉賢區奉城鎮創建了永福陵園。

一次偶然的機會,徐渭嶽發現,來自南匯、奉賢地區的上海籍志願軍戰士特別多。這些長眠在異國他鄉的英勇戰士自此成了他心裏一道過不去的坎。最終,他決定爲他們打造一座“最後的兵營”,斥資3億元在永福園建造了5個紀念館,其中一個就是上海中國人民志願軍紀念館。

2012年建館至今,短短八年內,紀念館收到來自志願軍老兵及其家屬的各類捐贈。每一件珍貴展品都牽連着一段故事。這些展品既生動還原了那場戰爭,也讓旁觀者、後來人更爲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歲月。

趙繼偉:吉林兄弟個個像喬丹 楊鳴是魔鬼教練